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下一个《哪吒》 2020青岛影视博览会“中国动画产业主题活动”主题论坛举行

2020-09-27 17:0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8249)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晓哲 刘笑笑 实习生 林祎晨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达

一部《哪吒》的横空出世提振了2019年动画产业的整体士气。在行业期待下一部《哪吒》会是谁的同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整个市场重新洗牌,期待重启。

疫情对于影视行业的冲击显而易见,而动画电影、动画剧集由于主要线上制作的先决条件取得了发展的先机,成为影视行业2020年异军突起的高地。当然,新形势下,动画电影也有自己需要克服的难题。如何抓住时机破题突围,本届影博会给出了解题思路,主题论坛“中国动画产业主题活动”的举行为整个动画行业在西海岸打响发令枪,众多动画产业界嘉宾齐聚一堂,圆桌对话,共谋愿景。

疫情带来危与机,推动动画产业求变

《哪吒》的名字在本届青岛影博会上被反复提及,可见业界对于动画产业在2020年以及今后的作为期待程度是何其之高。

作为影视博览会市场交易板块的活动之一,中国动画产业主题活动9月26日开启,活动集合动画行业精英企业,互相交流制作经验,发挥各自所长,链接动画产业上下游,为动画企业提供了一个动画资源集中、产品交易、IP营销、IP运营的平台。

主题活动中,中国头部动画产业从业者,共同探讨了中国动画产业如何面对新生代观众、国际竞争、动画工业化、IP运营等动画产业核心问题。

“2020,动画产业重新出发”。

与会嘉宾普遍认为,2020年对于动画产业来说是危与机并存的。

猫眼娱乐动画工作室总经理孙凌宇就表示,疫情期间,作为中国互联网最大的电影公司的猫眼,在正常开机拍摄难度很大的情况下,也在往动画产业方向倾斜做一些转型和投入。“基本上疫情期间其他同事都比较轻松,我们做动画的同事基本上每天都挺忙的。”

友梦影业总裁姜辉也表示,他们是2月4日就开工了,疫情的影响并不是太大,有些合作的导演、编剧甚至会觉得因为有集中的时间完全沉浸创作之中,反而会有更好的状态。

很多项目在这期间有一个质的飞跃。

仙山映画创始人周靖淇则表示,疫情的影响肯定是存在的,比如很多同事很难复工,或者受到限制。但这也促使公司开始摸索一个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推着你开始尝试更灵活的方式,甚至是组织结构上的一些变化,我觉得这是以前对我们来讲不敢想象的。以前一百多人都在同一个屋里面搞生产,现在有些同事没法回来,那我们就想一个新的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情。”

原力动画CEO赵锐也表示,疫情期间促使他们促使他们尝试一些新的方法。

行业盛会,大咖热议动画产业未来

的确,2019年是属于动画电影的一年,《哪吒》将动画电影的市场天花板提升到一个惊人的高度,并且成为2019年的中国电影票房冠军,这给了动画从业者很大的信心。虽然2020年经历了疫情的冲击,但是动画产业却率先恢复起来。动画电影和动画剧集迎来自己的新机遇

“我认为中国动画的黄金发展期已经到来了!” 青岛西海岸文化会展集团品牌总监陈云峰说,《大闹天宫》《天书奇谭》等动画曾在那个时代走在了产业最前头,青岛当年一部《崂山道士》让人印象深刻。但我们动画走到今天,并不是世界行业最领先的,产业动画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这次青岛影博会专门设置了中国动画产业主题活动,也是希望能够集合中国动画的各位精英,在两天的会议时间里,能够高效地沟通,群策群力,资源共享,为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出谋划策。

陈云峰表示,全国动画产业的发展还要不断地去创新,紧跟时代的步伐。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动画产业的差距,站在产业的前沿,技术的前沿,真正地尊重市场,用市场的逻辑和资本的力量来推动动画产业的持续快速发展。“2020年,是我们受到疫情冲击极大困难和富有挑战的一年,但也必定是中国动画产业更扎实高效发展的一年,是谱写动画产业新篇章的一年。”

此次中国动画产业主题活动秘书长由帅也肯定了这一点,他说,这次活动的主旨就是想连接动画产业的上下游,包括投资公司、发行公司、制作内容的公司,同时,发布一批优秀的项目和内容制作,推介一批优秀的公司。同时,希望打造一个分发平台,助力动画产业的内容制作和出品。

据悉,2019年,中国动画产业的总产值已超过1900亿,且上升空间巨大。此次中国动画产业主题活动聚集中国顶尖的行业精英分享经验、共享资源、共商动画产业的未来之路,必将助力更多优质的动画作品创作。

围绕动画电影制作,猫眼娱乐动画工作室总经理孙凌宇表示,中国动画电影尤其是国产电影的增长令人振奋,2015年动画片《大圣归来》打开了年轻观众对动画电影的关注度,2019年动画片《哪吒》又将中国动画行业拉升至新的高度,也打下了良好的观众基础,中国动画电影的未来潜力十足。

友梦影业总裁姜辉则从制片的角度剖析了制片管理的重要性,他表示,一部动画电影需要对自己、对观众、对投资人负责,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产业状态。仙山映画创始人周靖淇表示,电影创作无需刻意迎合某一个群体,否则会让创作陷入“画地为牢”的状况,动画作品先要让自己喜欢,打动自己。

原力动画CEO赵锐则阐述了游戏IP改编动画和游戏CG技术对动画影视的启示,以及原力在探索用游戏引擎制作动画的可能性。核子章鱼联合创始人卓然分享了自己对于针对观影人群的年轻化进行创作的看法,创作者不能居高临下地对年轻人的喜好进行判定,创作一定从自己的真情实感出发。

围绕动画剧集制作,若森数字副总裁杨磊、雷曦文化创始人王超煌、绚素文化CEO刘畅、泽灵文化创始人张霖对于动画剧集的盈利模式、出海以及国际合作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面对行业机遇挑战,青岛准备好了

而在动画产业“抢跑”疫情下的影视制作的同时,青岛也可以有自己的一番作为。

的确记者也能感受到主办方乃至青岛在动画产业领域的决心和雄心。从邀请的嘉宾就能看出,涵盖了从内容创作到发行和IP衍生领域的专家,大咖齐聚一堂,不同的产业诉求和设想放在一个平台上进行探讨,碰撞多彩的花火。

此次影博会也向全行业传递着一个信号: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青岛有实力为动画产业提供足够支撑,青岛准备好了。

新技术的诞生给了动画产业新的发展契机,动画生产颠覆模式的到来也是此次影博会的探讨话题之一。例如,通过三维扫描技术、动作捕捉技术与虚拟拍摄技术等模块精密结合,与AI人工智能技术进一步结合,派生出极具商业变现的价值点,也推动着动画产业迎来全新发展。

而在这一领域,青岛走在了前面。活动期间,青岛西发智造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徐航向与会嘉宾详细介绍了影视虚拟化平台及动捕虚拍棚技术。

影视虚拟化平台座落于青岛西海岸新区东方影都产业园5号棚,融合了动作捕捉、面部捕捉、光学空间定位等技术,配备面部扫描阵列、大范围激光扫描仪等高端的虚拟化制作设备,可完成专业影视虚拟化拍摄制作。

再加上青岛、西海岸过硬的影视产业支持,让不少动漫产业项目开始“用脚投票”。《山海经·御兽少年》《钢铁之心》《一只叫薛定谔的猫》《星际追踪》……这些现在看似陌生的名字,未来很可能将通过大荧幕或小荧屏成为不少观众的“最爱”,而以这些为代表的多部动画电影项目亮相,现场还有动画技术论坛、大咖动画技术分享会等精彩内容。

相信未来在青岛、西海岸的影视产业版图中,动画产业未来将是浓墨重彩的一笔。面对重新洗牌的2020,机遇和挑战都摆在面前,相信青岛和西海岸会做出正确的抉择。

□大咖建言:

北京仙山映画创始人、《十万个冷笑话》的出品人周靖淇——

青岛是一个适合把梦想落地的地方

随着科技的进步,动画产业也不断刷新着自己的高度。

北京仙山映画创始人、《十万个冷笑话》的出品人周靖淇说,我们在电影院里总是追求更好的画面和更加真实的感受,以前我们表现不了的事情,随着技术的进步一步一步都可以实现。随着动作捕捉技术的越来越完善,动画人物的表演从一开始大家说的僵硬、生硬,甚至特别容易让人觉得不真实的部分,到今天已经和真人表演没有任何差异,这都是技术的进步。

中国动画技术也取得了长足进步,这给文化输出和提振文化自信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撑。

周靖淇表示,随着一个行业的进步,观众群体边界不断的拓宽,动画行业也就会进入到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影响更多人的状态。今天电影的观众到了更大的基数,这个基数不断扩大,总有一天会扩大到中国以外的地方,更多地扩大到全世界的范围内去,这是一个必然规律,也是导演成长和中国故事成长的过程。这个是乐观的,而且是毫无疑问的。

周靖淇表示,在动画产业里,青岛等城市也有自己的机会。中国最大的动画制作公司北京并不多,比如原力是在南京,红鲤动画在苏州,实际上在一线大城市里面动画公司虽然很多,但是并不见得一线大城市就是最适合动画公司发展的。北京等一线大城市有非常好的商务资源,在后期的发行、销售、衍生等各方面来讲都会是很大的优势,但在前端创作和中期制作这件事情上一线城市不是一个必然的选择,是可以选择更适合创作的环境。

青岛不但是一个适合创造的地方,而且它还是一个适合把梦想落地的地方。对一个想长期从事动画行业的人来讲是需要有人文氛围的,我觉得像青岛这样的城市是非常适合的,确实这样的城市会面临一个压力点,就是在于最优秀的人是否愿意在这里落户,比如我希望和特别好的艺术家们合作,艺术家们是否愿意在这里常住下来。这可能说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但是至少在我看来没有任何的问题。

原力动画CEO赵锐——

建议地方扶持倾向于创作、发行扶持

原力动画CEO赵锐说,自己来东方影都多次,参加不同的活动,印象非常好,“这里真的是聚集了很多电影相关的要素,包括技术、设施、服务等。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地方,环境也很美丽。”

赵锐介绍,原力动画做很多不同的内容产品,在动画里面涉及动画连续剧和动画电影,最近几年一直在做原创作品《故宫里的大怪兽》,是基于一本很畅销的小说改编而成的动画连续剧,未来还有制作动画电影以及真人电影的计划,是原力动画未来几年最重要的项目。据了解,目前该项目上个月在横店完成了真人部分的拍摄,现在正在做动画的部分,最后的呈现形式也比较有意思,讲一群孩子在故宫里玩,最后穿越到故宫里的一个神兽世界,他们都会变成动画人物,在动画的世界里面完成各种奇妙的冒险,还有了解故宫的一些知识,所以是非常有意思的作品。这部作品计划明年暑期上映。

随着《哪吒》的火爆,未来国产动画市场的发展方向如何?赵锐说,就中国动画电影市场来讲,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但是这个过程当中还是会有一些需要挑战的地方。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像《哪吒》《大圣归来》这样的爆款作品,发生的周期还是挺长的,有好几年的时间,那就说明其实在中国动画电影这个品类里面,这种类型还没有形成一个工业化的方式,它更接近于非常有天赋的创作者和导演自身能力的体现,非常依赖于个人的创作。

但是我们看到这个间隔已经越来越短了,因为随着创作者更成熟,以及很多的投资人更多参与投入到其中,我觉得一定会越来越快,越来越会形成一些工业化的色彩。

近年来,有很多地方都投入了很多资金,包括建了一些动画园区,也是希望能够从各个层面来支持这个行业。赵锐建议,要把一些政策用在动画行业从业人员和从业公司最需要的地方。可以把一些资金省下来去做一些更偏重于创作扶持和发行后的扶持,让更多的创作者有机会把他们的想法能够变成一个产品。

友梦影业总裁姜辉——

面对最好的市场,突破创作和生产瓶颈

好的动画电影项目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友梦影业总裁姜辉说,核心还是人本身。在开发一个项目的时候,导演、编剧、制片人形成一个内容开发的核心小组,然后来评估这个内容是否值得开发。会先评估这个内容本身的受众,以及它未来的市场空间和容量,然后再去判断这个项目到底要投入多少费用。

动画分成了前期开发,前期是一种开发逻辑,到了中后期又是另外一种开发逻辑,它更多是技术解决方案,就变成影视的工业化的部分,在这个部分工业化的标准如何建立,以及某一部影片到底是什么流程、技术规格、团队。很多项目失败就是因为在后期找错了匹配的对象。

像好莱坞的话,因为工业化整个体系最早就是他们建立的,所以他们的人才储备、公司的产权状态、承受度比我们好很多,虽然我们有些部分执行出来可以接近,但是大面的技术基础、整个产业环境、产能的基础量上面其实还有比较大的差距。跟日本的差异,这个部分更多是跟市场有关。在日本,动漫的消费习惯要比我们好,有很多四五十岁的用户还在看动漫。但是作为我们来讲,我们也有优势。中国的电影市场现在的票房值已经跟好莱坞非常接近,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票房市场之一,《哪吒》取得了50亿的票房,成为了全年度的票房冠军,也证明了用户对于这类型内容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

姜辉说,作为一个从业者,更应该反思的就是怎么样做出来更多多元化的内容,以满足用户对于内容的需求。市场是全球最优秀、最大的市场,现在的瓶颈还是在创作端和生产端。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