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市+夜市连轴转,一天睡四五个小时……妻子重病后,他扛起家庭重担,自主创业卖肠粉

2022-10-25 14:03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789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陈亚梅

早餐摊上的袅袅炊烟,温暖的食物抚慰着每位食客的胃,这背后是摊主的坚守与付出。早餐摊主通常需要凌晨三四点就开始准备食材,而有这么一小部分摊主,却选择了早市夜市一齐出摊,用大写的“拼搏”二字书写人生。

今年37岁的江安就是一位早市+夜市一齐出摊的摊主。江安与妻子谢巧都是湖南人,两年前来到青岛工作,创业摆摊之前江安在工地和学校从事补漆与跑顺风车的工作,而妻子谢巧则在美容院工作,两个月前夫妻俩决定创业,开始摆早晚摊卖肠粉。

江安做肠粉

凌晨三点多,起床准备早餐食材

10月15日凌晨3:30的夜,寂寥、寒冷,街道上空无一人。这个时间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休息时间,但这个时间对卖早餐的人来说正是忙碌的时候。记者在凌晨3:50到达江安的住所,位于沔阳路5号的居民小区。已等在楼下迎接记者的江安,衣着整齐、干净利落,头发往后梳起,他微笑着跟记者说,凌晨寒冷应该多穿点衣服御寒。

江安家的厨房就是他的“战场”,是他准备食材的地方。厨房不算大,三四平方米,乍一看和普通家庭的厨房相差无几,但仔细观察会发现,他家的调味品都是桶装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口直径半米多的大锅。

江安与妻子卖肠粉

江安每天3:30起床准备食材,为了节省时间他会在头一天晚上将酸豆角及辣椒酱准备好,凌晨起床后需要做的工作为熬汤、配菜及准备米粉浆。在熬汤的空当他会抓紧准备配菜,将卷心菜洗净切块、腌制牛肉与猪肉、把火腿肠切成小块,再把这些配菜一一放入配菜盒。随后他一边熟练地用称计量着各种调料,一边告诉记者,汤的调料需要有严格的比例。将调料与水放入锅中,在等待锅内水沸腾的间隙,在另一个锅内做汤所需的勾芡,将两个锅内的汤一齐倒入30升的保温桶内再用勺子搅拌均匀,肠粉的汤就做好了。最后,他将提前磨好的米粉与水按照比例放入水桶内搅拌均匀,制成做肠粉用的米粉浆。这些工作看似简单却很消耗时间,他一个人在厨房不停地忙碌。忙完这些,已是凌晨5:10。因为肠粉相较于其他品类早餐要花费更多时间准备,意味着江安要比其他早餐摊主起得更早。但江安对记者说:“干这些不觉得辛苦,只是觉得自己时间不够用”。

出摊前的最后准备工作,江安将配菜、汤、米粉桨、燃气罐、水等物品搬到电动三轮车上。他从二楼搬着50斤的燃气罐跑得飞快,记者跟在他身后追着跑,仍跟不上他的脚步。把早摊需要的一切物品归置好后,江安换上厚外套,骑上电动三轮带着记者出发了。

江安拎煤气罐

从他家到兴山路早市骑电动车不到十分钟,记者与江安不到六点就到达了他在兴山路早市的摊位,收拾好摊位后开始等待顾客的光临。十几分钟后才等到一位顾客。据江安介绍,现在天气变冷,顾客比之前有所减少,兴山路早市要在8:30之前收摊,最近早上的生意不算太好,工作日能卖200多元,节假日300至400元。

江安做肠粉的过程行云流水,熟练地把米浆倒在长约半米的长方体盘子中,轻轻摇晃,米浆便均匀地铺满整个盘子,撒上各种配菜,放入蒸笼,一分钟后即可用刮板把蒸好的肠粉卷成卷状物,切成四段放入打包盒内,洒上熬好的汤汁,一份肠粉便做好了。

江安去早市

虽然江安才摆摊卖肠粉两个多月,但是已经有了一批忠实顾客。据江安介绍,有的顾客来到摊位前,他不用抬头,只听顾客的声音就会知道顾客是谁,想要什么样的肠粉。他印象比较深的顾客是一位家住附近的周先生,自江安摆摊以来每天都会来买一份两个鸡蛋加牛肉加猪肉的肠粉。

夜市收摊,回家忙完睡下已是11点半

8点前,江安的妻子送女儿上学后,会到摊位上帮忙售卖肠粉与收拾早餐摊。不到9点,江安和妻子回到家,接着开始为夜市出摊做准备工作。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洗刷蒸肠粉的机器,残留的米粉桨会粘在机器内壁影响肠粉口感,他每次出摊后都要花费半小时左右清洗蒸肠粉的盘子及机器内壁。然后快速赶往兴山路农贸市场,购买肠粉需要的各种配菜及家里午饭需要的食材。回到家后,江安开始做午饭及收拾家务,一直忙碌到下午1:30才有空休息一会。

江安做肠粉

短短半小时后,江安又开始起来准备夜市出摊需要的食材。准备工作和早上的如出一辙,记者询问他为何早上不多准备一些。江安回答到:“为了顾客吃着口感好,吃得新鲜安全,做食品生意就是个良心活。”

下午4:00左右,江安从家出发到了李沧区的正合茂夜市,他在的地方有些偏僻,是夜市的拐角处,天未黑时生意不算好,只有几个人前来购买肠粉。江安的妻子谢巧和孩子在晚上七点左右来到摊位上帮忙,江安抽空问女儿作业的完成情况,一家三口在摊位的画面很温馨。等到华灯初上,路灯亮起来,他摊位的灯也亮起来时,蒸肠粉的白烟袅袅升起,吸引了许多路人前来围观与购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带着孩子第一次吃江安的肠粉觉得味道不错,便加了他微信以方便后续继续购买。江安肠粉摊的回头客不少,从晚7:00至7:30短短半个小时有近十位老顾客前来购买。一位女士走到摊前直接说:“老样子,要一份。”随后江安做了一份九元的肠粉递给她,非常默契。经记者询问得知,这位顾客自从江安摆夜市摊开始,就隔三差五来吃肠粉。

江安夜市做肠粉

近10升的米粉桨在晚上8点左右就卖完了,江安和妻子很高兴,可以带着孩子早回家了。一般情况下,他们要到晚上9点多才能回家。回到家的江安重复着上午的工作,把蒸肠粉的机器和盛配菜的器皿洗刷干净,做辣椒酱与酸豆角……等忙完所有工作,江安终于可以躺下享受梦乡的美好,这时已是夜里11:30了。

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是常态

记者询问江安一天工作多少小时,他回答到:“不要问我一天干多少个小时,而是一天睡几个小时。”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是他的常态。当询问江安是否感觉到疲惫时,他说:“刚开始早晚摊一起出摊时早上很疲倦,两个小腿硬邦邦的,不受控制地抽筋。一个月后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现在早起有点困难,但是不难受了,生物钟也调整到早起模式了,身体也适应了这种模式,一想到早起赚钱就很有干劲。”

江安创业卖肠粉缘于五年前他在温州卖过肠粉有一些经验并且他妻子发现家附近有一家肠粉摊生意很好,因此他们决定卖肠粉。肠粉出摊前的准备时间长且需要现场制作肠粉,因此相较于其他品类早餐要花费更多时间与精力,所以少有早摊主售卖肠粉。

据江安介绍,很少有早晚一起出摊的摊主,因为这样太辛苦了。问他为何要早晚一起出摊,他告诉记者,“我妻子去年动了三次手术,生病不能上班,家里的经济压力全部都在我身上了。”去年8月份,江安的妻子查出患直肠癌,他一个人承担起“养活”一家三口的重担及妻子的医药费。去年妻子做手术及住院共花了十多万元,回老家报销完后自己还需承担五六万元,现在他们家已经欠了亲友七八万元,今年年底或明年初他的妻子还需要再做一次手术。

但江安和妻子谢巧总是微笑着面对一切,记者注意到江安的微信个性签名写着:“只要决心成功,失败永远不能把我击垮!” 记者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并未提及自己妻子患癌这件事,直到记者第三次见到他时,他才说了妻子患病的事。

江安的妻子谢巧有着大大的眼睛,扎着一个马尾,微笑着和记者交谈,好像病痛从来没有降临在她身上一样。她和记者说:“去年动手术时,我住了半个多月的院,每天晚上刀口疼得失眠,不想打扰江安睡觉,每天自己忍着。很难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虽然生意不太好,但是也要坚持。”今年夏天,她还让江安做冰粉,她带到夜市上售卖,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时常忘记自己是一个病人。在她眼里,江安是一个特别能干的人,“我对象是一个很认真、踏实的人,冰粉和肠粉都是他自己在网上学习及反复琢磨出来的,只要他想学的东西一定能学会。”

在摆摊创业前,江安白天在工地及学校当补漆工,忙完工作他会选择去跑顺风车赚取一点“外快”。摆摊创业后,遇到不能出摊的天气,江安依然会选择出去跑顺风车。记者问江安一直无休地工作是否辛苦时,江安回答到:“我一点也没感觉到辛苦,反而我觉得这样很充实,自己创业比较有干劲,只要付出就会有收获,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我用心做肠粉,味道也不错,坚持下来肯定会有好结果。”

夜晚,温柔的月色与灯光伴着江安一家回家,江安骑着电动三轮,江安的妻子骑着电动车载着女儿伴随左右,生活的困难从来没有把他们打倒。江安与妻子始终相信未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肠粉的顾客也会越来越多,肠粉生意也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