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门牌号,怎么被注册了?李沧一市民心中多年的悬念终被解开

2022-07-02 10:4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156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数日的阴雨中,43岁的吕先生正和老母亲忙着搬家。早在多年前,吕先生和老母亲还住在李沧区滨河路的家中,可鉴于自家门牌号多次被个体工商户注册,而引来多个部门上门“查处”,加之门前“经营”者的惊扰,无奈的吕先生才带着母亲外出租住。

“租房合同到期了,正忙着从一个租处搬到另一个租处。”吕先生说。

自家门牌号怎会被他人注册成个体工商户?李沧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所属的市场监管所向半岛全媒体记者表示,吕先生家的门牌号被注册的信息属实,但在获知这一情况后,个体工商户的注册信息先是被变更,后来被注销。

至此,离吕先生反映这一情况已有两年时间。

就是这幢2层民房的门牌号被他人注册

自家门牌号离奇被举报

吕先生1979年出生在李沧区滨河路的一幢2层民房内。

“我从小长在这里,这座民房给了我太多的记忆。”吕先生说,“一直以来,我和家人就居住在这里,包括后来我结婚后,也和父母居住在这里。”

恬静的日子随着一些事件的到来被打破。

吕先生说,早在10多年前,正在家中的他,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当时他听到敲门声,赶忙从2楼下到1楼去开门,开门后发现有穿制服的人员站在门口。

“我很吃惊,怎们有穿制服的人员来敲我家的门?”吕先生说,随后这些人员表示他家被人举报私自出售烟花爆竹。既然有人举报,所以上门查处。

听到对方所称,吕先生及时解释说,他并不做烟花爆竹生意,怎会出售烟花爆竹?尽管解释了半天,但面前的人还是进了门,在吕先生家中翻箱倒柜查找起来。寻找了半天后,这些人员并没有在吕先生的家中查到烟花爆竹的影子。

这幢2层民房的门牌号被他人注册

“当时我感到很诧异,我家从没有经营过烟花爆竹,怎会有人举报我家出售烟花爆竹呢?”吕先生说,“不但我惊诧,连现场的查处人员也有些尴尬。”

此时的吕先生反问起现场的查处人员,举报人举报他家出售烟花爆竹,是举报的哪一家哪一户,是不是弄错了?现场查处人员说,举报者就说的他家的门牌号。此时,一脸蒙的刘先生,目视着查处人员离去。

面对离去的穿制服的被众人围观的陌生面孔,吕先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在随后的数年里,他家又被另一部门的工作人员敲门称私自出售烟花爆竹。当时的他面对相关部门的上门查处,他又好一番解释,查处人员离开前还“警告”他,不要私自出售烟花爆竹。

经历两次被举报“查处”事件后,吕先生不明白,一家人安生过日子,怎会被接连举报“私自出售烟花爆竹”?

“当时我问谁举报的,举报的谁,是哪一户?”吕先生说,“前来敲门的查处者都称,举报的我家的门牌号。”

“接连遭遇这样的事,有些上火。”吕先生说,当时的他认为举报人弄错了,或者有人故意让自己过不去,最终他把这两次事件放在了脑后。

自称无奈租房居住

正当自己慢慢放下这件事,数年之后,新的举报又来了。

“又有人来敲门,我开门,发现执法者又站在我家门口。”吕先生说,“我又蒙了。”

执法者称,吕先生家被人举报出售黑心棉被。面对执法者的到来,吕先生带着执法者在小院和室内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黑心棉被的影子。面对三次被举报,此时的吕先生在执法者面前无论如何也要问个明白,到底是谁在接二连三举报自己。

“执法者称,不能将举报者的信息告诉我。”吕先生说,“但执法者告诉我,举报者举报的就是我家的门牌号。而执法者的到来,也是根据门牌号找上门的。”

经历三次举报,不光让吕先生上火,还让吕先生的父母也恼火。此时的吕先生不平静了:“我倒很想知道,谁闲着没事生事,一再举报我家。”

吕先生家门口有一些商户,此时的他才发现,自家门口不远处确实有一家商户在卖粗糙的棉被。当时的他到这个店里,并没有发现有烟花爆竹。但时间到了春节前后,他确实发现这个商户门前和室内摆了一些烟花爆竹。

“当时我怀疑,举报人可能举报我家门口的商户出售烟花爆竹或黑心棉。”吕先生说,如果是举报的门口的商户,相关部门为何来敲他家的门?之后的他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大街上的商户都有门牌号,而这家卖棉被和烟花爆竹的商户的门口却没有门牌号。

之后,吕先生尽管把这些烦恼放在了脑后,但经历了数次被举报、敲门和查处烟花爆竹和黑心棉之后,吕先生家的老人要求“出去租房,搬出去住”。

吕先生说,除了上述原因外,由于他家房子的门口是一个小胡同,小胡同里时常有人小便,卫生状况的烦恼也是老人想搬出去居住的原因。之后,吕先生在外租了房子居住。随后,他将自家这桩上下两层、20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租了出去。

吕先生站在如今已被出租的这房子上

心头多年的悬念被解开

吕先生说,在将自家的老房子出租给他人后,租户表示要注册一个个体工商户,准备与网络平台合作,在平台上进行小旅馆经营。

身为房东的吕先生与这个租户到李沧区相关部门注册个体工商户时,发现自家的门牌号注册不了个体工商户。

“当时窗口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我家的门牌号已经被个体工商户注册了,同一个门牌号不能注册两家。”吕先生说,一脸吃惊地他询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门牌号被注册的是一个小吃店。

自家的门牌号怎么会被他人注册呢?吕先生拿着写有自家门牌号信息的身份证展示给窗口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也把小吃店能公开的相关信息展示给吕先生看,吕先生发现自家门牌号确实之前被注册了,而且这个利用他家门牌号注册的店主,他根本就不认识,以往也没有任何交集。

这个店主是在哪里提交的材料,并在哪里注册成功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注册者是在李沧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李村市场监管所提供材料注册的。

“获知这些消息后,我又蒙了。”吕先生说。

此时的他,突然想起多年前被多次举报、相关部门多次进门的情况,难道之前自己家的门牌号就被他人注册过吗,不然的话数个相关部门为何总是找到他家里?

“我怀疑之前卖棉被和烟花爆竹的那个商户,可能用我家门牌号注册了个体工商户。”吕先生说,“那个商户在我家门口经营了多年,不注册是无法经营的,而他的店又没有门牌号。”

吕先生说,另一个细节是,此前那个卖棉被和烟花爆竹的商户撤离很长一段时间后,利用他门牌号注册的小吃店才营业的。就此,他认为卖棉被和烟花爆竹者可能申请注销了用他家的门牌号注册的个体工商户,之后这个小吃店又进行了注册。

此次无意发现,让吕先生心头多年的悬念解开了。

租户暂时注册不了个体工商户,身为房东的他不但有义务为租户处理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亟需解开自家门牌信息为何被他人注册的谜?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发现利用他家门牌号注册个体工商户的店白天店门紧闭,于是他来到了李村市场监管所,想在所里查询对方是如何利用他家门牌号成功注册营业执照的。

“当时工作人员告诉我,是我家所在社区的居委会为注册者出具了我家的门牌号信息。”吕先生说,“因为我家门口那个用于经营的小简易房没有门牌号。”

反映两年,营业执照已注销

在吕先生看来,哪怕简易房没有门牌号,也不能利用他家的门牌号进行注册。

“社区向租户出具别人家门牌号的做法显然错误。”吕先生说,“市场监管部门在为个体工商户办营业执照时,也应当对注册地址进行确认,之后再去办理。”

可事实是,市场监管部门仅看了租房者提供的材料,在没有甄别材料上的地址是不是租房者经营的真实地址的情况下,就一路绿灯成功注册。

困扰多年的悬念既然找到了,就应该“讨回”自家门牌号码。从2020年开始,吕先生先是将情况向李村市场监管所反映,李村市场监管所给予的答复是,他们在为当事人申请注册个体工商户前,只要当事人提供了合法的材料,他们就可以去注册,毕竟当事人带来了社区居委会提供的门牌号。

起初,吕先生要求市场监管部门取消个体工商户的营业执照,但其要求被拒。 于是他开始向李沧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多个部门反映,同样没有得到积极回应。

“市场监管局多个部门的意见是,个体工商户交给他们的注册资料有问题,与市场监管局没有关系。”吕先生说,“如此以来,哪怕错了也难以更正了。”

一时,吕先生不知如何是好。之后他开始向多个部门就这一事件进行反映,从2020年一直反映到现在。

“我几次去市场监管部门,监管部门有工作人员说他们开会,让我离开。”吕先生说。

采访过程中,半岛全媒体记者要求吕先生通过相关网站查询时,突然发现用他的门牌号注册的这一小吃店变更了地址,地址变更到了吕先生门口旁边一个没有数字号的地址。

“之前这一变更,我一直不知道。”吕先生说。

针对吕先生的反映,半岛全媒体记者先后联系了李村市场监管所和李沧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管所所长称,之前他们接到过吕先生的反映,但相关情况他不便透露。他要求记者联系区市场监管局。李沧区市场监管局多个部门经过讨论后,仍要求李村市场监管所所长回应解释。

该所所长回应记者时称,当初他们为小吃店注册营业执照时,按照当事人提供的资料进行了注册,后来吕先生发现这一情况后,他们也向区局进行了反映,但可以肯定的是,之后他们根据吕先生的反映对小吃店的地址进行了变更,之后又依据程序对小吃店的营业执照进行了注销。

至此,离吕先生反映这一情况已有两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