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钟纪念大火一周年 疫情之下巴黎圣母院修复得如何了?

2020-04-16 07:32 半岛网综合阅读 (43817) 扫描到手机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起火,令全世界痛心。一年后的今天,在大火中幸存的文物现在何处?疫情之下,巴黎圣母院修复工作进展如何?

一年前,大火吞噬“欧洲文化的象征”

巴黎圣母院大火发生在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下午。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法国巴黎圣母院起火。视频截图

  当时,圣母院正在进行修缮工作,火焰突然开始燃烧。火势不断扑向四周被施工脚手架围起的屋顶,很快吞没了教堂顶尖。

  由于教堂支撑屋顶的为木质结构,顷刻间教堂屋顶被大火焚毁出现大面积崩落,其标志性塔尖也在大火中倒塌。

  这座始建于12世纪的建筑,是法国著名作家维克多•雨果经典小说 “钟楼怪人”的情节场景,也是法国游客最多的地标建筑之一。德国总理默克尔甚至将其称为“法国和欧洲文化的象征”。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晚,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引发民众高度关注,众多民众在现场附近聚集。

当时,成千上万的巴黎人和游客聚集在塞纳河的河岸上,震惊地看着大火正吞噬着这所全世界著名的教堂。许多人目睹此景潸然泪下,一些人跪在桥面上为圣母院祈祷,还有人朝圣母院方向唱起圣歌。

在燃烧了近15个小时后巴黎消防部门宣布大火被全部扑灭。虽然大教堂的主体框架和长方形塔楼被保住,但整座建筑仍受损严重。

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巴黎圣母院起火,触及到整个国家的情感。

那些劫后余生的文物

  火灾发生后,多国领导人对此次大火造成的影响表示惋惜。同时,巴黎圣母院中所藏文物的情况也备受关注。

  大火发生当日,消防队员和教堂负责人们组成了一条运输“人链”,冲进火场抢救文物,大教堂内绝大多数的文物和贵重物品都被保存了下来。

  大火被全部扑灭后,法国消防部门即确认,圣母院中的主要文物“耶稣荆棘冠”和“圣路易祭服”没有受损。

  此后,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里斯特(Franck Riester)透露,大多数的艺术作品在火灾中幸存。然而,其中有四件作品的情况不太乐观。这些艺术品预计将被运往卢浮宫,专家们将修复画作中被烟或水造成的轻微损坏,然后再将其存放。同时,圣母院顶部的雕像也被移走。

  2019年9月,在欧洲文化遗产日之际,巴黎圣母院大火后幸存的顶级文物在巴黎多个机构展出。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9年9月21日,在法国文化部展出的巴黎圣母院塔尖上的公鸡风向标。

  展出的文物中包括巴黎圣母院塔尖上的公鸡风向标。它在火灾中掉落在圣母院里,随后被发现并移交文物管理部门。

  据此前报道,公鸡风向标的整体结构基本完好,但个别地方断裂变形,被大火烧过的痕迹仍然可以辨识。

  长达25米的“唱诗班地毯”也在大火中幸存。这件地毯在大火中还曾被为了灭火而喷洒的水浸泡。维护人员对地毯进行了干燥处理,防止真菌和寄生虫的滋长。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9年9月21日,在法国文化部展出的巴黎圣母院顶级文物、长达25米的“唱诗班地毯”。

  而就在几天前,当地时间2020年4月10日,巴黎圣母院举行仪式,迎接重要文物“耶稣受难荆棘冠”回归。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法国管控加强,巴黎圣母院当日仪式现场不对民众开放,只有少数几位神职人员出席,并通过视频直播。

修复工程因疫情再次暂停

  火灾发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曾表示,希望在五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但事实上,整个重建过程并不顺利。

  大火被扑灭当月,维护人员已为在大火中严重损毁的圣母院顶部加装防雨设施,并为圣母院外部一些比较脆弱的结构加装防护网等设施。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9年4月27日,巴黎圣母院应急保护工作加紧进行。

  当年7月底,法国遭遇热浪,巴黎气温最高达摄氏42.6度,打破自1947年以来的纪录。有外媒援引一名法国官员的说法称,高温导致石块碎裂,有部分石块从巴黎圣母院的穹顶掉落,受损“并不严重”,但这座建于12世纪的大教堂仍有近一步受损的风险。

  此外,由于巴黎圣母院部分建材含铅,在火灾中释出大量含铅灰尘,为保障工人健康,重建工作于当年7月暂时停止。

  法国巴黎市政府在巴黎圣母院附近区域使用高压喷洒的方式,向周围土壤中施放能去污的表面活性剂和胶粘剂,从而深度清理铅污染。8月,维修工程重新启动。

  有报道称,修复工程因此已延迟数月,而在拱顶上,还有大堆瓦砾待清。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中法双方签署合作文件,就巴黎圣母院修复开展合作。中国专家将参与巴黎圣母院修复工作。

  根据这份文件,中法双方将在2020年确定巴黎圣母院保护修复合作的主题、模式及中方专家人选,尽早选派中国专家与法国团队共同参与现场修复工作。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2日,巴黎圣母院修复工作紧张进行中。

到了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巴黎圣母院修复工作已被暂时搁置。

  据媒体报道,虽然疫情导致工程延宕,但修复工程总负责人乔治兰(Jean-Louis Georgelin)仍有信心,可在5年内修复巴黎圣母院。

一年后,专家对大火起因仍存疑

  巴黎圣母院大火主因在人祸?据法新社15日报道,在发生巴黎圣母院大火一周年之际,专家对大火起因仍存有疑问。欧洲电视一台称,法国调查记者瓦尔蒂杰在其新发布的调查报告中称圣母院的大火就是一场“虚荣的燃烧”,借此批评政府不作为。瓦尔蒂杰称,发生火灾前,因为资金拮据,该建筑已岌岌可危,通常都是靠美国文化组织解囊东修西补。其次,2010年安装的圣母院教堂顶部火灾报警系统也存在重大缺陷,“它只能对小型明火和烟雾进行预警”,这让有着800年历史的教堂木结构屋顶毁于一旦。最后圣母院行政管理混乱,让火灾前工程负责人员来进行灾后重建工作也很不合理。种种缺陷和虚荣的积累,最终导致了大火。

  法新社称,当地时间15日晚8时,圣母院南钟楼将鸣钟纪念火灾一周年。巧合的是,该钟的名字“埃马纽埃尔”与马克龙重名。

修复存在资金缺口,捐款仅38%已兑现

  根据外媒报道,现在还无法断定这座大教堂是否可以完全修复。根据一份报告显示,要完全确定教堂的现状,需要对天花板的拱顶进行更细致检查,还需要拆除因大火部分融化的脚手架,根据计划,脚手架的拆除原计划于今年6月底完成。由于火灾影响,大量铅尘还可能造成污染风险。

历史古迹研究实验室(LRMH)的负责人埃利内·马涅恩(Aline Magnien)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曾表示,“巴黎圣母院的‘核心部位’已经得救。完成修复后,教堂中的艺术品、石材和彩色玻璃将被清理一新,它会比之前焕发出更动人的光彩。”

  除了因疫情带来的停工,巴黎圣母院的修复还存在资金缺口。去年4月15日,大火吞噬了巴黎圣母院的塔尖和屋顶之后,马克龙曾表示要在5年内完成重建目标,并向全球募捐重建资金。根据外媒报道,火灾之后,世界各国名流曾认捐8.5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修缮工程,但至今兑现金额具体为多少,尚不可知。法国遗产基金会(Fondation du Patrimoine)在3月曾表示,已认捐的2.28亿欧元中,有92%以上是“坚定而最终的承诺”,尽管其中只有38%的款项已兑现。此外,巴黎圣母院基金会则表示,迄今为止已筹集了5580万欧元,已超过目前投入到修复工程的金额。

  同时,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曾宣布将举行国际招标会,为重建在大火中焚毁的巴黎圣母院尖塔征集设计方案。此次招标将解决一个问题:是复制一座19世纪改造教堂时增建的尖塔,还是设计一座符合时代目标的新型尖塔。目前,关于最终的设计方案仍未公开。

马克龙承诺5年内完成重建

  当地时间4月15日,法国迎来巴黎圣母院大火一周年。这一天也是法国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采取“封城”等管制措施届满一个月的日子。

  法国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很严峻,“封城”等管制措施在继续施行,人们的出行被严格限制。法国政府也不准公众集会,因而当天不举行大型官方纪念活动。据法国媒体报道,受新冠疫情影响,巴黎圣母院加固工程从3月16日开始暂停,圣母院建筑仍处于“绝对紧急”状态。

  记者15日在现场看到,位于市中心核心地带西岱岛的巴黎圣母院仍然矗立,虽然大火将其屋顶和塔尖烧毁,但主体结构尚在,多处已进行了抢修加固。圣母院周围只有极少数人出行,绝大多数店铺仍然歇业。

  巴黎圣母院内一片静寂,机械设备已停止施工。临时搭建起的木制结构支撑着圣母院的部分外墙。圣母院上的脚手架仍然没有拆除,有建筑专家担心拆除脚手架可能会引发圣母院主体结构坍塌。

  巴黎圣母院附近就是法国警察总部,这里对管制措施的监督检查显然比其他地方更加严格。有多名警察把守在附近路口,抽查过往行人是否携带通行文件,在圣母院周围采访的记者也要接受警方查验。民众出行必须携带名为《破例出行证明》的通行文件,并要有合理出行理由,否则会被处罚。

  一个月前,为抗击疫情,法国人开始留在家中坚守。4月15日原本是法国“封城”期满的日子。但法国疫情却远未结束,死亡病例高达15729例,位列全球第四位,目前单日死亡患者仍有数百人。

  法国总统马克龙13日晚通过电视讲话宣布将管制措施延长至5月11日,民众还要继续忍耐,社会还要继续停滞,巴黎圣母院的修复重建工作也不得不继续延迟。

  一年前,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受损严重,全世界为之瞩目。数以万计民众聚集在圣母院外为她痛心疾首,为她诚心祈祷。消防员为扑灭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奋不顾身,大量珍贵文物被抢救出来。这一切对于包括记者在内的众多现场目击者来说,仍然记忆犹新。

  马克龙15日专门通过视频就巴黎圣母院大火一周年发表讲话。他表示不会忘记扑灭圣母院大火的英雄之举,也不会忘记重建圣母院的辛勤工作。马克龙承诺,尽管当前修缮工作因疫情而暂停,法国仍会尽一切努力在5年内重建圣母院。

4月13日,在法国巴黎,巴黎圣母院维修工作暂停。(新华社发)

主体结构并未完全脱离危险状态

  巴黎圣母院的修复重建工作仍然充满挑战。其主体结构并未完全脱离危险状态,大量的瓦砾残骸仍需要清理,同时还要继续处理圣母院周边的铅污染,外界预期5年内重建圣母院是繁重的任务。

  与此同时,巴黎这座城市也正在遭受疫情的折磨。包括巴黎市中心在内的大巴黎地区是法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已有近4000人死于新冠肺炎,巴黎医疗系统依然处于巨大压力中。巴黎在5月份实现“解封”也面临着挑战。

  然而,巴黎圣母院的生命仍在继续。圣母院内部清理工作已取得了进展,巴黎大主教奥佩蒂特10日在圣母院内主持简朴肃穆的宗教仪式,向人们传递希望的讯息。他说,我们将庆祝“比死亡更强大的生活,比仇恨更强大的爱”。

  巴黎这座城市的生命仍在继续,法国人民的生活仍在继续。法国官方陆续公布了5月11日之后逐步“解封”的初步计划。随着重症患者的逐渐减少、医院压力的逐步下降,生活回归正常应该可期。

  人们依然坚信,巴黎圣母院能够重生,法国能够战胜疫情。尽管挑战不断,生命仍在继续。

  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新闻网、新华社、澎湃新闻等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