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患渐冻症离世,网红丈夫被质疑虐妻,多方回应

2024-03-24 10:32 红星新闻阅读 (83446) 扫描到手机

张女士和几名网友至今坚信,小潘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受到其丈夫小王的“虐待”。

今年3月8日,因为一条控诉“网红虐待病妻三年直至死亡”的网帖,让直播照顾渐冻症妻子的网红小王,在妻子去世一年后再次被质疑。

▲生病前的小潘。受访者视频截图

2012年,来自安徽芜湖的小潘远嫁到福建福清市某村庄。生下第二个孩子后不久,小潘觉得手指乏力,就医后确诊“渐冻症”。2019年,小王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分享照顾病妻的日常,任劳任怨的“好老公”形象让他逐渐成为网红博主。

2023年1月21日,小潘离世,随后有网友站出来控诉小王“虐待”妻子,因为小潘生前多次提到小王打骂她,死前还瘦得“皮包骨”。

是爱妻还是虐妻?近日,红星新闻记者探访了小潘生前生活的地方和老家,走访其公婆、父母、村民、相熟的网友,试图接近事实真相。

聊天记录:丈夫会打骂我

2019年,张女士无意间刷到小王的直播。小王说,妻子小潘患了渐冻症,他送煤气、送水挣钱养家,希望大家支持他们。

视频里,小王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患病的妻子:帮她把洗脚水打到床边,帮她洗澡、上厕所;小潘让小王做什么,他立刻去做。

小王白天在外,总怕妻子孤单,热心网友便加上了小潘的微信,小潘则借助眼控仪打字聊天。一次小潘想上厕所,发信息联系不上小王,请求网友帮忙打电话。电话那头,小王说“行,我马上回去”。

另一名网友陈女士(化姓)回忆,2019年,小王会在直播间里放着音乐,讲他和妻子的故事。时间晚了,他就让妻子去休息,自己直播。包括张女士在内的许多网友都认为,那段时间,小王对小潘非常好。

然而慢慢地,小潘告诉网友,小王私下表现与直播时不一致:镜头面前,他对自己有求必应;直播结束,他脸一沉便不管不顾,还会打骂自己。

张女士、陈女士和牛先生都曾收到过小潘的控诉。

聊天记录中,小潘对张女士说:“眼睛难受,让他擦下不愿意,上来就是一巴掌。他说我垃圾废物、报废品,干嘛不死快点。”“昨晚我躺下想把枕头弄好,他不愿意,一顿打我脸,打得头都痛,我就大哭,他不管不问。”

在与陈女士的聊天记录中小潘写道,“今早上(小王)他11点起来问我小便吗,我喊大声了点,他说我吼他,一下用被子把我全部盖住。”“给我擦脸边擦边骂,又一巴掌,要么使劲把我头往枕头上面一直砸。”

▲小潘向网友倾诉被小王打骂。受访者供图

陈女士明白,虽然身体不能动,但小潘的意识是清醒的,触觉还在,会痛、会痒。精神上的折磨远大于身体的痛苦,但小潘说,她想多活几年,想看到孩子们再长大一点。

2019年7月,小王带妻子到安徽芜湖看病,网友牛先生开车接应,发现小潘身子像块木板,瘦得“皮包骨”,衣服又旧又单薄。

牛先生还记得,在宾馆,自己买了一碗小馄饨喂小潘吃。小潘舌头萎缩,边吃边流口水。小王却在一旁架起手机和电脑,开始直播。粉丝群里,网友们给他发红包。

2020年4月24日凌晨,小潘在爱心群里说“我要离婚了”,小潘还称小王试图拔她的眼控仪。小王则在群里说,“我受够了,我累了。我不想继续照顾了。”

陈女士觉得,小王的直播渐渐“变了味”。2022年左右,小王在粉丝群号召大家给他刷礼物,帮他打赢“连麦PK”。他会带小潘直播到深夜,小潘坐着,垂着头,不能动。

2023年1月20日深夜,小潘去世前一天晚上,小王还带着小潘做直播。

▲张女士记录的网友捐款明细。受访者供图

小潘去世后,小王在群里说为小潘办后事,“估计要准备10万人民币”。张女士等网友认为小王在暗示大家捐款,于是公开了小潘生前控诉小王的聊天记录,质疑小王想利用去世的小潘“捞钱”。

公婆:儿媳全靠儿子照顾

小潘离世后,小王与张女士等网友们的矛盾愈演愈烈。

这些网友质疑小潘之所以瘦得“皮包骨”,是因为小王不给她饭吃。小潘曾向网友们倾诉,有时到下午4点多才能有一顿流食。“健康人一天吃一顿饭也受不了啊!”张女士说。小王发布小潘耳朵受伤的视频,网友也认为是小王打的。

2023年7月,小王以侵害名誉权为由起诉张女士,但最后撤诉。小王在民事诉状中称,妻子小潘于2015年患渐冻症,因长期疾病缠身,情绪不稳定,才向网友抱怨。

小王父亲王先生今年60多岁,家里3个儿子,小王排老二。王先生夫妇说,因为儿媳比小王大6岁,脸上有道疤,起初,老两口对这门婚事有些“无奈”,但相处下来发现“小潘是个好儿媳妇”,洗衣做饭,把家里打扫得很干净,想着法子为家里省钱。

小王的母亲李女士还提到,那次小潘耳朵受伤流血,是小两口7岁的儿子推她的轮椅,想带妈妈出去玩,轮子撞到门槛才让儿媳摔倒受伤。

▲小潘耳朵受伤的视频截图。受访者供图

王先生说,儿媳生病那几年,小王送水送气很忙。而用胃管打流食等操作太复杂,两个老人不会,只能等小王回来喂饭。因为老两口眼睛不好,习惯用“老人机”,小潘说不出话,他们不知道她需要什么,照顾儿媳的事都是小王操心。

王先生坦言,老两口在楼下住,没听见过楼上传来吵架打架的声音,但儿子干活累,照顾病人多年,难免会情绪失控。在他看来,“小王虐待小潘”的说法是“没良心的坏话”,“如果小王对小潘不好,不可能照顾她这么多年。”

3月13日,小王村庄所属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经核实,患渐冻症的小潘已去世。村委会认为小王尽心尽力照顾小潘多年,没有虐待她。小潘看病花了很多钱,不存在浪费善款的情况。

对于记者的采访请求,小王则一直拒绝见面。

生父:夫妻难免有矛盾,“不怪他”

1982年,小潘出生在安徽芜湖一个以茶为主要作物的村庄。如今,村庄拆迁,包括小潘父母在内的一些村民搬进了安置小区。小潘在家排行老二,有一个在外做生意的哥哥。

小潘的父亲潘先生说,女儿4岁那年,村里有小孩烧化肥袋子玩,点燃的袋子飞到小潘脸上,留下一道疤。

读完初中,女儿不再上学,到山东一个亲戚开的厂里做茶叶包装,经人介绍,和同村男人结婚,育有一女。后来,婚姻发生变故,女儿离家,独自前往宁夏银川打工。女儿离婚一年后,和小王办了结婚证,嫁到福清的村庄。

小潘的同村好友李先生记得,2016年小潘回来时还能走路,但由于手上没力气,无法自己吃饭,需要人喂。到了2017年,小潘走路更加困难,要坐轮椅。

潘先生说,随着病情发展,女儿无法吞咽食物,做了胃造瘘,小王用针筒和软管直接把流食打进女儿胃里。如果操作不当,管道被堵住或脱落,就要拿去修理,再重新插进女儿肚子里。胃管坏了要修,维修费用一次500元。胃管坏过好几次,后来小王学会自己维修。

▲潘先生保存的短视频里,小王为小潘装尿管

确诊渐冻症后,小潘告诉父亲,她觉得自己活不长了,6个月后将无法走路,10个月后将无法吃东西。小潘对父亲说,“我宁愿马上死。我现在还能自理,以后会更痛苦。”

潘先生自己患有帕金森,又遭了车祸,健康每况愈下。因此在小潘确诊后,潘先生只在2018年、2019年和2022年去福州看望过女儿。

潘先生回忆,小王给女儿喂饭,有时候一天两三次,有时候一天只喂一次。他解释道,做流食,要把菜先用水煮烂,用机器打碎,过滤掉里面的渣滓,以免堵住针管,再熬掉一些水分,最后放冷却,做一餐饭要花几小时。

因为流食富含水分,如果每天打多次流食,小潘小便的次数就会多。小潘小解要1个小时,大解要两三个小时。

后来,小王会在早上出门前给女儿打一次流食,下午4点左右打一次流食。有时候忙不过来,或是为了避免小潘频繁小便,只在下午打一次流食。“如果小潘想小便,小王煤气正好快送到别人家门口,怎么办?他还要挣钱维持生活,抚养两个孩子。”潘先生说,“(一天喂一次)我们不怪他。”

小潘也曾向父亲提过,小王打了她。潘先生多次接到女婿的电话,“爸,小潘又说我坏话了。”

在潘先生看来,女婿打小潘,是因为小潘和一些网友走“太近”,和外人说小王“坏话”。他认为所谓的“打”不会太重,就是往脸上“推”一下,属于正常的夫妻矛盾。潘先生劝小潘,小王也吃了不少苦,不要老在网上和别人说小王的坏话,不然小王知道了,又要发脾气。

大约在2022年末,潘先生听说小王一家全“阳了”。一天晚上,潘先生收到女儿的消息,“爸爸,我可能活不长了,喉咙老是被痰堵住,小王每天晚上给我抽几次。”小潘发了一大排“大哭”的表情。潘先生对女儿说,“远水救不了近火,爸爸也有病,手发抖,吃饭还要你妈妈喂。”父女俩互相发着“哭泣”的表情。

潘先生的手机至今存着一段视频。那时候小潘还没有生病,和小王、潘先生一起,带着孩子在公园游乐场玩耍。小潘坐在秋千上,自己荡起来,看看小王和孩子,看看父亲,脸上笑容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