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光树”现身青岛!守岛人发现濒危树种,或系海鸟带来,专家建议进行保护利用

2022-11-11 08:33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6812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深秋的暖阳中,一只花蝴蝶在一簇白色小花上飞舞,白花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芬芳让人陶醉。这种“反常”树种,如今生长在离青岛陆地8海里的一个孤岛上。因守岛人叫不上树名,于是为它起名“冻青”。更离奇的是,“冻青”除了冬季结果次年初夏熟果外,叶片和果实在皓月或灯光下散发出幽幽荧光。

       11月9日,植物专家于涛向半岛全媒体记者介绍,树的学名是“大叶胡颓子”,早在2013年就被列为《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是山东珍稀濒危植物,如今在海岛上规模出现,极为罕见。

海崖上发现冬季开花树种

首次发现这种离奇的树种,守岛人王加辉在不经意间。

赭岛是个离青岛即墨陆地有8海里、最高海拔40.2米、面积仅有0.16平方公里的海岛。早在20多年前,王加辉首次在这个岛屿上发现了离奇的树种。

“那是一个初夏。”王加辉说,“我在巡岛的过程中,在海崖下发现了一棵挂满红色果实的藤蔓类植物。”

对于这棵他从没见过的植物,王加辉叫不上名字。不过,当这个植物上的果子成熟后,他还时常发现有海岛上的鸟儿在啄食。

常年的海岛生活经验,让王加辉意识到,只要是鸟儿啄食的树果,通常情况下对人体无大害,于是他爬上海崖摘下几个如小枣大小的红果并用手指掰开,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奶香。

大叶胡颓子初果

“当时我轻咬了一口,有甜味。”王加辉说,他还大胆地将这个果子吞下了一些,发现果子味道不错。由于首次吃这种野果,回到住处,担心身体可能带来不适的他,赶忙喝了两杯子水。数小时之后,他的身体没有异常。从这之后,时常回味淡淡奶香味的王加辉将这个小野果摘下了一些,再次尝试吃了起来。多次的试吃,让他发现眼前这种野果没有给她的胃部带来异常。

“果子甜甜的,酸酸的。”王加辉说,此时的他确信,这个陌生植物上结出的果子对身体应该是无害的。

食用这种小野果时,王加辉也发现通体红色的果球表面还有一些白色斑点,有一天他发现这些斑点在夜晚的灯光下会发出暗淡的荧光。对于当时50多岁的王加辉而言,这样的景象令他感觉惊奇。

成熟的大叶胡颓子带有荧光斑点

海岛上度过一个个春秋的他,后来发现这株植物与常规植物的生长规律不同。当绝大多数植物春夏开花,而这株植物却在深秋或初冬开花,近一个月的花期凋谢后,绿色的果实却在隆冬的大雪与强海风中野蛮成长,每年的四五月份当万物复苏万花齐放时,它的果实却成熟了。

即将成熟的大叶胡颓子

叶片和果实散发荧光

这种陌生植物上结的小果实到底是什么?不仅王加辉没见过,连陆上的一些村民也从没有见过。不管认不认识,王加辉每年春天都会享用着这种少被人发现更不被他人熟知的美味。就这样,为了摘果子,他在海崖上攀爬了好几年。

“我吃,海岛上的鸟儿也吃。”王加辉笑说,“因为好吃,又少见,我觉得这是好东西,只要不去破坏就能自然生长。”

有一年,王加辉突然发现海岛的荒坡上也出现了这个树种。

“在海崖上出现之前,海岛上从没发现。”王加辉说,为此他怀疑海岛上突然出现这个树种,极有可能是鸟类啄食果实之后,将种子通过粪便排泄在了海岛上,日久天长这些种子遇到适宜的土壤与气候条件,便在海岛上生根发芽成长了起来。

“此后的数年里,这种植物越来越多。”王加辉表示,灌木丛中、海岛上的一些墙角都有了这种树。与常规树种不一样,它除了有粗壮的主干之外,如藤蔓枝条能攀爬上六七米高的房屋,或者它旁边的大树。

  当岛上的这个树种逐渐多起来时,王加辉对它进行仔细观察发现,藤蔓、叶子的反面和果实上都覆盖着一层荧光,这层荧光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或者皓月当空时,会散发出幽幽光亮。

大叶胡颓子带有荧光的叶子

突然出现在海岛上并逐渐繁衍的这些植物到底是什么?他曾将枝叶、果实带下海岛,拿给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看,老人们看了他手里的稀罕玩意都直摇头。

因为果子好吃,叶子四季常青,王加辉曾将一棵小型植株挖来种植在了他守岛的院子里。

胡颓子生长成藤蔓状

此后,这棵陌生的植物在院子里生长起来。种植五六年后,开始开花结果。与一般植物的生长习性不同,它不是在春夏季开花,而是在深秋或初冬开花,花很碎小但芳香浓郁。站在树下或在院子里,花香沁人心脾,若是深秋开花,还时常引来一些蝴蝶或野蜂。

胡颓子花香引来蝴蝶

“大叶胡颓子”来岛或系海鸟传播

王加辉种下的这株植物主干越长越粗,藤蔓越来越长越来越密,甚至攀上了他院子里的那棵大梧桐树。尤其近10年来,他发现岛上的这种陌生植株长出了近百棵。

王加辉种植的大叶胡颓子在院子里遮天蔽日

“海崖上的第一棵是哪里来的?”王加辉同样也认为,极有可能是海鸟在其它地方啄食果实后,将种子通过粪便传播到了海崖上。

半岛全媒体记者在赭岛上发现,王加辉种植在院子里的那棵植物,经过十五六年的生长,如今已到成人胳膊般粗,藤蔓状的枝条四散,在院子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大“帐篷”。当岛上的所有植物在这个初冬落叶时,它的叶子的正面却依然翠绿,反面覆盖着一层淡白色的荧光。当下,这株植物阳光下的盛花期,招引来了 花蝴蝶在花朵上吸食花蜜。

胡颓子花香引来蝴蝶

王加辉摘下几个花朵对全媒体记者说,它眼前的这棵“冻青”明年四五月份能采摘二三十斤果实,他还欢迎记者前往海岛尝鲜。

直到记者采访时,他也不知道这些植株的名字。因为四季常青,王加辉给它起名“冻青”,意为“冰冻天的生长的常青树”。

散发荧光、冬季在海风中野蛮成长的“冻青”到底是什么植物?记者带着在赭岛上拍到的树干、枝叶、花朵以及整个植株的照片采访青岛植物专家于涛时,于涛通过仔细辨认后,确定赭岛上的“冻青”是“大叶胡颓子”。

大叶胡颓子主干

于涛说,大叶胡颓子是青岛的“特产植物”,因数量稀少,早在2013年就被国家列为《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同时它也是山东的珍惜濒危植物。

于涛说 ,这种植物有四季常青、藤蔓状生长、深秋开花、冬季长果、初夏熟果的特性。除了上述特性,它还有一个其他植物少有的“年轻植株、叶片和果实上带有荧光”的特性,而这些荧光在皓月或灯光下会发出幽幽荧光。因数量极少且绝大多数生于海岛,大叶胡颓子少被植物界专家熟知,熟知叶片和果实荧光夜幕下发光的专家更少。

青岛植株移居北京国家植物园

于涛说,大叶胡颓子主要生长在崂山以东、山东半岛以南的少数海岛上,我国的台湾岛也有发现。它的盛花期在11月中旬,花香芬芳浓郁,成熟的果实状如猕猴桃,但体量仅是猕猴桃1/10大小,玛瑙红的熟果上有荧光斑点,这些斑点夜间会发光。有马奶香的熟果可食用也可酿酒。同时,大叶胡颓子根、叶、果均可入药,有收敛、止泻、治吐血不止之效,果实可代丹皮应用,治妇科病。

“大叶胡颓子抗海风、海雾能力强,根系发达。”于涛说,尽管其是低山裸岩绿化的优良树种,但因数量极少,而且主要生于海岛,这个优良的濒危树种至今没有被大面积移栽、驯化和利用。

于涛说,早在多年前青岛组织植物专家对本土上生长的树种进行普查时,在大公岛和小公岛上发现过这一树种,但两岛上的这一树种数量极少。

大叶胡颓子不光在青岛少有,在山东东部沿海的一些地方也少见。官方发布的消息显示,2018年4月,当时的威海乳山市林业局工作人员和山农大4名研究生在对大乳山进行种质资源调查时,在当地海边的悬崖上发现了30株左右的大叶胡颓子。当地宣称,这一发现是乳山境内首次发现,填补了乳山市树木名录的空白,为山东省大叶胡颓子课题研究项目提供了可靠依据。

于涛说,该树种因为数量极少,国家相关部门一直以来对它进行全面的研究与保护,并将一些植株从海岛移植到了一些大型植物园。例如北京国家植物园生长的大叶胡颓子,就来自青岛海岛。除此之外,青岛植物园如今有一株生长中的大叶胡颓子,是在1979年从青岛的海岛上移往的。

“青岛海岛上出现大量大叶胡颓子,极为罕见。”于涛说,“相关部门有必要对这一濒危树种进行进一步保护并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