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丨盼了几十年,何时能“回家”?22位青岛籍烈士已有六人找到亲属

2021-09-07 20:0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0171)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特别策划丨寻·动⑦盼了几十年,何时能“回家”?22位青岛籍烈士已有六人找到亲属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婧 武传英

“找到了,孙洪善烈士的家人找到了!”“我知道丁绪德,他是我们村的。”好消息再次传来,7日,又有两位烈士的亲人找到了。截至目前,为烈士寻亲的报道发出后,已经为6位烈士找到亲属。大家共同的愿望就是能到烈士墓前祭拜一下,或者把烈士迁回老家。记者了解到,根据我国的相关政策,烈士“原则上不迁葬”,但家属可以每年去祭扫,费用由相关单位报销。

孙洪善烈士

安葬于吉林省集安市

“走的时候,还没有结婚”

“找到了,孙洪善烈士的家人找到了!”因为烈士信息比较多,记者联系了青岛各区市的退役军人事务局协助查找,9月6日,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给记者打来电话。据烈士英名录记载:孙洪善,男,1927年4月生,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九龙镇孙家艾泊村,1951年1月参加革命,1951年10月牺牲朝鲜,志愿军26军特务团1营3连,现在安葬于吉林省通化市集安市革命烈士陵园。经过核实,孙洪善就是孙家艾泊村人,他还有个侄子叫孙世友,很遗憾,记者拨打电话时才得知,他已于前不久刚刚离世。随后记者跟孙世友的儿子孙绪成取得了联系。“孙洪善是我三爷爷,兄弟三个他是最小的。”孙绪成说,他小时候听爷爷说过,孙洪善是第一批参加抗美援朝走的,直接就从村里上了前线,当时村里还有一个小伙子跟他一起,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一辈子。

“俺三爷爷走的时候,都还没有结婚。”孙绪成说,直到几年后村里另一个小伙子回家,家里人才知道孙洪善已经牺牲在战场。“要是能行,我们想把三爷爷迁回家。”孙绪成说,他小时候就听爷爷念叨过,不知道这个弟弟现在哪里,父母都不在了,他作为老大哥,有责任有义务把弟弟接回家。现在得知了三爷爷的下落,虽然爷爷不在了,他要努力帮爷爷完成这个心愿,这是老人家盼了几十年的。

丁绪德烈士

安葬于山西省太原市

“20岁出头就走了,再也没回来”

“我知道丁绪德,他是我们村的。”7日一早,市民丁女士就给96663打来电话,“我今天早上一看报纸,这个丁绪德烈士,跟我爸一个辈,也是原胶南市的,我就赶紧问了一下还在村里的大哥,果然是我们叔辈大爷。”根据丁女士的线索,记者联系上了丁绪德烈士的亲侄丁任军。据他介绍,自己是原胶南市大村镇西白马河村的,爸爸兄弟三个,丁绪德排行老二,才刚刚结婚,20岁出头就参军走了,没想到再也没回来,也没留下后代。”以前光知道我二大爷是烈士,牺牲了,但不知道葬在哪里。”听到二大爷目前葬在山西省太原市黄坡革命烈士陵园,丁任军很激动,表示如果有机会,很愿意去当地祭拜一下。

“我姥爷也是烈士,牺牲在枣庄,你们能不能帮我找找,这是我妈临终前最大的愿望了。”丁女士除了提供丁绪德烈士的家人信息外,还提出了自己的诉求。她说,自己的姥爷名叫张志昌,年轻的时候是藏马县(现泊里镇)联防大队队长,1946年1月份入党,12月份就参军走了。丁女士说,姥爷参军的时候都五十多岁了,当时村里一块去了好多人,这一去就是音讯全无。“姥爷走的时候,我妈妈才十五岁,我姥姥又有精神疾病,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后来两个舅舅都因为各种原因夭折了。”丁女士说,1949年之后,政府送来了烈士证,家人才知道姥爷1974年就在枣庄牺牲了,但是也不知道葬在哪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妈妈就想把姥爷找回来,到各地走访。”丁女士回忆说,当时母亲联系十多个姥爷的战友,得知姥爷当时是在部队的征粮队,因为受伤腿脚不利索,敌人空袭时他来不及躲避牺牲了。“我母亲生前一直跟我念叨,要把姥爷找回来,直到她临终前,都不知道姥爷葬在哪里,这是成为她最大的遗憾。”丁女士说。

讷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

家属有意愿,可迁回当地陵园

寻亲过程中,大多数的烈士家属都表达了想把亲人迁回来的想法。得知哥哥董作生葬在黑龙江讷河市烈士陵园,今年84岁的董作铭老人激动地热泪盈眶,“我们终于知道亲人在哪,希望能把二哥的墓迁回老家。”

9月7日上午,记者联系了黑龙江省讷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表示,董作生烈士1951年在讷河牺牲后,就安葬在了讷河市烈士陵园。听闻家属想把烈士墓迁回祖籍的想法,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不可以,即便迁回,也只能把烈士墓迁到当地的烈士陵园。据介绍,烈士是国家财富,是国家的宝贵财产,国家也有相关的政策法规要求。国家每年都有专门的维护单位和管理部门,对烈士墓进行维护。目前讷河市烈士陵园还没有烈士墓迁出的先例,如果家属确实有这个意愿,可以联系当地的退役军人事务局,由他们出面,跟讷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沟通后续事宜。

烈士安葬办法

迁墓要便于人民群众瞻仰和缅怀

记者查询发现,2011年7月26日,国务院公布了《烈士褒扬条例》,明确“烈士在烈士陵园安葬,未在烈士陵园安葬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征得烈士遗属同意,可以迁移到烈士陵园,或者予以集中安葬”,填补了烈士安葬政策的空白。然而,上述条例并未涉及烈士墓的迁移问题。

2013年,民政部分别于4月和6月出台了《烈士安葬办法》、《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针对当时各地安葬烈士的方式方法、仪式程序等差异性较大的问题,提供了基本制度遵循。

《烈士安葬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烈士在烈士陵园或者烈士集中安葬墓区安葬后,原则上不迁葬。对未在烈士陵园或者烈士集中安葬墓区安葬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并征得烈士遗属同意,迁入烈士陵园或者烈士集中安葬墓区。”

《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未经批准,不得迁移烈士纪念设施。”其中,烈士墓包含在《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所称的烈士纪念设施范围之内。

民政部优抚安置局主要负责人当时在解读《烈士安葬办法》时称,提出“原则上不迁葬”,是“为更好保护烈士纪念设施,切实发挥烈士纪念设施教育功能,便于人民群众瞻仰和缅怀。”

烈士亲属异地祭扫

可每年祭扫一次,费用按规定报销

2020年,退役军人事务部等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烈士亲属异地祭扫组织服务工作的意见》,对做好烈士亲属异地祭扫组织服务工作作出明确规定。《意见》明确,因烈士未安葬在其亲属户籍所在地或者常住地省份,烈士亲属前往烈士安葬地或者纪念地省份开展祭扫纪念活动的,各地按规定提供服务保障。“异地祭扫组织服务对象包括烈士的父母(抚养人)、配偶、子女、兄弟姐妹,如确无上述人员的,可包括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女婿、儿媳、公、婆、岳父、岳母等”,符合条件的烈士亲属可以选择“组织祭扫”或者“自行祭扫”,可以每年祭扫一次。

针对参与组织祭扫的烈士亲属,由负责组织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承担省际城市间交通及食宿费,由烈士安葬地或者纪念地县级人民政府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承担当地交通及食宿费;针对自行祭扫的烈士亲属,祭扫回程后凭“烈士亲属异地祭扫介绍信”回执,由户籍所在地或者常住地县级人民政府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按照当地机关工作人员国内差旅费处级及以下标准给予定额补助。其中,省际城市间交通费按照火车票标准计算,食宿及当地交通费按照3天计算。

征集

热心读者致电96663

为烈士寻亲提供线索

即日起,半岛新闻客户端“寻·动”栏目开设“为烈士寻亲,帮英雄回家”专题,并向全社会征集线索,为烈士们寻找亲人。如果您有这些烈士的亲人线索,认识他们的后人,了解他们的生平事迹,或愿意参与到活动中来,欢迎拨打新闻热线96663,也可以登录半岛新闻客户端留言跟我们联系。让我们共同携手,早日帮助烈士们回家!

◎烈士信息(据烈士英名录所载)

刘云甫,男,1926年生,山东省青岛市原即墨市店集镇重疃村,1949年4月参加革命,1951年1月在朝鲜失踪,志愿军27军

崔悦亭,男,1928年5月生,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白沙河街道岔道口村,1951年1月在云南省河口县病故,云南边防公安部队3团2营6连卫生员

张玉山,男,1920年生,山东省青岛市原胶南市,1958年9月因战伤复发去世,解放军40军连长

郝俊峰,男,1921年3月生,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1951年2月10日在江西省九江甘棠湖剿匪时牺牲,第四野战军中南军52军156师466团排长

王维庆,男,1926年4月生,山东省青岛市莱西市孙受镇西赵格庄村,1958年8月牺牲于江西省九江市,班长,曾用名王树京

王怀明,男,1914年生,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1948年12月牺牲山西,61军战士

崔占信,男,1924年7月生,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1948年9月牺牲济南,3野9纵25师74团战士

马洪臣,男,1925年4月生,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1948年9月牺牲济南,3野13纵38师112团战士

董先法,男,1929年生,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1946年8月在济南牺牲,3野13纵38师113团战士

全国臣,男,1930年生,山东省青岛市莱西市李权庄镇南全家屯村,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牺牲,华野9纵25师75团3营9连战士

迟文礼,男,1928年生,山东省青岛市原胶南市滨海街道石甲村,1948年9月牺牲济南,战士

崔增玉,男,1930年生,山东省青岛市原胶南市,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牺牲,9纵25师机枪连战士

胡玉山,男,1924年6月生,山东省青岛市莱西市日庄镇刁家沟村,1948年在济南战役牺牲,华野9纵25师师部炊事员

孙福堂,男,1926年生,山东省青岛市莱西市马连庄镇孟家下疃村,1948年在济南战役失踪,华野9纵战士

陈万春,男,1923年生,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牺牲,3野2纵6师18团战士

魏建福,男,1928年生,山东省青岛市莱西市龙水街道办事处新安村,1947年12月失踪,胶东军区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