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青岛:李毓昌案被称为清朝四大奇案之一

2013-03-05 08:50   来源: 半岛网-城市信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李毓昌案的蜡像



  

两江总督铁保被革职



  

李毓昌之墓



  淮安奇案之所以被列为清朝四大奇案之一,一方面是因为案件涉及到的范围相当之广,上至朝廷的封疆大吏,下至街巷的贩夫走卒;二是因为案件涉及的话题之敏感,不光是普通的贪污受贿案件,而是涉及到政府的赈灾银两,并且包含了谋杀诬告 、进京告御状等多种戏剧因素。

  相信广大读者一定会感到好奇了 ,这样一个大案,大清朝野究竟是如何处置的?这李毓昌是一个小小的知县,究竟能拉多少官员下水?又受到了怎样的恩典?本篇我们就为您详细解说,淮安奇案后来的故事。

  主案犯凌迟处死李毓昌墓前

  李毓昌一案之所以能够震动朝野,一方面是由于嘉庆帝本身对贪污腐化深恶痛绝 ,另一方面也源于该案处决之严厉。案件审理到最后,前前后后一共揪出来二十个“典型”,这些人上至两江总督,下至奴仆家人,部分审理结局如下:

  两江总督铁保(他还是清朝著名书法家):着革职,发往乌鲁木齐效力赎罪;江苏巡抚汪日章:着革职回籍;江宁布政使杨护:着降留河工效力;江宁按察使胡克家:着革职,留河工效力以观后效。

  另外,王伸汉侵吞之赈银二万三千两,除抄没其家产外,无从追回者,均由失察于该案的上述四人名下分别按数摊赔。说来也合理,这四人级别都不低,分摊这样巨额的款项也算合理,别的小官也未必拿得出来。另有一名淮扬道台叶观潮,处理得比较宽松:着从宽革职留任。以上五员之处分均系嘉庆皇帝亲谕定论。

  接下来的几名主要案犯就不光是革职这样轻松了。第一个是淮安知府王毂:他收受王伸汉贿银2000两,明知王犯冒赈而不管不问;更有甚者,对本管知县谋命重案知情含混,致使凶犯蒙混过关,情节严重,故依“盗仓库钱粮一千两以上”之律例,拟判该犯“斩监候”。这里有必要说一下,清朝的定罪量刑有死刑核准制度,所谓“斩监候”,即是定了死刑暂且收监,待秋后会审最后确定是否执行,有点死刑缓期执行的意味。我们不知道王毂究竟是送了钱还是按照大清律确实不当处死,但皇帝明显对这个判决不满,嘉庆皇帝看了对他的处罚后批复道:“ 何必稽延时日,着改为‘绞立决’,即派刑部侍郎秦瀛监视行刑,于九月初四日复旨。”直接不啰嗦,杀掉。

  第二个是山阳县知县王伸汉:他冒领赈银二万三千两,其入己之数达一万三千两之多,已属法无可贷,且因此谋毒李毓昌毙命,实属贪黩残忍,莫此为甚,着立即处斩,抄没全部家产。这样还不解恨,王伸汉的长子也被收监(时14岁),待岁满后流放乌鲁木齐。

  第三个人是王伸汉之管门家人包祥,当时的案宗中说:“身为长随(仆人),胆敢为主子设计毒害忠良而酿成巨案,按‘谋杀加功’律例,判以刑挟一次,再行斩首。”死前也要折磨一次!

  第四拨人是直接行凶的李祥、顾祥、马连升,这三人身为长随,随主查赈,“胆敢贪利肆逆谋害其主,实属罪盈恶极,均按‘雇工人谋杀家长、照子孙谋杀祖父母者,皆凌迟处死’律例,将顾祥、马连升各重责四十板再行凌迟处死。”凌迟大家应该知道,就是活剐,这在古代算作极刑,死前所受的痛苦估计无法体会。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亲手杀死李毓昌的李祥,嘉庆皇帝派刑部司官一员将其押赴山东即墨,于李毓昌墓前凌迟处死,并挖出心肝祭奠英魂。

  嘉庆皇帝亲自作诗悼念

  奖善惩恶是处理案件的一贯套路,在相关的责任人被一一处罚之后,李毓昌死后终于受到了来自朝廷的恩典。

  这里先说一下,有清以来,能够在死后得到皇帝亲自嘉奖的官员并不多,至于知县一级的七品芝麻官更是少之又少,而李毓昌却因其清廉得到了皇帝的嘉奖。记者通过查阅《即墨县志》见到其中的记载,文中称李毓昌所受的待遇乃是“ 旷古未有的恩典”——“十四年,以故江苏知县李毓昌冤雪,御制《悯忠诗》三十韵,加知府衔致祭,并命山东巡抚刊碑,树立其处。圣主褒忠殊荣异数,真旷典也。”

  上文所说的“御制《悯忠诗》三十韵”就是嘉庆皇帝亲自为李毓昌创作的五律三十韵,内中称李毓昌“除残警邪慝,示准作臣纲”,即是说李毓昌这样的廉吏可以作为全国官员的表率。这首长诗写成后,嘉庆皇帝又请乾嘉时期北方著名的四大书法家之一叔父成亲王代笔书写,镌刻于石碑土,立于李毓昌墓前,并捐资一千两修《悯忠诗》碑楼一座,以褒忠节。可惜的是 ,这些石碑在文革时期被破坏,我们现在只能看到它的拓本了。

  除作诗嘉奖之外,李毓昌的丧事和他的家属也统统得到了优待。首先,李毓昌本人被追封加赏为知府衔,照知府例赐恤;其次,李毓昌的葬礼按照四品官例给予全葬银二百两,一次致祭银十二两;第三,帮助李毓昌平反昭雪的李毓昌之叔李泰清加赏为武举人;李毓昌本人无子,为了继承其香火,恩准将其侄李希佐继承为嗣 ,并加恩赏为举人;最后,各级地方官员共出资一千余两,供李毓昌夫人林氏作为生活所需和嗣子学业和女儿日后嫁资所用。

  这样高规格的处理一位地方官的后事,在清朝实在是不多见的。

  墓地流传“神龟显灵”的传说

  除了上述的种种表彰之外,政府还为李毓昌修建了庄严的墓地。据记载,李毓昌之墓建成于嘉庆十四年秋,位于即墨城西北十二里的蓝埠岭上,一座高大宽厚的大理石龙头石碑十分引人注目,碑的正面是“哀哉李毓昌”五个阴文大字,长阔各在一尺二寸以上,深有一寸多深,非常苍劲有力,碑阴便是《悯忠诗》,一座四角挑檐的黄琉璃瓦亭子把这座跌驮双龙戏珠的高大碑体遮护其内。

  即墨市文化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年的碑亭和石碑用料极其讲究,“据说都是从外地特意运来的。”一位叫张如海的村民回忆,墓址被破坏始于上世纪40年代,“亭子跟围墙先没的,可能是日本军队拆去修筑防御工事了,只留下一座大石龟驮着碑”,“到后来,石碑也被造反派给破坏了,到现在影子都没有了。”

  时至今日,李毓昌墓地已经没有当年的样子,新墓地位于李家营村(又称李家茔村),据学者考证,这个村名和李毓昌之墓大有干系,“正是当初李家守墓人的后人逐渐繁衍而形成的一个村落。”新墓为即墨市文物主管部门于1995年修缮,新墓碑上刻有“李毓昌之墓”五个大字,碑前是一个石质大香炉,李毓昌墓现在已经成为青岛市重点文物。

  李毓昌的古墓虽然遭到破坏,但新墓建成,也算是告慰了英灵。采访过程中,记者从村民口中了解到了一则传说,这传说一方面可以展现出当年古墓的风貌,一方面也可表现当地民众对廉吏李毓昌的爱戴,可以作为本文的结尾——

  —据说当年为李毓昌修筑的墓碑名叫“悯忠碑”,悯忠碑的底座,是一只很大的石龟。当年,为了立这座石碑,人们费尽了心。石碑做好了,就是找不到一块中意的底座。登州府知府也亲自插手,四下派人寻找能做底座的石头,但是过了好多天也没找到,人们都很着急。有一天,有人发现戈庄庙里有一只石龟,正好做石碑的底座。众人马上动手,拿来绳子,套上往外拉,可是怎么也拉不动。人们便又加上几根绳子,加上几个人,还是拉不动。后来,套在石龟身上的绳子都拧成了麻花,那拉绳子的人都挤得走不开,也没把石龟拉起来。后来,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登州府知府,知府立马坐轿子赶了过来,一看,二话没说,拿起马鞭,照着石龟身上连抽了三鞭子,边抽嘴里边叨念着:“粘缠(方言,缠人的意思),粘缠,你实在粘缠,让你去做好事,你还不动弹。”这一打一念不要紧,那石龟一下子被拉了起来,众人都非常惊奇,忙把石龟抬走了。后来,立碑的时候,这只石龟就成了悯忠碑的底座,它托起了一代廉吏李毓昌的英魂。

  城市信报记者 田野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编辑: 林永丽]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