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区 | 小学生玩“烟牌”堵不如疏

2024-04-13 08:50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260469) 扫描到手机

你知道什么是“拍烟牌”吗?近来,“烟牌”在一些地区的小学校园流行起来,成了不少小学生的“新宠”。“烟牌”又称“烟卡”,即从卷烟盒上剪下烟标,再折叠制作成纸牌大小的卡牌。据报道,一些学生拍“烟牌”上瘾,在上学、放学路上会特别留意垃圾桶,搜集路边别人丢弃的烟盒,同时在校园周边商店与网络上也开始有人专门售卖“烟牌”。这引发了舆论关注。有人担心这容易引发未成年人对烟草的好奇心,进而诱发吸烟行为。也有人认为这是孩子们自发找到的解压游戏方式,只会风靡一段时间,随后就有可能会出现新的游戏活动。“烟牌”成为小学生游戏新宠的背后是什么?“打烟牌”是洪水猛兽吗?该不该禁?给大人们出了一道新考题。

“烟卡”风靡,折射孩子对游戏的渴望

特约评论员 熊丙奇

诸多迹象表明,玩“烟卡”正在部分地区的小学生中风靡。对于小学生趴在地上玩“烟卡”,甚至在垃圾桶里翻丢弃的烟盒,一些人担心这很不卫生,并刺激小学生的赌博意识,也不利于向小学生进行禁烟宣传,因此要求禁止学生玩“烟卡”。其实,不必大惊小怪。当前,学生们的游戏活动并不多,对玩“烟卡”堵不如疏。各方面要理解并满足学生游戏、社交的诉求,因势利导,开展学生喜闻乐见的校园活动,分散对“烟卡”的关注,以更健康的游戏替代玩“烟卡”游戏。

玩“烟卡”就和70后、80后一代小学时在桌面或地上拍的三国人物纸牌一样。这类游戏之所以风靡,是因为满足了学生游戏、社交的心理诉求。有些网友就称,这是孩子们简单的乐趣,看他们玩“烟卡”,仿佛自己回到孩提时代,“很治愈”。还有网友称,孩子们玩“烟卡”,总比把时间都用在手机、网游上好。

但玩“烟卡”确实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例如把“烟卡”分等级,以集、赢的高等级“烟卡”作为资本进行炫耀,会刺激学生的赌博和攀比心理。虽然“烟卡”只是游戏道具,孩子却在玩的过程中“加深”了对烟草品牌的认识,类似于变相接受香烟广告。

必须思考,为何玩“烟卡”游戏会在小学生中风靡?这和小学生的学业压力大,以及在学习之外,可以允许玩的游戏活动不多有关。无论是之前的玩“萝卜刀”,还是现在的玩“烟卡”,都是孩子们自发找到解压的游戏方式。这些游戏大多只会风靡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有可能会出现新的游戏。

对于眼下的玩“烟卡”游戏,学校和家长要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引导,要告诉孩子吸烟的危害,教育孩子绝对不能为了“烟卡”而去买烟。监管部门则要加强对销售烟草商家的监管,严禁向未成年人销售香烟。

小学生从风靡玩“萝卜刀”,到风靡玩“烟卡”,都折射出他们对简单游戏活动的渴望,这也反映当前孩子们可玩的好玩游戏活动太少。学校教育、家庭教育都关注孩子的知识教育、学业成绩,而忽视孩子对游戏活动的需求。对此,学校和家庭都要重视给孩子们开展喜闻乐见的活动,让他们乐享其中,同时,也给他们自主探索的空间,以此促进他们的个性、兴趣培养。

(作者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需要反思“烟牌”背后的教育问题

特约评论员 于明东

近期,“烟牌”在一些地区的小学校园迅速流行,成为小学生们的新宠。这种由卷烟盒烟标改造而成的卡牌游戏,让孩子们乐在其中,同时也引发社会关注和讨论。

首先,我们不必过于恐慌“烟牌”游戏的流行。从本质上看,这只是一种利用废弃物品进行的创意游戏,它让孩子们在课余时间找到了乐趣,释放了压力。这种游戏的流行也反映出孩子们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望。这其实也是一种传统游戏,早期的拍纸牌、拍三角、拍火花到如今的各种卡牌,都是一脉相承。

大家为什么会忧虑呢?无非是因为“烟牌”与烟草有关,担心孩子们因为游戏而对烟草产生好奇心,进而尝试吸烟,那就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是,这是一个没有证据的担忧,孩子们并没有活在一个没有香烟的世界。对孩子们来说,烟标成为这个游戏的载体,不是因为香烟,而是因为香烟盒适合做成“牌”而已。我们对孩子们进行正常的引导和教育即可。

对于家长和社会而言,需要沉住气,让子弹飞一会儿。玩耍是孩子的天性,但是孩子同样有自己的判断,并非所有的孩子都会跑去翻垃圾箱。至于攀比问题,想一想,人们从小到大是不是都在玩“我比你更好”的游戏?比较,大概是我们的天性。

我们需要看到“烟牌”游戏背后反映出的教育问题——是不是孩子们在课余时间缺乏更好的娱乐方式?是不是教育体系在培养孩子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方面还存在不足?只有深入剖析这些问题,我们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对于陷入网络和手机依赖的现代人来说,更多的户外活动,更多的真实情景的人际互动,可能更有助于孩子成长。

“烟牌”游戏并不可怕,大人们也不要自我加戏,想太多如何引导和教育孩子。只需要鼓励孩子们在游戏中发挥创造力和想象力,同时也要让他们了解烟草的危害。这样,我们就可以保证孩子们健康成长,也让他们享受到游戏的乐趣。

校园大树下,小朋友在一起吆五喝六地拍烟牌、踢毽子、玩弹珠……这是更让人期待的童年!

(作者为国家心理咨询师考试培训师、青岛市家庭教育讲师团首席专家)

“烟牌”不在禁不禁,关键在培养孩子辨别力

特约评论员 宋守山

孩子们的创造力总是“无穷无尽”,也总是给成年人出一些进退两难的“难题”。忽然之间,一种“拍烟牌”的游戏又开始流行起来。这又让一些人感到“头疼”,该不该“禁”呢?“该”与“不该”的理由一大堆。问题是,“拍烟牌”违法吗?不违法为啥还不能玩儿了?如果有负面效应,可以采取别的措施,何必一禁了之呢?

“烟牌”有没有危害?肯定是有的:一个刚上小学的孩子,没有多少辨别力,如果现在就去研究那么多香烟的名称,甚至还去探究哪种价格贵,哪种档次高,甚至学会相互攀比,长此以往,会不会去忍不住尝试一下?从这层意义上来说,的确应该采取一些措施,尽量避免“烟牌”在学生中流行。

但是,当“拍烟牌”被上升到要不要“禁止”的时候,就有点过犹不及,甚至找错了解决问题的方向。且不说“禁”会不会让学生产生逆反心理,层出不穷的类似游戏玩具禁得过来吗?孩子的心理往往是,“你越是不让玩儿,我偏要玩”,好奇心足以催生让家长与老师难以企及的动力与智慧,让大人们防不胜防。更何况,今天禁了“烟牌”,明天会不会有“酒牌”出来?

从学生们的成长来说,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他们总是要走向社会,无论我们怎样努力地去为他们营造一种完美的生活状态、学习环境,他们还是会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美好或者不美好的事物。更何况我们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孩子的一种能力、一种价值观。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即是如此。对于中小学生而言,相对于“禁烟牌”,倒不如让他们学会辨别、懂得取舍,培养和提升他们的辨别能力。

再退一步说,即使要禁止“烟牌”流行,避免青少年接触香烟。首先要采取行动的应该是我们的香烟包装设计。目前,虽然香烟包装上也有“吸烟有害健康”的字样,但是与国外香烟盒上那些醒目的警示图片相比,差距不是一点两点。很难相信,孩子们会去搜集那些带有触目惊心图片的烟盒作为他们游戏的道具。

(作者为青岛科技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媒介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负责人)

@红星:

时代发展到今天,玩“三角”长大的人,开始反对孩子们玩“烟牌”,这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当年为什么没人反对呢?“是否打烟牌”不是一道简单的辨析题,而是事关成人世界与儿童世界能否互相理解、互相被看到的宏大命题。面对孩子们的游戏选择,与其居高临下式“越俎代庖”,不如多倾听一下孩子们的意见,并在此基础上因势利导,以达到润物无声的教育效果。

@光明时评:

这两年公众一直在关注“课间10分钟到哪里去了”的现象。因此这一次关于打烟牌的讨论也可以让大家重新来认识这个问题——有了课间10分钟,该让孩子们玩些什么呢?一下课就打烟牌,确实可以让孩子们放松心情,不过如果真的失控,就又有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可能。因此,既要尊重同学们想要游戏的心情,又要在实践中不断观察、完善,研究如何更合理、充分地利用好孩子们珍贵的游戏时光。

@澎湃:

没有一项游戏是完美的,一些问题的源头也并非游戏本身,解决这些问题亦有科学的办法,如果一言不合就“封杀”,那是因噎废食。如果在童年时连正常的游戏都没法玩,成天陷于课业负担之中连喘息之机都没有,那么孩子们又如何提升创造力,又如何学会与小伙伴们相处呢?重要的是承认孩子的游戏权,而不是动辄“管起来”。即使对一款游戏有争议,也可以进行科学评估,建立起让更多人能接受的规则和边界。

话题征集

聚焦一周新闻热点事件,深度思考,理性评述,百家争鸣,激浊扬清。亲爱的读者,欢迎您参与“评论区”的话题讨论,无论是微言片语还是长篇大论,我们都期待您来一吐为快。

邮箱:bandaobianjib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