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警记丨你们干杯,我们奉陪!霓虹灯下的“哨兵”:啤酒街今夜无警情

2022-09-06 00:1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234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蒋凯

在登州路派出所的辖区内,有一条远近闻名的特色街——登州路啤酒街。街上各色餐饮店鳞次栉比,鲜美的本地海鲜和纯正的青岛啤酒,每天都让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前来。尤其到了晚上,整条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常。“每晚那么多人聚集在此,这里的警情会有多少啊?”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登州路派出所。几日跟访下来,记者惊奇地发现,在如此人流密集的场所,竟然能够实现一夜治安警情零发生!幸运的是,记者采访中还见证了一位退休老民警的依依不舍,以及熬夜坚持的民警……

夜间巡逻

零警情

对讲机静默一晚上

9月2日晚6点半,登州路派出所的吴刚警官处理完当天的随访工作,叫上搭档翟照亮警官,出发前往执勤地点,开始今晚的定点值守任务。

翟警官开着警车,先在登州路啤酒街周边巡逻了一圈,7点整,警车准时停在了啤酒街的执勤地点。此时的啤酒街上,早已是热闹非凡。路边的停车位被各种外地牌照的汽车停满,各个酒店门口霓虹灯闪烁,路边的餐桌上也已高朋满座,空气里充满了诱人的啤酒香和食客们推杯换盏的欢笑声。虽然周边的夜色被各色的霓虹灯映照成彩色,但闪烁的警灯还是显得格外醒目。

“吴哥,不知道今晚会不会有警情啊?”停下车后翟警官问道。“怎么?你希望有啊?”吴警官笑着反问道。“当然不希望了,我宁愿在这坐一晚上,也不想有警情。”翟警官连忙回答道:“前两天听关惇说,那天晚上他值班时,旁边一个饭馆的两拨客人,可能因为座位问题发生争吵。正当关惇想过去看一下时,只见饭店老板走过去,向他们用手指了指警车,两边人看到后,就不再吵了。看来警灯闪烁还是有用的。”“当然了,昨天指导员告诉我,今年7月、8月两个月,啤酒街上的治安案件数量是个位数,这在往年是不可想象的。”吴警官笑着说道。听着两位警官的对话,记者明白了登州路派出所为什么每天都安排警车和警员在啤酒街上定点值守,闪烁的警灯是为了给不法分子以震慑,给游客们以安全感。

近晚上8点时,翟警官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家人发来的视频邀请。“爸爸你在干嘛呢?”接通后传来了可爱的童音。“爸爸在执勤呢。”“你是在抓坏人吗?”“没有,有爸爸和叔叔在,坏人不敢出来的。”“爸爸真厉害”……父女间甜蜜的对话,让翟警官的脸上挂满笑容。时间不长,对话就在“爸爸早点回来”地叮嘱声中结束。“蒋记者,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要是不回家,孩子不和我视频,她就不睡觉。”翟警官虽然说着抱歉,可脸上却写满幸福。

警灯闪烁

晚上8点半时,吴警官和翟警官开始沿着啤酒街巡逻一圈。借着这段时间,记者来到对面的饭店,一桌外地游客面对采访说道:“我故意找了这个能看到警车的位置,这样我们吃得会很放心,满满的安全感。”“是啊,我们来青岛3天了,感觉青岛的治安真的很好,我们玩得很安心。”另一名游客笑着补充道。随后记者又问了一个饭店老板,据介绍,今年从旅游季开始,每晚派出所的警车会准时出现在这里,警灯一直闪烁直到深夜。“有了他们在,往年那些趁着游客多想偷东西的人也不敢来了。一些纠纷往往在没升级之前,就被警察调解处理了。游客们吃得放心,我们生意做得也安心。真的要谢谢他们。只是每天为我们保驾护航,确实够他们累的。”老板不忍地说道。听着他们的话,想着派出所民警们长期以来的坚持付出,记者开始相信,啤酒街今夜无警情真的有可能。

时针过了晚上10点,就餐者陆续离开,警官们也慢慢放松下来。“吴哥,今晚真有可能没警情发生啊。”翟警官笑着说道。白天忙了一天,再加上晚上4个小时的执勤,这让已经57岁的吴刚警官明显露出疲态,但还是欣慰地说道:“这样最好,晚上就能睡个踏实觉,明天就有精力处理手头的案件了。”

快到晚上11点时,吴警官和翟警官再次开始沿着啤酒街巡逻,此时啤酒街上的饭店都开始忙着打烊了,热闹的啤酒街也渐渐安静下来。巡逻结束回到警车上已近凌晨,翟警官指着对讲机开玩笑地说道:“它也有一晚上沉默的时候啊,这感觉真好,以后最好每晚都沉默。”在笑声中,警车缓缓驶离执勤点,而这一夜啤酒街上真的没有警情发生。

生日趴

站好最后一班岗

8月24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只不过是8月平常的一天,但对于市北分局登州路派出所的王晓龙警官来说,却是意义非凡的一天,因为这天即是他60岁生日,也是他作为警察上班的最后一天。登州路派出所所长顾凯警官也和所里其他警员们商议决定,在这一天给他们心中的好大哥王晓龙警官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

“王警官,下午1点在会议室开会。”24日中午吃饭时,王警官接到了所长的指令。一向守时的王警官在12点50分来到会议室。“龙哥,生日快乐!”一进门,早已在会议室里等候的派出所警官们就齐声喊道,顾所长还把一大捧鲜花,送到王警官手中。“谢谢大家的祝福!”同事们的突如其来,让王警官有点措手不及,他赶忙接过鲜花说道。顾所长笑着对大家说道:“今天是龙哥最后一天上班,我们给他开个简单的欢送会,大家先找位置坐下。”趁民警们各自找位置时,王警官右手擦了下双眼。

王晓龙警官向警服敬礼

顾所长首先发言,他把王警官在部队当兵时,以及转业到派出所当警察后的主要事迹做了简短的总结。随后第一个送上了退休祝福:“今天龙哥能依然年轻,依然帅气,依然健壮如牛的退休是幸运的。而且父母健在,这也给了龙哥‘忠孝两全’的机会。我衷心祝愿龙哥及其家人平安快乐每一天。”说完站起身,顾所长给王晓龙警官敬了一个军礼,王警官也起立回敬。坐下后,顾所长又向王警官宣读了因事不能前来的王新指导员发来的祝福微信,王导首先祝贺王警官开启新的人生旅程,并希望王警官今后能经常来所里看看,为所里建设出力,最后提醒道:“龙哥,你120岁那个坎要小心过哦。”指导员的“温馨提醒”让会场里笑声四起。接下来,民警们按照年龄大小顺序,依次向王警官回忆着一起工作时的经历,诉说着对他离开的不舍,祝愿着王警官今后的生活。警官们的话语简洁、真挚,也不乏幽默,会场里时常传来笑声,王警官的脸上也始终挂着笑容,只是其间4次用纸巾擦眼。

欢送会结束后,民警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王警官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走出派出所,他要到辖区再转一次。一路上不断有人向他打招呼,王警官也是微笑着回应,并不时地询问一些人,家里的问题解决没有。最后王警官来到社区办事处,向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道别。听说今天是王警官最后一天上班后,工作人员都震惊了,看得出来,他们不舍得王警官离开。王警官笑着对他们说:“虽然从明天起,我就不是警察了,但我的心里永远会装着咱社区。只要社区需要,作为老百姓的我,依然可以为社区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回到办公室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王警官换上便衣,将警服拿在手里,仔细地将上面的警徽、警衔、警号卸下后,认真地放在了叠好的警服上。他看了警服很久,然后后退一步,向警服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派出所欢送王警官合影

派出所里的“双高组合”

刚到登州路派出所时,记者就听甘中雷警官介绍说,他们所里110车组有一对搭档,被称为所里的“双高组合”。当时记者就好奇:“这两位警官得有多高啊?”

8月25日上午,在110值班室,记者见到了这两位长得并不高大的警官组合后,忍不住问道:“你们怎么会被大家称为‘双高组合’啊?”听了记者的问题,两位警官先是一愣,随后杨博警官笑着说道:“他们说的应该是我俩的血糖高吧。”说完杨警官给记者看了一张照片,上面是前段时间他的体检报告,其中他的空腹血糖值是15.9(正常为3.9-6.1)。正当记者吃惊时,杨警官又说道:“我这不算什么,李警官的血糖值才是我们所的天花板。”

杨博警官和李允警官在值勤

在记者询问的目光中,李允警官讲述了自己血糖高的事情。2012年李警官被确诊为糖尿病,当时医生要求他每天饭前1小时,打上胰岛素,并且平时要注意休息,不能熬夜。李警官无奈地问:“我这工作,每天吃饭时间根本不固定,什么时间打胰岛素合适啊?再说我们的工作怎么可能不熬夜啊?”医生听完也无可奈何,只能建议李警官尽量做到,否则病情会越来越严重。

2018年上合峰会期间安保升级,每天不分昼夜地执勤、巡逻、出警让李警官身体明显感觉不适,他本想请假去医院查一下身体,可看到所里的警员们都在没日没夜地忙碌着,李警官什么话也没说,坚持着工作。峰会一结束,还没等李警官请假,他就被调进了专案组,开始侦办2起案件。咬牙坚持办完第一个案件后,李警官的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在开始办理第二个案件时,李警官出现了暂时性失明、眼底出血等并发症,所领导知道后,让他马上住院治疗。入院检查结果他的血糖值为33.3,“我血糖这么高啊。”李警官知道后也吃了一惊。医生苦笑着说:“我们医用的血糖仪最高只能显示到33.3,你的血糖值已经爆表了。”在医院住了近一个月,李允警官才出院。回到派出所后,他就被同事们戏称为“全所第一高”。

“我出院时,医生就对我说不能再熬夜了,可作为警察这是不可能的。你看博哥的血糖这么高,还不是和我一起熬夜值班啊。”李警官苦笑着对记者说。也许是为了验证李警官的话,8月26日凌晨2点,在110值班的杨博警官和李允警官接到指挥中心指令,有一个司乘纠纷需要警方处理。两人立刻驱车前往。

报警人是一名网约车女司机,她称凌晨1点半,她接单送一名男子回家。这名男子喝多了,在车上吐了,女司机要200元清洁费,可男子不给,于是就报警了。

杨警官查看了现场,车内确实有呕吐物。那名男子坐在路边,身上有浓烈的酒味。经过询问,男子承认自己在车上吐了。李警官让男子出示身份证,经过系统查询,那名男子刚来青岛不足一个月。男子无奈地对警察说道:“我刚来青岛打工,还没有挣到钱,带的钱交完房租就没有了。司机要我给200元,我真的没钱给。”看到车被吐成这样,确实影响女司机继续接单,李警官就让男子问同事们借一下,先把钱付给女司机。男子称他刚来,没认识几个同事,再加上已经是凌晨了,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他实在没办法。而女司机坚持要男子支付清洁费,这让两名警官也犯了难。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那名男子的酒也醒了不少,突然想起了自己在青岛的一个朋友,他提出让司机送他过去找他朋友,到时把车费和清洁费一起支付。女司机表示同意,但要叫一个朋友和她一起去。看着女司机挂了电话,杨警官和李警官互望了一眼,然后默默地在那里陪女司机等她的朋友赶过来。等了大约半小时,女司机的朋友终于赶到了,看着3人驾车离开,两名警官才驱车返回,到所里已过凌晨4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