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青岛“斜杠”供暖工:左手暖流 右手音乐

2021-11-25 06:26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4501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谷朝明实习生 苏婷

配电室的角落里,许启楠正手握万用表低头测量。换热站水箱的水位表出了问题,许启楠有些着急,光溜溜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他要尽快排除故障,否则附近十几个小区的居民就要挨冻了。晚上7点,故障终于排除。许启楠匆匆小跑下楼,跨上自己的光阳摩托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录音棚里的乐队伙计们正在等着他。

发光的“星星”

最近的天气预报让许启楠颇为紧张,他和同事们管辖的200多个换热站,将面临一次巨大的考验。

作为西海岸新区供热系统的一名电工,许启楠的工作就是要确保这200多个换热站的电气系统正常运转。虽然不像管道工那样挨家挨户维修暖气管道,但供热系统所有的数据、图像,都需要通过网络来传输,他和同事们必须保证这200多个换热站的电气和网络通畅。只有这样,其他同事才能通过智慧供热系统,关注到用户家里的供暖情况。

供暖初期的调试工作比较多,但不管多晚都得有人去,许启楠跟很多同事经常忙到凌晨两三点,就直接在单位睡下了,第二天起来接着干。

日复一日,长达数月的供暖期里,许启楠都要24小时待命,第一时间解决问题。为了工作方便,十几年来他出门就骑摩托车,这辆光阳摩托是两年前刚换的,上一辆已经被他骑坏了。“经常骑着摩托深夜去排除故障,抬头看天上星星的时候,也感觉我们供暖电工就是星星,发光发热去温暖千家万户。”

一天,是一首歌

每天和机器打交道,看似枯燥乏味,但许启楠却能在这些琐碎的工作中发现乐趣,工作也成了他音乐创作的源泉。

喜欢上音乐是上中学时的事。许启楠生于1980年,中学时听摇滚乐多,也很喜欢老狼的校园歌曲,觉着很有共鸣,“这些人用音乐讲出了我的心声”。从小喜欢唱歌的他开始偷偷自学起了吉他,后来考入青岛大学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当上了供暖电工,一干就是十几年。

许启楠会唱歌,这是整个集团都知道的事。某一年的年会前,领导给了他一个“命题作文”:写一首和供暖有关的歌。于是原创歌曲《一天》便诞生了:

冬天来了,天气冷吗

你是否惦记家里老人的身体呢

天气冷了,家里暖吗

这是我们每天工作的成果啊

又是后半夜被电话惊醒

定定神,看屏幕

最熟悉而且最重要的号码

……

歌词普通,旋律简单,歌声从许启楠的口中飘出,回荡在换热站一排排配电箱之间。

“我就写了一个和工作相关的故事,虽然只写了一天,但是基本上代表了一个供热期我每天的生活,也算是对我这些年工作的一个纪念吧。”

许启楠很感谢这份工作,给了他许多创作的灵感;他也依然热爱音乐,这是他释放压力的一个渠道,能让他平衡自己的生活。

我的姑娘

“虽然很辛苦,但是每次排除了故障就会很开心。有时候我抬头看一眼管辖的小区,它今天晚上会是暖和的,我的幸福感就会特别强烈。”在不久前湖南卫视《欢唱大篷车》的舞台上,许启楠用朴实的语言这样说道。这份平凡生活的快乐,也获得了《工人日报》的点赞。

许启楠是带着女儿一起登上湖南卫视的,原创歌曲《我的姑娘》也是写给女儿的:

张开你黑色的眼眸

即使匆忙的世间甚嚣尘上

我常会不经意地想

我多想小声地唱

你飞舞的长发和微笑的脸庞

你熟睡的样子多安详

你的盔甲是记在心里的勇敢

别慌张

我的姑娘

……

“当我夜里接到电话翻身起床出去工作的时候,看着自家姑娘熟睡的脸,就觉得工作又有了动力。”许启楠很爱自己的女儿,常陪着女儿一起弹吉他唱歌,“她谈起吉他的时候特别快乐,因为跟我有相同的爱好嘛,很多事情也更愿意跟我分享,我感觉音乐让我们父女关系更亲近了。而且她特别懂事,每年供暖期的时候特别忙,她都会很体贴我,回家看到宝贝女儿,我就感觉自己真幸福。”

双重温度

繁忙的工作加上音乐创作的爱好,让这个冬天的许启楠很是忙碌,最近一直在加班加点。

加班排练是为了本周“青岛最动听”原创音乐大赛,许启楠的作品成功晋级了决赛。比赛的原创歌曲是写给妻子的,“也算是情诗吧”。

一位乐器店老板、一位酒吧驻唱、一位药企职员、一位大三学生,这就是许启楠所在乐队的成员。“对于我来说,乐队成员是我可以选择的兄弟姐妹,我们一起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从来不觉得创作是一种辛苦,如果热爱会辛苦那就不叫热爱了。”当音乐响起,大家在音乐中忘掉自己,跨越年龄和身份走到一起,这便是音乐的魔力。

因为音乐,许启楠对平凡生活有了更多感悟;也正是因为这份感悟,让他在每次辛苦加班后,有了另一份珍惜和温暖。“怎么说呢?音乐和供热,一个是文艺,一个又那么工业,天天和机器打交道,两个看起来完全不搭边。”从小就喜欢音乐,却在大学时选择了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又成为了一名供暖电工,在别人看来,这个转折很“违和”。但许启楠认为这些都是相通的,毫不相关的两个领域,给了他同样的幸福感。

“我的付出和我的能力都会让别人幸福:比方说你进家的时候,冬天家里很暖和;听到我唱歌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开心。我会在大家的幸福里面,来获取我的这种幸福感。我的这种价值的实现,暖送万家,辛苦也变成一种安慰。”

“我从小在工人家庭长大,父母以前都是煤矿上的工人,所以对我来讲,工人天生就是有好感的职业。我就觉得做这个事情挺能实现自己价值的,我做的事虽然很小,但是在整个系统里面是很重要的。”作为一名工人的自豪感已经融入了许启楠的骨子里,“因为我的付出和努力会让别人幸福,累有累的价值,我在大家的幸福里获取我的幸福。”

生活里琐碎的事也是幸福,被许启楠掰开揉碎融入到音乐创作中,幸福的人唱快乐的歌,许启楠把平凡的快乐带给忙忙碌碌的众人。

这个冬天,再听一遍《一天》,歌声中能感受到一名职业供暖工的“双重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