《我是余欢水》为何吸引人?《隐秘的角落》是怎么改编的?2020青岛影博会上这场主题论坛告诉你

2020-09-26 18:2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5950)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9月26日上午,在2020青岛影视博览会上举办了《视频平台激发影视文化新思考》的主题论坛,广电总局网络司、北京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处以及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代表,优秀的影视文化产品创作者,就影视产业与互联网持续深入融合、影视内容产品的形态观念和消费模式变革进行探讨。值得一提的是,热播网剧《隐秘的角落》的编剧孙浩洋出现在现场,并分享了小说到网剧如何呈现的相关问题。

提到网络作品,如果说之前,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则是玄幻类的作品,而现在更多的现实题材作品则越来越受到关注。北京广播电视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处副处长崔乐透露,2019年之前,整个网络视听大概率的处在一个野蛮生长的时代,网络电影还是以一些神话、魔幻、鬼怪类题材为主,“我们就搞了一个‘讲好中国扶贫故事’优秀北京网络视听节目创作行动计划,收集到了《毛驴上树》。作为一个扶贫类的题材,《毛驴上树》是先于市场上几乎所有同类的作品,脱颖而出,这就是一个标杆级、现象级的作品,它的分账大概是1350万的数量,在2019年的市场,一个主旋律扶贫题材的网络电影能分到这个成绩相当不错。”

此外,崔乐提到表现比较突出的网剧《我是余欢水》,“它的意义在于开辟了短剧集的模式,也是总局倡导的防注水、压缩集数,其实短剧集的集数也是很能吸引人的。”

制作了《三生三世》《大军师司马懿》《平凡的荣耀》等的阿里云与大用户聚集中心自制组负责人李基业则透露,玄幻或者现实等不同题材的网络作品并没有“次元壁”,“同样是青春剧,我们也做过《春风十里不如你》,对于那个时代的把握,对于男女的心灵我们还是抓住了,即便是甜宠,即便是女性爱情剧,也会有很好的市场状态”。

在爱奇艺热播的《隐秘的角落》现象级的爆款作品,改编自紫金陈的小说《坏孩子》,很多观众认为,在进行影视化的处理上,这部剧可以成为范本。编剧之一的孙浩洋透露,关于小说和剧的对比,导演辛爽曾说,小说有作者想表达的东西,剧也有我们编剧主创想表达的内容,“虽然是同一个IP,但是不同的创作者会把不同的想法放进去。” 孙浩洋希望大家能够把小说和剧当成两个独立的作品看待,“虽然小说是我们的土壤,但是小说和剧都各自有各自的优势。这个类型的题材很难,正是因为它有挑战性,在创作时候会和主人公有很多感情上的交流,这是我在写这个剧时比较大的收获。”

很多人问,剧中关于“孩子们”的处理,“普普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小说里一些很敏感的东西是怎么规避的?”孙浩洋说,在写“普普”等人物时,没有单纯地用说好还是不好去定义,“好人也会有缺点和秘密,不好的人也有自己生活里的真相,我们应该知道创作的初心,就是到底为了什么去写它,写这个剧的意义是什么。”

因为疫情,今年网络电影异军突起,很多人把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进行比较,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认为,目前网络电影还有它面临的挑战和困难,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从原则上讲是分发渠道的不同,但实际上真正面临着观影的时候,对网络电影来讲挑战很大。

“院线电影就是把观众关在一个黑箱子里,正常看院线电影的人他是不会退场的,也没有弹幕功能。但是对于网络电影来说,观众会随时放弃。”他建议,创作可以把针对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的内容分开,“网络电影可能需要一种节奏感、视觉感,用户90%是通过移动端来观看,比如说在坐地铁或者中午休息的时候看两眼。现在很多的用户根本不会去1倍速看网络电影,面临这样一个观影的变化,在抓住网络用户的同时又能够不断去把一些主流的价值观传递给他,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新问题。”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