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币圈②|分分钟怀疑人生:两个月,从亿万富翁到倾家荡产

2021-06-02 13:2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947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那些妄想着一夜暴富的人,最后都成了韭菜。”

  币圈又一次爆雷之后,风口财经采访了几位“炒币人”。在这些被币圈洪流裹挟的人群之中,有因幻想财富自由,匆匆入场被割韭菜的“币圈小白”;也有不惜搭上全部身家拼了个“血本无归”的“激进派”;还有经历了数个周期,看透币圈本质的“资深老韭菜”……

  对于炒币人来说,从亿万富豪,到倾家荡产,可能仅仅需要两个月时间。

  跌涨浮沉,周期来去,唯有经验与教训不可篡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规则还没弄懂,赶着下场被割了韭菜

  杨涛所在的币圈交流群最近冷清了不少,157位群友已经陆陆续续退了近一半,偶尔也会有几位挖矿的群友在群里推荐矿机,提醒着留下的人们该群存在的最后意义。

  从今年5月初进群以来,杨涛眼见币圈形势从一骑绝尘到急转直下,犹如过山车般的波折体验使他明白:一夜暴富,终究不过是梦一场。

  杨涛是一位来自二线城市的普通职员,本科毕业第一年,每月固定工资5000元。收入虽稳定,但身为家中独子,杨涛左手是买车买房的压力,右手又是养老结婚生娃的负担,拿这点工资委实寒酸了些。对此,杨涛坦言,“很多人不懂90后的压力,我们必须要更快、更多地赚钱。”

  今年4月,杨涛身边的一位朋友通过炒狗狗币,3天时间赚了1万块钱,并且该朋友还声称,区区1万块算不了什么,在币圈,一夜之间翻几倍都是常态。

  来自熟人的诱惑几乎让杨涛失去了最起码的理智判断,本着“他是我朋友,他不能骗我”的认知,杨涛当即取出了手头的5万存款,咬咬牙投上了15000元。

  在朋友的步步引导下,杨涛没几天就赚回了本,尝到了甜头后,他又开始尝试加仓,干脆把投入加码到了30000元。

  可惜这一次好景不长,5月9日晚,马斯克在美国节目《周六夜现场》中承认狗狗币是个骗局,寥寥几句话,害惨了杨涛一众的炒币者,狗狗币应声下跌。

  3天时间,杨涛眼看着自己一路血亏,最后账面的钱只剩下7000元。“现在回想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可笑,我甚至连规则都还没弄明白,就赶着下场当了被割的韭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实那段时间,杨涛也曾在午夜梦回时提醒过自己:不要贪,小赚一笔就赶紧收手。可是每当再次面对那些跳跃的数字时,满眼的红色又会让他瞬间“杀”红了眼,杨涛惭愧道:“赚了一笔还想再赚下一笔,这玩意比吸毒还上瘾,想要抵挡住诱惑实在太难。”

两个月,从亿万富翁到倾家荡产

  孟超一脚踏入币圈的那年,恰逢币圈熊市。那一年,身为区块链工程师的孟超与几个朋友一起参与了一个新币种的项目,并承包了西北地区的权限,成为了西北地区大代理。

  “在我看来,只有三种人炒币能赚钱,一是天赋型人才,二是技术型人才,三是有信息优势的人。”孟超认为,币圈对技术型人才相当友好,拥有专业技术的加持,他的整个团队从一开始就自命不凡。据孟超回忆,当年他们在各国宣讲,前后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在海内外募资近4亿元。

  “我当时手里大大小小的虚拟货币加起来差不多有50多种,按照当时的价格计算大概能达到1.2亿市值。”“一夜暴富的神话落在了自己头上,直到如今孟超还会发出感叹:“币圈就是一个容易让人有信仰的地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实,这话他没说完的还有下半句:币圈也是一个让人分分钟怀疑人生的地方。

  就在当年他喜提500万宾利后的第二个月,币圈迎来了可以载人史册的“2018大暴跌”,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孟超手里的1.2亿就只剩了1000万。

  “这个圈子,玩的就是一种赌徒心理。”作为一个标准的“激进派”,从小就喜欢刺激冒险的孟超不甘心,又将剩下的1000万全部购买了合约。

  在币圈,相较于现货交易,合约则来得更加刺激。开75倍,涨1%,就相当于涨了75%,每天动辄几十倍的涨幅,会时刻刺激着人的肾上腺素。

  然而遗憾的是,在孟超这里,刺激他的不是涨幅,而是跌幅。在几十倍杠杆的作用下,几天不到的时间,最后的1000万也荡然无存。

  两个月,从亿万富翁到倾家荡产。“钢丝上起舞,玩的就是心跳。”这句话对于像孟超这样的币圈玩家而言,正是真实写照。

朋友炒币被判刑,从此我只敢挖矿

  “有命挣没命花的钱我不赚。”说这话的张章正经营着三家“矿场”,分别位于四川雅安、陕西西安和山东济南,总共相加4300个“矿机”,挖的全是主流虚拟币。“主流币风险小,我们就想最大限度地降低投资风险。”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个“只挖币不炒币”的老板有些不够魄力,但只有张章自己清楚,他的这个决定来得多么残忍又沉重。

  2017年7月的一天,远在西安的朋友向彼时还在做ICO的张章推荐了一款新型虚拟货币,该朋友声称,拉人头发展下线会有1%的回报,并且该币还能只涨不跌。

  “朋友当时讲得很神,但是拉人头得分红的方式听着很不靠谱。”于是张章开始尝试用专业知识提醒朋友:比特币等数字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而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计算产生。而由某个机构发行,并且每新拉一个人加入,就能收到部分奖励的货币很像“传销币”。“我国针对这一块定性准确,超过2层就认定是传销,量刑很重,并且没有假释。”

  但好话重话都说了一通,张章还是没能劝动这位被洗脑的朋友,那一次的谈话不欢而散。然而,张章没有想到,那也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次争吵。

  几天之后,朋友因为“非法集资,协助网络诈骗”被判刑2年,公开处刑的同党中,刑罚最高者被判无期徒刑。

  “今天还约在一起吃饭,明天就找不到人了。”朋友的遭遇对张章打击很深,币圈就像是一个巨型赌场,身陷其中,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全身而退,而最好的办法或许就是从一开始就别去碰它。

  此后几年,张章在老家专心搞起了“矿场”,挖的币种也都是一些小成本、低风险的主流币,“挖多少我就卖多少,涨得高我多赚点,涨得少我少赚点。”

  本着在“矿场”躺平的原则,张章成了这次币圈崩盘事件中少有的幸存者之一,但他仍然将这一切归功于自己的运气。他说:“这一行靠的是运气,玩的是人心。”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