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家里“有矿” 12岁女孩花费万元在胶州宝龙宜百利买盲盒

2020-06-03 17:4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12601)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鲍福玉 尹彦鑫

2019年12月15日到2020年1月1日,半个月的时间里,胶州 的12岁女孩偷偷用手机转来妈妈的存款,分三天在胶州宝龙宜百利购买了一万余元的盲盒。对此,孩子的妈妈崔女 士表示,女儿购买盲盒她并不知情,要求商家予以返还相 关费用。而商家也表示,他们也是此事的受害方,他们已 经尽到核实提醒的义务,而作为孩子的家长也应承担相应 责任。最终在胶州市市场监管部门的协调下,商家为崔女士退还了6000元款项。采访时专家也建议,作为商家,当出现未成年人独自消费时,尤其是大额消费时一定要谨慎。而作为家长,在关注孩子学习的同时,也应该培养正确的消费观,这样才能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反映:

女儿偷转存款买盲盒

“希望你们能帮帮我!”近日,市民崔女士致电半岛热线96663反映,自己12岁的女儿在2019年12月15日至2020年1月1日,分三天在胶州宝龙二楼的宜百利,购买了一万多元的盲盒。崔女士告诉记者,女儿目前正在上六年级,因为家庭原因,平时她并没有经常带着女儿,只是在周末的时候,女儿能去陪陪自己。

“当时女儿只是说用我的手机玩玩,我也没想到她竟然用我的手机转了账,而且把聊天记录都给删除了!”崔女士说,直到快过年,需要用钱了,她才发现手机里的钱 不见了。“我当时才反应过来,应该是女儿用我的手机把 钱转走了!”崔女士说,她当时立即找到女儿,并在床底 下翻出了一书包小玩具。“这些东西就是所谓的盲盒,每 一个都很贵,而经过消费记录查询,女儿购买这些盲盒花 了12547元!”

诉求:不知情,要求店家返还购款

崔女士告诉记者,发现此事后,她便第一时间报了警 ,但是警方说,这不属于诈骗,建议她直接联系商家。

“我发现的时候由于疫情原因,商铺全都封闭管理了,没办法我们就只能在家等着,也没法第一时间去处理!”崔女士说 ,后来她的朋友告诉她,宜百利已经正常营业了,她这才打算进行维权。“女儿完全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转的钱,这种消费怎么能算数呢!”崔女士表示,发生这 样的事,作为商家应该第一时间联系孩子的监护人,尤其 是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发生了12547元的消费,更应该联系 到家长,但是她压根就没接到对方的任何一个电话。

记者随后也将此事反映给胶州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一起前去处理此事。在胶州宝龙广场的二楼 ,宜百利的门店非常显眼,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而盲盒 位于门口显著的地方。对于崔女士的诉求,店里的工作人 员表示,他们已经尽到了提示核实的义务,但是对方一直表示“家里有矿”、“不差钱”。但是对于这个说法,崔女士并不认同。“她还是个孩子,说家里有矿,那就有矿吗?”。崔女士说,因为疫情,自己本来维持生计的小生意入不敷出,现在她只能靠抄水表挣点钱为生,这一万多块钱,对有的家庭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她来讲还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最后,店员表示,如何解决此事,还需要跟上级汇报。而在现场胶州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的积极协调下,店家最终同意退还部分款项。

店方:“很委屈,我们也是受害者!”

为了更好地还原此事,记者也联系到宜百利负责处理 此事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实际上也是这件 事的受害方。对方表示,事件是2019年12月15号左右,当 初看到小姑娘出手非常阔绰,他们也是多次询问其家长是 否知情,并询问其家庭信息,而且为了让她能节省一部分钱,店员也表示可以注册会员享受折扣,但均被其拒绝。 而与小姑娘进一步交流核实的过程中,对方均表示,自己每个周零花钱都是上万块,并给工作人员,出示其母给自己的零花钱前转账截图。两次转账金额分别为6800 及 10000,而在购买盲盒过程中,她还把重复版还送给同行小伙伴,十分大气。

后来小姑娘加店长微信,要预留盲盒新款。店长微信 提醒她花钱多,小姑娘表示:“自己零花钱多,花几千跟 花一元一样,没感觉!”工作人员出具了小姑娘当时截图 给工作人员展示的其母亲给自己零花钱的转账截图,以及 与店长的聊天记录。“我们及当时围观的消费者都以为这 是个“富二代”,如果知道她是偷偷转的其母亲的钱,而且说了这么多谎话,说什么也不会卖给她!”该负责人表示。

该负责人坦称,盲盒购买者以学生群体居多,很多消费者买到隐藏款及惊喜款,转手可以卖个高价。是目前比较流行的玩具。大多数盲盒包装共两层,外盒包装,打开之后是内袋,消费者本身从外观不知道内盒具体样式,所有销售商盲盒销售外包装都是不允许揉捏,以防损坏外盒 。因为外盒一旦损坏就不能进行销售。小姑娘购买的这些盲盒本身已经没了包装,产品本身也已经小姑娘购买的这些 盲盒本身已经没了包装,产品本身也已经磨损严重,完全不能二次销售了。

解决:出于人道主义退还6000元

采访时,该负责人表示,他们毕竟不是公安机关,作为店家他们已经尽到了相应的提醒核实义务,出现这样的 事情,把责任全部归于店方显然并不公平,作为孩子的家 长也应该承担相应的监管责任。

“盲盒不能二次销售,我们花钱买回来,也只能自认损失 !”该负责人表示,受疫情影响,他们店已经连续四个月 持亏损状态,小姑娘所购盲盒是去年的事儿,事件跨度将 近半年,没有购物小票且均不能二次销售,在胶州市场监 管部门告知其家庭经济情况后,出于人道主义同情,同意退还部分款项。

而根据崔女士所提供的的购物金额,需退店203个盲盒。但对方所能退还盲盒数量远远不够,但考虑其家庭情况公 司最终还是退还6000元。

律师说法:

未成年非理性消费,监护人可要求商家退款

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山东川佳律师事务所张宝清律师,张律师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该事件中,12岁的未成年人在未经法定代理人同意及事后追认的情形下,其大额消费购买所谓的“盲盒”的民事行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符合,是无效的民事行为的,监护人可以要求商家予以返还。“未成年人在购买和接受服务时,缺乏选择力和判断力,作为商家在面对没有监护人的陪同许可、未带身份证的未成年消费者时,不应该销售商品。”张宝清表示。

“在本次事件中鉴于商品存在丢失、污损的状况影响二次销售,对于退货的具体数量、金额等具体问题,可由双方具体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处理。”张宝清律师表示。

专家解析:

未雨绸缪,教育孩子形成正确消费观,支付密码不能大撒把

青岛市人大代表孙景梅认为,作为经营者,在销售商品或服务时应遵守商业道德,引导未成年人正确消费观,商家应在店铺明显位置注明未成年人需要在监护人的陪同下才能购买“盲盒”产品,并应设置最高消费限额,提示此类商品易上瘾。“父母在关注孩子学习的同时,也应该未雨绸缪,提前教会他们防范消费风险,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念。同时学校在日常教学过程中也应该将树立正确消费观念渗透进学生脑海中。”

“目前微信支付等无现金支付方式大大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是也存在一种风险。”孙景梅认为,父母平时疏于支付密码的保管不利,是造成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发生的直接原因,且容易被人忽略,“教育孩子并不只是关注孩子的学习,孩子良好生活观、消费观的养成同样重要。”

微信支付明细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