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平首次飞天后,曾回烟台老家与姥姥拉家常、吃自家菜、姨妈蒸的大锅馒头……

2021-10-15 22:0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11181)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特派记者 王永端 毛梓权 吕晓平

10月15日,烟台市福山区张格庄村。

昨天,这里落下了一场秋雨。早上的暖阳翻过群山,落在张格庄村。同样是在昨天,一个消息在张格庄村传开:中国女航天员王亚平,将首次进驻中国空间站。

“金凤凰”再飞天的消息传来,村民振奋亦平静。白天的张格庄车水马龙,晚上的张格庄安静异常。

张格庄村的多名村民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儿时的王亚平是一个勤劳、健康且有礼貌的孩子。王亚平的姨夫说,亚平首次飞天返回地面时,曾回老家探亲,知礼的亚平坚持到姥姥的农村老家看望长辈,和姥姥坐在一起拉家常、吃农家菜和农家出锅的大馒头。

村里的老人在谈论飞天的王亚平 

激动与平静的山村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生在张格庄村,长在张格庄村,并从张格庄村走进军营,成长为我国为数不多的女航天员。在张格庄村民的脑海里,王亚平就是偏僻乡村里飞出的金凤凰。

“金凤凰”再飞天的消息传来,所有村民内心为之振奋和激动,但又异常平静。

15日早上,王亚平老家简陋的小院门口聚集了来自广东、湖北、天津和济南等地的媒体,但王亚平父母的房子依旧从外面锁着。这处居住了四十多年的简陋民宅,与周边村民的房子无异,唯一的区别的就是那个象征着从这个农家走出一名军人的“光荣之家”门牌。村民说,王亚平和妹妹就出生和生长在这处民房里。

部分记者聚集在张格庄村

村里老人聚在一起谈论王亚平

事实是,早在之前,王亚平的父亲王文君和母亲已经搬到外地的女儿家中居住。

王亚平再飞天前,尽管所有的村民为之振奋和骄傲,但村民的生产生活在村子里一如往昔。

王文君对门邻居家中的男主人,忙着用电锯切割木板,而这家的女主人则将锯末用扫帚清扫干净。

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在王家的西侧,一名妇女在家门口忙着筛豆。北侧,另一名妇女则忙着在一条小河里涮拖把。小河的农田边,同样是一名妇女在忙着摘南瓜。

兴奋,不光是在年轻人和中年人心中激荡,而村里的老年人同样高兴。

沿着村落的街道穿行,左拐一个弯,这里是一条巷子,巷子里聚集着五六名老人,谈论着再次飞天的王亚平和王亚平的父母。

被群山包围着的这个村落里,一些猫猫躺着晒太阳,一辆辆农用三轮车穿过巷道出村进村。

秋季,本就是收获的季节,繁忙的季节。

这处民宅是王亚平出生的地方

这里是王亚平生长的地方

每天攀爬50个台阶进课堂

张格庄村,位于当地大水库——门楼水库之尾。有水库的地方,往往有山。原张格庄小学,就依山坡而建。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在原张格庄小学,度过了她的童年时代。

村里一名与王亚平同龄却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说,他和王亚平是小学同班同学,两人均在张格庄小学读书。不同的是,他读完了初中回家种地,而王亚平继续读书,并最终成为一名航天员。

在王亚平这名同学的印象里,小时的王亚平是个不服输的女孩子。

“她身体一直很健康,极少有感冒。”这名村民说,除了身体健康外,小学时需要排值日,每次值日,王亚平会和小伙伴一道将教室的卫生打扫干净,最后由她锁上教室的门,再离开教室。

这名村民说,王亚平的家境与其他村民无异,小学五年,不管春夏秋冬,王亚平会早早从家里赶到学校。

“她学习非常认真的。”这名村民说。

早年,进入依山而建的张格庄小学需要爬一个大坡,而这个大坡上有着50个台阶。每天,所有的孩子都会爬上这50多个台阶进入校园。

王亚平的这名同学说,这50个台阶上时常见到王亚平与同学比赛上下的身影。

儿时的王亚平就是踩着这些台阶每天上学

“王亚平身材矫捷,行动迅速。”他笑着说,“和她比赛,一般不是她的对手,包括一些男孩子。”

这个输送出多名学生的小学,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已经搬迁,取而代之的是一所位于村边的崭新的小学。村里的孩子尽管不在这所小学读书,但50个台阶,依旧经受着风吹雨打;50个台阶两侧,夏日是怒放的鲜花,金秋则是挂满枝头的红枣子。

张格庄村村民的王锦东已经75岁,王锦东说,小时的亚平是个有礼貌的孩子,若在路上走个碰面,亚平会主动喊声伯伯,然后笑笑,再蹦蹦跳跳离开。

飞天后,曾回乡看外婆

在村民的印象中,参军初期的王亚平,从部队回过老家探亲。自从父母前往女儿处居住之后,王亚平回老家就少了起来。

“她不仅是航天员还是军人。”一名村民说,她不是普通百姓,她训练繁忙,部队是有纪律的,身为军人、航天员不可能时常回乡。

王亚平的外婆家住烟台栖霞市某村,10月15日,半岛全媒体记者赶到王亚平外婆所在村时,王亚平的一个姨夫正在农田里护理挂满枝头的苹果。

在王亚平姨夫的印象里,王亚平是个很孝敬的孩子。

王亚平老家张格庄村

王亚平的姨夫(中)说,亚平很孝敬

“亚平的姥娘年纪大了,在几个女儿家轮流住。”姨夫说,尽管亚平远在异地,但亚平会在一些重要的节日打来电话问好,询问姥姥等亲人的身体状况,以及农村的收成等等。

“她尽管是航天员,但这个孩子没有一点架子,还是原来的她。”王亚平的姨夫说,亚平第一次进入太空返回地面之后,曾利用探亲假期,回过张格庄老家。

“当时我们觉得孩子从外地返回老家,我们要去看望亚平,但亚平要坚持来姥娘家看姥娘。”王亚平的姨夫说,“亚平在电话里说,理应小辈看望长辈。”

就是这样,王亚平硬是从张格庄来到了农村的姥姥家,拉着年迈的姥姥的手,嘘寒问暖,与姥姥拉家常,吃农田里的蔬菜,农家锅里姨妈蒸的馒头。

 儿时的王亚平就是踩着这些台阶每天上学 

王亚平儿时居住的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