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 | 平台算法和骑车禁入对峙下,外卖小哥眼里的送餐困局……

2024-01-07 21:0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0122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谷朝明

外卖骑手和物业保安,一个想给用户提供高效快速的服务,一个想维持安全有序的小区环境。坚守岗位职责的双方,却因这份坚守,被推上矛盾的对立面。同样身处底层,同样为了生活辛苦付出,“平台算法”和“骑车禁入”对峙下,骑手和保安的困局难道真的无法解决?

本期《听·见》,我们对话岛城外卖“单王”,听他讲身为外卖小哥的焦虑,以及发生在骑手和保安之间的故事。

时间和秩序的冲突

我叫展振渊,相信大家对我并不陌生。我1985年出生于河南鹿邑农村,从2020年开始从事外卖这一行。那一年,受疫情影响,我经营的煎饼馃子店关门了,又因为欠了很多网贷,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送外卖。当时正值疫情防控期间,不少骑手在家休息不干了,我就借了一个骑手朋友的摩托车启程了。

从2020年到现在,我送外卖也快4个年头了,13万元、18万元、20万元、17万元,这是我四年的收入。在青岛的外卖圈,我是骑手里的“单王”。跑的单子多,路上看到和遭遇的故事也就多,酸甜苦辣各种感受,自然就更多了。

外卖骑手和小区保安之间的冲突,看似是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平台算法与物业管理规定的碰撞。外卖员和保安,都是最朴实的底层打工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因一份工作而时常闹得不可开交?

点外卖的人让骑手送餐到家,不就是为了图个省心、省事吗?只需动动手指,就能在家坐等美食。青岛有些小区非常大,可现在越来越多的封闭小区出台规定,不让外卖骑手骑车进入,后者只能把车子停放在门口,然后步行进入才能送达。

对于骑手来讲,时间就是收入,步行进小区送餐会耽误很多时间,超时后平台就会处罚。如果因为送餐晚而被顾客给了差评或者投诉,几天的付出就会化为乌有。骑手坚持骑车进小区送餐的执拗,最根本是平台的制度规定使然。

对保安来说,如果没有能力管好外卖员进入小区这件事,就要受罚。比如有的小区,保安放进去一个外卖小哥就会扣罚50元钱。这也是缘于物业服务的管理制度。所以,在外卖骑手骑车进小区能否放行这个问题上,双方就可能会发生争执。

没有入口的申诉

青岛何时有了类似“禁止骑手骑车进小区”的规定,以我的经历,应该是从疫情期间开始衍生出来的。特殊时期禁止外卖骑手进小区,后来虽然放开了,但一些中高档小区开始陆续出台规定,不让外卖小哥骑车进入。

出台这项规定的理由是:外卖骑手赶时间会在小区横冲直撞地骑行,容易带来安全隐患。

青岛一个W开头的小区,物业不仅不让外卖骑手骑车进入,步行进入还要“扫码、登记、注册”,一系列操作完,需要三四分钟,如果遇到离门口较远的楼座,外卖员来回跑步送完餐,需要10多分钟。

还有些产业园也不让外卖骑手骑车进入。有一次在银川路上的一个大型产业园,我送了4个单子,跑着进去挨个送完,超时了半个小时。像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对这种不让骑车进入的区域,我们都避而远之,能不去就尽量不去。

被困在算法里的骑手,最大的焦虑是时间,一旦超时就会扣钱。那我们的时间损耗在哪里呢?商家出餐慢、路上堵车、不让骑车进入、写字楼电梯上不去下不来……为什么有人会说外卖小哥为啥总是骑得那么快?我们是赶时间,也是在抢时间。

顾客想让点的餐快点送到,其实我们比顾客更想着快一点送到。晚到一会儿,我们就要被扣钱,有可能这单就白送,更极有可能会倒贴钱。系统是无情的,超时扣钱,超一秒都扣钱,不会因为“物业不让骑车进”延长一下配送时间。

我跑的是“乐跑”,不管单子的配送费是多少,超时后扣款是固定的,按超时的时间递进式扣,最低3块钱,超的时间越久扣得越多,最高12块钱。虽然我是“单王”,对送餐的小区也都很熟悉,但100单中,也会有五六单因超时被扣钱,有的骑手这一比例会超过了10%。

被扣钱的单子想要申诉,只有一个原则:非骑手原因导致的超时。如顾客定位不准,顾客修改配送时间,而像“物业禁止骑车进小区”导致超时、午高峰写字楼电梯不畅等,是没有申诉入口的。

并非完全没有办法

单从收入来讲,很多骑手的收入要高于写字楼里办公室的白领。按理来说,骑手收入不低,为什么仍被称为社会底层人士?

之前网上有个新闻,有人到星巴克喝咖啡,看到有外卖员在店里坐着,要求店员对骑手进行驱赶。以我为例,有时候坐电梯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有些人故意避开我。

为何会有这种偏见?可能也和部分外卖员本身素质有关系:穿着邋遏,满口脏话,恨不得一句话带一个脏字……其实这只是个别人。

另外一种原因,和我们工作性质有关。我们就是“出卖时间与体力来换取报酬”,没有可持续成长的空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物业保安的社会地位也并不高,我们送外卖想骑车进入小区,有的保安会表现出一种“很不耐烦”的样子。前几天,我要送一大包菜,很重。我就客气地问:“东西太重了,能不能通融一下,把摩托开进小区?”对方爱答不理,都懒得说话,冲我直摆手,就是不让进。

但保安也不尽然全都一样,有些较大的小区我也尝试过骑车跟在行人或者汽车后面闯进去,有些保安挺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骑车进出不会有任何阻拦。还有的小区,我骑车进被保安叫住了,解释一下自己可能要超时了,也会有保安通情达理地放行。

实际上,关于“禁止骑手开车进小区”的冲突,每天都在发生。杜绝这种情况,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我有个同行就说了一个外地小区的做法:物业在门口放了几辆自行车,骑手可以将自己的摩托车停在小区外,然后骑上“摆渡自行车”到小区送餐。这样既能避免摩托车进小区的安全隐患,又能帮小哥快速送餐。

一边是骑手因为超时、快递不到位而面临的投诉和处罚;一边是保安因为管理规定而禁止外卖员入内面临的压力。设身处地地想,两方都是努力讨生活的人,应该互相体谅和理解。最根本的,是平台和物业方要做好各自的工作,拿出具体的解决办法,不要简单地把压力传导到骑手和保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