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对比!新机场国际货运中心就是“巨无霸”;兴奋!报关员感觉在新家里特有奔头

2021-08-09 01:3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2459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高芳

8月12日0时,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将迎来一夜转场。与飞机、旅客一起“搬家”的,还有陶亮。

跟时间赛跑

早上7点,陶亮背上包准备出门。包里沉甸甸的,是一盒色香味上佳的宫保鸡丁,还有一盒精致的老婆饼。这是他的午饭,都是妻子一早起来准备的。

妻子在一所职业高中任烹饪老师,每天上班,陶亮的包里总会塞满各种美食。走在路上,陶亮交叉扬起的手每每碰到背包边缘热乎乎的饭盒,脚步都显得更加铿锵有力。

最近,有一件事让陶亮觉得特别有奔头:他所在的国际物流公司要搬去新机场了。这几个月的测试演练,陶亮跟着去看了几次,那宽阔的场地、先进的设备……脑海里每每浮现新机场,都是熠熠生辉的样子,就像早上灿烂的阳光,在树叶间欢快地跳跃着。

坐了几站公交车,陶亮赶到了公司班车的发车点。7点20分,班车准时抵达。车上已经坐了两三名同事,奔向流亭机场的路上,新机场成了绕不开的话题。

“下周要搬家了,我文件还没收拾好呢。”

“不用着急吧,文件放一个盒子里,搬过去再整理也来得及。倒是怎么去那边上班啊,就怕早上路堵啊……”

“昨天我们几个人都商量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坐地铁过去,到了胶州北站那一站下车,公司在那儿再统一发班车。”

“嗯,这个主意不错,路程长了一半,还是坐地铁上班保险些。”

陶亮的公司管理比较人性化,考虑到员工从市内赶到机场上班,路上容易堵车,一个月允许有几次迟到的机会,但同事们还是很在意早上的路程规划。快运行业最注重时效,早上迟到一会儿,上午的运单来不及录入电脑,就不能及时通关,可飞机不等人啊,要是晚了赶不上飞机,延误了到货时间,跟客户就没法交代了。

合格证哪去了?

一个多小时过后,上午8点半,班车到达流亭机场北侧的物流园区。

作为公司的一名报关员,陶亮工作的紧张程度非一般人所能想象。电脑一开,噼噼啪啪的键盘敲击声便响了起来,手边一摞厚厚的单子等着他录入,单子录入系统后,便会自动对接海关,进入下一步的通关流程。时不我待,下午要发走的货上午就得完成清关。

陶亮抵达办公室后迅速开始工作。

一番争分夺秒的忙碌,陶亮走出办公室,来到办公楼后面的通关处。院子里停满了货车,各家公司正忙着装卸货,准备通关。

疫情期间,进口货物都要进行多次消杀,被消毒水浸过的纸箱有些易破,“小心点!”不断有人提醒,大家都尽可能地轻拿轻放。

一件件通关的货物被送上安检通道,进入一个黑色闸机口,这是一部X光透视机,海关工作人员坐在通道旁边的屋里,通过电脑查看进口货物有没有携带私货或者违禁物品,也会对包裹进行随机抽检。

“你过来一下。”有工作人员招呼陶亮,“这个包裹里的口罩没有合格证。”疫情期间,防疫物资要有合格证才能进出口。

“不可能啊。”这些快件陶亮都检查过了,怎么会没有合格证呢?凭空多了一道程序,陶亮的额头渗出了汗珠。他把快件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找了一遍,终于在传送带附近的地上找到了一张小纸片,原来是刚才开包抽检的时候,合格证不慎掉出来了。

一场虚惊,不过是陶亮每天工作中的一个小插曲。

流亭机场附近,集中分布着不同的空港物流园区。进出口通关的货物,在这里完成通关检查,往飞机上装载或者从飞机上卸下地货物,都需要拉到旁边的物流园区。即使两个园区之间需要短驳车接送货物,开车也要5分钟。陶亮一米七八的身高,将近200斤的体重,奔走在不同的物流园区内,微信运动上的步数每天都要超过一万五千步。

同事们经常拿他开玩笑:“这个工作量也不见你掉秤啊。”

陶亮脾气好,憨笑着自嘲:“我媳妇喂得好!”

陶亮在物流园区核验快件信息。

从送报纸到运“大件”

陶亮所在的公司叫OCS(欧西爱司)物流,是日本ANA集团旗下公司,以收发国际快件特别是对日业务为主。今年已经是陶亮入职的第16个年头了,比陶亮工作更久一些的唐琳娜是青岛分公司清关部的负责人,也是公司创立之初就入职的一位老员工。

唐琳娜还记得自己刚入职时,经常往返于公司与青岛海天大酒店之间,那时候日本客商大都住在那里,有邮寄航空快件的需求。

上世纪80年代,OCS的中文全称是“日本海外新闻普及株式会社”,主要为在华的日本商社和媒体递送日本报刊《读卖新闻》和商业文件。1979年6月,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半年后,OCS就与中国对外贸易运输公司签订了第一份快件代理协议,成为了第一家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国快递公司。

唐琳娜还记得2001年青岛分公司刚成立时的情景,“公司刚创立时,青岛的日本公司还比较少,业务相对比较清闲。有时候忙活一天就收几个件,放在袋子里,晃一晃,空荡荡的。”如今公司每天要发几千票件,快递的物品也早已超越了报纸和文件。流亭机场附近聚集了大量的服装厂,“现在纺织类的货物很多,国外的客商寄来样品布料,青岛的服装厂按照要求加工好样衣,都靠快件邮寄往来。”

凌晨两点一架货机、下午两点一架客货混载飞机,先后从流亭机场起飞,在日本机场落地,是两地每天货物往来的主力运输航班。“下午两点多,站在物流园里,就可以看到全日空的飞机从头顶滑过,尾翼上有一个显著的ANA蓝色标志。”公司的同事们看到这架飞机经过,都会在暗暗地舒一口气,一天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

陶亮在物流园区核验快件信息。

开电瓶车去吃饭

8月5日上午11点多,陶亮坐上同事的车,一行3人赶往胶东机场,本来当天预定好要演练实货通关,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被临时取消了。尽管此前已经过了数次模拟演练,但毕竟是纸上谈兵。一夜转场,一旦进入实操环节,谁也不敢保证设备或软件系统不出问题。

“去测试一下扫描枪,接着把新办公室的网线布上吧。”转场在即,多去看一看,熟悉一下新环境、新流程,总是好的,这样心里才有底。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大海星”映入眼帘,坐在车上的同事们忍不住摇下车窗,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胶东机场的航站楼和飞行区规模比流亭机场扩大了4倍多,这个“大海星”可谓蓬勃大气、器宇轩昂。开车绕到航站楼的北侧,一行人到达了胶东机场国际货运场地。

与原来工作的物流园比,新机场的国际货运中心简直就是“巨无霸”。“我看以后中午出去吃饭得准备个电瓶车,不行先去买个滑板车,再练练轮滑。”园区场地太开阔了,陶亮和同事们为几天后的转场做着打算。

新机场高大气派的国际货运场入口

园区里虽大,但是区域功能划分明晰。顺着指示牌看去,各个运营板块的布局一目了然。快件和电商的通关通道在一侧办公区域,普通物流的通关通道在另一侧。进口和出口通道也分开了,通关通道的数量也增加了几倍。园区里工作人员坐在电动叉车上,正在做着转场前的准备。

同事们都很兴奋,边走边看,三三两两地议论着:

“原来的老机场还得通过短驳车将飞机上卸下的货拉到海关的卡口,新机场这边通关通道另一侧就是机坪,飞机卸货后,马上就进入货物的分拨和理货环节,流水线直接下来通关,真能省不少时间。”

“这边电商和快件分开通关了,老机场那边电商和快件混在一起通关,货量一旦增加的话,相互抢线路,容易积压,这样比以前好多了。”

一个进境快件的通关流程,理货区是起点。新机场快件入境后先在理货区进行分拣,然后在X光机上线口进行扫码,扫码后过机检线。只有通过机检线,进境快件才能从空侧到达陆侧。

机检成像将来会实时传到监控中心,这里有多个集中判图平台,快件机检线的实时监控和X光成像同时集中在这一平台上。海关值班通过屏幕判图,对可疑快件进行远程布控,机检线接到布控指令后,即可将可疑快件自动拨出,运送至海关查验室拆包检查。查验有问题的,进入暂扣区;没有问题的,通过回流口送回机检线,与其他快件统一至下线口,经再次扫码后放行。

整个海关快件监管中心,一共有300多个全方位摄像头,所有进境、出境的货物,每一个节点都会无死角地呈现在监控中心的大屏幕上。新机场监管作业场所应用物联网等新技术新装备,实现区内地理信息全采集、视频监控全覆盖、指挥中心全监控,全面管控货物在场所存储、位移、查验和卡口进出,实现闭合式监管。

在出口通关处,大家围在一个嵌入地面的托盘旁,好奇地看起来。货到了放在托盘上,一托称重,数据对碰成功后,航站人员会给安检发一个数据,安检核对后没有问题,分配安检通道。这时,大屏幕上就会显示哪个单号放行了,可以进入几号通道安检了,然后从安检通道通关。

“哎呀,陶亮你都200多斤啦。”托盘称重装置很灵敏,趁陶亮不注意,原先站在托盘上的同事偷偷走了下来,显示屏上立马出现了陶亮的体重:204斤。

“中午刚吃了饭,这个不准。”一番玩笑过后,是大家对新机场先进设备的感叹,对他们来说,时效和速度是赢得客户的关键。

园区里虽大,但是区域功能划分明晰。

电梯旁的办公室

“为了调试新设备,理顺流程,我们最近晚上10点之前没有下班过,周末也不休息了。”带他们参观的航空物流人员说完,匆匆去忙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了。

跟这位物流人员一样,最近一段时间,唐琳娜的电话特别忙,包里的两个电话一直在交替响铃。新机场转场在即,她跟客户要经常打电话沟通,很多工厂的客户告诉她,打算搬到新机场周围,这样发物流更方便一些。

“虽然目前看到机场的硬件条件过硬,但是通关环节到底提速到什么程度,还要等到真正转场后磨合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如果这边通关速度快的话,可以把其他城市的货物转到青岛来通关。”唐琳娜心里这样盘算着。

作为一名清关经理,唐琳娜很羡慕那些享受优待的同行和同事。事实上,目前国际货运的竞争已经上升到各个空港之间的竞争,空港之间也纷纷亮出优惠条件来“留客”,像北京、上海就给一些国际快件公司开辟了独立库,OCS在这些机场也都拥有独立库,这样就能拥有自己专用的通关通道和存货仓库,大大提升了通关速度,公司也会把各地的快件集中到有独立库的空港来通关,慢慢形成聚合效应,空港靠着吞吐量盈利服务费,是双赢的买卖。

随着快件快递、跨境电商、冷链物流为代表的新型航空物流业务的快速崛起,国内航空物流迎来了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抢占全球航空物流发展制高点,也是青岛在新时代面临的新机遇与新挑战。

放下这些大问题,唐琳娜和同事们来到公司三楼的办公区域,再过几天,这里就是他们每天“战斗”的地方了。

“我选的位置好吧。”唐琳娜对自己选的办公室位置很满意,等租赁合同签订后,就可以安排新的办公桌椅搬进来了。

“来看位置的时候,还想要把头的办公室,那个办公室的窗户正对着‘大海星’,可以看见胶东机场起飞的飞机。”但是唐琳娜最终没有选那间办公室,原因就是办公室靠楼梯近,楼梯下面是电商通关口,电梯这边离快件的通关口更近一些,时间是快件公司的竞争力,几分钟的距离也要考量在内。

“这个位置好,出了电梯就是办公室,可以少走不少路呢。”每天跑上跑下的陶亮,最满意办公室的选址,这意味着以后上下楼可以不用像在流亭机场时爬楼梯,干起活来也更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