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调查:后疫情时代 社区团购还会走多远

2020-11-18 18:1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076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吴思

社区团购早在2018年就出现,在今年疫情影响下再度火爆,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和下沉县镇都成为目标市场。随着疫情控制常态化,社区团购的市场竞争暗潮涌动,互联网平台、连锁实体店和个体户已成为主要三部分。

在青岛,社区团购以各小区商铺为据点,正在逐渐向深处蔓延,有些店铺本业加团购,开得红红火火,而有些却赔钱被市场淘汰。

吃穿用度 服装小店做起全能团购

“可以加我们个微信群,到时候群里发优惠,每天都有,可划算了。”在市北区方中圆商业街,泽桂林超市的老板正向顾客推荐团购的微信群,每天发布美团优选等三大平台的团购信息,目前他们的群已经有300多位成员。

不仅超市成为“团长”,许多小区门口的海鲜店、服装店、快递驿站等都干起了这个兼职。

座上客人民路店内送达的团购货品

市北区海岸阳光小区的九龙仓服装店是在小区市场里的一家外贸服装店,在其门口的收银台上,正摆放着琥珀核桃、桃酥、鸭蛋等包装食品,店员一边招呼着客人试衣服,一边在手机上回复着下单的信息,“好的妹,明天来拿哈。”

目前这家服装店的团购商品不仅有零食,还有生鲜蔬菜、米面粮油、家居用品等,几乎涵盖生活的方方面面,“你看,我们昨天刚开团的平底锅,99元,质量特别好,这个牌子专卖店卖299,我们便宜200块钱。昨天一天就卖出去15个。”店员王女士拿出装在纸箱里的平底锅向记者展示,她的身后是挑选衣服的顾客。

九龙仓服装店店员向记者展示团购的平锅

据店长透露,他们的货源都是自己联系,“互相合作嘛,有很多也是生意伙伴介绍的。”每天会在团购微信群里发布商品介绍和价格,且每天的商品基本是不一样的,想购买的成员会在群里回复,然后私聊转账。他们没有平台和小程序,只依靠微信群聊。截至目前群内有375名顾客,还在不断增加,群成员都是海岸阳光小区的住户,群日单量在20单以上。前一天下单,第二天就送到店。

市内许多开在社区内的店铺都像九龙仓服装店一样开展了团购业务,拥有自己的配货资源,有的没有店面则会每天定点送到社区门口。市北区中海蓝庭小区就有这样的“流动性”团购超市,焦女士在微信群内发布吃穿用的商品的信息,自行转账购买,每天下午四点她会把前一天下单的货品送到小区门口,许多路过的居民也会因为好奇成为团员,目前两个月已经有275名团员。

在当前青岛社区团购的市场中,个体经营的团购正迅猛发展,不依靠平台和小程序,他们拥有自己的货源,并且因为长期与社区居民联系,居民自然形成信任,加入团购群的人越来越多。

电商平台不温不火  实体崛起末位淘汰

“今年生意的确不好干,因为外地游客少了,效益随着大幅减少。上个月多多买菜的地推来我这推广,我觉得还能赚点就接下来了。”市北区平安路泽桂林超市的老板许先生说道,“我这做的团购平台就是美团、拼多多、滴滴,小平台肯定不如这些大平台有消费基础、有保障。”据了解,一个自提点就像快递驿站一样会按件计费,团购的利润约在商品金额的10%左右。“现在我这三个平台,一天能有20个人来取货,一个人基本买两件以上。”许先生表示。

菜市场内多是40岁以上的女性

互联网平台在社区团购市场的发展趋于平稳,目前在青岛主要为三家:拼多多的“多多买菜”、美团的“美团优选”、滴滴的“橙心优选”,自提点几乎覆盖各大型住宅区,短期内受众不会有大增量。拥有强大供货资源的电商平台已经过了刚上线大幅补贴的时期,价格有所回升,但还是比市面上均价低。“之前我买鸡蛋水果之类,都有一分钱的时候,现在慢慢的涨价,没有那么便宜的了。”在多多买菜上购物的邵女士说道,价格提高之后,她买的也少了,因为感觉和市场差不多,去市场买还不用等快递。

互联网平台的团购业务不温不火的发展,一些连锁实体店却迎来团购热潮。“我觉得还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比较放心,还能和店员交流,更安心。”正在座上客人民路店取货的王女士说道。

座上客作为全国连锁的零食店在今年开拓了社区团购业务,不同的是,座上客依赖自己的实体门店,无需另外设置自提点。目前座上客在青岛已有40家拥有自己的团购社群。“我们现在售卖的就是蔬果生鲜、米面粮油、饮品等等,主要是食品类,货源是我们自己联系的,不都是本地产的,像蔬菜就是从寿光运过来,其他的也有青岛周边地区产的,如即墨地区。”座上客社区团购项目的青岛负责人孔先生介绍。

“我之前去座上客买东西进了他们的群,他们有时候会有优惠券之类的,可以去店里消费减钱。”家住市北区人民路的王女士表示。座上客的团购业务不仅帮助他们深入社群,增加盈利,还能为其实体店引流。一些被退换的团购货品也会成为他们促销的商品。“我们的团购都包退包换,除了有质量问题的会当场报废,一些轻微折损的货品会直接放在店里打折卖掉,不会运回去。”孔先生透露。

现在座上客多个团购群都已满员,每天线上和线下相互引流。与其相反的是,一些社区内的门店却因为团购赔钱退出了这个市场。

市北区一家超市内店员正在给团购顾客取货

市北区中海蓝庭小区内的鑫欣源超市在两个月前还在经营团购,但如今却放弃了这个业务,“当初是厂家直接找到的我们,我们负责拉群宣传。结果陆续有退货的,他们要承担来回的物流还有商品的赔偿,次数多了完全是赔钱经营了,就不干了。”56岁的店长王阿姨说道。

完善的供应链是社区团购商家打开市场的必备条件,如果货源和物流均是自己无法操控的,那这家店则无法长期生存。像鑫欣源超市的团购厂家一样,许多自营商户也想进入市场分一杯羹,但忽略了选品的重要性和顾客反馈的多样化,最后都是被淘汰的结局。

一小区门口原本经营海鲜团购的店已停业

年轻人不买账  消费主力很理性

外卖因为便捷性深受年轻群体的欢迎,而社区团购的商品多是需要再次加工的食材,对于年轻人尤其是尚未成家的群体,社区团购的吸引力并不大。

“我一个人住,也不是天天做饭,而且我也担心团购上的生活用品的品质,所以目前不会加入社区团购。”居住在李沧区的24岁的陈小姐说道。

对于一些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菜肉米面、油盐酱醋都是离他们父母更近的消费品,在他们的生活中,市场就不是经常光顾的地方,所以社区团购更从未接触过,“我没见过社区团购,因为也不经常在小区买菜,对这个是真不了解。”家住市北区鞍山路的许小姐说道,而她所住的小区已有两个自提点,家住崂山区的王小姐和住在李沧区的刘先生同样也表示没见过社区团购。

社区团购已经发展近三年,在今年各路资本进场后遍地开花。记者在多个社区团购群发现,30-50岁的女性群体是消费的主力军。

“团购的确是便宜,像我买一挂香蕉,在市场买是5块钱,在网上买就3块钱,吃起来一样。”46岁的邵女士说道,像邵女士一样,消费团购的主要群体都是经常光顾市场的人群,他们清楚价格差异,了解市场行情,才会对高性价比的社区团购感兴趣。

市民邵女士正在浏览团购群信息

目前社区团购的价格都是原价五折或更低,而且货品种类丰富,各平台团购群都有一些流行的商品打超低的折扣,但值得一提的是,参与团购的市民在消费时都保持着理性克制。

“我买东西一是看价格,二是看自己需不需要,有些很便宜但我用不着的也不会买。”邵女士表示。据调查,许多市民团购下单的都是单个数量的货品,如一棵白菜、一根胡萝卜等。

记者在团购群中发现,虽然价格便宜,但市民仍会以真实需求作为购买前提。“我就想要5个馒头,有和我拼单的邻居吗?”刚拍下王哥庄馒头团购单的李女士在团购群里留言道。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