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个城市、12万张照片……青岛退休老两口的20万里云和月

2020-10-26 19:0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073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钟迎雪

退休是条河,人人都得过。

退休以后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各有各的选择,本该在家照看孙子的年纪,宫相恩和老伴选择了自驾游、包大巴车、火车、飞机等,从两人变成多人出行,成为了一支队伍。

为了健康出发

时间已经过去6年,当时的情形宫相恩还历历在目。

自从宫相恩与王卫美结婚后,体重直线飙升,最胖的时候达到了190斤,那个时候登山全靠爱人王卫美协助,她还是宫相恩登山的背夫和拐杖。2013年底,为了健康着想,宫相恩开始运动节食减肥,连续减重三个月后,宫相恩瘦到了148斤。

宫相恩与王卫美

2014年两人报名随队前往四姑娘雪山旅行,偶然结识了当地的登山向导,减肥后的宫相恩决定尝试攀登二峰,为了便于完成挑战,登山路把整段路程分为四阶段,鼓励大家一段段攀登。

登山路就像是在给每个人的体力和意志力过筛子,宫相恩成了团队体力最差者,大口喘着粗气,自己的内心不断挣扎,脑袋里想继续咬牙前进,身体确是一动不动,经过多番努力,在队友的帮助下,宫相恩顺利登上了海拔5238米的四姑娘雪山二峰的顶峰,宫相恩激动地跪地亲吻着山顶裸露的黑色岩石,兴奋、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俯地抽泣。

那是宫相恩第一次完成对自己的挑战,彻底爱上了这种感觉。

“风水二人组”在旅途中

“人平安,车平安,钱平安。”成为两人最简单的心愿,十年来,宫相恩与老伴自驾了10万多公里,去了100多个城市,拍下了12万张照片。

2020年8月,宫相恩带领3车12名驴友,总共用时62天,行程共计21262公里,走遍了西藏八线,越野惊险土路烂路,将孜珠寺、萨普神山、川藏中线、当惹雍错、霞义沟探险“露营”、乃村雪山观景台、吉隆朗吉措圣湖、40加措冰川、羊卓雍错东环线、丙察察线、察隅三垭口、察瓦龙、大流沙、老虎嘴、丙中洛、秘境墨脱一网打尽。

爱情的样子

宫相恩和王卫美两个人志同道合,喜欢旅游,起了网名,宫相恩叫做风,老伴王卫美叫做水,“风水二人组”成为了很多自驾游车友熟悉的名字。

每次出发前,风都要把车开到4S店,做一次全面保养,检查确认好车况,避免车子在途中出现故障,此外就是要制定详细的行车路线,根据途经城市长短,制定不同方案在途中休息,此外,在途经城市之间,城市和每个观赏景点之间的距离也标记出来,从开始制定到最后定下来需要几易其稿,不断完善,而这样的好处就是不走冤枉路,避免盲目出行。

“风水二人组”和驴友们合照

水,风的老伴,最让人难忘的是一头披肩黑长发,发尾及腰,在风看来自己的老伴是运动员体质,身体轻盈耐力好,能够一路负重20多斤的背包,最喜欢当模特,每次出门,红围巾、红长裙等都是水必备的拍摄道具。

2016年8月,当时风和水住在当地藏族同胞的民宿中,早上起来,一位藏民老太太给水倒酥油茶,面带慈祥,一脸温和,正巧被风看到,按下快门记录下这一瞬间。

“我拍摄的是照片背后能够讲述的感受和故事,而非摄影作品的技能参数”。10多年来,风一直在做美丽大自然的搬运工,把拍的美景带回家,风并不是专业的摄影师出身,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培训,但在风的卧室里,书架上摆满了旅游杂志、摄影技巧、历史风光等书本,几十万张照片装载着她和老伴以及驴友们的美好自驾回忆。

宫相恩(风)给老伴水拍摄的照片

有些景色可遇不可求,风不仅为老伴水拍下了令人惊叹的照片,更是用影像留下了宝贵的资料,这其中不乏云海、双彩虹、星轨、冰桥、冰洞(已经消失)等自然景观。

2010年1月3日一早,风与驴友们徒步含鄱口、五老峰,一路林海雪原银色大世界,沿途美丽风景尽收眼底,含鄱口银峰晶挂,五老峰云海奇观,第一次拍到神奇的佛光。

两人在途中拍摄到的云海佛光照

2018年7月14日,风和驴友们去安徽天柱山旅游,再次遇到了神奇的佛光和云海,风立即拍下照片,该照片传开后,当天便被当地媒体报道,随后潜山旅游局和天柱山风管委联系风要用作宣传,风无偿提供了使用权。

两人在途中拍摄到的云海佛光照

2015年春,风跟老伴决定自驾去西藏,但是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特大地震,瞬间喜马拉雅山地动山摇,影响到西藏珠峰及周边地区旅游,风做事执着,坚信不会再发生危险,于是征求了其他驴友的意见后,开始了自驾五十天游西藏。

极度恐惧后的“暖流”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们是越走越想走。”

2013年10月6日,“风水二人组”和其余31名驴友集体包大巴车畅游四川、云南、西藏42天,游历了一百多个景点,坐着大巴去西藏,在当时岛城驴友界引起了一阵轰动。

“风水二人组”和驴友们合照

2018年8月,风和队友穿越阿里小北线“无人区”,风和驴友们自驾的3辆都是城市SUV两驱车型,而穿越阿里小北线“无人区”基本都是四驱越野车型,所以当时驴友们很担心。

无人区的道路,条条大路通罗马,又是条条大路转不出。有泥潭水洼和陷阱,道路崎岖坎坷,让风有点“怀疑人生”,行车线路也模糊不清,基本靠赌靠猜,各种路况不停,丘陵山岗、泥泞河道、沙滩水洼,频繁转换中前进着,在这种情况下,驴友“军师”的判断也需要几分运气。一辆车退出旅程原路返回,风和其余驴友继续前进,庆幸有专业四驱越野车路过帮忙带路一段,风的汽车右车轮全部陷入沼泽中,全车的驴友一起抬车,又一驴友车辆因爆胎退出,后来只剩下风一组继续挑战无人区。

“我们开车出来的感觉就是想好好睡一觉,太不容易了。”

风和驴友们终于在漫长的砂石土路后看到了柏油路,当车轮压在平坦道路上一瞬间的感觉,就像一个攀岩登山的人,终于纵身一跃登上山顶的轻松和喜悦。

两人在自驾游途中拍摄到的双彩虹照

2018年8月24日,途经天葬台和翻越卓玛拉垭口时,一路越走越陡海拔逐步升高,风和其他驴友们大口地喘着粗气,开始有了高原反应 。

到达海拔5300米左右,风和驴友们看到藏民呈放射状,集中向一个高台走去,是前往天葬台。

“性情柔软的水妹子,心里的恐惧连锁到身体的极度不适,告诉我她浑身发抖,腿要抽筋了。我非常了解她的性格和心理变化,安抚她不要害怕,我们不去天葬台,走大路绕过天葬台直接去垭口。”

可是水依然不能控制自己,反复告诉风,她的腿要抽筋了,风的心情开始紧张起来,水妹子负重20多斤,如果抽筋,风不能负重太多,那他们的转山活动将无法完成。

“风水二人组”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风决定减负。转山的藏族同胞,基本空手而行,渴了随手撩起路边的山泉水饮用。风看到几个体力超强的藏族小伙,在路旁一个“看看善恶言行”的地方,钻一个“善恶洞”。风将部分食品衣物送给他们。一个藏族小伙拿到一包饼干后问风 ,为什么要分发物品,风告诉他们背不动了想分给大家,藏族小伙自告奋勇说:“我给你们背着 ”。风问他需要多少钱,好心的小伙说:“不要钱,我帮你们,给你们背到转山最高点”。善良的藏族小伙,让风感受了一股暖流。

跟随“风水二人组”背包的藏族小伙子继续前行,没过一会,水出现了呼吸急促虚脱症状,躺在大石头上一动不动。

风发出一声呼喊,歇斯底里,不能用害怕来形容风的心情,是极度恐惧。

宫相恩(风)给老伴水拍摄的照片

“从未有过的恐惧向我袭来,难道此次转山我要把我心爱的人留下。我强忍着泪水给水妹子拍了一张照片。水妹子听到熟悉的快门声音,睁开眼睛露出被拍照的笑脸。我看到心里高兴极了,她只是太累了在休息。”

紧接着,有藏族同胞围过来给水送氧,还给了两支葡萄糖注射液,风迅速打开给水妹子喝了一只,藏族兄弟七手八脚地搀扶着水继续前行。

“当海拔超过5500米以上时,大脑、身体、眼睛、好像分家了一样,想的、做的、看的、不能很好地协调。大脑的指挥能力已经变得迟钝,坚强的意志告诫我,你要赶快起来走下去。我的身体猛然站起,强行睁开眼睛,一道强光刺来,把我从黑暗的地狱,拉回到残酷的转山路。”风回忆着当时的感受。

宫相恩(风)给老伴水拍摄的照片

风和水艰难前行着,心里数着数,从前行五十米休息,到前行五米休息,简单机械地重复着前进的步伐,艰难地向卓玛拉垭口最高点前进。

“恭喜你们!扎西德勒,你们到达卓玛拉垭口。”迷迷瞪瞪中看到遍地彩色经幡中,有一个银色的经幡小塔,给他们背包的小伙子放下背包,告诉他们,这里就是卓玛拉垭口海拔最高点。风水两人相拥而泣泪流满面。在场的人接连盛赞热心的藏族小伙子。

享受一家亲

在享受美景的心情之外,是要克服困难的,很多驴友感受到了彼此胜似亲人的感觉,甚至是素昧相识。

“我们的车轮陷在泥泞地里,所有人都已经下车推车,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始终没有起效,但是附近经过的藏族同胞用他们的车帮我们拉出来,不收取任何费用。过了一段,又陷了进去,四川驴友的吉普车经过,继续帮我们拉出来。”猫妈妈说自己一旦回忆起来,便变得语无伦次,仿佛当时那种情景还历历在目。

“猫妈妈”本名孙国华,也已经63岁,是2018年跟着“风水二人组”自驾游。当汽车抛锚后,猫妈妈和其他所有的驴友都站在河水能够没过自己膝盖的水里,徒步走路百米,尝尽了前半辈子从未经历过的,猫妈妈一直讲,自己在克服困难的路上,也在享受这个过程,一家亲的感觉。

“风水二人组”合影

都说“隔代亲”,面对跟自己孙子外甥女一样大的藏族娃娃们,驴友们十分喜欢那些孩子,风的孙子3岁半便开始带着外出旅游,一直玩到孙子上小学,有时间儿子儿媳也经常和他们一起旅游。

“这是我们住在当地的公益学校拍的视频,那些孩子特别单纯,特别公平。”自从得到当地藏族同胞民的无私救助后,每次前往西藏前,“风水二人组”以及驴友都会准备一些文具、糖果等孩子们喜欢的东西,入住当地的公益旅馆,收入用作捐助藏民孩子们上学。

西藏是一片净土,孩子们的心也洁白无瑕。这次前往西藏,当驴友们把糖果分给孩子们时,分到最后,一名孩子少了3块糖,其余的孩子看到这个情景,就把自己手中已经分完的糖拿出来,汇总到一块,再重新分,不想让最后一名孩子少了一点。

是爱好更是寄托

每天清晨,69岁的王卫民都会准时出门晨练,即便是10月8日刚从西藏结束了62天的行程,10月9日也是照常出门锻炼游泳。王卫民是王卫美的哥哥,自从“风水二人组”组织驴友们外出旅游后,王卫民便加入了队伍,虽然是队里年龄最大的,但却是腿脚最灵活的驴友。

“爱好久了就是习惯了!”退休之前王卫民便每天都会出门运动,早晚各一趟,就连老伴也是坚持游泳,夏天在海边,冬天游泳馆。这么多年下来,两位老人很少生病。

“我对西部那一片就是念念不忘,即便是2015年去过一次拉萨,我依旧想穿越无人区!”68岁的“崂山虫子”真名叫做姜建国,爬崂山30多年,两年前计划穿越无人区,但是迟迟没有实现,这次听说西藏八线计划后第一时间报名。

“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追梦的年轻人,我这个岁数还能出去多久呢,只要是有机会,我就再去。”

这些驴友们有一个相同点,有“韧性”。

两人在东北拍摄的图片

“这些年旅游的花费能够买一辆中高档汽车了,但是再好的汽车换不来我们的阅历,和老伴两人相互携手并肩,和驴友们相互信任出行,和藏族同胞一家亲。”风经常在孙子空闲时间给他讲路上的那些事。

小孙子总会用充满好奇的眼光望着风,不断地问为什么那里有冰?为什么这个海是碧绿色的……

感觉这一辈子没有白活,风想要继续跑下去,带领更多的老伙伴跑下去,享受这种快乐,并不单纯是看美景,最重要的是一种精神寄托,他们相信“快乐”一直在前方。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