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丨“妃子笑”为啥变“妃子哭”?一名一级批发商眼里的水果江湖

2024-06-02 19:50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1929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谷朝明

从月初每斤高达30元,到如今批发价只有个位数,价格高昂的荔枝跌落凡尘,让消费者实现了“荔枝自由”,却让“妃子笑”变成了商家眼中的“妃子哭”。

今年以来,榴莲、荔枝、大樱桃等“贵族”水果价格暴跌,频繁登上热搜,其中的原因令人费解。

本期《听·见》,我们对话一家两辈做水果生意的即墨人王红菊——从农村大集小贩,到批发市场业主,再到成为直接和采摘商对接的批发商——听她讲述这其中的故事。

榴莲跌完荔枝跌

我叫王红菊,46岁,出生在即墨移风店镇。我的人生和水果有着难以割舍的情节:父辈就是靠卖水果维生,凌晨骑三轮车去批发市场采购,把水果拉到大集上叫卖,一年到头如此;我长大结婚后也干起了这一行,起初是赶大集,后来升级为小批发商。

起初我的摊位在即墨三园果品批发市场,我负责看家,老公在当时青岛周边较大的一个水果批发市场采购。每天凌晨三四点,我就得忙着收货和再批发,老公会根据这边的销量,随时补货。

2013年,青岛东方鼎信国际农副产品交易中心刚开业,我便成为第一批商户,如今有6个档口,能同时容纳12辆拉水果的大货车。

今年四五月份,几则水果价格暴跌的消息频繁登上热搜,榴莲跌完荔枝跌,樱桃腰斩还得降……相比往年价格波动,今年属实有些剧烈和频繁。

以荔枝为例,今年荔枝价格可谓是典型的“高开低走”。福建、两广、海南是荔枝的主要产区,三四月份南方暴雨多,荔枝产量据说创下了10年的新低。所以,4月下旬,只有少量荔枝上市,零售价最高达到惊人的70元一斤。有网友抱怨,“本来钱就难挣,今年不吃荔枝了”。

谁曾想仅过了一个多月,荔枝就退出“贵”圈。在广东水果市场,荔枝售价每斤普遍低于10元,品质差一点的批发价更是只有3到4元一斤。

做水果的都知道,产量有“大年”和“小年”之分,但是今年“产量少会导致价格上升”这条铁律,却被无情打破。

最核心的原因是,不同区域荔枝上市有一个时间差,今年这个时间差被天气打乱了。首批海南荔枝上市没过几天,广东茂名荔枝(占全国近四分之一产量)就大规模上市了。而荔枝不同其他水果,对时间要求很高,在种植基地完成采摘,要迅速过冰水,48小时内必须从采摘区运往不同城市,还要在两三天内完成销售,不然就会烂在手里。

这样一来,大量荔枝进入市场,明显供大于求,价格只能大幅跳水。

惴惴不安的并非果农

“原来论颗吃,现在可以论盆买了”。对市民而言,可以实现高价水果自由畅吃,但很少有人会分析格暴跌背后的原因和由此带来的影响。

也许会有人感叹价格暴跌让产地果民损失巨大:辛辛苦苦种水果,满心期待好价钱,最终却可能面临亏本的尴尬局面。其实,水果产销早就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价格大幅波动下,最惴惴不安的并非种植户,而是采摘商。更准确地说,是“水果经济人”。

还是以荔枝为例,采摘商会在荔枝开花期前后,把部分订金支付给合作的果农,相当于提前付钱下订单。我认识的一位采摘商,今年差不多花100万元“买”下了一片荔枝园的产量,他的货要发往全国不同城市,荔枝价格暴跌让他很头疼,粗略估计这一单生意至少亏了20%。

正所谓“风浪越大,鱼越贵”,采摘商在整个销售批发环节中赚的钱最多,承担的风险自然也最大。采摘商虽然在荔枝上亏了不少钱,但随后他还会做其他的水果,钱很快就能赚回来。

所以说,在水果批发销售的产业链条中,某种程度上讲,水果采摘完,价格波动和果农关系并不太大。

水果批发产业链条,可以说是从原产地“采摘端”到“零售端”。在这个“端到端”的环节中,有三重角色:采摘商、一级批发商、二级批发商。

采摘商就是包下果园的人,负责监督实施采摘、分选、包装、保鲜、存储、运输等多道程序,把原产地的水果发往全国不同城市。水果产销很看重时间和损耗,时间对了价格就会高;环节中损耗大了利润就会少很多。

一级批发商也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像我就是“一批”,能直接和采摘商对接。同样一批水果,在不同城市价格不同。采摘商远在千里之外,如何定价?其实更多是我们“一批”来定价。我们会根据当天供需的行情与采摘商沟通协商。水果进到批发市场后,我们“一批”手下的员工会完成销售。

我们的客户大部分是“二批”,他们是烟台、日照等周边地市的水果批发商,也有青岛市区内水果批发市场的业主。一些手头上有社区团购资源的人,也会经常来我们这里进货。

以我们“一批”为例,基本上两三天能把一车水果卖光。我们和采摘商谈的销售提成是4%。水果进市场要收“进门费”,根据车型不同,从55元到1000元不等。

“二批”主要是把水果批发给周边小商贩,有实力的“二批”会自建仓储,成本高一些,但他们加价的利润点不会太高。集市上卖水果的小贩,利润相对会高不少,但销售量有限,再说人家也耗上了时间。

“贵族”水果也内卷

说起水果价格,榴莲的“腰斩”同样引人关注。广西街头曝出“100元5个榴莲”的情况,北方超市零售价有的也不超过20元一斤,可以说40元就能买一个巴掌大的榴莲,这让“榴莲控”大呼实现了“金枕榴莲自由”。

细数下来,国内那些从“稀有”到“丰产”的水果,都没逃离一哄而上的内卷命运。不仅仅是榴莲,曾经被视为消费能力衡量标准的阳光玫瑰葡萄、车厘子,价格也在逐年走低。

阳光玫瑰葡萄最初引入国内时,售价一度达到150元一斤。消费端的火爆,引发种植端商户蜂拥而至。几年下来,供应量快速加大,阳光玫瑰葡萄售价一路走低。大量上市时,批发价格甚至达到五六元一斤。

“贵族”水果之所以内卷,除了产量增大外,老百姓购买欲望普遍降低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现在钱不好赚,大家买高价水果时会比较谨慎。

同样是做批发,为何服装产业的批发“钱景”与日俱下,而水果批发似乎仍在按“老套路”运行?究其原因,水果肉蛋这些属于生活必需品,百姓多少都会买。

网上原产地直发,发展势头也相当不错,但大批量走货仍然要依赖“端对端”的传统方式。从水果批发产业链条上讲,我们“一批”更像是“代卖”。

对我而言,抓住“二批”客户是最大的价值,只有把采摘商的水果在最短时间卖出去,货主才会长久合作。

从某种意义上讲,卖水果的有点像“低头捡钢镚”,虽然4%的利润看起来不高,持续滚动下来,收益也挺可观。以我们市场为例,很多档口老板都换了价值近百万元的豪车。

我从农村大集小贩,成了市区水果批发市场业主,再到现在能直接和采摘商对接的批发商,真的有点像“打怪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