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通“杀熟”何时休?一样的套餐,老用户99、办新卡只需30块7!

2021-04-23 18:12 大众报业·经济导报阅读 (238651) 扫描到手机

经济导报记者 刘勇

同样是中国联通的冰淇淋套餐,有消费者需要每个月支付99元,也有消费者仅需每月支付30.7元。经济导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运营商为吸引客户而推出了福利套餐,但老用户却不能享受这些优惠。这种新老用户“不同权”的问题颇受消费者诟病,被吐槽为“杀熟”。

这种新老用户不同权的问题已经被工信部关注。近日,工信部副部长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提到,2021年将规范网络资费营销行为,今年将严查运营商“新老用户不同权”“强推5G套餐”“套餐夸大宣传”等商业推销竞争行为。

老用户很伤心

谈起使用的手机套餐,济南的联通用户张兵非常生气。“几年前,我将手机的套餐改为99元的冰淇淋套餐,本以为很合适的,但没想到一个朋友使用同样的套餐,费用仅每月30.7元。”张兵向经济导报记者说道,“我也去营业厅问过,但对方解释没有这种套餐,30.7元的可能是大集团客户。”

刘先生30.7元的冰淇淋套餐

经济导报记者联系到了张兵的朋友——就职于济南一家事业单位的刘先生,他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他使用的冰淇淋套餐费用确实是30.7元:“当时单位算是搞了个福利,3家运营商都来了,都推出了30.7元的不限量套餐,唯一的要求就是老卡不能参加这个活动,需要办理一张新卡。”

中国联通内部一名张姓工作人员也证实了刘先生的说法:“有时候为了完成KPI考核,会去一些大单位做活动,推出一些福利套餐,但需要办理新卡。”

对于新老用户不同权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认为,“针对不同的客户我们有不同的营销方案,客户根据自己的消费情况进行选择。公司对新用户可能会有3到6个月的促销,对老用户也有类似查网龄送流量的优惠。”

“老用户竟然还没有新用户得到的实惠多,真不知道联通为啥这样。”张兵生气地说。

对于新老用户不同权的问题,市民赵华也很不满意:“曾在联通营业厅看到一款特别合适的套餐,价格便宜还赠送不少东西,但只能新办卡用户申请,老用户却没有资格。”

电信分析师江林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运营商为吸引新用户,会不断推出各种资费更低、流量更大、通话时长更多的套餐,相对于老套餐,运营商推出的新套餐越来越便宜,性价比越来越高。而运营商却设置各种门槛,阻碍老用户享受新套餐的优惠价格和权益。“部分运营商限制老用户享受新套餐的优惠价格,除非老用户注销之前的号码,购买新卡,开立新户。”

对赵华来说,销号换卡是难以逾越的门槛。“要知道,我现在使用的手机号码绑定了各种网络账号、银行账号,知悉的亲朋好友很多。也就是说,手机号码使用的时间越长,更换的成本越高。

在江林看来,消费者使用手机号码时间越长,越应该享受到更加优惠的待遇。运营商的“反向”操作,让老用户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受到严重损害。实际上,运营商为老用户和新用户提供通信服务的成本是一样的,其没有任何理由阻碍老用户享受新套餐。

江林告诉经济导报记者,新老用户不同权的背后,存在着运营商的小算盘。即,如果老用户重新购买新号码,相当于增加了新用户,业绩上比较好看。但这种靠侵犯老用户权益和浪费资源来“冲业绩”的行为,显然无德又违法。对此,消费者可以理直气壮地通过投诉、诉讼等方式维护合法权益。监管者也应积极行动,采取有力措施要求运营商改变不合理的霸王条款,让消费者在各种套餐面前有更加自主的选择权。

强推5G被诟病

实际上,除了新老用户不同权外,运营商强推5G的做法也被消费者所诟病。

刘先生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由于现在使用的冰激凌套餐挺合适,暂时没有升级到5G套餐的想法,但中国联通却没事就邀请他升级,“几乎每个月都能收到中国联通的促销电话,先是免费赠送5G流量,后来就是升级到同价位的5G套餐。真的很烦。”

除了主动来电问询拉新,经济导报记者还发现,运营商在网上营业厅业务办理一级菜单下醒目地设置了涵盖5G升级包、升级5G套餐等在内多项操作的5G专栏,仅有的零星几个4G套餐的服务操作页面被放到套餐变更中不起眼的位置。

“在线下的营业厅,到处都是5G的宣传资料,不像以前都是4G套餐的各种推广。”济南市民唐琳说道,“前几天想去换个4G套餐,结果也没找到合适的,但在沟通中,营业厅的工作人员一直推荐换5G套餐。”

营业厅已经变成5G套餐的“天下”

除了这种广告外,还有市民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联通客服频繁向其电话推销5G升级包业务,但没有说明退订该业务需要缴纳30元违约金。对此,该市民认为联通罔顾消费者利益,客服未尽提示义务,涉嫌强买强卖。据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在黑猫投诉等公开的投诉平台上,这类情况也不少见。

在江林看来,当前5G个人用户的体验效果还不太理想。比如部分城市核心区5G网络覆盖效果较好,但郊区5G信号并不稳定。再比如,针对部分行业、领域的特有应用相对较多,但服务个人用户的超级应用偏少,以至于很多5G用户只能比网速、看大片,缺乏更多日常体验和实际应用价值。在这种情况下,用户应该有选择使用5G或暂不使用5G的权利。相比而言,4G资费更低、网络覆盖更全,使用也更顺手,应该让喜欢4G的用户继续使用4G套餐,待到5G技术更成熟、网络覆盖更广、个人应用更多的时候,4G用户自然而然就会转向5G。

江林表示,4G到5G是移动通信技术的升级,但并不等于移动服务和移动消费的升级,从技术的升级到服务、消费的升级需要在遵循相关规定、充分调研市场情况、满足消费者实际需求的前提下“平缓过渡”,而不是通过“下架”的方式粗暴地限制消费者的选择自由,侵害消费者的选择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