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房”门槛超200万元 二胎家庭成青岛“刚改族”主力军

2020-11-24 07:44 青岛晚报阅读 (108099) 扫描到手机

安居乐业,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想。在最近喜提“2020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的青岛,这一年,又有许多人实现了安居梦。从家有二宝迫切需要改善居住条件的“刚改族”主力二胎家庭,到为了结婚买房的刚需年轻小夫妻,再到看好新区发展前景来此置业的投资客群,“买房的故事”每一天都在上演。临近岁末,家园周刊特别推出系列报道“2020青岛安家记”,通过买房者讲述的故事,勾勒这一年青岛楼市的现实图景。

家有二宝,今年他们换房了

二胎家庭成为岛城“刚改族”主力军 记者调查发现“二胎房”门槛超200万元

卡着“金九银十”的节奏,刘云“出手”了,自从去年二宝出生之后,她就萌生了换套大房子的想法,今年终于如愿以偿。和她有同样行动的,还有同为“二孩妈妈”的晓君。不同的是,她们一个选择了同小区的二手房,另一个选择了新盘。而相同的是,家庭居住面积的明显扩大,用刘云的话来说,“终于可以保证孩子有独立的生活空间了”。

近日,贝壳研究院发布《2020二胎家庭居住需求调查报告》,研究发现不同城市的家庭购置“二胎房”的门槛有明显差距,其中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居室套均总价突破500万元,青岛与杭州、广州等其他6个城市则构成了“第二梯队”,三居室套均总价超过200万元。如今,二胎家庭已经成为岛城“刚改族”主力军,像刘云家和晓君家,都是因为家有二宝决定换房,而无论是新房还是二手房,换房成本都超过了200万元。

blob.png

关注因素

选学区还是选面积,是个难题

4年前刘云和老公在李沧区青山路上的一个小区买了一套二手房作为新房,93平方米套二,当时每平方米1万元出头,这个面积对于当时的两口之家来说很是宽敞,房贷对他们来说,也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之后,像每个小家庭一样,这个“两口之家”开始逐渐“扩员”。

2017年,大儿子出生了,由于两口子都要上班,刘云的妈妈就从老家来到青岛帮忙看孩子,两口之家成了四口之家,家里的东西也渐渐多了起来,特别是孩子的衣服和玩具占据了越来越大的空间。2019年,这个家庭又迎来了新成员——随着小女儿的出生,刘云家凑成了朋友圈中人人羡慕的“好”字,然而,新的烦恼也接踵而至。首当其冲的,就是随着家庭成员的增多,居住空间变得越来越狭小。“大宝慢慢长大,需要较大的空间,而且今年上了幼儿园,睡眠时间开始变得规律;而二宝还小,哥哥妹妹的睡眠不同步,不能住在一个房间里。”刘云无奈地说,她休完产假上班后,由于一位老人看不了两个这么小的孩子,她的爸爸也从老家来到了青岛。就这样,一套套二房里住了六口人。白天的时候,姥姥姥爷一个看大宝,接送上幼儿园,一个看二宝;到了晚上,刘云两口子带着女儿睡,姥姥姥爷带着外孙住在另一个房间。

“我们急需给老大创造一个独立的学习生活环境,而且现在家里确实住得很挤。”“升级”为二胎家庭后,刘云开始筹划换房,全家首先统一了意见:保留现有住房,让老人住在里面,在附近再买一套面积大一些的房子,刘云夫妻俩带着两个孩子入住。接下来,她面临的选择,是在手头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先考虑学区还是先选择更大的面积。“我们考虑了很久,按说我家两个孩子很适合买学区房,但学区房价格相对比较贵,像我家这种情况,还是面临一套房子住不开的问题。”最终,刘云决定,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也就是改善居住条件。

而同样凑齐“好”字的晓君,在学区和面积的抉择中,则毅然选择了教育资源。她的观点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二胎家庭”的家长,“这几年苦一点,等孩子们大了,我们两口子可以再换大房子。”

换房选择

买新房还是二手房,各有偏好

“当时我们有三个选择,一是买距离我们小区一站路的一个新楼盘,二是在我们小区里买一套套三或套二顶加阁的二手房,三是在小区外买套沿街公寓给老人住。”刘云打听了一下,在自家小区里有不少父母帮忙来看孩子的二胎家庭,对于“二胎房”,大伙基本就是这三个选择。于是,今年春天疫情形势刚刚好转,刘云和老公就踏上了看房路,一个新楼盘看了三遍,眼瞅着从2.7万元/平方米降到2.5万元/平方米,最后,他们还是因为现有预算只能买一套99平方米的小套三而放弃了买新楼盘的打算,“小套三包括一间主卧、一间儿童房和一间书房,书房太小住不了人。这样依然解决不了我家的居住问题。”随后,因为工作繁忙,他们一度搁置了买“二胎房”的计划,直到今年9月份大宝上了幼儿园,加上二宝会走了,他们意识到换房的迫切性,迅速启动看二手房模式。

这一次,从在本小区套三和套二顶加阁二手房之间犹豫,到看房,再到网签,刘云夫妻俩只用了半个月。他们选中的是一套套二顶加阁二手房,房东喊价245万元,最终以238万元成交。9月底网签,10月中旬办贷款,10月底交易完成。在完成了“换套大房子”愿望的同时,他们也背上了又一笔房贷,即使经过一番精打细算的操作,将组合贷中每月要还的商业贷款金额控制在4000元之内,对于他们而言依然压力不小。

与刘云家“买一留一”相比,晓君家的“二胎房”走的是更主流的“买一卖一”路线。晓君和老公看了两年房子,最终在自家经济能力承受范围之内的一个教育资源更好的区域买了一套近120平方米的新房,同时将自家旧房挂了出去,“先买后卖”的价差达60万元,为了筹首付还向父母开了口。晓君感慨地说,“新房的地段、教育配套和交通配套都不错,小区环境也更好,为了孩子还是挺值的!”

【相关链接】

理想“二胎房”

不只是面积大

贝壳研究院调研数据显示,超3成受访者要为二胎重新置换房子,主流形式为买一卖一;近5成受访者购置“二胎房”价款达200万元以上;二胎家庭换房呈现大“室”所趋,三居及以上户型是主力;优质教育、大户型与低房价较难兼得是二胎家庭普遍面临的居住痛点。

当四口之家乃至三代同堂多口之家的居住格局出现,改善住房条件成为二胎家庭迫切的需求。居住空间不足是二胎家庭面临的棘手难题。《2020二胎家庭居住需求调查报告》显示,此次调研中,近4成受访者抱怨现在住的房子太小,8成人理想的“二胎房”面积在90-150平方米区间段。

调查显示,教育资源超过了价格成为受访者购置“二胎房”时最为关注的因素。不过,假如要在教育资源和面积之间做抉择,73%的人倾向中等学区且面积适中的“二胎房”,大多数人还是希望做到“鱼和熊掌兼得”。另外,对居住的品质追求,也是许多二胎家庭的共同特征。(观海新闻/青岛晚报记者 董真/文 徐常青/图)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