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 | 我是一滴来自长江黄河的自来水,千淘万漉流入青岛市民家

2021-07-22 20:5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85885) 扫描到手机

编者按

随着高温天气的到来,青岛市区用水需求激增,7月10日更是创下近年来的峰值,达到了84.62万方/天,成为青岛122年城市供水历史的最高纪录。预计随着气温升高,该纪录有可能被再次刷新。伴随着旅游旺季的到来,青岛近日用水量同比增长20%左右。为确保夏季高峰供水安全稳定,供水部门建议大家错峰用水、节约用水。岛城供水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喝的水来自哪里,是如何长途跋涉来到市民家中的?半岛全媒体记者经过一个周的深入调查,摸清了岛城的“水脉”。在这里,关于自来水的疑问,都有了答案。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姜瑞胜 孙桂东

大家好,我是青岛市民家中的一滴自来水。我很平凡,又非常不平凡。

我的平凡之处在于,我存在于每个人的家里,谁家都有,大家都对我司空见惯,甚至有人根本就不知道珍惜我。

而我,又是极为不平凡的。不管是谁,生活中一天都不能离开我,没有了我,他们只能受渴,澡也没法洗。不仅市民生活,农业、工业、服务业也都离不开我。下面,请听我自述一番:极其平凡又极不平凡的我,是如何来到您家中的。

九成水来自外地,来青前已跑千里

说起青岛的自来水家族,就不得不提青岛的三大水源地:棘洪滩水库、崂山水库、大沽河。随着城区用水需求的增加,棘洪滩水库存蓄的客水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棘洪滩水库为青岛市区提供了90%以上的供水,甚至在用水高峰时期,棘洪滩水库供水占比超过95%。

那么,棘洪滩水库里的水又主要来自哪里呢?一是黄河水,二是长江水。而说到黄河水,就不得不提引黄济青工程。这个工程在1989年建成通水,按照当时设计,棘洪滩水库入库泵站设计流量23立方米/秒,放水洞设计流量5.4立方米/秒,泄水闸设计最大流量124立方米/秒,向青岛日供水量30万立方米。

可是这些水不够用啊。为了保证岛城居民用水,棘洪滩水库在2015年开启了改扩建工程。为不影响城市供水,该工程分期实施,到2020年通水验收。这个工程完成后,引黄济青渠道衬砌采用了全断面防渗保温,输水渗漏损失大大减少;泵站机电设备全部完成更新改造,运行效率和保障能力大大提升;棘洪滩水库大坝整体进行除险加固,极大提升了蓄水能力以及抗风浪能力;全线调水系统自动化建设基本完成,实现了运行管理信息化……

从南方远道而来跋涉千里的长江水,也受益于引黄济青工程的建设。流进青岛的长江水是在泰安境内的东平湖分水,沿着引黄济青的原有渠道从济南、淄博、潍坊进入平度,然后再调入棘洪滩水库。

这下大家明白了吧,不管你是长江水还是黄河水,在山东境内,已经亲如一家难舍难分了。

问君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棘洪滩水库供应着市区90%以上的用水

既来之,则安之。我来到了青岛,就没想着回去。接下来,大家一起到我在青岛的第一个“家”看一下吧。

我说的这个“家”就是棘洪滩水库。它位于城阳区棘洪滩街道西北,胶济铁路以南,青岛至胶州公路以北,即墨、胶州、城阳交界处。

站在水库大坝上,你才会真切地感受到这座水库是多么大。它的库区面积有14.42平方公里,围坝长度有14.227公里。这也是亚洲最大的人造堤坝平原水库,有着“亚洲明珠”的美称。

棘洪滩水库由围坝、泵站、输水河、进水闸、放水洞、泄水洞等工程组成。走近之后你就会感叹:我的天,这水也太清澈了吧,甚至还能够看到很多鱼在畅快地游泳。

紧靠着棘洪滩水库,有一个大院,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青岛市海润自来水集团有限公司原水分公司渠首管理处”。就是在这里,我们从水库流下来经过初步处理,通过管道流向水厂。在渠首管理处,有一套专门的水泵机组,不过,该机组平时基本用不上。只有在水库水位低于8米,单纯依靠水位差压力无法满足市区供水要求时,该机组才能派上用场。有了它,我们没劲的时候,它们会推着我们往前走。

渠首管理处工作人员往水里添加活性炭

水质监测站里拥有世界最先进的检测设备 

在渠首管理处大院里,堆放着一堆成袋的黑色粉未,这种东西看起来脏脏的,却是好东西,它叫活性炭。工人们会用铁锨把这种黑色的粉末撒到我们身上。加入了这种黑色的粉末,我们不仅不会变脏,恰恰相反,我们身上的脏东西还会被它们吸附。

另外,工人也会往我们身上加入次氯酸钠,这些都是用来初步调节水质的。在管理处设有化验室,每天都会给我们取样进行化验,一天会化验三次,指标达20项左右。不过,比起水厂的处理,这里都是“小打小闹”。我们这些水滴,到了水厂,那才算是真真切切、里里外外地洗了一回澡。

山东省调水工程运行维护中心青岛分中心的数据显示,五年累计引水入库19.05亿立方米,累计供水20.78亿立方米,供水范围除了青岛市南、市北、李沧、崂山,还扩大到了西海岸新区、城阳、胶州、即墨、平度、莱西。其实早在2016年,棘洪滩就首次实现了向青岛市7区3市供水的全覆盖。引黄济青工程供水时间也由最初设计的70天延长到了现在的240多天,日供水能力也由最初设计的30万吨/天提高到了现在的每天100万吨以上,实现了长江水、黄河水和青岛本地水的多水源联合调配,每年向青岛市供水达到4亿立方米。

水厂全是自动化,只听水声不见人

通过输水管道,我们来到了水厂。给青岛市区供水的,有三大水厂:仙家寨水厂、白沙河水厂、崂山水厂。

白沙河水厂里的超滤膜工艺 

仙家寨水厂全自动化的深度处理车间内,看不到工人,只听得到水声

进入每天处理能力为36.6万立方米的仙家寨水厂你会发现,这里干净整洁。顺着工厂内的道路往前走,右侧有一排低矮建筑,这里就是原水处理车间。走入车间里,你会看到全自动化的生产线。车间里没有任何工人,你只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

说是看不到工人,但也不是绝对没有人力参与。现在水厂已经实现了无人值守大巡检,现场运行人员主要是负责现场工艺、设备的日常巡检,故障隐患的发现、排除,配合进行设备设施的维护保养检修等等。

提到仙家寨水厂,就不得不提深度处理工艺。该工程于2017年1月正式投产,设计日水处理能力为36.6万立方米。该项目是青岛市“十三五”基础设施规划中,为改善饮用水口感,增加饮用水处理安全保障实施的一项民心工程。

其实,原先的常规处理工艺,主要是混凝—沉淀—过滤—消毒。在这种工艺下出来的水,水质指标也是达标的,但随着居民对供水水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以及水源水质的变化,需要在常规处理工艺基础上增加深度处理工艺(臭氧系统、活性炭滤池)。这样可以进一步去除水中影响口感的微量物质,减少消毒的氯投加量。

水质监测站每天都要取样化验

出厂水取之可饮,口感很好

在仙家寨水厂,我们经过深度处理后达到了直饮标准,可以在水龙头处直接饮用。尝一尝你会发现,我们的口感也不比纯净水差。

而在白沙河水厂你会发现,这里在深度处理工艺的基础上,还多了个超滤膜工艺,该工程2019年建成投产,进一步提升了饮用水的口感。处理后的水,经管路投加消毒剂后进入2座清水池。最终,经由3条管道来到市区管网。

根据国家标准,出厂水的水质不得大于1浊度。而如今青岛的出厂水在满足国标的前提下,日常出厂水质浊度不超过0.2,做到了优质供水。

长途跋涉太劳累,动力不足来加压

在水厂,原水经过深度处理以后,就成了大家可以放心饮用的自来水。我们在水厂里里外外洗了一个澡,而这还没有结束,从这里到市民家里,我们还要跋涉七八个小时。

青岛的地势非常特殊,导致我们在很多地方仅靠自然落差根本无法到达千家万户。因此,青岛在关键的节点设置了加压泵站,通过增压的方式给有气无力的我们“打气”。

在青岛市区,你平时可能不会注意到,其实,在您身边一共有泵站22处。整个泵站系统,就相当于供水系统的“心脏”,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除了泵站,市区不少山头还有用来蓄水的水池。在青岛市区,这样大大小小的水池一共有29座。

接下来,我们一起到重庆南路的河西加压站看看吧。进入泵站,你会听见机器轰鸣的声音。现在青岛已经进入了用水高峰,尤其是到了周末,用水量比平时大不少。几台高功率机泵会全速运转,值班人员每半小时就要进入车间进行巡检,通过听、嗅、测、摸检查设备运转是否正常。

河西加压站里的泵站机组 

河西加压站里的水质在线监测仪

河西加压站里的泵站机组 

走进泵站车间里边,机器的轰鸣声更是震得你耳朵嗡嗡作响,两个人距离半米,也要扯着嗓子才能听清对方的声音。作为供水的“心脏”,这里需要时刻体检保障健康。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泵站工作人员练就了一身“望闻问切”的专业技能。听听机器、摸摸运行的设备,就能检查出是否存在问题,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检修。到了夏天,机房里的高温也是一大挑战。为了保障供水,高峰期的泵站都是全速运转,产生的热量让机房内比外界要高七八摄氏度。

“进去5分钟,衣服全湿透”,工人们为了保障居民用水,还是坚持半个小时左右就巡检一次。因为他们知道,这里出一点问题,受影响的就是千家万户。

在泵站和水池的助力下,我们自来水最终到达了市民家中。这一路,真是辛苦又刺激。想到自己这么有用,我们觉得累点也值了。

水质健康靠水医,高端仪器来助力

对于我们自来水而言,特别感激的就是“水医”。是他们,每天都坚持为我们查体。也是因为有了他们,大家喝水的时候不需要有任何顾虑。他们就是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青岛监测站的工作人员。他们负责对市区供水范围内的原水、水厂的出厂水和市区监测点的管网水进行水质检测和跟踪,并承担着青岛供水水质公报的水质检测任务。他们,在市北区哈尔滨路61号办公。这里还对包括青岛地区在内的山东半岛东半部城市供水水质开展公正、科学、准确地监督检测和评价。这里有座2012年投入使用的新实验室大楼,一共有七层。总建筑面积6500余平方米,该监测站专职从事城市供水水质监测和相关项目监测,检测范围包括公正检测、委托检测、监督检测等。

水厂出厂水质远远高于国家标准

水质监测站里拥有世界最先进的检测设备

新实验室大楼的四至六层为水质检测区域,在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国际最先进的仪器给我们大家族做最全面的体检。这里的设备有火焰原子吸收光谱仪、石墨炉原子吸收光谱议、气相色谱仪、液相色谱仪等等,固定资产总额1300万,水质检测仪器82台套。“水医”们每天对原水、出厂水和管网水进行着不间断检测。

目前,国家对自来水水质检测有106项指标要求,连续多年来青岛自来水达标率为百分之百。而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青岛监测站,可以对多达233项水质指标进行检测,远远超过了国标项目。为了方便市民检测水质,这里还推出了便民套餐。例如,如果您对家中的自来水水质有疑问,也可以送水样过来进行检测。这里可以对色度、浑浊度、PH值、总硬度、高锰酸盐指数等进行检测,费用为60元。另外,这里也可以对地下水、地表水中的铜、锌、铅、镉、砷、硒、汞、铝等进行检测。

记者手记

自来水来之不易

请珍惜每一滴水

水司空见惯,却承载着一个城市的发展,也是居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资源。青岛作为一座曾经的缺水城市,客水占城市供水的比例超过90%,每滴水都非常珍贵。不论是黄河水还是长江水,均来之不易。

自来水不是“自来”的,它是经过输送及一系列工艺处理过程生产出来的,经过水泵加压,才能送到高层建筑和居民院里的千家万户。每年夏季都是用水的高峰,这也是供水环节一年中最忙碌、紧张的阶段。炎炎夏日,居民在家中用自来水冲凉的时候,供水线路上的工人冒着高温天气在外边巡线、检查。正是有这样一群人在背后默默坚守,才有了千家万户的用水安全。

跋涉千里来到青岛的每一滴水,都值得被我们好好珍惜,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珍惜每一滴水。

棘洪滩水库,右侧为泵房

水厂里从水库流过来的原水

棘洪滩水库供应着市区90%以上的用水量

关于水的三个谣言

1.自来水烧开有水垢,说明水质不好吗

有人将自来水和市场上的高品质矿泉水放在炉子上烧开50分钟后,水中均会看到很多白色沉淀物,这说明水质不好吗?不是。

天然水的硬度由水中的钙、镁离子形成,水的总硬度为暂时硬度与永久硬度之和。

如果水的硬度由碳酸氢根离子和碳酸根离子引起的暂时硬度,这种水经过煮沸以后,水里所含的碳酸氢钙或碳酸氢镁就会分解成不溶解于水的碳酸钙和难溶解于水的氢氧化镁。

如果水的硬度为碳酸根离子或氯离子引起的永久硬度,这种水经过煮沸以后,不会有沉淀物析出。

自来水加热煮沸后会产生白色沉淀物或者水垢,这是由碳酸盐硬度遇热分解成不溶于水的碳酸钙和氢氧化镁沉淀而成。这些白色沉淀物不能证明水质好坏,水体中的矿物质是人体健康所必需的元素。

2.TDS测试笔能够测出水中重金属吗

最近,有些净水器的推销人员到居民家中,使用一种测试笔来检测自来水,然后谎称自来水不合格或者重金属超标,甚至以“自来水重金属超标上百倍”的谣言来吓唬用户,编造自来水水质谣言,借以推销净水器。

这实际上是偷换概念,用测试水中矿物质等可溶性固体的TDS测试笔误导市民。其实,这种笔检测的是只水中矿物质等可溶性固体的含量,根本测不出任何重金属含量。TDS测试笔是用于测试水中的溶解性固体物,包含无机盐和有机物等,通过笔端的两个电极测试水的导电性,导电性越好,说明水中溶解物越多,但溶解性固体物不能准确反映水质。

青岛的自来水水质完全符合国家的106项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可放心饮用,提醒市民不要轻信谣言。

3.电解水实验能证明水质好坏吗

自来水、矿泉水都有很多的絮状物出现,而纯净水的絮状物很少,纯净水加食盐后电解出很多颜色的絮状物,这能证明水质好坏吗?不能。

电解器的两个电极是由铁棒和铝棒组成的。天然水中含有一些电解质,如钠、钙、镁及其他金属离子,具有导电性。电解器插入水中后,阳极的铁棒本身会因电流作用释放出铁离子,生成的铁离子与水中各种阴离子结合形成各种铁化合物,从面出现了絮状沉淀,市场上也有其他金属材料的电解器,电解后会在不中呈现不同的颜色。

电解器让水的颜色发生改变与水质无关,水只不过充当了导体的作用。实际上,自来水中含有的矿物质是人体必需的。电解水实验不能作为检测自来水水质好坏的依据。纯净水中加入食盐后同样会出现大量絮状物,这并不能说明水质的好坏。

白沙河水厂里的超滤膜工艺

原水加入混凝剂进入絮凝区

原水加入混凝剂进入絮凝区

白沙河的出厂水储存在绿地下面的清水池里,经由管道来到市区管网

水厂里经过处理以后的出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