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行110公里月入过万 济南一外卖小哥成"单王"

2018-01-02 09:32   来源: 齐鲁壹点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送单15462笔,行程逾4万公里,收入12万+。岁末年初的日子里,盘算起自己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里的付出与收获,韩化龙感到很欣慰。整日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韩化龙是与我们每每擦肩而过的外卖小哥中表现最为优秀的一位。勤奋、低调、踏实,这位31岁的小伙子用行动点缀着城市生活的美好,也写下属于自己的梦想故事。

  一年365天 他能跑360天

  “月月评也白搭啊,有老单王在这里压着呢!”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在位于济南市姚家社区里的一家饿了么蜂鸟专送服务站里,当记者与韩化龙以及他的同事们聊起“单王”的评比规则,他的同事们先声喊了起来。

  据饿了么蜂鸟专送的奥尊(济南)姚家站负责人刘健林介绍,作为奥尊(济南)的16个站点之一,该站点现有外卖小哥30人,每月业务量位居前三。而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正是韩化龙。“这么说吧,仅饿了么在济南的专送人员,不算自由注册的大众骑手,就有1000多人,小韩是典型的‘千里挑一’。”

  



  “单王”不是一天炼成的。根据其同事的说法,自从韩化龙一年多前加入团队,其内部每月一度的“单王”,就成为了这个低调寡言的小伙子的“独角戏”。

  韩化龙能跑。他指着50多天前刚买的摩托车说,里程表上的数字已经超过了6400公里,“平均一天至少110公里”韩化龙则告诉记者,按规定每周休息一天,但他很少休。“一年365天,我能跑360天。”

  “光跑也不行,脑子得转得快”

  在送外卖这个岗位上,韩化龙是典型的“拼命三郎”。比如正在承受感冒的他,仍没有选择休息。但显然,仅仅靠拼,也是远远不够的。

  韩化龙家在济南市历下区中井村,一个包裹在城市东部的山体与楼宇之间尚未拆迁改造的一个村。由于拆迁故事的不断涌出,有关“拆二代”的种种故事,也不断在这个城市里涌出。但家有两处宅基地的韩化龙,显然不想坐等拆迁。

  2009年从济南一所高校的会计专业专科毕业,坦言“没有学好”的韩化龙没有走上会计的岗位,而是先后从事过货物配送、建筑工地、单位保安等职。工作或有忧乐,他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岗位,直到两年前成为一名“大众骑手”。

  “一开始就是线上抢单,干了半年左右,加入现在这个团队做专送,就主要是平台派单了。”韩化龙说,做这个工作关键是要能跑,但光跑也不行,脑子要转得快。“尤其是同时接到七八个单的时候,必须最快的时间,在脑子里规划出最合理的路线。这样才能提高效率,既送得多又不迟到。”

  



  姚家片区是济南东部人口居住密度最大的区域之一,辖区内机关单位、大专院校、居民小区、餐饮商家、写字楼等鳞次栉比。同时,流动人口规模较大。这为外卖生意的兴隆提供了条件,也为小哥们的工作效率提出了挑战。

  “像我们这边,居民楼是送餐重点,那么小区在哪里,单元、楼号的分布是不是清楚,都会直接影响效率。”韩化龙说,虽说是一回生二回熟,但实际也不是简单的事。“这都是学问。”

  没有好脾气,绝无可能成为“单王”

  合理规划线路是一回事,高效对接客户是另一回事。据有关数字显示,在济南街头,至少有3000多名分属不同平台的外卖小哥。韩化龙作为接单量最高的小哥代表,无异是接触陌生人最多的那一个。据他自己测算,这个数字至少有5000名之多。

  身为“骑手”,效率为先。小韩坦言,他最希望的状态就是把外卖及时送到,“哪怕顾客什么话不说,也会很开心”。但事实上,“绝大多数顾客都会很客气的说谢谢”,这让他感到很开心。偶尔遇到有意无意的刁难者,他的窍门是:耐心听着,报以微笑。

  “人家说啥就听着呗,有啥委屈,先干完活再说。服务业不就这样嘛,不能得罪顾客。”

  的确,一份外卖连接着店家和顾客两端,“骑手”居于中间。一个没有好脾气的“骑手”,是绝无可能成为“单王”的。

  平均一天40多单 每单能拿七八元

  许是学过会计的缘故,韩化龙很擅长用一些数字来归纳自己的工作。比如平均一天40多单,最多曾有过80多单一天;春秋两季,每单7元左右;夏冬二季,兼有补贴,每单可达8元等等。这说明他是一个很善于总结的人。

  在过去的这一年里,他奔波的身影东至奥体中心,西至山大路,南至旅游路,北到花园路。诺大的区域里,他与一个个“一回生二回熟”的店家碰面,与一个个性格迥异的顾客接触。他小心翼翼地与每一个人打交道,也一次次地告诉自己,“身在服务业,宁可委屈自己,不要得罪顾客”。

  女儿刚刚就读小学的小韩,很珍惜眼下的工作与生活。平均每月万元左右的收入,是他曾经下工地、做保安、送酒水等等从来未曾有过的“高薪”。实在觉得委屈的时候,他也会微信上的“骑手群”里跟大家一样吐槽几句。

  不是每次问候都有回音 但他依然感到很开心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城市生活,让外卖日益普遍的渗透进千家万户。据饿了么平台的年度数据显示,2017年,济南市的外卖业务量增长了超过40%。高频的陌生性、浅层化接触,使得大众对外卖小哥们发生越来越多的误解。尤其是一些偶发性不良事件的发生,正在加速形成一些脸谱化印象。比如门槛低、素质差、人员乱等等。

  “我们也是普通人,做这个工作而已。”记者在采访的时候也明显感觉到,小韩和他的同事们也深受其扰。“可能是接触太频繁了,大家对我们的整体素质有些更高的要求吧。”

  有着大学生活积淀的韩化龙可能更清楚这一点。每一次接通电话,他都会未语先笑。采访当天的晚间9:20许,韩化龙当天的最后一次派单出现在山东政法学院,是一位学生的夜宵。

  “你好!你的餐到了,方便收一下吗?”拨通电话,韩化龙送出自己当天的最后一声问候。这是他在2017年最后一天里送出的第43声问候,也是他留给2017年的第15462次问候。正如他所言,即便不是每一次问候都会有回音,他对此依然感到很开心。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石念军

   [编辑: 张珍珍]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外卖小哥 单王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