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报刊文:高铁设“儿童车厢”并非治本良方

2022-08-23 08:16 北京青年报阅读 (67910) 扫描到手机

近日,一段高铁上孩子吵闹的视频引发热议。视频中,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因吵闹声音过大,被同车厢旅客劝说制止,不料却遭到孩子家长的怒怼。对此,有人建议高铁应设置“儿童车厢”。那么,一个专属于孩子的“非静音车厢”,能解决吵闹的问题吗?

为防止女性乘客被骚扰,媒体曾呼吁高铁设“女性车厢”,如今又有人建议设“儿童车厢”,理由却是要规避被熊孩子吵闹影响了“安静”。然而,透视此建议背后的动因,人们感受到的却不是“爱”而是“烦”。“请勿打扰”的本意可以理解,但“强制隔离”的做法却很难恭维。治理儿童乘车吵闹的问题,不宜太过生硬,还需务实慎重,宜疏不宜堵。

活泼吵闹是婴幼儿童的天性,尤其是受高铁车厢封闭空间和固定座位的拘束,儿童很容易感到心理不适和情绪反感,喧嚣、吵闹有时在所难免。这应该得到更多乘客的理解与宽容。当然,作为孩子监护人的家长,也不应该仗着孩子年幼无知就对其他旅客的感受视而不见。毕竟是孩子的吵闹打扰到了其他人的“安静”。家长有责任教育、安抚和管理好孩子。

现实中,家长携孩子出行的情况不可避免,但有大局观念和公德素养的父母会对孩子可能发生的哭闹情况有所“防备”。比如,上海一对夫妇带刚满一岁的孩子坐飞机旅游,妈妈就给同舱乘客准备了一份贴心小礼物——耳塞、小糖果和一张以周岁孩子名义请求“包容”的小卡片。也许,此做法未必可以复制,但由此透视出的责任担当和“防吵闹”举措,值得其他父母参考。

建议设“儿童车厢”的出发点,说白了还是要保障车厢“静音”,这无可厚非。但“静音”管束不能只针对“熊孩子”,那些高声打电话、外放听音乐、看电视的人是不是也当在管理之列?抑或是也给他们单设个“专用”车厢?退一步说,即使要设“儿童车厢”,是不是也要将图安静、不吵闹的乖孩子与爱吵闹的熊孩子区别开,个别孩子吵闹就是非不分地增设“儿童车厢”,显然有些以偏概全。

也许,以当代技术手段增设“儿童车厢”并非难事,但现实中的操作性却无疑困难重重:儿童是个泛化概念,多大范围的孩子该进“儿童车厢”;儿童缺乏独立性,“儿童车厢”要不要监护人随其进入;祖孙三代一同出行,是否也要分开购票,孩子父母顾老看小咋协调:儿童缺乏自控力,安全性如何保障等等。总之一句话,儿童并非成年人,“儿童车厢”知易行难。

事在儿童,根在大人。高铁设“儿童车厢”并非治本良方,治理“熊孩子”吵闹还需多方合力。家长要尽到教育、安抚、疏导孩子的责任,学会与孩子沟通,了解其诉求;公众对待这一阶段的孩子及其家长应尽量多些宽容和接纳度,抑或是自备些“防噪音”工具;铁路部门应从“儿童车厢”建议中悟出民众对“精细化管理”的诉求。可参照国外一些有益做法。比如为孩子设置“游乐园”车厢,以玩玩具、看童书、放动画片等活动,纾解孩子情绪、分散孩子注意力或发泄其过剩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