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包工头干活被欠近2万工钱 手里有明细钱不知找谁要

2022-08-16 11:19 信网阅读 (265281) 扫描到手机

陶先生的工程量结算单。(来源:受访者)

信网8月15日讯(记者 陆彦蓉)今年1月,陶先生跟着包工头张经理在烟台的一家售楼处干装修,可工钱至今都还没付清。据了解,这个售楼处的装修是青岛爱米空间建筑产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米空间”)负责的项目,爱米空间又将项目的劳务工作交给了中交旭日(北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劳务费也是与中交旭日结算的。但事到如今,陶先生已经联系不上包工头张经理,而中交旭日又称压根不认识陶先生——明明手里有未结清工钱的明细单,可陶先生却不知道这笔拖了半年的近2万元工钱要到哪儿要。

项目完工半年多  工钱还欠着近2万元

2022年年初,陶先生经朋友介绍,跟着张经理在烟台市的招商雍景湾售楼处干装修。为了赶工期,陶先生和工友在小年夜都留在项目上加班,终于在1月26日完成了工作。按照之前与张经理的约定,陶先生应该能拿到27880元的工资,但直到现在张经理只付了8000元。

“我爸找张经理要钱,张经理就说他没钱,工钱爱米空间还没付给他。”陶先生的儿子告诉信网,这个售楼处装修的活儿实际上是爱米空间包下来的,之后又一层层分下来,到了自己父亲这儿,能找到的就只有包工头张经理了,“我也找过爱米空间,结果他们说工钱早就跟劳务公司结算清楚了。”

陶先生是烟台人,此前因为讨薪向当地社区求助过。陶先生通过社区了解到,爱米空间已经把10万元劳务费付给了中交旭日(北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爱米空间称工钱已经付给劳务公司

经过爱米空间负责人于先生证实,烟台这一售楼处的装修确实是公司的项目,但公司接手后就将劳务方面的工作交给了中交旭日(北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我们也是接到了烟台相关单位的信息才知道有人投诉欠薪的,但从公司整理的付款材料看,工人工资的部分我们都已经结清了。”

随后,信网又联系了中交旭日(北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责这一项目的工作人员,对方称售楼处装修时的工人都是他们自己找来的,但并不记得有包工头张经理和干活的陶先生。

“我爸也不清楚这几家公司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就是被朋友介绍去干瓦工的活儿,认识的也只有几个工友和张经理。而且据我所知,没拿到工钱的还不止我爸一个人。”陶先生的儿子给信网发来一张图片,上面详细记录了好几位工人尚未结清的工钱明细,合计近8万元,“这张图是张经理发在微信群里的,爱米空间的负责人于先生也在那个群里。”

尚未结清的工人工资明细。(来源:受访者)

陶先生的儿子说,张经理的电话现在一直没人接,爱米空间则把劳务费给了中交旭日,而中交旭日又称压根不认识自己的父亲,这让他也不知如何是好,“我爸去干活之前也没跟人签合同,现在这事都成了他的心病。”

劳动监察适用工地管辖原则 要维权还得到项目所在地

一个售楼处的装修项目,牵涉了两家公司和一个包工头,三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工人的工钱又该谁来支付,这似乎成了一笔糊涂账。在联系了爱米空间和中交旭日之后,信网也拨打了包工头张经理的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

对于陶先生的遭遇,信网咨询了到青岛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劳动监察适用于用工地管辖的原则,建议陶先生向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进行投诉反映,或者通过全国根治欠薪线索反映平台,上传欠条等相关材料进行投诉维权。

北京京师(青岛)律师事务所的车秋峰律师表示,像陶先生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很少会与劳务公司签订正规合同,这也导致了在遭遇欠薪等问题时的“维权难”。“如果要走法律途径来解决,陶先生可以起诉包工头个人,也可以连带着起诉跟项目相关的几家公司。陶先生手中有工钱没有结算完的明细作为证据,至于这几家公司之间费用是怎么结算的,是需要被告一方他们自己举证。不过,因为这件事牵涉的项目和公司分散在不同地区,陶先生可能需要到公司注册地或者包工头户籍所在地的法院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