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汽车卖资产、靠补贴 三年市值蒸发180亿

2018-11-19 08:31   来源: 半岛网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福田汽车,曾经中国最大的商用车企之一,在2010年登上全球商用车销量榜首。2011年开始,福田试图通过海内外建厂扩展产业版图,用宝沃撑起“商乘并举”战略,这反而扼住了自己的“咽喉”。

  



  “甩卖”宝沃,让沉寂许久的福田汽车闪回大众视野。

  8年前,福田汽车曾以全球商用车单一销量冠军的身份,频繁出现在媒体上。8年后,福田汽车沦落到卖宝沃、卖资产、靠补贴的境地,东凑西补地粉饰财报,勉强维持净利润为正,其实内里早已亏空。

  2018前三季度,福田汽车的财报粉饰手段失灵,在获得6.69亿元非经常性收益的情况下,依旧亏损16.94亿元。

  放弃快养大的宝沃,福田汽车打算重回老本行——商用车,但其全国商用车“老大”的名号已经不保,曾经“商用车行业全球第一”的梦想也越来越远。

  1、卖资产、拿补贴保“壳”

  “广种福田、造福桑梓”,据说是“福田汽车”的出处。

  “福田汽车”的前身诸城机动车辆厂(下称“诸城车厂”),是位于山东省诸城市的一家小企业,靠一款“鸣飞”牌农用车发家,这款农用车深得农民喜爱。

  为了继续做大,诸城车厂厂长在1994年做出一个惊人的创举,把净资产567万元的工厂,白送给北京汽车摩托车联合制造公司,因此成为北汽集团的一员,并迅速成长为农用车领域的龙头老大。

  做大后,福田汽车战略转型到商用车领域,短短几年便成为产品覆盖商用车全系、中国最大的商用车企业之一。到2010年,福田汽车销售68万辆汽车,盈利19.1亿元,登上全球商用车销量榜首。

  登上巅峰的福田汽车再次进行战略转型,于2011年提出“2020战略”,主打“走出去”和“商乘并进”。

  此后,福田汽车在俄罗斯、肯尼亚、印度等国投资建厂,试图拓展海外市场,并将其作为公司的战略重点。到2012年,福田汽车海外经销商有455家、服务商958家。

  



  “走出去”战略实施后,福田汽车的海外营收并未实现快速增长,始终只是总营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国内的营业收入却是连年下滑。福田汽车年报显示,海外业务直到2016年才有利润进账,此前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国内营业收入快速下滑,海外营业收入缓慢增长,导致福田汽车财报迅速“变脸”。

  



  数据显示,公司营收从2010年的最高点一路下滑,最低时只有336.91亿元,2015年后营收有所回升,但仍然没有恢复到2010年的水平。更为严重的是,净利润节节败退,从巅峰期的16.46亿元下滑到2017年的0.29亿元,即使营收反弹仍旧不能阻拦净利润下滑的趋势,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怪异情况。

  净利润能够勉强为正,还是福田汽车在财务上“努力”的结果。

  



  自2012年以来,福田汽车的净利润基本是靠非经常性损益撑起来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从2014年到2017年均为亏损状态,且呈现越亏越多的趋势。以此来看,福田汽车实际上已连续四年亏损。

  



  为了“保壳”,福田汽车不仅找政府要补贴,还不断卖资产,因此导致非经常性损益持续走高。2012年福田汽车盈利情况堪忧时,公司与戴姆勒成立合资公司,并向合资公司出售了欧曼二工厂、欧曼业务,获得11.57亿元的增值收益,政府还及时补助了3.39亿元,方才维持了14.02亿的净利润。

  2012年以后,政府补助越来越多,最高时达到9.02亿元,接近福田汽车当期净利润的3倍。2017年,政府补助突然下降到3.74亿元,福田汽车再次拿出卖资产的“杀手锏”。处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取得5.68亿元的投资收益,勉强将净利润拉回至0.29亿元。

  市界从福田汽车方面获悉,上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为普莱德电池股权和北京产投股权。卖资产导致福田汽车投资收益骤降,2018年前三季度投资收益下降了3亿元。

  2、“豪赌”宝沃

  “走出去”战略进行的同时,“商乘并进”亦在发力。

  2011年以后,国内商用车市场整体形势不好,商用车销量出现下滑,“龙头老大”福田汽车同样受到影响,转型迫在眉睫。

  彼时,福田汽车开发的运动型多功能乘用车和交叉型乘用车销量却不错,进军乘用车领域,成为福田汽车转型中自然而然的选择。

  2014年,福田汽车以500万欧元的价格,从Borgward AG公司收购已经停产多年的宝沃,试图借助宝沃的品牌价值壮大乘用车事业。

  



  次年,宝沃汽车集团成立,分别在中国、德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墨西哥等国家正式运营。2016年,宝沃“复活”后的首款车型BX7便上市,但反响平平,当年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的产能利用率为77.38%,2017年则只有54.3%。

  销量不好并不影响宝沃汽车继续在发动机、新能源自主正向开发上的投入,通过福田汽车不停“砸钱”,宝沃还获得传统能源和新能源整车双生产资质。2018年7月,福田汽车为宝沃增资44亿元“输血”。

  宝沃却辜负了福田汽车的期望,销售节节下滑,根据车主之家的统计,9月份宝沃汽车销量为2820辆,环比下降4.76%,在所有品牌中排第69位。

  



  当初的希望如今变成“累赘”,福田汽车不得不忍痛割爱。2018年10月中旬,福田汽车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预转让宝沃67%的股权,挂牌价格为38.69亿元(最终挂牌价格不低于国资主管部门核准的评估结果)。

  预转让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宝沃总资产118.16亿元,总负债66.67亿元, 净资产 51.49亿元。同期营业收入22.67亿元,净利润亏损16.49亿元,较2017年净利润亏损2.75亿元,亏损幅度急剧扩大。

  同时进军海外市场和发展乘用车耗尽了福田汽车早期的资金积累,而一向被视为“现金牛”的商用车业务又陷入疲软,福田汽车只好举债度日。截至2018年9月30日,福田汽车负债总额较2011年底增长了21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0%。举债导致财务费用暴增,达到5.87亿元,同比增长106.40%。

  债台高筑,又无力再“输血”,福田汽车只好卖掉曾寄予厚望的宝沃。

  3、商用车尚能饭否?

  转让宝沃时,福田汽车对外宣称,“利于公司聚焦商用车核心业务,继续夯实福田汽车在商用车领域的优势”。

  Choice数据显示,福田汽车盈利能力在同行业排名121位,净资产收益率和净利率都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蹚了一滩乘用车的浑水后,商用车市场也早已风云变幻。

  2011年以前,为福田创造营收的主力军是轻卡和中重卡。 一直以来,公司轻卡营收基本维持在200亿左右,比较稳定。但中重卡的营业收入却在2013年呈现断崖式的下滑,从100多亿元的水平跌到10多亿元,同比下滑87.26%。此后,福田汽车虽然对中重卡进行技术改造,但中重卡营收依旧一蹶不振,一直保持在10亿元左右的营收水平。

  



  福田汽车相关负责人对市界解释称,福田欧曼重卡业务与戴姆勒合资成立福田戴姆勒合资公司,自2012年7月份开始上市公司报表不再合并该部分的业务,2013年收入呈现大幅下滑是由于业务范围发生了变化。

  福田汽车在2013年年报中称,“商用车受排放法规升级影响,增速将会有所下降,中重卡在黄标车淘汰政策的推动下,大部分进入置换期。”

  中重卡毛利率虽然在2016、2017年有大幅度提升,达到16.38%的历史高点,但苦于营收规模缩小近10倍,能贡献的利润有限。

  跟中重卡相反,大中卡的营收在2011年以后,逐年增长,到2016年达到109.75亿元。不过,其毛利率却出现下滑,2017年的毛利率已降回至2013年的水平。

  福田汽车商用车销售情况在2018年仍在继续恶化,其披露的前10月累计销量情况显示,中型货车同比下降21.46%、微型货车同比下降87.53%、大型客车同比下降67.12%。

  



  市界梳理发现,福田汽车的汽车业务中,乘用车的毛利率最高,2016年为20.85%、2017年为17.42%。福田汽车2016、2017年营业收得以回升,大部分是新增的乘用车业务贡献的。

  让人不解的是,福田汽车即将转让宝沃67%的股权,卖掉获利更高的乘用车业务,退回到已经显现颓势的商用车业务。

  曾经声称要用10年时间进入全球车企前十的福田汽车,截至2018年11月15日市值只剩125亿元,较之于2015年的市值高点缩水183亿元。主营业务不佳,依靠财政补贴、卖资产来粉饰业绩,福田离自己当年夸下的海口也越来越远。

  (来源:市界)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福田汽车 补贴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