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丨竹岔岛,一个即将消失的海岛村落,留给我们哪些记忆符号?

2021-03-22 10:2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54624) 扫描到手机

近日,

青岛西海岸新区

竹岔岛码头异常热闹。

居民们搬运着打好包的

棉被、空调机、老木箱……

不一会儿,

渡船的甲板上就塞得满满当当。

这幕特殊的跨海搬家背后,

是一个海岛命运的改变。

竹岔岛,

对于不少青岛市民

特别是西海岸新区市民

并不陌生。

说说竹岔岛

竹岔岛又名鸡鸣岛,稽查岛。

位于薛家岛街道办事处

驻地东南8.5公里的黄海中,

北距陆地最近处2.9公里。

该村由竹岔岛、脱岛、

大石岛、小石岛四岛组成。

四岛距离相近,

远眺浑然一体。

历来竹岔岛上有村民居住,

砣岛、大、小石岛从无居民,

总面积0.38平方公里。

据2004年数据,

竹岔岛有189户,560人。

是一个有着300余年历史

依存于大海的典型渔村。

近年来,

政府对竹岔岛的自然资源

实行了保护政策,

保留了岛上的自然风光,

未经雕琢的海岛风光

及原始古朴的渔家文化

一直吸引着众多游客纷至沓来。

曾经的“辉煌”

“上世纪80年代,

岛上最多的时候住了七八百人,

结婚找对象都从岛内找,

外村的根本进不来。”

岛民老王指着身后的房子说,

“你看这些房子,

都是1979年左右村里统一盖的,

那时候很多农村还是土坯房呢,

我们就住瓦房了。”

40年前,

竹岔岛被授予

“青岛市海珍品生产基地”称号,

盛产的海产品远近闻名。

让我们跟随半岛V视,

看看3年前竹岔岛村民的生活↓↓↓

一座小学、一个老师、一个娃

2020年,

竹岔岛上住户只剩30余人,

半岛记者当时

在竹岔岛小学见证了

这所学校

最后一名老师

最后一名学生

最后一次升国旗

和最后一课。

“没有年轻人的村庄”

岛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

老人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但是对年轻人来说,

海岛并不宜居。

很多岛民为了孩子上学

就医、谋生便利等,

渐渐搬离海岛,

在岛外租房生活的岛民也越来越多,

后来常住岛民只剩下十几户,

还主要是50岁以上的。

海岛渔村成了

“没有年轻人的村庄”。

岛上居民盼望搬迁的期待

也越来越强烈。

从岛民到市民

终于!

2020年6月23日,

西海岸新区第四次村改工作专题会议

研究讨论并原则同意了

薛家岛办事处提出的拆迁方案,

竹岔岛社区搬迁工作开始启动。

2021年1月9日,

对于竹岔岛的居民来说

是个大喜的日子,

当天居民终于盼来了新房,

进行搬迁安置抓阄。

“那场面,

比过年都热闹好几倍。

就是不让放鞭炮,

如果让放的话,

那一整天鞭炮声估计不能消停了。”

分房那天的场景,

竹岔岛居民杨爱红说。

杨爱红把自己的房子

和老人的房子放在一起折算,

一共分到了两套113平方米

和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

如今,

岛民终于离岛上岸。

开始了跨越2.9公里

海洋的命运之旅。

2900米的位移,

不过是城市几分钟车程,

岛民们却几乎用了一生一世。

老海岛期待涅槃

近日,灵山岛生态修复示范工程(二期)陆岛交通码头改扩建工程正式开工,

一期着重打造斋堂岛文旅接待中心及岛上民宿,

不久的将来,

竹岔岛将被保护性开发,

结合海洋牧场旅游,

形成与灵山岛、斋堂岛三岛之间

和琅琊台临海旅游景区的

海岛旅游联合区域发展。

随着一个个海岛

陆续进入保护性开发新阶段,

海岛游有望成为

青岛海洋旅游的新业态和新品牌,

旅游资源的整合

将为古老的竹岔岛插上振兴的翅膀。

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半岛全媒体记者 高芳 陆金星、大众日报、青岛新闻网、半岛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