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房内女尸被捅40多刀!胶州警方追缉22年 逃犯“狡兔三窟”终落网

2020-07-22 16:4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8003)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鲍福玉 通讯员 刘海鹏

再过1个月,黑龙江海林籍男子朴某俊就将迎来自己的60岁生日,此刻的他双手带着手铐,表情却异常的平静。在交流过程中,他对记者说这是他20多年来最释然的一个生日,对他来说,逃亡22年,每一个生日都是自己的忏悔日。

一切都要从22年前的一个冬夜说起……

出租房惊现女尸,身上被捅40多刀

1998年2月16日,农历正月十六,早上7点多钟的胶州市中云街道办事处站西村仍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黑暗中,满地烟花爆竹的废屑,诉说着前一晚元宵佳节的欢声笑语。时年33岁的田青(化名)像往常一样,来到位于站西村南部的出租房,这里被改造成一个无名的小旅馆,就在前夜一个30多岁的女子经朋友介绍,要在南厢房东间临时借住一晚。刚刚回老家过完节,田青要赶早回来收拾一下。

南厢房的房门是打开的,里面还亮着灯,田青心想这大冷天怎么还开着门,想着要过去打个招呼,谁知刚踏进厢房,一股腥臭味差点把她熏晕过去,她回过神一看,屋里乱作一团,家具东倒西歪,借住房子的那名女子倒在血泊中……

胶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中云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赶到了案发现场,经初步调查,民警确认受害女子是失足妇女宋某某,通过对案发现场的仔细勘验和大量的走访排查工作,经验丰富的民警很快就锁定,黑龙江籍男子朴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后经询问嫌疑人家属并查询户籍,民警发现朴某某的身份为虚假信息,嫌疑人的真实身份为朴某俊。然而,连夜逃走的朴某俊像人间蒸发一样,民警虽然锁定了嫌疑人,但是当时的办案条件有限,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朴某俊可谓大海捞针、困难重重。

民警22年不懈追缉,杀人逃犯“狡兔三窟”终落网

虽然追缉朴某俊毫无头绪,但是专案民警从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案件的侦破,他们将朴某俊列为上网逃犯进行网上追逃,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杀人逃犯终逃不过法律和正义的惩治。

22年来,胶州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朴某俊的抓捕工作,2011年10月,在公安部清网行动中,胶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再次派出追捕组远赴东北开展工作,经连续工作63日,仍未取得突破,但期间与嫌疑人户籍地黑龙江警方建立了畅通有效的联络协作机制,双方确定联络人,定期共享情报信息。同时通过各种手段开展对朴某俊的研判抓捕工作。

2020年6月18日,黑龙江省密山市警方在查处一起赌博案件时,抓到一个叫自称为“朴永男”的嫌疑人,但经查实户籍地户籍信息并无此人,当地警方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隐藏身份的在逃人员。因为之前与黑龙江警方建立的联络机制,黑龙江警方将这个“朴永男”的照片发给胶州市公安局的专案民警进行确认,根据细节特征判断,专案民警认为这个“朴永男”极可能是杀人逃犯朴某俊,后经进一步工作,最终确认该名男子就是在逃22年的杀人逃犯朴某俊。7月8日,胶州警方在黑龙江警方的配合下,依法对朴某俊刑事拘留,并将其羁押回胶州市。

自述前因后果,都是“冲动”惹的祸

眼前的朴某俊已经是年近60,回想起往事,这个曾经的杀人逃犯忍不住落下泪来,顺着记者的提问,他把自己持刀杀死卖淫女宋某某的经过娓娓道来……

1997年听说青岛地区有不少韩资企业的朴某俊决定到青岛来“闯一闯”,他选择的目的地是胶州市。1998年前后,朴某俊在胶州市某公司干保安,当时已经38岁的他没有妻子,儿子也抛给了老家的亲戚家里,无牵无挂,整日与酒为伴。在一次嫖娼中,朴某俊结识了比自己小4岁的卖淫女宋某某,两人逐渐形成了较为稳定的招嫖关系。

1998年2月15日,恰逢农历正月十五,两个人都不准备回家过节,就准备“包宿”同住一晚,由宋某某托关系就近找了一个出租房临时住一晚,也就是后来的案发现场。朴某俊在支付嫖资后,宋某某提出想多要点钱,被朴某俊以没带钱为由拒绝了。但是不舍气的宋某某却趁朴某俊不注意翻出他的钱包,从里面拿出800元钱,这其实是朴某俊的全部“家当”,两人随即发生争抢,两人矛盾进一步升级为肢体冲突,两人借着酒劲扭打在一块。红了眼的朴某俊随手抓起自己平日带在身边的匕首,闭上眼睛朝压在身下的宋某某雨点般地扎了下去……

慌不择路的朴某俊手里拿着沾满鲜血的匕首,光着上半身冲出了出租屋,他不知道躺在血泊里的宋某某现在是什么状态,他只想尽快地逃离现场,漫无方向地在漆黑的小巷里狂奔,他甚至不敢睁开自己的眼睛,惊恐和狂奔让朴某俊逐渐体力不支。他最终在一条水沟旁停住,蹲下身子,这才看到自己已经是满身血污,他用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和匕首,已经丧失心智的他连夜逃到了住在西海岸新区(原胶南市)的亲戚家,借了200元钱,之后就逃到了黑龙江省鸡东、鸡西、密山市一带。

被抓就是解脱,他早已厌倦逃亡生活

在逃亡的日子里,朴某俊一直过着没有“身份”的生活,平日里都是躲着人走,还住过一段时间茅草屋,他的主要经济收入就是给当地的林场、农场打零工,找一些不需要身份信息的临时性工作,后来慢慢攒了一点钱才算有了起色。用朴某俊自己的话说,真的是生不如死,22年来,他不敢联系自己的家人,连自己儿子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自己也过的毫无生机。

面对警方的讯问,朴某俊把这看作是一场心灵的救赎。

“如果还有重来的机会,我永远不会再干出冲动的事!”说完,朴某俊沉沉地低下了头……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