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欧亚的山东小伙和他的白马“穗穗”:一天走二三十公里,每月花费500欧元

2022-09-02 06:22 新黄河阅读 (35264) 扫描到手机

一人一马,穿越欧亚。山东菏泽小伙徐智显带着他的白马“穗穗”,从西班牙启程,一路穿越法国、比利时、荷兰,继续向德国慢悠悠走去,直到走回他的老家菏泽。

自2022年2月20日出发,他已经走了半年多,走过2500公里,目前在荷兰。8月31日,新黄河记者联系到徐智显时,他正要为他的白马“穗穗”清理马粪,准备继续上路。前一晚,他宿在了一间阁楼里,这里只有一张简单的床。在荷兰,他四次住在公园里,其中有三次被警察看到,最后一次,他收到了警告,不允许在公园里过夜。他决定早点出发,一是为了给穗穗寻找更好的草地,身体也出现点小问题,下一站准备去趟医院。

徐智显骑马走在路上,充满奇遇色彩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风景之外,时而“闹脾气”的穗穗,在路上遇到的新奇事,他都会拍下照片,发在自己的个人账号上。难免也会受到质疑,有人认为他太过费钱费力。他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花费500欧元,一天走二三十公里,计划时间一年半,并不是一笔负担不起的大数目。(1欧元可兑换人民币约7元)工作几年了,这点积蓄还是有的。不过,他并没有给旅程定下日程表,“也不一定要走多久。随心做事,走走停停,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一匹好马穿越欧亚

2022年2月20日,徐智显骑着他的马踏上回国路。从西班牙开始,经过法国、比利时、荷兰、德国、土耳其等国家,最终目的地是中国。

他给这匹白色公马起名穗穗,“因为它爱吃所有带穗的食物。”启程第二天,刚用了20多天的塑料马掌就不行了,新钉马掌后,晚上睡在马厩。第三天,去西班牙圣地亚哥大教堂,在这里,加利西亚马协会主席来送朝圣证。“第一次给马发,1号。”连续两天,他都睡在马棚里,顺便找人修好烂得不成样子的马鞍包,还买了一副马鞍。花费20了欧元。

旅程的第一周,徐智显每天都会记录下自己的日程。穗穗每次必会出现在他的镜头里。启程的几个月前,徐智显就到处寻找一匹好马。最开始,他在网上查询马匹的卖家,找到了在西班牙的马术专家布兰科。此前,他从未骑过马。布兰科与他聊得投契,不仅从头开始教他骑马,还帮他找到了穗穗。刚见到穗穗时,它还是一匹有点脏的白马,年纪算是青壮年,爱撒欢。布兰科陪着徐智显走了一段路,在边境与他告别。

四月,旅程在西班牙纳瓦拉地区出现一些“麻烦”。当时,徐智显正在穿越一片马场,必经之路上,遇到围栏拦路,他下马打开围栏门,短短几秒时间,穗穗环顾四周,跟着母马跑了。当天,山里雾气中,徐智显跟丢了穗穗,马上驮着的行李撒了一路,电脑也摔坏了。穗穗通常情况下不会乱跑,但路遇伙伴时,就会展现出它“有性格”的一面,最终警察帮他找到了穗穗。“四月末,日落,新月夜,大西洋。”沙滩上,徐智显穿着印有马的标志的外套,和穗穗一起看日落。

在野外骑马,总会出现一些意外。5月,过小沟时拉伤了腿,边吃边走,一个星期走了五十公里。走到盛产白兰地的法国干邑,花费30欧元在超市买了一瓶酒。徐智显说,这里看起来很像老家乡镇。

不紧不慢走走看看

徐智显是山东菏泽人,今年32岁。高中毕业后,他在国内读了一年大学,感觉没有学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选择退学,2009年到意大利留学。

本科学习船舶工程,在意大利,造船是周期性行业。等到他研究生毕业时,船舶行业恰逢低谷期。用较短的时间顺利毕业,高效率的徐智显在留学生圈子里有了一点名气,不少留学生向他询问学习方法,他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辅导老师。教起课来得心应手,他也曾考虑过做学习类的小程序,推广学习方法,最终也没有结果。

徐智显的旅程刚开始不久,国外的媒体就发现了他,每到一处,总会有当地媒体前来采访,给这一人一马拍张照。“重新和自然与世界对话,结交朋友,了解其他文化。”在最初的采访中,徐智显这样描述从欧洲骑马回家的原因。后来,他越来越坦然,骑马之旅的原因变成“想做就做了,没什么特别的”。他已走过了西班牙、法国、比利时。“高温后下了一场急雨,冥冥之中飘到了法国普瓦捷,傍晚吃过饭,在古城区里转了转。经过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听说,镇里的青年曾经做过国王。”

徐智显一般会骑着马走在自行车道上,法国是例外,“很多地方像国内的乡村公路,路不宽,人、自行车、汽车都在一条路上走。”在雨中,他牵着马走在桥上,后面有车经过,他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拿着已经湿透的运动鞋。“心静自然干,不干照样穿,边走边淋赌它干。”

有时候,他会选择夜晚出行。“披星戴月其实很舒服,路上车少,安静,一晚上能走三十多公里。白天四十摄氏度很干燥,躺在核桃树下的草坪上吹暖风,无忧无虑。”

在比利时,徐智显拍下一张车票,“12公里,花费2.7欧元10分钟就能到,走路需要两个半小时。”他说自己走得不快,每天只走二三十公里,不是因为穗穗的脚力不行。“旅程本就是为了看看风景。”路过小镇,他也会和当地人聊上一会。“如果为了追求速度,飞机十几个小时就能到山东了。选择骑马,就是为了走走看看。”

暂定一年半回国

“上周末相机盒被偷,昨晚马绳被酒晕子割了。”徐智显很少说起路上遇到的“倒霉事”,“天天都有这样的事,就不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应该遇到的坎坷。”

8月31日晚,他住在一处露营区里,这里有很多人,“类似于嬉皮士。”小屋子的楼顶上有阁楼,只有简单的一张床垫。这里的人很热心,只要是有人敲门,一般都会让人留宿。早上起来,清理过马粪,徐智显决定早点走。“这里的草不太好,需要给穗穗找点好吃的。”前一天早晨,警察对徐智显说,不能再睡在公园里,不然就要罚款。他已经在荷兰的公园里度过了4个夜晚,被警察看到了三次,是遛狗的人报了警,“他们就觉得人不应该在公园里过夜。”

徐智显尽量沿着有人的路线走,寻找一些可以买到补给品的地方。趁着穗穗吃草时休息一会,晚上扎帐篷露宿,或者借宿。穗穗还在一旁悠闲地吃草,徐智显更担心手机的电量。一路上,他遇到咖啡馆、小超市,就会进去充一会电。在露营区,他用的是太阳能电池板,充电很慢。“手机还有不到一半的电量,今天还要走一天,得省着点用了。”

徐智显给自己的账号起名“骑马闯欧亚”,他骑马回国的视频火了之后,质疑的声音不少,“骑马旅行,这一路上的花销可不少。”他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花费500欧元,即使走上三年,最多需要近两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14万元。

什么时候能到终点?“不好说,暂定一年半。”到冬天怎么办?“现在还不知道,冬天再说冬天的事。”旅程中,除了在每次出境前准备自己和穗穗的相关手续,其他的事情,徐智显想得不多。“走一步看一步。”聊起回国后的打算,他也还没想好。“说不清楚,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他想,或许走着走着,就知道该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