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民:一名眼科医生的执着与信念

2022-06-15 09:59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8468) 扫描到手机

他是一名眼科医生,更是一名纯粹的医者。

他自认为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在追求完美的同时又兼具理性。

——这就是陈国民的医道,醉心于医,以其执着和信念,挚守患者光明。

「医道之路,使命为之」

六月的青岛,天高海阔,绿意盎然。

因为上午手术安排,记者采访陈国民只能选在下午,时值午后阳光如煦,刚处理完接诊的他急匆匆赶到采访室,但中间采访的过程并不顺利,刚采访完第一个问题,一个问诊的电话又把他叫走了。

“对患者放不下”,采访中这句话是陈国民说的第二次,也许在他眼里,患者的需求大于一切,只要患者需要,就会义不容辞赶往一线。

当问到对于选择眼科的初衷,陈国民讲出了自己的故事,之所以选择眼科并走到今天,可以说是一个意外,因志愿调剂被意外调到了医学院,在后面又意外接触到眼科,在某一刻发现,给他人治好眼睛、重见光明充满了成就感,而成为一名光明使者对陈国民来说,也就成了更有吸引力的一件事。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一个人的一生会在哪个领域取得杰出建树,也许并不与他最初的选择对等,很多优秀人最终取得的成就并非是他一开始追求的道路,有的甚至是背道而驰,好比鲁迅和郭沫若,最初立志学医,但最终都成了一代文化巨匠。

对于陈国民而言,一次意外调剂,坚定一生追求,而他的医道之路,也从那一刻展开。

以下是记者与陈国民院长的访谈。

记者:如果给自己贴标签的话,您觉得应该贴什么样的标签?

陈国民:我的性格上可能相对比较急躁,在工作或者生活中,相对来说比较理性,在对待病人或者患者方面,有一定的追求完美,但是有时候会达不到那种完美的治疗结果,这时心里也会很内疚,也会很矛盾,所以我就是一个想追求完美,在达不到的时候内心又很痛苦的那种。

自己经常也在想,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不是需要放下,但每次一看到患者求医问诊的眼神、想到患者解除病痛的需求,心里还是放不下。经过不断的成长和历练,这种矛盾心理我也在逐渐释怀。

我觉得作为一名医生,选择了从医这条路,对患者就要尽可能做到最大努力,让每一个患者都得到满意的结果,只要患者认可医生,自己的内心也就没有那么多矛盾和痛苦,这也成了我平时工作中最大的一个追求。

记者:当初选择成为一名眼科医生的缘由是什么?

陈国民:实际上我学医以及大学毕业后的职业规划,都可以说是一个意外,我本来是没考虑要学医,甚至现在有些患者或者一些人见到我,让他猜我的职业,他任何一个人不会猜出来我是一个医生,很多人感觉我像不像运动员啊,或者是不是这个当过兵啊,或者当体育老师啊,很多人就这样想我,很少有人把我想成一个眼科医生,所以我说我是眼科大夫的时候,很多人感到意外。

其实当年考大学的时候,当时第一志愿没有录取,被调剂到了医学院,后来就被动的学医了,在医学院经过了漫长五年大学生活,后面毕业就想男孩子嘛都干外科,所以当时特别想干骨科,因为那时和一个骨科老师关系很好,他们特别喜欢我,鼓励让我去干骨科。

但是意外又发生了,当时实习的医院眼科缺人,就让我过去帮忙,后来去了一段时间,我感觉到眼科也不错,眼科中的很多事情让人觉得很有成就感,比如说这个患者眼睛看不见了,或者眼睛有白内障,眼睛有其它眼疾,然后经过医生的治疗,患者重见了光明,所以说这很神奇,当时就吸引了我,我感觉做一个眼科医生,特别是我们所说的光明使者,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从那以后我就选择了眼科,开启了二十多年的眼科生涯。

记者:20多年的从医经历中,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什么?

陈国民:我曾经接诊过一个老年患者,他当时视力模糊,看过好几家医院,说眼睛有结膜炎,眼底不好或者说是白内障等等原因,我经过一个详细检查以后,发现他是一个双眼的视野缺损,我们叫颞侧偏盲,通过进一步的视野检查,发现这个患者是视神经中枢出现了问题,再经过影像学检查,发现是脑部的一个梗塞,造成了视野缺损和模糊,最终明确了这位患者的病因是在脑部。

这位患者的病因在脑部,而并不在眼部,所以说我们作为一个临床医生,特别是眼科的医生,不能仅仅想到患者是眼睛的问题,也更不能只通过一个看裂隙灯一个看眼底,就可以盲目的判断患者有没有眼病,实际上有的时候我们要多想一想患者的主诉,多想一想患者有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症状,这样我们才能给患者做一个更好的诊断,做一个更全面的检查,最后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

其实最难忘的事和感触还是很多的,之前也是有一个老年患者,当时到医院去检查眼睛,然后手术,但是手术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患者也没有对我们医生抱怨,其实这么多年来作为一个手术医生,源于技术的原因,对于这位患者没有得到一个理想的视力,我始终也很内疚,因为我们追求的没有达到。

这也是我刚才说的,为什么有时候内心会很纠结痛苦,包括现在医学基础的原因,可能达不到一个百分之百给患者解除病痛的效果,所以我们临床上也经常会有那句话,要经常去安慰,时常去帮助,有时去治愈,在安慰患者的同时,我也经常这样安慰自己,警示自己,督促自己。

记者:医生是一份特殊职业,除了生活、工作外,还需要不断学习,所以大部分人眼里医生都比较忙碌,平时您如何平衡这三者的关系?

陈国民:医生是一份比较忙碌的工作,基本重心都是在工作上,我个人大部分的时间也都在工作上,平时也把很多的耐心都给了患者,在这一点上,有时候觉得对家人疏忽了很多,特别是跟孩子和家人之间的交流,亲人之间交流还是比较少,因为把耐心给了患者,回到家里以后就很少说话。

我清楚记得以前我孩子还小的时候,有一天手术不是特别顺利,回家以后就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回忆手术过程,这个时候孩子也很懂事,就会跑到跟前跟我讲,说爸爸今天是不是手术不顺利啊,为什么你在这家里不说话呀,就是说孩子和家人可能都发现了,你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些压力,甚至有时候回到家,家人马上就会感受到,你可能在工作中遇到了不顺,所以我现在也非常感谢我的家人,他们对我的工作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

因为平常工作的时间比较忙碌,陪伴家人的时间比较少,我的家人都在烟台,我现在离开烟台已经八年时间了,就好比说是八年抗战,因为这些年只有周末的时候,可能会回去陪陪家人,平常只有通过视频,或者打电话来跟家人沟通,所以说跟他们的沟通交流,还是比较少的,但这些年工作上也有让我感到欣慰和自豪,能给众多的青岛岛城眼疾患者送去光明,能帮助很多的近视患者摘掉眼镜,这一点也让我感到欣慰,毕竟失去陪伴家人的这些时间里,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情。

记者:平时会通过什么样的兴趣爱好放松自己?

陈国民:平时呢,假如说心情不太愉悦的时候,我一个人可能会静止,让自己静止下来,好好想一想,去思考下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如果是休息的时候,我基本上会去听听音乐,出去活动活动,或者运动一下,锻炼一下,还有游游泳爬爬山等等吧,通过这些方式来放松一下自己。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在今年当选了青岛市市南区人大代表,那对自己当选青岛市南区人大代表,您有什么看法或想法?

陈国民:之前我对人大代表并没有一个深刻的理解,自从当选市南区人大代表后,我有了一个更加全面深刻的认识,首先你要体验民情、考察民意,因为你是代表,你要代表的是民情,代表的是民意,所以说作为一个人大代表,一定要发挥自己的能动性和主动性,主动和人民群众保持一个紧密的联系,把他们日常工作中、生活中遇到的困难,能够及时地向上级领导部门反映。

同时作为人大代表,我希望能够发挥自己最大的临床优势,特别是作为一名眼科医生,能为我们广大的居民带来眼健康方面的福利,在这次人大会期间,我提出的议案就是如何帮助60岁以上老年患者建立眼健康档案,为老年眼健康保障方面做出我应有的努力和贡献,也希望他们在晚年能得到一个眼健康方面的保障,让他们在晚年也能够清晰地看世界,清晰地去生活,幸福地享受生活。

记者感悟,陈之医者」

“医道”,谓之医学之道,亦为医者之道,前者讲医术,是治病救人的本领,后者讲医德,是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仁心。

对于陈国民的印象,熟悉他的同事曾评价“医术精湛,也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对于自己热爱的事业,往往都有一种偏执般的付出,他们乐于贡献,甚至乐于牺牲,而当一名医生在追寻医道的路上感到痛苦时,想必那定是一种对患者负责的深切责任感。

“医生最重要的是要有医德,其次才是医术“,陈国民说,“同时医生首先更要有个普世的心态,站在病人角度上,实实在在为病人着想,才能真正获得病人尊重。”

追求完美主义,执着坚守眼科24年,将为他人守护光明作为毕生信念,正是因为这一份执着和信念,方能最终收获患者的认可以及对自己内心的慰藉,这也正是陈国民的医道。

经常去安慰,时常去帮助,有时去治愈,这也是对人文医学的最好诠释,行医是一种使命,但途中不乏荆棘,惟有永挚初心,方能“医”路花开,点缀芳香。

医者,人之本也。

陈国民的朋友圈除了发工作内容外,几乎很少发自己生活的内容,或许,这就像之前一位患者给他评价的那样:“眼里除了病人,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