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一盘,这个小玩意是如何一飞冲天的?

2022-06-06 23:1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556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杜金城  何毅

飞盘运动火了!

眼下,走在青岛大大小小的足球场边,你也许看不到黑白皮球的影子,倒是一个个彩色的飞盘会在你眼前旋转飞舞。有社交媒体平台统计,关于“飞盘”的词条内容,单月增长超过2万条,飞盘相关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约24倍!不过,伴随着“飞盘热”一同出现的却是一股“讨伐”风潮。一大批足球爱好者指责飞盘运动挤占足球场地,更有人发文称,飞盘是借运动之名进行男女交往的“社交活动”。小小飞盘到底有怎样的魔力?半岛全媒体记者加入了青岛的一家飞盘俱乐部亲身体验了一番。

几乎一夜之间爆火

立夏时节的青岛,傍晚海风习过,站在崂山区的上实球场还是能感受到丝丝凉意。“今天是周中,基本都是新人场,来了不到100人,你先跟着我们的席教练学习一下怎么打盘接盘吧。”和记者交流的是GoldenSnitchClub飞盘俱乐部的发起人徐浩远。

GoldenSnitchClub是青岛市目前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飞盘俱乐部,年轻的徐浩远本身是青岛电影学院的一名老师,也是一名飞盘运动的狂热爱好者。“我从2004年左右就接触飞盘了,到2014年的时候和一群好朋友成立了飞盘俱乐部,玩了10多年时间,可以说是见证了这个项目在青岛的发展吧。”

飞盘运动诞生于于上世纪40年代,据说,最早是美国的一家名叫“Frisbie”的面包店,他们发明的一种装面包的圆盘式外包装,很适合抛接,后来逐渐衍化发展成为了今天的飞盘,所以飞盘的英文就叫做“Frisbie”。

飞盘运动差不多在上世纪80年代传入中国,当时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大西洋底来的人》这部美剧中,演员们经常在沙滩上投掷飞盘,这带动了飞盘在中国的第一波风靡。但彼时,飞盘仅仅是作为一项游戏道具,国人大多不知道这还是一项有专业竞技比赛的运动。

飞盘如今在中国爆火几乎就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这样的变化让徐浩远这样的老玩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以前俱乐部组织活动,是求着别人一起玩;现在是每天一堆人排着队要加入一起玩。”另外,徐浩远谈及去年爆火的一档脱口秀节目,其中一位明星脱口秀演员说了一段关于飞盘的段子,“那恐怕也是促成飞盘爆火的一个关键点,当然,疫情大环境下,人们渴望户外运动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5月初,GoldenSnitchClub飞盘俱乐部由原本的几十名会员猛增到了4000多人。现在每次线下活动差不多都有百余人参加,俱乐部活动场地由原本的沙滩或广场改到了足球场。“每天还会接到很多咨询的信息和电话,每次来的新手基本都有几十人吧。”徐浩远说道。

另外,一些统计数据也能看出飞盘近期在中国的发展变化:2022年清明假期,“飞盘”词条在网络的搜索同比增长约24倍;进入5月,国内飞盘的热度持续提升,搜索指数的整体日均值从4月的563提升至1094。在5月20日,该数值达到最高的2187。整体搜索量提升216%。

爆火的密码在哪?

任何事物的兴衰一定有它的内在规律与核心密码,飞盘当然也不例外。第一次体验新手场,半岛全媒体记者对飞盘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简单易学,并且社交属性很强,这恐怕是吸引众多年轻人参加这项运动的关键。

“我叫席子,大家可以直接叫我名字,也可以叫我席教练,非常高兴认识大伙,咱们新手场的第一项活动就是要相互认识,下面大伙都做个自我介绍吧。”在席教练的招呼下,10多位第一次体验飞盘运动的年轻人开始熟络起来。

飞盘的抛接手法比较简单,很多人哪怕以前没有任何基础,也可以在短短几十分钟内将飞盘抛得有模有样。“我是玩过一次就上瘾了,感觉其他项目都没有飞盘这样的魅力。”接触飞盘只有一个月的王作楷和记者说道。本身在电视台工作的王作楷最初是通过社交平台了解到飞盘运动,“当时就是刷手机的时候,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玩飞盘,一下子就被那种追逐快乐的感觉抓住了。”

半岛全媒体记者小时候有过扔飞盘的经历,时隔二三十年再上手倒是丝毫没有陌生感觉,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学会了简单的规则和玩法。“飞盘的入门门槛不高,基础规则简单易懂,无论有没有经验,都能轻松学会。”

飞盘运动从最初的基础练习就要双人或者多人抛接配合,在后期参与到比赛当中时,更是要频繁和队友沟通,这自然让飞盘带来了很强的社交属性。“就是要不断和队友交流,你传一次好盘,队友会一起呐喊给你加油,你失误的时候,队友也会对你鼓励,我通过飞盘认识了很多好朋友。”王作楷说道。

对于飞盘的爆火,同样玩了10多年这项运动的席子教练则有自不同的观点。“我认为飞盘火爆是必然的,因为这项运动的核心是飞盘精神。”至于何为“飞盘精神”,席子给我这个新手做了具体说明,这种精神既是飞盘约定俗成的规则也是这项运动所具备和想要传达的一种理念,“首先这项运动是不允许有接触的,并且比赛时是没有裁判的,任何争执由场上运动员来协商解决,飞盘还讲究‘盘不落地、永不放弃’,可以说,飞盘是一项强调公平、沟通和坚持的运动。”

另外,飞盘的爆火与其装备相对简单应该也有很大关系。据记者了解,飞盘运动需要相对专业的装备也就是一双足球鞋、一副手套及一个飞盘。其中相对专业的飞盘价格一般都在百元左右,在某电商平台,飞盘单价多在50~150元之间,销量最高的月销已经超过了3000件。

为何会被“污名化”?

伴随着飞盘火爆,针对这项运动的批判风潮随之而来,甚至是对飞盘运动的污名化也出现在网络当中。一篇《你是玩飞盘吗?你是馋她的身子!》的文章被疯狂点赞。

这篇文章的作者本身是足球运动爱好者,因为没有订到足球场而对飞盘运动冷嘲热讽。“飞盘集合了社交、撩骚等诸多先锋元素,可就是和运动无关。”他的这种观点得到了不少人的符合。他们认为,飞盘运动就是通过发布女生的性感照片以及视频来吸引关注度。关于“网红秀”的争议随之而来,甚至还出现了“飞盘媛”这样一个专门形容玩飞盘女性的名词。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观点,在飞盘专业人士看来,无非两个原因:一就是玩飞盘的美女太多,二是不玩飞盘的直男也很多。“我们俱乐部4000多会员里面,有超过七成是女性,很多男性朋友都认为飞盘运动量太小,就是两三个人对着扔盘、接盘,这绝对是一个误区。”徐浩远和记者介绍道。

对此,“飞盘女孩”们自然有话要说。李彦芳是青岛新东方负责留学项目的老师,因为高中时候上的是女校,飞盘运动是她高中的必修课,“那时候我们学校里面就已经有飞盘比赛,我认为飞盘是很好的有氧运动,要不停的跑动躲闪,在户外运动特别健康,并且通过飞盘可以交到很多不抽烟、不喝酒的朋友,我认为这是一项特别有正能量的运动。”

李彦芳也关注到了近期网络上对于飞盘女孩的非议观点。她说:“我看到这些观点很气愤,他们传播的都是负能量的东西,我承认有很多玩飞盘的女生有通过运动的照片展示自己好身材,那就有很多人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她们,觉得这些女孩很能装。其实,运动女孩大多很有表现欲,这没什么不好,穿衣本身就是她们的自由,我想和那些看不惯我们女生喜欢秀身材喜欢运动的男生说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加入我们!”

半岛全媒体记者完整体验了一堂飞盘新手的训练课,单单是简单的热身运动就让很多运动小白坚持不住。后来的接盘练习跑动也非常多,更不要说“七对七”的实战比赛。如果真能把一场比赛从头到尾坚持下来,整个人绝对是大汗淋漓。“可以说,只要你抱着运动的目的来体验飞盘,绝对不比你去踢足球或打篮球出汗少。”李彦芳开朗地笑着说。

小飞盘大生意?

短时间内聚拢了人气的飞盘运动被看作是一门体育大生意,很多人希望未来进入到这个行业实现商业价值。但半岛全媒体记者了解到,因为目前飞盘的商业化业态比较低,整个飞盘行业还鲜有赚大钱的。

飞盘俱乐部和社群聚拢了足够的人气,却很少能够实现盈利。席子既是GoldenSnitchClub飞盘俱乐部的教练,也负责运营的一些业务,他和记者算了一笔账:“新手通过小程序报名后来参加活动,每人收50元的费用,其中包括了场地费、保险费、饮品费用以及教练和摄影师的费用。所以整体算下来如果按照市场价去计算的话,如果人数不够多,每次做活动甚至是一种亏损的状态”。

整体来看,青岛的飞盘运动还处在一个上升阶段,参与这项运动的人数虽然在短时间呈现几何式增长,但未来的发展势头怎样没人能说得清。“大部分人对这项运动还不够了解,特别是青少年朋友,其实今年教育部下发的全国义务教育课程方案中,飞盘作为时尚运动类项目已经被列入到教程当中,后面确实需要我们更努力地去推广。”席子说道。

席子和徐浩远这些热爱飞盘的年轻人,从飞盘项目在青岛还不为大多数人了解的时候就坚持推广,如今算是等到了这个项目的春天。所以无论赚钱与否,他们绝对是干劲十足。“我们这些俱乐部发起人做到目前为止,主要就是靠着对飞盘这项运动的热爱,出于一种情怀,想把青岛的飞盘文化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项运动。”

尽管目前盈利空间不大,但不少运营者却对飞盘运动的前景普遍看好。据有关媒体报道,自2019年起,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已将飞盘赛事列入每年办赛计划,包括全国飞盘锦标赛、全国青少年飞盘锦标赛、城市飞盘锦标赛等赛事。2025年世界运动会飞盘运动已经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大伙也都期待着飞盘运动走进奥运的那一天,那肯定会让飞盘在中国的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

■记者观察

小飞盘大格局

仿佛一夜之间,飞盘爆红。这项新潮运动丰富了年轻人的健身选择,也改变着他们的生活方式。在青岛,喜爱飞盘的人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这项运动简单易上手、包容性与社交性极强,无疑成为带动全民健身热潮的利器。

飞盘的爆火绝非偶然,除了项目本身自带的各种属性优点外,它也符合城市年轻人向往自由、渴望挣脱束缚的特点。在全民健身被定位为国家战略的当下,这项运动无疑能够带动更多人参与运动,并营造人人都进行体育锻炼的社会氛围。

体育事业的发展需要足球、篮球、排球这些“大”项目的带动,飞盘、攀岩、轮滑这些“小”项目一样能够做出大文章。甚至在加快构建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事业中,“小”项目的作用可能会更加突出。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足、篮、排球熟练掌握,但短时间内学会扔飞盘,绝不是难事。

飞盘这样的小项目还有着易于开展、易于组织的特点。两个人就能玩得开心,人越多,快乐也就越多。不太受场地、气候等因素影响。在全民健身的大环境下,这样的项目自然应该大力推广。

众所周知,青岛是“足球之城、田径之乡、帆船之都”。这里有着悠久的体育文化传统,青岛人的运动基因几乎是印刻在骨子里的。今年是青岛攻坚行动的开局之年,一批关系城市长远发展的基础性、全局性重大工程取得突破性进展,一批长期影响群众日常生活和交通出行的市政设施短板正在得到有力解决,一批能够有效提升城市宜居水平、改善生态环境的实事项目、发展项目正在加快推进。在着力建设“活力海洋之都,精彩宜人之城”的城市愿景中,体育尤其是全民体育应该发挥更大作用。未来,小飞盘肯定会在青岛旋转出更加靓丽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