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十四五”交通规划:鲁中高铁通道分“三段”规划建设

2021-07-23 14:36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阅读 (28858) 扫描到手机

7月19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开印发《山东省“十四五”综合交通运输发展规划的通知》(鲁政字〔2021〕127号)。通知指出,牢牢把握交通“先行官”定位,重点实施大通道、大网络、大枢纽“三大工程”,支撑和引领新时代现代化强省建设。

  这次山东"十四五"交通规划,一项重要工作,是在巩固提升既有“四横五纵”综合运输通道的基础上,推动形成“四横五纵沿黄达海”十大通道,这是遵循《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一轴两廊”(京津冀—长三角主轴、京哈走廊和京藏走廊)和《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一字型”沿黄通道山东布局的要求而形成的新规划。

  记者观察,形成“四横五纵沿黄达海”十大通道,其中的“四横”中济青通道和鲁南通道“两横”已基本建成和部分建成,最北一横鲁北通道中的德州至商河高铁,去年9月已经完成了可研评审、定测、初步审查设计、施工图审查;剩下的"一横”即山东西向“中线”出省高铁尚处在规划阶段,在本次通知中分为“东中西三段”被重点提及,这条通道在省内也被称作“鲁中通道”,“鲁中通道”重点是高铁通道,即:青岛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聊城至泰安至莱芜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长治至邯郸至聊城。

(7月19日,山东省政府网站发布的“四横”综合运输通道介绍)

  通知提出“完善鲁中横向通道”:“积极融入国家京津冀—长三角主轴、京哈走廊和京藏走廊。在基本形成鲁北、济青、鲁南三个横向通道基础上,加快完善鲁中横向通道,提升沿海港口辐射能力和西向铁水联运效能,积极融入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本次通知提到鲁中高铁通道的“东段”青岛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积极推进鲁南高铁曲阜至菏泽段、鲁南高铁菏泽至兰考段、胶济铁路至济青高铁联络线、济南至莱芜、莱西至荣成、济郑高铁山东段、潍坊至烟台、京雄商高铁山东段、京沪高铁辅助通道山东段、青岛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济南至滨州、德州至商河等项目”。

  本次通知提到鲁中高铁通道的“中段”聊城至泰安至莱芜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和“西段”长治至邯郸至聊城:“打通纵贯南北的京港(台)、京沪辅助和横贯东西的鲁北、青济郑、鲁南高速铁路主骨架。力争规划建设滨州(东营)至淄博至莱芜至临沂、聊城至泰安至莱芜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青岛至平度至莱州、青岛至日照、日照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济南至济宁、枣庄至新沂(徐州)、长治至邯郸至聊城、菏泽至徐州等项目”。

  西向出省“鲁中高铁通道”早有规划。2018年9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印发《山东省综合交通网中长期发展规划(2018-2035年)》提到:拟修建青岛西至聊城至河北邯郸的鲁中高铁通道。规划中的鲁中通道起自日照北部和青岛南部毗邻区域,经潍坊南部、淄博南部、莱芜、泰安至聊城,预设线路站为:河北邯郸-聊城-泰安-莱芜-淄博沂源-临沂沂水-潍坊诸城-青岛胶南。2019年6月,山东省发改委明确,青聊高铁项目于2020年初上报国家发改委,该高铁从青岛西站西经诸城至沂水、莱芜、泰安、聊城、邯郸,预计工期四年左右,批复后将立即实施,全线设计时速350km/h。此次山东十四五交通规划,将该路线从河北邯郸延伸到山西长治。

  西向出省的“鲁中高铁通道”,与南北向高铁骨干通道京沪高铁辅助通道、京雄商高铁存在交叉的问题,如今两条高铁的走向和站点问题已经解决。2020年10月22日-25日,新建潍坊至新沂铁路及新建青岛西京沪二通道铁路可行性研究评审会在济南召开,评审会最终确定,京沪高铁辅助通道潍坊至新沂段将走东线方案,东线站点确定。此外,2020年6月4日,中国雄安官网《新建北京至雄安新区至商丘高速铁路环境影响评价第一次信息公告》在沿线各市政府网站正式发布,京雄商高铁在山东的站点确定,在山东段共设6站。

  京沪高铁辅助通道、京雄商高铁在山东的走向和站点确定之后,西向出省的“鲁中高铁通道”规划建设进程随之加快,三段当中,行动最快的是“东段”青岛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今年5月6日,《新建青岛至京沪高铁辅助通道铁路社会稳定风险分析公众参与公示》已经在诸城市人民政府网站公示。

  西向出省鲁中高铁通道从东西方向横穿山东沿海、沂蒙山腹地、鲁西平原,连接山东、河北、山西三省,是山东联系沿黄河经济带、中原经济区的主通道,是日照港、青岛港重要集疏运通道,也是晋中、西北地区的出海通道,对我国北方经济社会发展意义重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山东西向高铁通道主要规划建设有南北两线,缺的恰是“中线”:“北线”是青济-济石-石太-太银高铁路线,石太客运专线2009年4月1日正式通车,济石客运专线2017年12月28日正式通车,济青(济青)高速铁路2018年12月26日建成通车,太银高铁(太原-银川)尚处在规划论证阶段。今年6月25日铁路调图后,山东到宁夏之间开通高铁,但需要绕道陇海客专走西安北上,走了一个大“U”字的弯道,如果未来太银高铁建成,山东到宁夏会更方便;如果“鲁中高铁通道”未来从长治继续向西延伸,则更加方便。

  “南线”主要是借助东西大动脉陇海客专,通往大西北。目前,青岛借助青连铁路(青岛-连云港)、济南借助京沪高铁济南-徐州段转陇海客专,可以到达河南、陕西及西北诸省区。正在修建的济郑高铁和日兰高铁,未来能和陇海客专实现更方便连接。济郑高铁是从济南到郑州,郑州是陇海客专线路上的重要站点。2020年6月18日,济郑高速铁路山东段进入实质性施工阶段;济郑高速铁路河南段预计将于2021年12月建成通车。日兰高铁是从日照到河南兰考,兰考是陇海客专线路上的站点。2019年11月26日,日兰高速铁路日照至曲阜段正式开通运营,日兰高铁曲阜到菏泽段和菏泽到兰考段仍在建设中。

  西向出省的“鲁中高铁通道”的经济价值在于,其是介于“北线”和“南线”的“中线”,从山东可以“正西向”通往我国西部,大大缩短了山东和西部诸省区的距离,比“北线”和“南线”需要“拐弯”“走弧线”到达西部诸省区要快捷得多。

  从走向来看,西向出省的“鲁中高铁通道”,未来要和京沪高铁辅助通道、济莱临高铁、济枣高铁、京沪高铁、济济高铁、京雄商高铁、济郑高铁等形成交叉,这对于完善优化山东高铁网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鲁中高铁通道”和济郑高铁在聊城形成交叉,意味着济南未来可以经聊城直通河北邯郸和山西长治,一举改变济南正西向交通长期不畅的局面,加上济南的西北向有济石高铁、西南向有济郑高铁,这样济南的“西向”大门就全部打开了,腹地延伸广阔,这对于“强省会”战略实施和省会经济圈、济南都市圈建设都会产生直接利好影响;对河北、山西来说也意义重大,“鲁中高铁通道”一旦规划建设完成,冀北、晋中南就有了一条最便捷的出海大通道。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周学泽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