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动丨为烈士寻亲 半岛帮助13名烈士找到家人

2021-09-30 14:4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643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尹彦鑫

2021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6周年纪念日。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仪式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举行,109名为国战斗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志愿军英烈70多年后在祖国的大地上安息。在此节点,半岛全媒体发起“为烈士寻亲,帮英雄回家”的公益活动,帮他们找到亲人,帮英雄回家!通过河北志愿者张红琢半岛记者得到了一份22名青岛籍烈士的名单,这22名青岛籍烈士长眠他乡,经过近一个月的联系求证,半岛全媒体已经帮助13名烈士找到亲人,半岛记者也在这项神圣工作的过程中收获了满满的感动和幸福。

源起:

志愿者14年投身帮烈士寻亲

在民间,也有一些普通人,不遗余力地帮助牺牲在外的烈士寻找亲人、回到家乡。“我这里有22位青岛籍烈士的名单信息,我想通过你们帮他们找到亲人。”河北志愿者张红琢就是其中一份子。2007年,一次上网时无意间点开了“中国寻亲网”,张红琢从此走上了一条义务为烈士寻亲之路。14年来,他自费走访过全国24个省、市、自治区的300多个烈士陵园,拍摄烈士墓碑六万多块。

最早时,看到太原战役中牺牲的28名唐山籍烈士墓地无人认领,作为唐山人的他,想到家乡的英雄战死他乡却无人探望,感觉非常遗憾,就萌生了帮他们寻亲的念头。就这样从唐山籍烈士到河北籍烈士再到全国各地的,张红琢的寻亲范围越来越大,每次,张红琢都将收集到的烈士信息按地区分类好,再联系各省、市新闻媒体进行消息发布。张红琢还在寻找的烈士亲属中,有22位烈士是山东青岛籍的,因此他与半岛全媒体联系,细致沟通后,经过相关部门的认证,确定了名单的真实性,一场帮烈士寻亲的公益行动就此展开。

感触:

爱的路上有人一路同行

开展为烈士寻亲这项公益活动之后,记者切身感受到了爱的力量,有众多充满爱的人在默默从事着这项工作,他们将爱心汇聚成星辰大海,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

“国家迎回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我们也应当帮助英雄烈士寻亲,让英雄烈士与家人‘团聚’。”潘女士是关爱抗战老兵“爱无疆公益”的一个志愿者,他们一直在从事着帮助烈士寻亲的工作,在半岛都市报《22名青岛籍烈士长眠异乡,让我们一起帮他们找亲人》的报道发出后,他们看到了希望的火苗,冒着大雨驾车来到了胶州市九龙街道董家屯村,这里是一名烈士的家乡,志愿者们挨家挨户敲响村民的门。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烈士的弟弟找到了。得知哥哥葬在黑龙江讷河市烈士陵园,今年84岁的董作铭老人激动地热泪盈眶,拉着志愿者的手喃喃道:“通过你们,我们终于知道亲人在哪,希望能把二哥的墓迁回老家。”这是激动地泪水、是亲人久别即将重逢的泪水。

找寻:

家人们没有停下寻找的脚步

在采访报道的过程中,有一位寻找父亲的老人让记者印象深刻,他就是74岁的李慎明老先生,他给半岛打来电话,希望媒体帮助他寻找自己父亲的安葬地。数十年来,他没有放弃寻找父亲的希望,不忘母亲的临终遗言。

李先生的父亲也是一位烈士,名叫李香芝,生于1928年,生肖属龙。籍贯是莱西市望城街道西贤都村。1947年2月参军入伍,生前是第三野战军31军战士,1949年5月在上海战役中牺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李慎明又搜集到了更多关于父亲牺牲的信息。“他可能是在江苏省昆山市牺牲的,可能是攻打杨家桥时……”父亲的遗骨到底埋在哪里,一直是李慎明和母亲最大的心病。在当时资金匮乏的情况下,他分别到过苏州烈士陵园和上海市的各个烈士陵园寻找父亲的下落。2005年,李慎明跟随当地一辆送牛奶的车到了上海,用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跑遍了上海十五六个烈士陵园。这趟寻亲路,李慎明了解到,原来在那场上海战役中,牺牲了七千多人。在龙华烈士陵园,还有人给送了他一本烈士英名录。自己一边找一边打听,江苏省有8个杨家桥,这让李慎明犯了难,也让寻亲路变得没有头绪。

深受感动的记者,也在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上帮助老人填写了相关信息,联系了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希望老人找到父亲的愿望能够实现。

收获:

帮助13位烈士找到家人

七十多年了,我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但是都没找着,谢谢你们了。”得知寻找了几十年的父亲就埋葬在济南历城区烈士陵园,76岁的陈喜良老先生激动万分:“我是1945年生人,我不到一岁时父亲就参加了革命。”由于年纪太小没有记忆,对于父亲的全部印象都来自于母亲在世时的讲述。

经过系列报道,在青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各区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帮助下,为22位革命烈士中的13名烈士找到了亲人,满满的收获感令记者激动不已。在民族动荡外敌入侵的时代,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离开了亲人走上战场,他们是民族英雄,是现在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如今我们自当为他们寻找亲人尽一份力,实现他们落叶归根的愿望,实现亲人祭奠的愿望。

但是,受条件所限,烈士寻亲之路仍然漫长而曲折。在报道的过程中,半岛记者也不断接到寻亲的电话,因为讲述人也只是听说,没有照片、没有详细的信息,因此,众多的寻亲线索无法一一落实,漫漫长路仍需不断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