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影丨 “无声天使”:我的北京冬奥会情缘

2021-12-03 01:5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8374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刘笑笑

距离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还有64天。

这个倒计时,也刻在青岛听障女孩王彤彤的心里。

她的微信微博里,关注了所有北京2022年冬奥会有关的官方发布账号。每天下班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刷一刷手机,浏览一下冬奥会信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半年前,王彤彤高票入选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奥村肯德基餐厅员工候选人,且是餐厅中8名身有残障的“天使”员工之一,在未来几个月的时间里,将有机会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进行服务。

她,是一名无声天使。

  王彤彤与外甥女。

无声

清晨五点,太阳刚刚跃出雾蒙蒙的海面。当大多数上班族还在睡梦中时,25岁的王彤彤已经出现在东海中路的肯德基天使餐厅,在暖黄色的灯光里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随着这座城市慢慢醒来,餐厅里的顾客也渐渐多了起来。王彤彤不停地依照顾客的订单,迅速地配齐汉堡、小食、饮料等餐品,然后根据小票尾号把托盘放在指定的位置。

与一般肯德基餐厅“叫号”的取餐方式有所不同,在这家天使餐厅里,根据小票尾号自行到前台取餐,已经成了餐厅与老顾客之间的一种默契。

  王彤彤通过手写文字与顾客交流。

餐厅内的墙壁宣传栏里,以及电视屏幕上循环播放的天使员工宣传片,也提示着新来的顾客,这家餐厅的与众不同——员工中有五位残疾员工,其中三位是听障人士。电视屏幕里,身穿工作服的王彤彤正比划着手语接受采访。她长相甜美,很喜欢笑,一对眼睛弯成月牙,嘴角两旁还漾出一对浅浅的梨涡。

此时,餐厅前台内,员工都佩戴着口罩忙碌着,很难分辨出哪个是王彤彤。一位男性顾客手机下单后,来到前台询问餐品是否配齐。彤彤将一托盘餐品端到他面前后,又拿出一支马克笔,在小票的汉堡下方画了一条横线,并在一旁飞快地写下一行字——“1分钟,请稍等”。然后,拿起小票展示给对方。这位顾客看完字,又看了看彤彤,瞬间明白了,赶紧点了点头。

如果不需要回答顾客的问题,如今,在大多数情况下,顾客很难看出彤彤与其他普通餐厅员工有何不同。一名顾客急匆匆来到前台,对着彤彤说了句“给张纸巾”,彤彤反应迅速,立即双手递上了一沓餐巾纸。

如果顾客的语速过快,她没有识别出意思的时候,便会把要表达的信息写到纸条或写字板上。如果来不及,她会拿出天使餐厅为天使员工准备的一套卡板,上面详细标注着各种餐品及基本需求,尽力为顾客提供满意的服务。

在彤彤的视线之外,健全的同事们给了她最默契的配合。她背对着顾客忙碌配餐的时候,有时候有顾客过来提出需求,其他同样在忙碌的同事会立马应答。

误会

五年前,肯德基成立天使餐厅的时候,刚刚从青岛聋校毕业的彤彤成了这里的首位天使员工。

最开始,她被安排在后厨制作饮品。彤彤学得很用心,很快熟练掌握了这项技能。那时,她不需要跟顾客面对面打交道,沟通的对象只是其他同事。

为了方便交流,店长马鸽还专门买来了中国手语速成书籍,其他同事也会主动向她学习手语,大家还都在手机上下载了专门与听障人士交流的软件。

  王彤彤通过手写文字与顾客交流。

天使餐厅还发明了一套特殊定制的手语:“鸡肉卷”是双手向前作抓握状,像手里握住一个长卷;“香辣汉堡”是先用手捂嘴巴表示“辣”,再用双手比圆表示“汉堡”;“薯条”就是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一个条状……

彤彤在新环境中的适应能力很快,不久后,上进的她向马鸽提出,能不能让她去前台,她愿意接触更多的人。

对于一名听障人士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更大的挑战。起初,彤彤需要一名同事与她打配合。跟顾客面对面沟通,对方语速一快,她通过口型识别语言的准确率就大打折扣。

误会,也时有发生。

有一回,前台只有彤彤一人,有顾客询问背对着自己的彤彤餐好了没,看到彤彤没有理会自己,这名顾客又提高声调问了一遍。这时,正在后厨忙着炸东西的同事顾不上擦手,举着沾满面粉的手就冲了出来。大家怕顾客因为误会而对彤彤产生不必要的伤害,都愿意默默地帮助这个积极上进的小姑娘。

出于对彤彤等这些“天使”员工的保护,天使餐厅特地制作了“天使员工”的胸牌让他们佩戴在胸前,提醒着顾客对他们工作上给予支持和包容。

但是,餐厅经理马鸽后来在与天使员工的谈心中了解到,这种善意的保护反而成为了他们的心理负担。彤彤对他说,他们不想因为自身原因,而接受更多的照顾和优待。他们想用自己的努力,来达到和普通人一样的能力。

这个普通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却需要彤彤付出诸多艰辛的努力才能换来。为了熟练地读懂唇语,回到家中,她就一个又一个频道地观看新闻播报节目;由于没有受过专业语训,不会发音,她就回家一遍一遍地大声读报纸;跟家人交流,她不允许家人为了照顾她打手势,而是正常跟她说话;工作中,到了规定可以短暂休息的时间,她也放弃休息,跑前跑后地忙碌着熟悉这份工作……她用一股狠劲抵抗着自身能力的缺失。

正是这份坚持,彤彤在工作岗位上一直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去“听”。一有顾客走到前台,她只要看到,视线就会立马跟上去,观察着顾客的举动和口型。

由于彤彤的表现突出,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她就从服务组晋升到了管理组。

和解

在同事们眼里,彤彤开朗、上进。

下午1时许,中午用餐高峰过去,忙碌的彤彤和同事们终于闲下来,她亲昵地依靠在一名女同事旁边,看着对方的口型,“听”对方与自己说话。聊到高兴处,她像小女生一样,撒娇地拍打着同事的胳膊。

彤彤说,自己非常喜欢这里的工作氛围,同事们从来不把她当特殊群体对待,她在这里感受到了她所渴望的“普通人的待遇”。

王彤彤近照

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由于听力障碍,曾经的彤彤内心敏感而脆弱,非常在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

去年,干得好好的彤彤突然向马鸽提出了辞职,她给出的理由是“家里的原因”。当时,马鸽以为是年轻人熟悉了一项工作之后,失去了挑战性,想要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挽留无果后,只好劝她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那天,彤彤下班后回到家里,告诉妈妈孙红梅她不想干了。孙红梅听了很吃惊,在她看来,对女儿来说,这份工作“打着灯笼都难找”。不仅仅是因为工资待遇,更多的原因是公司同事对她的认可、帮助以及提供的很多参与社会的机会。

就在孙红梅想要劝说女儿的时候,彤彤突然用含混不清、只有家人才能听懂的话对孙红梅大喊:“我为什么听不懂!我为什么不会说话!”

孙红梅的心一下子像被重物狠狠击中一样,变得生疼,陪着女儿一起哭起来。自卑、敏感、脆弱,这些情绪,王彤彤从没让家人知道。他们互相沉默,善意地保护着彼此。

后来,家人从彤彤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拼凑起了她真实的内心世界:由于无法感受别人讲话的语气和语调,有时候他人的一句玩笑话,都会被她误解成为对方的不友好;几名同事单独在一起聊天,她也会敏感地在意是不是在说自己;工作中被顾客误解,她也会认为给同事们增加负担而感到非常自责;她拼命地努力,都是为了证明自己能行,“不想让父母因为有这样的女儿感到丢人”。怕父母担心,从来都不跟父母倾诉委屈,长期积压的负面情绪,让她经常偷偷躲在被窝里哭泣。

得知彤彤的真实想法后,全家人约好了,不给她一点压力,“生怕她抑郁”。彤彤的姐姐王欣和丈夫开始为她寻找新工作。但是,彤彤并不喜欢。就这样,她在家里萎靡不振地待了三个月。

突然有一天,她对家人说,自己想通了,要重新回天使餐厅上班。她不想父母每天已经这么劳累,自己还拖累父母。

“我们说再多也没有用,彤彤自己把心结打开了,一切就顺畅了,就像自己与自己和解了。”至于这是一个怎样的过程,王欣至今也不得而知。

回天使餐厅上班后,按照规定,彤彤需要重新从最基础的服务组做起。马鸽和其他同事都能明显地感受到,王彤彤身上没有了那份小心翼翼,面对顾客和同事,变得更从容了。

“我现在能接受,我是一名聋人。事实就是这样,我无法改变。但是,我能改变自己的心态。”后来,她跟自己的手语老师这样解释。

孙红梅曾看到女儿的一位同事送给女儿两本关于控制情绪、沟通技巧的书,被她视若珍宝,放在床头翻看。“兴许是对症下药了。”孙红梅对女儿的这一转变倍感欣慰。

她的业余生活也绚烂起来。绘画、看小说、运动,还喜欢跟朋友们相约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最爱看的是恐怖片,“虽然听不到说话,但是戴上助听器能听到哗哗作响,感觉头皮发麻。”

前段时间,她看到了一篇文章,像她一样有听力障碍的清华博士江梦南做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后获得听力,这让她的内心起了波澜。“其实我也想要人工耳蜗,但是有风险不敢做。”彤彤也无数次地幻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有了听力,那么,她一定要去“听遍全世界的声音”。但是,第一个最想听到的,就是爸爸妈妈姐姐姐夫和外甥女的声音,“想知道自己最爱的人是什么口音”。

自责

在孙红梅看来,彤彤从小懂事,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参加工作后,一直都是报喜不报忧。在天使餐厅工作中遇到的几次被顾客误解刁难的事,孙红梅也是从餐厅经理马鸽那里知道的。

女儿越懂事,孙红梅内心越难过,甚至一直觉得对不起女儿。从女儿10个多月被确诊失聪后,孙红梅的眼泪都快哭干了。这些年她不知道哭过多少回,右眼因此而变得模糊不清。

“我和她爸爸两头的家人都没有这个病,怎么会摊到这个孩子身上?”孙红梅反复重复着这句话。过去的岁月里,她曾无数次地回忆着每一个可能导致彤彤失聪的细节,无法接受命运这样残酷的安排。是生下来就听不到吗?是很小的时候打针打的吗?还是生病导致的?她甚至一度自责,是不是彤彤出生第六天,热炕头上一只小打火机因为高温爆了,把孩子震坏了。

  王彤彤比划着简单的手势与同事交流。

在孙红梅记忆里,彤彤出生后一直挺健康,唯一不好带的地方就是爱哭,“睁开眼就哭,哭累了就睡,一直哭到百岁”。直到来年正月十五那天,孙红梅的丈夫抱着10个多月的彤彤在门口看燃放烟花爆竹的时候,才发现孩子对声音好像没有反应。两人抱着来青岛市区的儿童医院检查,确诊失聪。孙红梅像发疯了一样,在门诊“扑通”一声给医生跪下了,哭喊着让医生救救孩子。

医生建议为彤彤做人工耳蜗,但是几十万元的费用,对这个并不富裕的农村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不愿意相信没有其他治疗方法,孙红梅和丈夫又带着彤彤去过北京和长春,得到的是相同的诊断和建议。

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孙红梅夫妇只能将彤彤抱回家,拼了命地干活挣钱。等终于能够东拼西凑凑够安装人工耳蜗的费用时,令人遗憾的是,彤彤已经错过了做手术的年龄。

“这就是命吧。”孙红梅愧疚难过到无法自已。

物质上无法满足的,全家人想法设法在精神上加倍补偿。从小,王彤彤就生活在一个有爱的环境中,无论是父母家人,还是亲朋好友,大家都格外疼爱这个如天使般漂亮可爱的小女孩。

孙红梅至今感激不已的是,全村没有一个小孩叫过女儿“小哑巴”,大家都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对待她。没有人会使用手语,但会面对面跟她说话,从听她发出的“啊啊”声和比划中读懂她的意思。

彤彤8岁那年,孙红梅听说青岛聋校后,便带着她来到了青岛市区,租住在聋校旁边的小平房里,开始了十多年的陪读生活。女儿上学后,为了赚钱补贴家用,她就让丈夫通过客车往市区捎来家里种的白菜,她去榉林山附近摆摊售卖。

后来,在家务农的丈夫也加入其中,负责开车从即墨移风店老家往市区拉菜。这份营生一直持续到现在,每天早上4点天不亮,两人就出门到榉林山早市上卖菜,一直忙活到下午两点市场关门。

就这样,靠着老两口的勤劳双手,前几年他们给王彤彤在市区买上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孙红梅的想法很现实,就是希望为女儿将来的生活增添一份保障,也能在女儿的婚姻大事上增加一个砝码。

回报

王欣觉得,这个小自己8岁的妹妹比同龄人更理性和成熟。尤其是参加工作之后,她更懂得关心和体贴别人,“虽然听不见,但是她能看得更细致、更用心。”

与父母走在路上,她会贴心地走在外侧;接受采访时,看到记者一个揉眼的动作,王彤彤突然起身离开座位。返回时,双手为记者递上了纸巾;说话间隙,她会起身为身边每个人的杯中都续满水。

前段时间,王欣周末回到父母租住处吃饭。无意中看到彤彤用的化妆品,廉价到让王欣心疼不已,“只有一二十块钱,牌子都从没听说”。下一次再去时,她给妹妹买了一套进口化妆品带去,并嘱咐妹妹使用。谁知,再回父母家时,她发现妹妹并没舍得用她送的化妆品,还在用着原来的。无奈,她只好偷偷将廉价化妆品藏了起来。

彤彤参加工作后领到的第一个月的工资,除了请家人吃了一顿自助餐外,还给孙红梅买了一件让她“差点疼死”的白色连衣裙,“花了800多块钱,顶她自己买几十件衣服的钱。”

让家人最为心疼的是,彤彤对每个人都慷慨大方,唯独对自己抠门到极致。亲戚家的小孩过百岁,她买一件婴儿衣服400多块,自己的衣服却都是从网上或地摊买来的,二三十块钱。同学聚会,她也是抢着付钱的那个人。

下了班,彤彤喜欢烘焙、做手工。做完面包、饼干、手链,她都会拿给朋友、同事分享。天使餐厅的每一位员工,都收到过她送的点心和手工品。她还热衷参加公司组织的各项公益活动,为交警、环卫工、公交司机等特殊岗位工作人员送暖心早餐,常常回母校做志愿服务,用她的乐观去影响每一个与她有相似遭遇的孩子。

正因为她的善良、淳朴,对周围人心甘情愿的付出,她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和幸运的垂青。有一回,忙碌完用餐高峰,一名老顾客买了一份餐品突然送到了她的面前,说了句“辛苦了”。还有一次,一名大学生模样的年轻顾客取餐时,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并说了句“你很棒”,彤彤受宠若惊,赶忙双手比心回应。

今年5月16日全国助残日,肯德基向全国员工发出邀请,“天使”员工们也同样有机会通过申请和甄选的方式加入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奥村肯德基餐厅。

对于“天使”员工们来说,不仅是一次突破舒适圈的自我挑战,更是一次向更多人展示自我的机会。得知这一消息后,彤彤立即申请报名。她回家兴奋地告诉家人,她一定要去北京看看。

为了帮女儿实现心愿,除了发动了亲戚朋友投票,孙红梅还“惊动了全村人”。7天的投票时间,村里的大群异常活跃。大家每天都在关注着彤彤的名次,稍有跌落,就会主动为其转发、拉票。

5月21日那晚,彤彤一大家子人像过年守岁一样,齐刷刷地捧着手机等待着零点的到来。零点,投票截止,彤彤如愿高票入选成为冬奥村肯德基餐厅员工候选人。

“就像彤彤要参加冬奥会一样”,除了亲人们奔走相告之外,老家村里的大群也沸腾了。为了感激大家,孙红梅一连在群里发了好几个红包,但是都没有一个人点。“大家都说,看到彤彤有出息特别开心,发红包就是见外。”

最高兴的当属彤彤。她感觉就像老天又给自己打开了一扇大门,让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国家、国际盛事这么近,这么紧密。这也让她相信,越努力,越幸运。

长这么大,她还没去过北京。她想在工作之余,去逛逛北京,为父母探探路。“哪里都想去,长城、故宫、天坛、圆明园、水立方、天安门、鸟巢、环球影城……”用手机发完这段话,她又补充了一句,“我真是太贪心了。”

彤彤相信,“只要走出去,就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如今,她正朝着“更广阔的世界”行进。不久前,她再次晋升到管理组,并担任组长。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