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调查|潮玩热,是艺术爱好还是一把割韭菜镰刀?

2020-11-29 21:1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68256)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吕华

凌晨四点,万象城外迎来了第一波客人:潮玩玩家sheep和她的三个闺蜜。又到了泡泡玛特的新品发售日,她们深夜出行来此等候,就是为了拿下限量版爆款盲盒SKULLPANDA(密林古堡系列)。这是娃圈内大火的IP系列,此前官方微博放出的500套限量版,被玩家们一抢而空,用时仅两秒。

打开年轻市场大门的潮玩界正迎来一个大风口。据有关数据显示,全球潮玩市场已达到237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即使在今年这个经济的下行周期中仍能获得近20%的涨幅。但市场繁荣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负面隐患,黄牛炒作、赌徒心理、价格暴利等评价屡见不鲜。

潮玩,是艺术爱好还是割韭菜镰刀?成为了一个值得深究的话题。

属于年轻人的消费市场

“我最喜欢的是Molly,今天美食派对系列发售,希望我能抽到喷射汽水(款式)。”CBD万达的泡泡玛特机器人售货机前,张女士正在抽取Molly的新品系列。“这个系列一共有八款,其实我都不是很喜欢。”即便如此,张女士还是习惯每次新品发售时前来捧场,“这就跟收藏邮票差不多,觉得哪一款都不能缺,要把它们凑得整整齐齐。”入坑两个月,张女士已经收集了50多个盲盒娃娃,花费三千多元。“我一般只收集盲盒,其他潮玩类别没有参与。”张女士表示自己在潮玩圈,也仅仅算个入门级别。“我有一个资深娃友,入坑七八年了,家里专门收拾出来了两个仓库来摆放这些玩具。”

泡泡玛特万象城门店

泡泡玛特万象城门口排队的人

潮玩,潮流玩具,又称艺术玩具。从字面意思就不难理解,它是由艺术家和设计师创造的玩具和收藏品。与小孩的玩具不同,潮玩通常被认为是15岁以上的成人的收藏品,具有艺术品的收藏属性。目前潮玩主要可分为盲盒、手办、大娃、BJD玩具(Ball-jointed Doll,球型关节人偶)等几个大类别,从价格和受众上又可以大致分为玩家级潮玩和大众级潮玩两大类。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全球潮流玩具零售市场规模已从2015年的87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198亿美元,年增长率为22.8%。在中国,包括潮流玩具等在内的“二次元”核心用户已从2014年的4984万人上升至2018年的1.36亿,其中近60%的用户年龄分布在18—35岁之间。此前泡泡玛特的官方数据显示,其18-24岁的消费者占32%,25-29岁的占 26%,而且75%用户为女性;按职业划分,白领占到33.2%,还有25.2%为学生 ,此外有90% 的消费者月收入在8000~20000元之间。

由此可见,潮玩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消费市场。

限量+IP,黄牛疯狂收割钱包

早上八点钟,美团外卖小哥王先生接到了一单跑腿单:去万象城5楼泡泡玛特店内购买一套SKULLPANDA盲盒(密林古堡系列)。“当时买家还额外加了20块钱的小费。”十分钟不到,以为遇到了“金主”的王先生便赶到了万象城门口,兴冲冲地排在了长长的等候队伍之列。“这一款是从这儿买吧?”王先生举起手机上“金主”发过来的图片,询问正在发号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这个“外行”的哥们儿:“看见前面那个黄头发了吗?从她往后,SKULLPANDA盲盒都抢不到了。”眼看煮熟的鸭子飞走了,王先生又赶忙问了“金主”连发过来的其他两张SKULLPANDA大娃图,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这种单不好接啊。”

万象城外排队的玩家

潮玩店里潮玩墙

圈外人不懂行,圈内人可都明明白白。“SKULLPANDA是一个很火的IP,之前官方微博就放出了500套盲盒,不到两秒钟就抢空了,小程序再也没有补过货,这次线下发售也是限量版,肯定是要抢的啊。”入坑两年的蒋女士告诉记者,“饥饿营销”是商家惯用的销售方式,而且越是大火的IP发行数量往往越是有限。“我今天请假过来的,发动了6个朋友来帮我排队,总有一个会抢到的。”转念她又补充道:“要是抢不到,那就只能’买’了。”

“买”是很多玩家习惯性的说法,尤其是在这种发售日,“买”的意思一般代表着从黄牛手中加价购买。这不,刚到手的娃,转手价格就可以翻倍。排队第一名的sheep,以199元抢到了SKULLPANDA的限量版吊卡,店门都没出去,就以399的价格卖给了西海岸新区赶来的stars。“这款吊卡只发售了16套,我来晚了,没有抢到,但是又特别喜欢,所以只好加点钱买下了。”

玩家挑选潮玩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玩家告诉记者,这种“加点钱买下”的情况很常见,“有的时候你抢不到,在门店现场你就能碰到说要卖给你娃的黄牛。”限量+爆款IP,物以稀为贵的原则让黄牛党将玩具的价格越炒越高,打开某二手交易平台,明码标价收购和出售限量爆款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以爆款dimoo圣诞隐藏夜精灵为例,黄牛党给出的收购价格普遍在400元左右,而售价却高达560元。

两年一套首付,抽盲盒如同炒股?

“入娃坑两年了吧,家里大大小小的盲盒、手办、大娃加起来,应该能在市北区付一套30万左右的首付了。”蒋女士告诉记者,购买盲盒是会有存在风险的,在一切都未知的情况下,抽到爆款或者雷款都有可能。“一个系列里面如果有12种款式,一般会存在3个特别好看的款和3个特别丑的款,抽到丑的就相当于踩到雷点了。”蒋女士表示,最令玩家崩溃的还不是抽到雷款,而是连续抽到相同款,“我有一次连续抽了三个,都是一样的款式,真的是要崩溃了。”

蒋女士把这种对结果未知的体验做了个形象的比喻,“其实抽盲盒就类似于炒股,你可以通过一些摇盒的技巧去对结果进行一个简单的预估,但是你左右不了最终的结果。”既然购买存在着未知和风险,那盲盒升值贬值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一个款式你总是抽不到,那就说明这个款式商家生产得本来就少,想要得到它可能得加价购买。同理,如果你反复抽到同一个款式,说明这一款产量也高,就只能低价将重复款售出了。”

记者来到了泡泡玛特官方平台葩趣APP,以最新发售的dimoo圣诞系列为例做了个简单的二手调查。12个款式中,“雪狐”的报价普遍较高,二手出售的23人中,报价超过原价59元的有17人,其中最高报价120元,是原价的两倍多。而“猫头鹰”的报价则普遍较低,二手出售的57人中,仅1人报价超过原价,最低报价仅为30元。

“就是因为不确定,才会觉得刺激好玩。”结果的不确定性,使整个过程充满了神秘感。打开盒子,结果如果是自己想要的,满足感会促使你想要继续尝试,直至集全所有的款式;如果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你会想着再试一次。“盲盒之所以火爆离不开它的产品设计以及玩法本身的深谙人性。这就是利用了玩家的猎奇心理和赌徒心理。”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星水直言。

改娃之后价格翻倍

“如果抽到了不喜欢的款,可以拿到改娃设计师那里修改。”玩家回音花了150块钱将两个最普通的mini zimomo改成了自己最喜欢的黑招财和小雀斑。

在娃圈内,满足回音这种需求的创作者,被称为改娃设计师。他们通常会在原版娃娃的基础上,对娃娃的妆发、服装和造型进行适当修改,使一些原本不怎么漂亮的雷款,变成大众喜欢的样子。这群手艺人起初是在官方平台上自娱自乐,后来随着知名度的打开,一些头部改娃设计师们也会接一些娃友的单子,对他们的娃娃进行修改,收费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一开始我喜欢的是宫廷系列,但是我运气不好,隐藏款的格格怎么都抽不到,于是就想那还不如自己去做。”2018年6月份,混娃圈刚满一个月的初垚走上了改娃的道路。“青岛在这方面还是比较空白的,没有专门的培训机构,只能靠娃友们的交流与分享自学。”补土,水性漆,遮盖,各种笔的用法,在大学里学习环境艺术设计的初垚,靠着对自己专业的记忆,自己摸索着改娃的道路。半年之后,终于完成了第一个改娃作品“蓝白格格”。

初垚改娃作品

令初垚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第一个作品就为她带来了第一位顾客,“本来只是想挂在平台上展示一下的,结果没想到会有人找我来改娃。”原价59元的娃娃,经初垚修改之后卖到了180元,价格翻高了三倍多。“我们会添加一些自己的创意,而且每次修改的地方都尽量不重复,对于玩家而言,这些修改后的娃娃反而是独一无二的。”订单量多时,初垚每个月靠改娃能赚到三千左右。“赚得不算多,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知名度还不够高吧。”如初垚所言,改娃设计师越有名气,其改妆后的娃娃价格越高。“今年的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邀请了一些圈内有名的改娃设计师参展,他们都有机会跟大平台签约合作。我知道的最厉害的改娃设计师,一部作品能卖到22万。”初垚表示,自己距离这些设计师还相差甚远,但不论如何都会继续坚持创作下去。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