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嵛山游击队领导人之一邹恒禄曾在青岛工作

2015-11-12 08:52   来源: 半岛网-城市信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正在热播的抗战传奇大剧《大秧歌》,在天津卫视和江苏卫视都赢得了高收视率,成为市民热议的话题。剧中,海猫逃过枪毙的劫难,被昆嵛山(道教名山 ,横亘烟台、威海两地)游击队政委王天凯救下 。海猫想和王天凯做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决定参加昆嵛山游击队,成了红队的一名战士。从此,这个无依无靠的江湖孤儿加入了革命大家庭,并开始在磨练中迅速成长。

  实际上,这段戏恰恰反映了抗战年代,于得水(长篇小说《苦菜花》主人公之一于得海的人物原型)、邹恒禄等在昆嵛山打游击的胶东红色历史,而邹恒禄还在青岛海港码头做过工运工作。

  在青岛码头做工运工作

  关于邹恒禄的资料,留存于世的并不多,倒是威海市文登区委党史研究室的文章《党史人物传略——邹恒禄》对其有详细记载。邹恒禄,又名邹青言,化名俞可范,代号石匠俞。1901年3月出生于文登葛家镇林子西村一户贫农家庭。兄弟3人,他为兄长,其父邹连群,因病两耳失聪难理家务,支撑门户的重担过早地落在邹恒禄尚且稚嫩的肩上。因家庭生活窘迫,他读书两年就辍学务农。

  邹恒禄走上革命道路是从“农会”开始的。1932年,邹恒禄在村子里的“同乐处”听说,有个“农民协会”组织,那里面都是农民,大家联合团结起来,可以抗租息和苛捐杂税,他觉得很对心思。回家就向母亲说起此事,母亲很支持。邹恒禄加入农民协会后,积极地宣传、组织农民,成为该区农民协会的骨干。

  众所周知,农会、工会等组织多是早期孕育共产党员的摇篮,邹恒禄在农会中的表现也引起了党组织的主意。1933年春,中共党员张连珠(邹的表弟)以走亲戚作掩护来到邹恒禄家。用一番朴实的话语吸引邹恒禄入了党。在入党初期,邹恒禄就有着把昆嵛山变成胶东“井冈山”的目标,第一年,他就发展了吕式山、邹恒德、于同芝等8名党员,并建立了3个党支部和若干党小组。年底,文登老三区已有党员36名。

  当时国共尚未进行二次合作,邹恒禄的很多活动都是秘密进行,其条件恶劣可想而知。据说,有一次,他从文登一富户家的进步子弟手里弄到一袋子银元,连夜赶往荣成“堡垒户”丛日霞(中共地下党员)家中躲避。丛的母亲掌灯一看,见他赤裸的上身沾满了草屑,遍身被刺蛾蜇得红肿起来,含泪用碱水给他擦身。丛的父亲见他下身短裤被树枝划破,已难以遮羞,感慨地说:“身背银元,却一寒如此!共产党啊……”

  在大家的努力下,革命形势一度出现好转。1934年1月 ,中共中央北方局派常子健来胶东整顿党的组织。2月 ,重新组建了胶东特委,常子健任书记,邹恒禄任特委委员兼文登县委委员、职工会会长。可半年多之后,胶东特委成员刘经三、张连珠、李厚生就在文登县崮头集被捕了,而后转押济南。胶东特委委员遭捕后,常子健由于是陕西人、口音等多方面的原因使他单独在胶东活动十分不方便,遂前往青岛,第二届胶东特委遂告解体。没多久,团省工委又调邹恒禄来青岛海港码头做工运工作。关于邹恒禄在青岛的活动,笔者多方查找,但无所收获。可以想见的是,海港码头的工作肯定不舒服,但这也让邹和工人走得更近,宣传鼓动能力变得更强,为后来他领导暴动积蓄了力量。

  “一一·四”暴动后,到昆嵛山打游击

  1935年1月,张连珠、李厚生从济南获释,途经青岛返回胶东,继续组织和领导胶东地区党的工作。他们根据团省工委的指示,于1935年1月在文登县重新组建了以张连珠为书记的第三届胶东特委。此时,邹恒禄也从青岛返回,担任特委委员。

  新的一届特委决定用武装暴动回应国民党的绞杀,于是著名的胶东“一一·四”农民武装暴动爆发了。

  耿晶、杜家荣在《张连珠:举旗“一一·四”农民武装暴动》一文中称,在发动暴动前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先是在荣成县石岛党的地下联络站——新亚药房举办军政训练班,培养骨干;张连珠、邹恒禄等又四处进行宣传鼓动,壮大力量。11月18日,胶东特委在文登县沟于家天寿宫召开扩大会议,这是举行暴动前的一次关键性会议。起初,会议确定暴动时间为11月26日(农历十一月初一);暴动领导机构为暴动指挥部,设在昆嵛山无染寺;暴动队伍的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胶东游击队”。可是意外发生了,派出去购买子弹的人员逾期未归,胶东特委决定暴动时间推迟三天,于是暴动改为了11月29日。

  1935年11月29日(农历十一月初四),震撼胶东大地的“一一·四”农民武装暴动爆发了。暴动分东、西两路行动,东路是文登、荣成、威海的人员,共编三个大队,由张连珠和刘振民负责。西路是海阳、牟平的人员,共编两个大队,由程伦、曹云章和邹恒禄负责。程伦去海阳,曹云章和邹恒禄赴牟平,分头组织西路暴动大军。邹恒禄除负责组织、联络外,还负责暴动的旗帜、标语和钤记(指机关公章)等准备工作。11月29日,暴动正式开始,曹云章、邹恒禄首先率队到达午极村,冲进了地主开设的“隆裕油坊”,分了浮财。接着暴动队伍沿通海、白石村等地向松椒村开进,并一路打土豪,分财物,夺取地主枪支,12月1日到达松椒村。

  12月2日下午,暴动队伍召开会师大会,宣布成立海阳、牟平两个大队,并决定到青山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大会尚未结束,突遭国民党军第81师展书堂部千余人的包围。邹恒禄等人一面组织还击,一面向西山撤退,途中队伍被打散,程伦、曹云章被俘。邹恒禄冲出敌人的包围,辗转到昆嵛山西麓。

  当时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镇压了暴动队伍之后,又亲自指令三四万人马,分兵在胶东半岛东部四县进行“清乡”。邹恒禄白天溜山沟钻树林,晚上冒死进村了解情况。然而结果很不幸,东路暴动队伍也失败了,特委书记张连珠被俘,邹恒禄成为仅存的几个特委委员。但他并没有灰心,数日后,他开始着手恢复牟平县委,又找到特委的刘振民等领导同志 。后来,于得水率领参加暴动的东路三大队二十余名队员突出重围,转入昆嵛山。与此同时,王亮也率领东路一大队十余名突围的队员转到昆嵛山。不久,在胶东特委委员刘振民、邹恒禄的主持下,两支三十余人的队伍会和,于得水任大队长。从此这支红军队伍以昆嵛山为根据地,机智勇敢地同敌人展开游击战争。

  1936年4月,在昆嵛山东坡山腰的“老蜂窝”山洞里举办了训练班。邹恒禄历尽艰险,找同志 ,寻关系,筹措粮 、油、菜等生活用品,巧妙地撇开了敌人的盯梢,秘密地送上山。训练班虽因敌人的破坏而中断,但它却为以后的革命斗争和昆嵛山红军游击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他牺牲时年仅38岁

  历经国民党多次镇压,胶东特委依然生命力顽强。1936年1月 ,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的游建铎,坐船来到青岛。当时的青岛飘着鹅毛大雪,与青岛一海之隔的刘公岛因连年战乱,一片破败景象,与自己在书中看的风光旖旎的美丽海岛完全不同,对家国民族的伤怀之心涌上心头,他就在此时决定将名字改为“理琪”,取的是列宁俄文名的谐音。之后,他雇上马车,直奔文登。后来,理琪重建了胶东临时特委,并被选为特委书记。在理琪的领导下,邹恒禄等人的思想理论水平提高很快。这年夏季的一天,邹恒禄、于得水、王亮等,在西院下村西北山山庵里开了个会,议定要拔除昆嵛山区的一颗钉子——界石镇联庄会。大家要邹恒禄去请示,争取理琪的同意。6月2日,于得水、王亮、邹恒禄等率领昆嵛山红军游击队奇袭界石联庄会获胜,缴获20余支枪。8月 ,胶东临时特委秘密从文登迁至烟台。邹恒禄为配合掩护理琪工作,化名俞可范,随同前往。同年11月 ,由于叛徒告密,胶东特委机关遭到破坏,理琪、邹恒禄等人被捕。在济南监狱里,两人受到了惨无人道的刑讯。但任凭敌人如何拷打、逼问,对我党的机密两人都不肯吐露半个字。

  此后,革命的形势出现重大转折。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者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11月 ,经党组织营救,理琪、邹恒禄出狱。12月24日,在胶东特委领导下,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为基础,在文登县天福山举行抗日武装起义,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这时,邹恒禄在牟平、海阳及文登西部一带加紧活动,积极发动党员和群众参军抗日,迎接第三军西上。次年2月 ,邹恒禄随第三军西上。不久,受胶东特委指派,先后到莱阳、平度、掖县等地,沟通党的组织联系,联络各地抗日武装。3月间,到达掖县刚建立不久的“胶东抗日游击队第三支队”。

  9月18日,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三支队奉命统一改编为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五支队(年底,改称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邹恒禄任司令部直属骑兵连政委。1939年3月,邹恒禄在反击伪军刘桂棠(外号刘黑七)进犯根据地的战斗中,颈部被流弹打穿。在养伤期间,邹恒禄得知医院缺医少药,就拒绝服药,并说:“我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把药给重伤员吧!”4月10日,邹恒禄因伤口恶化牺牲,年仅38岁。

  特约撰稿 田野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编辑: 李敏娜]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