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蹲点丨再生稀土期待更多“戏”

2022-07-26 08:34 大众日报阅读 (31852) 扫描到手机

稀土,具有优良的光电磁等物理特性,应用于电子、激光、核工业、超导等诸多高科技领域,被称为“工业维生素”。

在并没有稀土矿产资源的梁山,却“无中生有”发展起了稀土产业——通过从固废垃圾中提取稀土,三年时间,当地稀土产业的“朋友圈”从1家扩大到5家,形成“稀土氧化物萃取-金属合金加工-磁材加工”产业链条,成为我国北方最大的钕铁硼废料综合利用生产基地。这种绿色可再生稀土,会有多大的发展前景,在稀土产业中能唱多少“戏”?

废弃物取稀土

7月12日中午,梁山稀土新材料产业园中稀天马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车间,在中控室工作人员的操控下,从废旧汽车、家电、电子设备等固体废弃物中拆解下来的磁铁废料,被投放进上千摄氏度的回转窑炉,开启了一场蜕变之旅——钕铁硼(一种磁性材料)废料经过雷蒙破碎、优溶提取、萃取分离、高温分解等工序,两周之后变成价格100万元-1000多万元/吨的稀土氧化物。

“我们的设备24小时持续运转,每天消耗120吨-150吨钕铁硼废料,提取稀土的最高纯度达到99.99%。”中稀天马副总经理李军介绍。目前,中稀天马年处理钕铁硼废料近8000吨,是我国北方最大的钕铁硼废料综合利用生产基地。

记者了解到,我国每年产生含有磁性材料的固体废弃物达20万吨,回收稀土量已占全国稀土年产量的40%以上。钕铁硼磁铁废料一般含稀土约30%、铁65%以上、硼只有1%-2%,这种固体废弃物提取出稀土后,以铁为主的剩余成分将回到钢铁行业进行回收再利用。

稀土回收利用的背后,是科技创新的支撑。中稀天马与中国科学院等科研院所开展产学研合作,建设省级工程实验室、省级企业技术中心等创新平台,研发出钕铁硼氧化料一体装置和高效密闭优溶提取装置,建立起智能一体化制备氧化料及提取稀土生产线,具备国际一流的稀土氧化物生产能力。企业自主研发了离心萃取工艺,稀土回收利用率达到97%以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李军介绍,“公司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0亿元,基本和去年全年营业收入持平,预计年底可达30亿元-40亿元。”

“中稀天马处于产业链前端,从固废垃圾中提取出宝贵的稀土,让整个产业有了源头活水。”梁山县稀土产业服务中心主任张文平表示,梁山县因中稀天马建立稀土新材料产业园,为产业延链强链、集群式发展搭建起平台。

上半年营收大增

稀土是元素周期表中15个镧系元素和钪、钇共17种金属元素的总称。稀土氧化物是稀土的一种存在形式,中稀天马的稀土氧化物出了公司大门,下一站是山东南稀金石新材料有限公司。

南稀金石的电解车间里,经半个月熔炼而出的稀土氧化物再次进入上千摄氏度的电解炉。“这一台电解炉一年能产出60-65吨镨钕合金,产品合格率达98%。”火红的电解炉旁,南稀金石一级首席专家王志远一边指导工人操作,一边认真记录生产数据。南稀金石的产品既包括钕、铽、镝等稀土金属,也包括镨钕、镧铈等稀土合金,上半年营收已和去年全年持平。企业因中稀天马而来,目前50%的原料也来自这家近邻。

南稀金石的产品来到一墙之隔的山东烁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稀土金属(合金)在经熔炼、破碎、高温烧结等8个环节后,加入其他成分,变成磁性材料。“磁性材料充磁以后就变成我们常见的磁铁了。”公司总经理华向群说,山东烁成由合作伙伴江苏金石(南稀金石母公司)介绍来到梁山,目前由南稀金石承担其全部原料供应。

从中稀天马的稀土氧化物,到南稀金石的稀土金属(合金),再到山东烁成的烧结钕铁硼高端磁材,上下游紧密关联。同时,南稀金石、山东烁成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料再提供给中稀天马回收再利用,形成了初步的循环。“稀土总量在循环过程中是不会减少的。”李军说。

记者获悉,今年上半年,梁山县稀土新材料产业实现营业收入45.08亿元,与去年全年营业收入基本持平,同比增长171%。

“小环”需要进“大环”

“尽管我们的稀土产业已经形成了闭环,但不可否认的是,闭环目前还只能算是长链上游的一个‘小环’。只有在补齐了磁性材料应用、固废拆解等更多环节后,才能画出一个稀土循环再利用的‘大环’。”在张文平看来,走出“小环”迈进“大环”,稀土回收再利用链条才能在壮大地方产业的同时,挑起稀土供应的重担。

梁山县在主攻方向上,明确了产业“两端”导向,前端利用当地“中国专用汽车产业基地”及“中国二手商用车交易基地”优势,以废旧汽车零部件为原料,争取废旧家电拆解和汽车拆解政策支持,形成“资源-产品-消费-再生资源”循环经济体系;后端发展高端产品制造业和稀土深加工产业,向磁材及稀土催化、抛光剂、功能陶瓷、稀土永磁电机等重点应用领域拓展,实现稀土新材料产业基地的固废无害化处理和综合利用。

目前,梁山稀土新材料产业园新引进的蒙稀新材料正在调试设备,即将投产运营;华创稀土正在加快建设,预计今年下半年建成投产。中稀天马正快速推进三期项目建设,并正在谋划补齐上游链条,引入废料拆解项目。

除了链条不健全,人才缺口也渐渐凸显。记者采访了4家稀土企业,各家都提出了人才问题——“科技研发是企业发展第一动力,而高层次人才很少有人愿意来县城发展”“稀土在当地属于新兴产业,短期内很难招到熟练工,车间里的技术骨干全部是从母公司带过来的”“人才来了留不住,干不了几年就远走高飞了”……为破解“县城招才引智困境”,梁山县与山东技术产业研究院对接,通过设立稀土产业研究院引进高等专业技术人才、行业管理人才。

未来,中稀天马技改项目建成投产后,氧化镨钕产能将过万吨,氧化铽镝等重稀土产能过千吨,可位列稀土资源回收同行业第一位。南稀金石一期镨钕金属的产能已达到5000吨,二期达产后将实现产能翻倍,国内排名可达第二。张文平认为,照此发展态势,2022年以后,梁山稀土新材料产业将具备为国内大型磁材企业提供优质稀土氧化物和稀土金属产品的能力,对优质磁材企业的吸引力会越来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