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丨寻·动⑩“亲人,找到您是咱全家终生的愿望”!这些烈士的墓 你可知在哪?

2021-09-18 01:2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335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纵观近代革命史,战场上为争取民族解放抛头颅洒热血者,不光好男儿也有好女子。

青岛市即墨区金口镇山汪村的房晋礼,年轻时参军到部队被国民党杀害,成为烈士的他被埋葬在了当时的湖北省汉川县。之后房家三代在青岛期待着找到这名年轻军官的墓地。

而当时只有十六七岁、还在青岛铁路中学课堂上赵桂芳,响应祖国号召,换上军装的她奔赴革命一线,参军一年多就牺牲了。烈士牺牲前甚至连一张单独的照片都没有。如今,赵桂芳的侄女赵丽云希望借助半岛寻找埋葬在济南的赵桂芳的墓地。

年轻指导员牺牲

身为共产党部队中的指导员,在接收并改造国民党部队俘虏官兵过程中,被国民党造反士兵杀害。原籍为青岛即墨的年轻军官房晋礼,就此长眠于原湖北省汉川县。

房晋礼的老家是如今的青岛市即墨区金口镇山汪村。当时有文化的房晋礼,积极响应共产党的号召,从山汪村参加了共产党的部队,并跟随部队南下,参加了渡江战役等重大战役。

房晋礼的侄子——即墨区教师房锡柱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房晋礼是他的二伯。1949年时,他的二伯已经是共产党的部队中的政治指导员。在渡江战役前后,共产党的官兵俘虏了一批国民党官兵,俘虏国民党官兵后,共产党干部将对国民党官兵进行思想改造后收编。于是他的二伯因为有文化,是政治指导员,于是被派到了国民党被俘虏官兵中间做思想政治工作。

“后来我们知道,二伯和战友夜晚熟睡中,被国民党造反官兵杀害了。”房锡柱说,“一起被杀害的还有二伯的战友。”

房晋礼牺牲后部队邮寄来的书信

“这个不幸的消息是后来才知道的。”房锡柱说,二伯被杀害后,被批准为革命烈士。随后,他远在即墨老家的爷爷收到了来自部队的书信和烈士证明书。

部队邮寄来的书信上写道:兹有该村房天集之子房晋礼同志于一九四九年八月二十九日为革命事业光荣牺牲希即按烈士家属予以优待。

收到这封信后,全家人处在一片悲痛中。尤其是房晋礼的妻子得知在部队的丈夫牺牲的消息,更是整日以泪洗面,难以接受事实。

“听我父亲说,爷爷和奶奶获知二子牺牲的消息,整日卧床,滴水不进。”房锡柱说,来自部队的书信也向房家说,部队将房晋礼等牺牲烈士的遗体埋葬在了当时的湖北省汉川县马口镇港堤村的南山上。

因为房晋礼牺牲时年仅20多岁,远在即墨老家的妻子所生的一个女儿也已夭折。于是,房家看着房妻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长,就劝说烈士的妻子改嫁了。

“尽管改嫁了,但烈士的妻子直到去世前,仍和房家有来往,如自家亲人。”房锡柱说。

房晋礼牺牲后部队邮寄来的书信

一家三代期待祭奠亲人

一直以来,全家人面对房晋礼的去世都非常沉痛。

房晋礼牺牲在湖北,新中国成立初期,交通不便,房家全家人也没出过远门。尽管收到了部队的来信,但全家人并不知道当时湖北省汉川县到底在哪里。

“有时爷爷和老父亲说着说着牺牲的亲人就暗自掉泪。”房锡柱说,爷爷和奶奶生前最大的愿望是到儿子埋葬的墓碑前看一眼,但这样的愿望直到他们去世前也没有实现。

老人家没有实现这个愿望,但老人家在去世前将这个愿望交给了家中最小的儿子,即老人家的小儿子——房锡柱的父亲。要求房家的这个小儿子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房晋礼的墓碑去祭奠,如果有条件将烈士儿子的尸骨带回家乡的土地上安葬!

“父亲自小在农村长大,并没有出过远门。”房锡柱说,“他心有余力不足。”

随着房锡柱父亲年龄的越来越大,老人的遗愿似乎在父亲的身上难以实现了,于是房锡柱的父亲年逾八旬后,将愿望交给了儿子房锡柱,希望房锡柱集合全家人的力量,找到亲人的墓地,了却心愿。

早在数年前,房锡柱也曾电话联系过如今的湖北省汉川市,但几次联系都没有音信。

房锡柱说,如今的他已经50多岁了,他想带着子孙去汉川市寻找烈士二伯,如果能找到,将与全家人一起祭奠,以此了却一家三代的心愿。

房晋礼牺牲后部队邮寄来的书信

女烈士仅留下一张合影

巾帼不让须眉,战场上不光有青岛的好男儿。

在青岛籍的众多烈士中,有一位女烈士,她的名字叫赵桂芳。当时只有十六七岁的赵桂芳,同样响应祖国号召,1950年穿上军装参军了。

家住市南区的退休教师赵丽云说,烈士赵桂芳是她的姑姑。当时她的姑姑是从青岛铁路中学的课堂上,穿上军装奔赴革命一线的。

对于姑姑的参军,赵丽云并没有印记,直到她长大后,才从家人那里知道了自己这个烈士姑姑的一些故事。

赵丽云说,在她年轻时,她就听家里的亲人说,姑姑赵桂芳所在的部队是华东野战军,华东野战军是当时陈毅的部队。

“能在陈毅的部队从军,是无尚的荣光。”赵丽云说,就在姑姑参军一年多之后,因在部队过度劳累,牺牲了。就此,部队批准姑姑为革命烈士。

“后来烈士证明书邮寄回了青岛的家,被爷爷奶奶保存着。”赵丽云说,她在年轻的时候还见过姑姑的烈士证明书,但后来随着自己在外地上学和工作,烈士证明书一时找不到了。尽管烈士证明书找不到了,但姑姑参军期间与战友的合影照片依然保存了下来。

“姑姑在部队的真实照片只有一张,但是张合影。”赵丽云说,姑姑牺牲前因为没有一张单独的照片,为了纪念姑姑,他们家人找了一个画家根据姑姑合影上的照片和亲人的描述,为姑姑画了一张相片,如今这张相片一直悬挂在家中。

赵丽云表示,姑姑牺牲在济南,听家人说姑姑牺牲时,济南的部队还专门从地主家买了一口好棺材,将姑姑下葬在了济南。世事变迁,由于年代已久,爷爷和奶奶只知道姑姑牺牲后被埋葬在了济南,但具体位置不知道。爷爷奶奶临终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一眼女儿的墓碑,但这个心愿没有实现。

赵丽云老人说,如今的她年纪也大了,她最大的心愿希望相关部门给他们家补一张姑姑的烈士证,同时也希望在济南还能找到姑姑的墓地。

期待为烈士立碑

即墨区段泊岚镇官路埠村张守胶,参军后跟随共产党的部队出征,在灵山战役中牺牲。

张守胶的远房亲属一一官路埠村村民、77岁的于成京说,张守胶牺牲后,遗体被当时的家人从战场上运回了村里,并在村里埋葬了。

“当时张守胶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于成京说,后来张守胶年老的父母也已去世,村边就留下了张守胶孤零零的没有墓碑的坟墓。由于这个墓年代已久,又加上常年没有专人打理,如今的坟头越来越小。这么多年来,这座孤墓只有墓主的一个远方孙子逢年过节时给他简单祭奠。

“再过几年,坟头可能也就平了。”于成京说,他这个年纪的人还知道这个坟墓里埋葬的是一位在战场上牺牲的烈士,或许后人们就很少知道这个孤墓埋着的是烈士的尸骨了。

“连一块墓碑都没有。”于成京说,身为烈士远方亲戚的他,希望相关部门将烈士的遗骨迁移到即墨烈士陵园,或者在原址上为烈士立一块墓碑,让后人记着这位为国家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最终献出年轻生命的乡亲、老前辈。

“叔叔,你牺牲在了哪里”

75岁的徐维新家住城阳区夏庄街道。

徐维新老人说,他的叔叔徐在礼在父辈中排行老三。1951年从烟台参军离家后,就再也没回来。

徐在礼烈士遗照

上世纪60年代,徐维新的父亲还专门在烟台当地的民政部门,对儿子的下落进行过查询,但都没有音讯。

“爷爷奶奶和父亲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去世。”徐维新老人说,几代人去世前,都希望找到徐在礼的下落,但多少年来没有任何徐在礼信息。

“我今年已经75岁了,如果我找不到,就交给儿子去寻找。”徐维新说。

“亲人,找到您是咱全家终生的愿望。”徐维新说。

◎新闻背景

半岛已为13位烈士找到了亲属

半岛早前多期“为烈士寻亲”的报道,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响,有烈属看到深含激情的报道专门打来电话。

此后,在社会爱心人士、志愿者和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等相关部门的大力协助下,目前已经为13位烈士亲属找到了烈士。同时,半岛还接到了数十名市民请求寻找自己家的烈士亲人的电话。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