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婆”不说媒

2024-04-15 13:58 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阅读 (46817) 扫描到手机

10天涨粉400万,景区门票订单翻番,被网友称为“月老手下的销冠”,赵梅在扮演“王婆”第六年时站在了巨大的风口上。

春日,午后的万岁山武侠城景区水浒街王婆茶馆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包围了舞台三面,每个能看到台上的缝隙都被填满,水泄不通,一旁茶楼二层的好位置已早早被预订,有人不远千里只为一睹真容。

“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婚。”媒妁之言,撮合良缘,是“王婆说媒”的表演内容。现场登记报名处,排队者拿着“爱的号码牌”,很难辨认谁为寻求爱情,谁又为追逐“泼天的富贵”而来。台前,她仍千方百计想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幕后,赵梅有着千言万语诉还休的疲惫:平静的生活被打乱,熟悉的舞台变了味。

走红后,赵梅与其他演员依然共用一个简陋的化妆间。这方狭小的空间内人来人往,突如其来的火爆没有改变这里一年到头的紧迫节奏,不过,刚安上的空调还是让憋闷的空气舒爽了不少。没剧本、没套路,一天两场需要“现挂”的演出让61岁的赵梅应接不暇。

本想每天凑成10对,但时间并不允许。有人上台,对上眼缘很快就下去了;更多的人,左看右看拿不定主意,但赵梅不能赶他们走,“我不想让他们带着希望来,带着失望走。”

台下观众大喊“干娘”,“王婆”千呼万唤始出来。

鬓边簪一朵红花,手持月老红绳,身着朱红配墨绿的宋制汉服,走上舞台的赵梅如衣饰配色般炽烈热忱。“一来我很享受这种快乐的表演,二来得对得起老板给咱这份钱,对得起花钱进公园的游客。”自己不乐,又怎能感染别人呢?

占地面积500余亩的万岁山武侠城景区每天有上百场节目上演,“王婆说媒”原本是一场只有十分钟的“下饭小菜”,赵梅凭脱口而出的金句和高超的互动技巧让节目时长一延再延。当反感被催婚的年轻人也开始兴致盎然地关注“王婆说媒”时,赵梅打趣说:“人人都说单身好,人人都往开封跑。”

年轻人为什么不愿谈恋爱了?赵梅有自己的解读:当代年轻人工作压力太大,社交圈太小,虽说“给一根棍就能撬动地球”,但没人给他们这根“棍”。于是才有了“王婆说媒”:为年轻人牵线搭台、让他们交到朋友。为了拉近距离,她管上台的年轻人叫“宝贝”“乖”,年轻人喊她“阿姨”“干娘”,或者干脆叫“王婆”,赵梅照单全收。

年轻时的赵梅,也曾是为爱“千里走单骑”的“恋爱脑”姑娘。家在洛阳,高中毕业后进入当地玻璃厂工作,这份在长辈眼中的“铁饭碗”却拽不住她想飞得更高一点儿的心。

“我不能向命运低头,我得走。”相声,是赵梅看世界的万花筒,也是她与丈夫的“红娘”。在和相声演员杨树相识后,赵梅毅然放弃了家乡的安稳生活,追随爱情东奔西走,最终在开封落了脚、安了家。

此后的三十多年,赵梅一边照料家庭,一边为相声社团打打下手,那些柴米油盐消磨了时光,也为日后的顶流“王婆”积攒下刹那灵光。

“我悟性特别好,看某个人的表情或者唱歌的动作,我看三眼就能学个八九不离十。我们家都是说相声的,他们在家说的小幽默我也记着,不一定哪句话就用上了。”足够新鲜,足够幽默,这才是狠狠戳中当代年轻人的“王婆”。

赵梅有两个视频号,一个推广节目,一个记录生活,公私分明。她曾专门发布视频,感谢大家让她“在61岁的年纪再燃烧一把”。从最初的游刃有余到后来逐渐有些力不从心,丈夫提醒妻子:“王婆”不是职业“媒婆”,节目只是景区演出,让年轻人在减压、搞笑、亲切、亲民、温暖的气氛中卸下包袱,交到朋友,就够了。

景区之外,互联网世界无限延伸。赵梅短视频平台粉丝组成的相亲群已经达到70多个,每群500人,数字还在不断刷新。当线上与线下、真实与虚拟同场博弈时,赵梅还是难免不安,只得反复叮嘱:“这全部都是交友的,机会很大,但是网络是虚拟的,你们一定要谨慎,要擦亮双眼。”

3月爆红,4月初,从不迟到也不早退的“王婆”赵梅决定请假一个月。

“王婆”不在,万岁山武侠城景区王婆茶馆前依然摩肩擦踵,应邀上台的男女仍然期待“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少网友在短视频下留言催促赵梅“出山”,赵梅很少直接回复,正在休息的她在个人账号写下——真诚不一定换得来真诚,但真诚一定要留给同样真诚的人。

赵梅还说:“你看花开了,太阳也好,年轻人得多接触,多出来,出来谈,出来走。身边有个异性朋友,你想坐的时候有人搬把椅子;渴了,有人给你递杯奶茶,年轻人正是享受这些的时候,你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