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别样山东·走近山东手造⑦|“刻活”一片叶子

2022-01-11 10:32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阅读 (319919) 扫描到手机

在树叶上雕刻出万千世界,稍不留意就可能前功尽弃

“刻活”一片叶子

  □ 本报记者 王健

  “同学们,明年是虎年,今天咱们就做十二生肖的老虎。”2021年12月29日下午3:10,济南市历城区明睿小学五楼美术教室内,20多名“叶创工坊”社团的学生开始了这学期最后一堂叶雕课:先用签字笔在法桐树叶上画出老虎的形状,再用刻刀一点一点刻制出来……在都婉莉的指导下,孩子们做得有模有样。

  从2000年开始进行叶雕创作,到2015年叶雕被列入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再到近几年非遗校园传承工作热火朝天地开展,对于济南叶雕代表性传承人都婉莉来说,这门传统手工技艺早已融入了她的血脉。

  “在没有纸张之前,人们就以树叶、兽皮、绢帛等为原料制作镂空画。‘剪桐封弟’的故事里说,周成王以一片桐树叶将弟弟封在了唐地。”都婉莉说。

  1月2日,走进位于市中区秀文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室,记者见到了都婉莉20多年心血的结晶。“这是《松鹤延年》,这是《百鸟朝凤》,这是十二生肖系列,这是红楼梦人物系列……”指着自己的宝贝,她一下打开了话匣子。而大大小小的树叶,在她手中,成了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忍不住惊叹:一片法桐树叶上雕刻着孔雀和牡丹;一片黄栌叶一半是绿色,一半是红色,正好刻上两条金鱼;两片银杏叶叠在一起雕刻成一只漂亮的蝴蝶,叶柄劈开就是触角。

  叶雕制作包括采叶、选叶、清洗、构图、雕刻、定型等十几道工序。其中,采叶是基础,雕刻最复杂。

  从指甲盖大的黄杨树叶,到手掌大的法桐树叶,都是都婉莉眼中的宝贝。

  “一开始我刻的都是单色叶雕,比如纯绿色或者纯红色,后来才慢慢有了变色叶雕和拼色叶雕。”都婉莉清楚记得,2004年的一天,她出去采集树叶的时候,发现了有红斑的法桐树叶。按照她之前的思路,这片叶子肯定没法用。但当时她灵机一动,突发奇想:“今年正好是猴年,为什么不能做一个猴子吃桃的图案,有红斑的地方正好刻成桃子。”这为她的创作打开了一个新世界,而往往变色或拼色的叶雕作品更容易成为精品。

  “秋天的树叶水分少最好用,杨树叶、法桐树叶、冬青叶易采集,适合练手。”法桐树叶压平了放在冰箱里可以“保鲜”,多的时候,都婉莉家的冰箱里一半都是树叶。

  “雕刻最耗时费力,也最考验功夫。”都婉莉介绍,刻制时,要将叶形、叶脉等都融入作品,而且留脉要均匀,能成为图案的一部分最好。比如,叶脉可以成为熊猫身边的竹子,可以成为花茎。雕刻要一次性完成,否则叶片可能会变色,叶边可能会翘起来,影响整体效果。她笑着说,叶雕特别费眼,有时手中的刻刀一拿起来,几个小时放不下。

  制作一件完整的叶雕作品,需要一个月左右,因为太过精细,任何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前功尽弃。“有一次到了最后关节,我用小号毛笔刷防脆漆时,手一抖戳坏了叶脉;还有一次,我用银杏叶做了百蝶图,但树叶没选好,想补救太难了。”20多年来,都婉莉已经制作了上千件叶雕作品,都做成了标本,她的作品还曾参加过多国艺术巡展。在2021年建党百年之际,她利用百片红叶创作了叶雕作品《庆百年》。

  “叶雕和很多非遗项目不同,因为受到各方面限制,难以做成产业,传承是个大问题。”不过让都婉莉感到欣喜的是,这两年开设叶雕课的学校在增加,喜欢叶雕的孩子们也越来越多。

  如今,叶雕已经在齐鲁大地生根发芽。聊城“90后”小伙王友欣和贾景瑞的作品《叶雕·山东》还获得了第十一届“泰山文艺奖”。他们耗时9个月将山东16市的特色人文景观栩栩如生地雕刻在树叶上面,还附上了二维码,用手机轻轻一扫,解说娓娓道来。

叶雕需耐得住寂寞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都婉莉:学习叶雕,有美术基础最好,因为需要构图,但更重要的是需耐得住寂寞。叶雕制作受限于原材料,又因工艺复杂,制作周期长,而且每一步都要纯手工操作,难以批量化生产,要想专职从事叶雕制作,恐怕收入难以维持正常开支。我创作叶雕20多年,喜欢这门手艺的人不少,但真正购买收藏的人并不多。记得前些年有3个外国人找到我家里,180块钱买过一件。听起来好像不便宜,但你要了解下制作过程,就知道我卖亏了。

  当初也有人跟我探讨过批量化生产的问题,比如直接把图案扣在叶子上,不去管叶形、叶脉,但这样的叶雕还有什么价值呢?因为仅压干一个工序就需要10天左右,我也尝试过用电熨斗,但这样叶子颜色就变了。这是个功夫活儿,想偷懒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