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寻访记②太心疼!青岛千年酸枣树染上“不治之症”!相传李世民在此树挂过盔甲

2021-10-26 19:0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0159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陆金星

上千年的古树在即墨区有5株,其中生长在大沽河畔的一株酸枣树,目前可以说是全青岛最年长的酸枣树了,据史料推算已有1530多岁。10月25日,记者在大沽河畔的即墨区移风店镇张家庄村,见到了这株沧桑的古树,但树上已无树叶。据村民介绍,相传唐太宗李世民东征时经过张家庄村,下马休息时,将重几十斤的盔甲顺手挂在一棵酸枣树上,后来当地村民称这棵酸枣树为“挂甲树”,令人痛惜的是老树得了枣疯病,今年三月发了几个芽后不到半月就脱落了。而距离“挂甲树”约两公里的赵家庄村,还有两株相邻的千年酸枣树,看上去枝繁叶茂,还结了不少的果子,但不幸的是也染上了枣疯病。

  历经1530多年的挂甲树,今年已无树叶

  挂甲树上的古树铭牌

“挂甲树”的故事

“挂甲树”远近闻名。据村支书张吉前介绍,当年移风店闯关东的老乡们远在他乡都会想起家乡的 “挂甲树”,将“挂甲树”的故事讲给后代听。“七搂、八扎、一媳妇”是他们对这个树的描述,需要七人搂,外加八扎,还得加上一个媳妇背靠树的宽度。“挂甲树”名字的由来,是相传唐贞观十八年,唐太宗率领军队东征时,一天行至即墨境内,突遇滂沱大雨,唐太宗将淋湿的盔甲脱下,随手挂在路旁的一株酸枣树上晾晒。晚饭后,欲取盔甲时惊奇发现未挂盔甲前的酸枣树树干微弯,挂上盔甲后反而坚硬直挺,更奇怪的是太宗的盔甲早已干爽如初了。李世民仰天大笑:此乃正义之战,挂甲的小树亦能充大任也!”随后4万将士后赴莱州,通平壤,战辽东……彻底征服了百济国和高丽国。因此当地的官员和百姓为了纪念这位贤明的君主,对唐太宗挂甲的这株酸枣树倍加爱护,并称其为“挂甲树”。“挂甲树”生长在2米高的土丘上,在树前下方有一小庙,庙顶上有1百条防水棱,因称“百棱庙”,是当地人祈雨之所。土丘东临一小河,小河东折处有一座小桥,称“月牙桥”,桥面是一块完整的碾盘,中部有一驴蹄印,相传是八仙之一的张果老骑驴桥上走过留下的印记。民间有“挂甲树,百棱庙,饮汤湾,月牙桥,弯弯曲曲九趟道”之说。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痕迹已经不复存在。

  挂甲树前有个老碾盘,上面留有相传是八仙之一的张果老骑驴桥上走过留下的印记

“挂甲树”生于此地,曾分出5-6个碗口粗的大枝。西北一大枝,前端两枝条粗如铜钱,自然旋曲成两个茶杯粗细的圆环,形状相似,排列整齐,当地人称之为“千里眼”,从“千里眼”透过枝叶层,可以西北观望大沽河。偏东北三枝条交叉处,小枝叶覆盖其上,酷似一架纺棉车,风来时,枝叶摩擦,嗡嗡有声,如纺车声无差。正南一大枝上,上端分叉,左右两枝枝叶繁茂,每枝上中部小枝丛生、密集、弯曲一处,近盘状,两盘侧立,交相呼应,当地人称“顺风耳“,据说夜深人静时,贴上耳朵能听到天上人的话语声。此虽然是传说,但那也显示了当地人对挂甲树的神秘感和崇拜感。

  不少村民为挂甲树挂上红绳祈福

如今,这株古树历经过千百年的风雨沧桑,其树高7.0米,胸围1.15米,在2015年时村民就发现古树身上长出了一簇簇的小枝叶,是枣疯病发病的症状,林业专家也多次支招救治,村民组织挖坑下有机肥养护,但是状况确实不见好转。今年三月古树发出了一些嫩芽,但是不到半月的时间,树叶还没长大就脱落了,实在令人心疼。村支书张吉前说:“附近的村民每年正月十八、四月初八、十月初八都会在挂甲树前赶山会,也会唱大戏,那时候这里可热闹了,大年初一一大早村民也会前来祭拜祈福”,挂甲树是张家庄村的一个标志、一座丰碑,今年树没生叶,也都急坏了村民,一些老人为树挂上红布,祈求转过年来春天发芽,村民还自发运来有机肥,为树施肥加劲。“专家也想看看明年能不能再生新芽,如果实在不行,他们可能还有别的方案”张书记皱着眉头说。

另外四株酸枣树也逾千年

张家庄村邻村赵家庄也有两株千年的酸枣树,树龄1030多年,两株古树相依而生,枝叶茂盛,挂果酸甜。今年66岁的村民张吉松告诉记者,“挂甲树”得了枣疯病,全村人都跟着着急,因为老树历经千年不容易,老树还凝聚了不少老人的回忆。张吉松小的时候经常和玩伴到枣树下玩耍,结枣的时候,一群孩子就会到树下打枣,满是童年记忆。

在张吉松的带领下,记者看到了赵家庄村的两株酸枣树,两树相隔不足五米,周边用砖墙保护,张吉松一人都搂抱不过来,胸围应该在1.8米左右。一阵风吹过,枣树枝叶哗哗响起来。偶尔有几个熟透的枣落了下来,张吉松顺手捡起来放到嘴里,回味起来。

  挂甲树树上已无树叶,令人惋惜

据即墨区自然资源局造林绿化科徐科长介绍,另外两株千年酸枣树在金口镇杨家屯村前,长势茂盛,相传唐朝军队东征时在此处拴马休息。两树相隔不足1米。东北株胸围2米,树高7.5米,西南株胸围1米,树高7米。

关于这两株酸枣树的来历,有一个即墨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传说。相传隋唐时,云南的夫妻二人杨仪和柳叶来到青岛即墨金家口(现在是金口)。两人在金家口定居两年后,杨氏生下一女,取名春花。春花自幼聪明伶俐,颇受宠爱,被杨家夫妻视为掌上明珠。6岁时随父上山挖野菜,春花认识了南村(现周家屯)周家放羊娃黑子。黑子是穷人家的孩子,自小朴实善良乐于助人。两人日久生情,并约定终身。

  两株酸枣树相邻而生

  赵家庄村的两株千年酸枣枝叶茂盛,但也染上了枣疯病

日月如梭,转眼春花到了出嫁的年龄。金口村有名的媒婆于氏慕名而来,对柳叶、杨仪说,周家历代出海打鱼,家有万贯财产,一辈子用不完,夫妻二人便答应了。结婚这天,周家抬着八台大轿迎娶春花,却不见新娘春花。原来春花听说,周家儿子横行霸道,便与黑子一起自杀身亡。杨仪和柳叶夫妻后悔不已,为了成全黑子与春花这对恋人,双方父母将他俩埋藏在土地庙前。半年后埋葬黑子与春花的地方长出了两株酸枣树,年复一年,酸枣树枝叶繁茂,开花结果,至今携手并肩度过了1320多个春夏秋冬。

“挂甲树”已落叶,另两株也染上了枣疯病

“今年林业专家来了三次,三月份一次、六月份一次、九月份一次,省里的专家也来看过了,但是没什么好的办法。”村支书张吉前无奈表示,从2015年开始,村民就发现枣树出现问题了,在树干树枝上长出了不少扫帚状的细小枝叶,也就是枣疯病的症状。该做的保护都做了,包括防腐、滴灌药物、砍除病枝、下肥生根等等,今年三月发了几个小芽落了后,就没长出叶子来。村民都很关注这几株古树的情况,从中央电视台农科频道看到专家说枣疯病堪称不治之症,感觉非常可惜。“赵家庄这两株树干上也长出了密密的枝叶,也染上枣疯病了,看着都着急啊。”

  赵家庄村的两株酸枣树相距不足五米

  赵家庄村的酸枣树一人都抱不过来

据了解,枣疯病又称丛枝病、扫帚病、火龙病,果农称其为“疯枣树”或“公枣树”,是由枣植原体侵染所引起的、发生在枣树上的一种病害。是枣树的毁灭性病害,感病枣树发育滞缓,枝叶萎缩,常导致整株或成片死亡。即墨区自然资源局造林绿化科徐科长表示,他们已经对赵家庄村的两株酸枣树进行了保护措施,对南侧树基部树洞内杂物进行了清理,刮除树干松软腐烂的木质部分,吹干吹净后用杀虫剂与杀菌剂混合喷涂处理,还对一些枯枝进行了清除。还对古树采取了周边修建复壮沟、保留通气孔、时令喷药消灭媒介昆虫等方式。

专家支招,可尝试“桥接”救树

青岛农业大学果树病害专家李保华教授介绍,枣疯病是植原体侵染类似病毒一样,现在可以用四环素治疗但只能起到缓解症状的作用,最大的难度在于植原体类似于细胞内的东西,目前没有任何一种杀菌剂能够杀死细胞内的病毒而不破坏细胞。枣疯病靠叶蝉传播,目前在胶东地区传播很快,山东半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种植的大量枣树很多得病。李教授还表示,枣疯病的病菌主要在根部,导致根部不发根,几年之后树就完了,一般得枣疯病后四五年就枯了,发不出芽了。

  张吉松捡了几个酸枣

听记者说得病的是千年古树后,李教授非常惋惜,同时也提出了建议。李教授建议,可以寻找对枣疯病有抗性或不敏感的其他枣树品种,在患病古树周边种植,然后从古树树干进行“桥接”,用有抗性的枣树的树根为得病枣树提供营养,从而得到根治。“砍除病枝、滴灌药物等办法只能缓解发病症状,不能消除病毒、不能根治,如果想对古树进行彻底救治,目前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可以尝试一下桥接的办法,这种办法得抓紧实施,不然只使用缓解的办法最终古树还将死亡,只是缓解几年的事。”李教授说。

据记者了解,西海岸新区宋家庄村一株500多年树龄的酸枣树也得了枣疯病,已于去年脱叶,今年没再发芽。对于枣疯病的流行,李教授也有他的观点,主要由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山东发展冬枣产业,种植枣树的面积和区域不断扩大,这也让枣疯病病菌开始不断蔓延传播,李教授了解到的山东省一些树龄超过二十年的枣树染病超过百分之九十!

最后李教授表示,其余的四株千年枣树染上枣疯病的概率也几乎是百分百,因为这种病毒是随时传播的,治疗枣疯病,国内还有专业团队专门做枣疯病,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提前下手,救治古树!

千年古树染上“不治之症”着实让人着急,记者将探访到的情况反应到了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工作人员表示将尽快向上汇报并前往查看,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挂甲树树枝光秃秃

挂甲树前路口设有两座石狮

古树已立村头千年

  看着酸枣树上长出的小枝叶,张吉松很担心

  老树根部长出了密集的枝叶

长出扫帚状的枝叶就是得了枣疯病的症状表现

赵家庄村的酸枣树上也长了密集枝叶

即墨区金口的两株1300多年的酸枣树长势茂盛

  赵家村的两株酸枣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