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多年前日朝学子从青岛入唐"留学"(图)

2016-07-25 06:28   来源: 青岛早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可惜含芳临碧海,谁能移植到朱栏。与凡草木还殊品,只恐樵夫一例看”。这是1300多年前朝鲜“留学生”崔致远在当时的唐朝、在青岛大珠山写下的《杜鹃》诗句,虽然读起来有些哀叹的意思,但也足可让后人了解到在唐朝时,这里已经是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海了。如今,大珠山已经成为国家级自然风景区,当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这里欣赏杜鹃花时,或许同样能感受到这座瞰海的山顶上,除了有漫山烂漫的鲜花,也有着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关的众多历史信息。

  5月初,在青岛市文广新局、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和青岛早报联合推出的“青岛海上丝绸之路考古行”活动中,发现了大珠山古港湾和唐代“留学生”等众多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在唐朝时期的青岛,由于东方海上丝绸之路北线的兴盛,唐朝政府对海外开放,招贤纳士。像崔致远一样的许多来自日本和新罗(朝鲜)的“留学生”,纷纷通过海上航道,从大珠山古港湾上岸到大唐求学,见证了青岛古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

  唐朝对外国学生开放科举

  “允许外国人到中国留学,其实早在1300多年的唐朝,就已经开始了。”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考古工作人员郑禄红介绍,大唐为招贤纳士,对外国学生开放了科举。这不仅是当时广纳天下人才政策的壮举,更是大唐盛世的呈现。也正是由于唐朝的对外开放,使得青岛的东方海上丝绸之路,达到了又一个高峰时期。

  “当时,多数日本和朝鲜来的‘留学生’是通过海上从大珠山附近的古港湾进入中国的。”提起唐朝时期对外开放政策对青岛海上丝绸之路的影响,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林玉海显得异常兴奋,因为他在不断的考古探索发现中,深切体会到了当时青岛的繁华。可以这样说,青岛古航道和古港口岸,对大唐开放和兴盛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这些曾经的历史记忆,也让众多研究青岛海上丝绸之路的学者们兴奋不已,因为诸多历史元素证实,青岛已经成为世界海上丝路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城市。

  从中学的历史课本上,我们已经知道,中国唐朝是当时世界范围内最为强盛的国家之一。“疆域广阔,物质丰饶,文化发达,泽被四海,广纳百川……”一系列的词语,呈现出大唐的盛世繁华。记者查阅大量史料发现,贞观元年,唐朝已对外国学生开放科举考试,外国留学生可以像唐朝子民一样考取功名,登科及第,这一政策当时被称作“宾贡进士”,这一开明政策引得四方异域学子纷至沓来,入唐留学蔚然成风。留学生们都在一所叫做 “国子监”的大学里学习,这也是当时颇负盛名的国际性大学。

  日韩学子青岛登陆来唐留学

  通过大量的调查,考古人员发现了许多值得青岛人骄傲的历史印迹,也见证了青岛古海上丝绸之路北线辉煌的过去,是青岛和世界遗产宝库的一块文化瑰宝。由于唐朝的对外开放政策,通过青岛古海上丝绸之路来唐留学的日韩学子纷至沓来,也成为青岛历史文化的见证。

  郑禄红经过考古调查发现,大珠山古港湾曾是唐宋时期除密州板桥镇 (今胶州)之外,又一处通往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重要口岸,周边地区当时分布着许多名为“新罗坊”和“新罗村”的侨民社区。“公元623年,唐高宗应高丽王请求从板桥镇海运官兵助他平叛动乱,战争结束后,板桥镇就由军港变成连接南北和对外贸易的商港。”郑禄红说,据统计,从公元7世纪初至9世纪末,日本正式派出19次、每次约400人的遣唐使团,多是通过板桥镇上岸转陆路去长安的;当时的新罗国作为唐朝的近邻,关系更为密切,新罗国以各种名义向唐派出使节126次,唐向新罗国派使节34次,海路都是从“东方海上丝路”来中国的。

  这些“留学生”中,最为著名的是来自日本的阿倍仲麻吕,当时19岁的他于公元716年(日本灵龟2年,唐开元4年)登上日本政府第八次遣唐船,这次和他一起来中国的有557人。到达长安后不久,阿倍仲麻吕就入了国子监太学,攻读的重点是礼记、周礼、礼仪、诗经、左传等经典,毕业后参加科举,一举考中进士,以后不断升官晋爵,历任仪王友、卫尉少卿、秘书监兼卫尉卿,肃宗时擢左散骑常侍兼安南都护,一直到公元770年在长安去世,唐代宗为了表彰阿倍仲麻吕的功绩,追赠从二品潞州大都督。

  山东半岛成留学生来往航道

  青岛社科院历史研究学者马庚存教授介绍说,唐朝的海上贸易航线,包括唐使、留学生、学问僧往返的航线,主要有两条,一条是朝鲜半岛南端的清海镇(今莞岛)出发,经朝鲜的汉江口,横渡黄海约250海里后,到达唐朝的登州文登(今荣成市)的赤山浦,然后沿山东半岛沿海,经莱州、密州(今诸城)沿海,顺江苏的海州(今连云港),航行到淮南道的楚州(今淮安);另一条是从朝鲜半岛西南方灵岩郡的海口出航,经黑山岛,横渡黄海约570海里,到达山东半岛的密州大珠山,然后向南沿着密州、海州、泗州一带近海航行,到达楚州的淮口镇,再沿着淮河西行到楚州的山阳县城,或与之一水相隔的泗州连水县城,由此沿着大运河南下扬州,或北上洛阳。

  马庚存教授介绍,通过这两条海上航线可以看出,当时的新罗人、日本人和渤海人,无论是北上唐朝首都长安,还是南下淮南首府扬州,无论走哪条航路,都要路经山东半岛,而返回新罗等地时,也必须从山东半岛出海,山东半岛成了中、日、朝三国贸易的重要中心。

  “日本著名僧人圆仁在中国唐朝游历9年,公元847年回国前后一直在山东半岛活动,等待出海去日本的船。最后他走的线路也是一条海船根据季节洋流常走的线路,先北上绕着渤海画个半圆到达朝鲜,然后再南下到日本。”林玉海介绍,根据记载,圆仁先是从文登来到大珠山古港口附近,在一处“新罗村”住了1个多月,打听到有东渡日本海船的消息,跟随海船起航北上,先在崂山南岸的椒家庄停船小住,两天之后来到田横岛,然后绕过山东半岛南端到达石岛赤山浦,后经朝鲜半岛回到了日本。

  大唐留学生待遇非常高

  林玉海研究发现,公元7世纪到9世纪,唐都长安是世界上最具开放性的国际大都市,吸引了不少留学生,其中以新罗人和日本人最多。彼时,日本留学生随遣唐使前往长安,一路上或乘官船,或走驿站,所有费用均由唐政府提供。到达长安后,不仅有政府官员率马相迎,而且以酒脯慰劳,还可下榻专门接待外国使节的四方馆,由特设的监使照料其衣食住行等。

  史料记载,留学生就读的唐朝国子监曾添筑教室1200余间,可容纳8000多人,留学生人数众多,尤以新罗、日本留学生居多。留学生的经费,主要由实力雄厚的大唐出资,由唐政府供给粮料、宿舍,免除课役,衣食费用由鸿胪寺供给,买书银则由本国政府发给。即便是自费前来的学子,也可以获得资助。

  “国子监在唐朝时的教育体系中可算是‘最高学府’。”林玉海介绍,由于国子监里的学馆均为官办,学生一经入学,衣食住行等所有费用均由唐朝政府提供,只是中国学生的费用由国子监直接供给,外国学生的费用则由掌管藩国事务的鸿胪寺供给。唐朝政府还奖励和重用学有所成的留学生,给予很高的荣誉和充分的信任,对随同遣唐使回国的日本留学生,还照例给用于祈祷的牲畜及归程路费。而对于那些逾期不归的留学生,不仅不罚,还量才录用,授以官职,给俸禄而为唐臣;或者仍由鸿胪寺和所在寺院继续供给,直到下次遣唐使前来带其回国,或者搭乘商船、新罗船回国为止。

  如阿倍仲麻吕得吏部奖掖,授校书郎,深得玄宗、肃宗的信任,多次升迁,官至从三品秘书监,被誉为“中国秘书史上日籍秘书第一人”;越南人姜公辅,来到唐朝参加科举考试,考中进士后,入朝为官,《新唐书·姜公辅传》评价他“有高材,每进见,敷奏详亮,德宗器之”。

  青岛成唐代商贸文化重要通道

  “东方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外商贸和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通过 “东方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向日、韩等地运送丝绸、茶叶、瓷器等商品;而进入中国的主要有日韩的栗子、织锦、药物、奇禽异兽等。日韩向中国学习制铜、制陶技术,中国也吸收高丽乐、天竺乐等文化艺术。特别是佛、道等宗教思想传入日韩,从青岛作为起航点之一的“东方海上丝绸之路”,更是起到了关键作用。

  青岛海上丝绸之路文化研究所所长、青岛理工大学副教授朱艳,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实地考察,对于青岛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颇为深厚,说起唐朝时期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那段历史,更是如数家珍。她说,唐朝时,来自新罗国的圆测大师(玄奘弟子)及其他众多韩国弟子,通过“东方海上丝绸之路”为中国佛教传入朝鲜立下汗马功劳。日本圆仁和尚也如大唐玄奘一样,舍生忘死四次通过海路从青岛上岸来中国取经,成为日本一代大师。朝鲜流行的“花郎道”也是受山东半岛崂山道教的影响,又融合了儒、佛等多家文化的思想。

  青岛与丝路结缘已上千年

  林玉海曾经多次来到胶州,探寻海上丝绸之路留下的蛛丝马迹。5月初,记者在林玉海研究员的带领下,沿着胶州市博物馆向东走,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向右转往前走到街心公园内,发现有一座高丽亭馆纪念碑,这处遗址见证了当年海上贸易的盛世。

  碑文记载:北宋时期,在航海来中国自密州板桥镇 (今胶州)登陆的外国商人中,高丽商人占绝大部分。他们在经商期间留宿聚居的地方称为高丽亭馆。当时,胶州与高丽的经济文化交流十分频繁。板桥镇作为唐代通商口岸之一,已经修建起了像高丽亭馆一样功能的外国学子 “招待所”。公元623年,唐朝在青岛胶州设立板桥镇,高丽和日本的商贾、使臣、僧侣等多从这里到中国或贸易、或国事往来、或宗教交流,板桥镇因此成为整个胶州湾甚至整个胶东半岛最重要、最繁忙的古港口。

  朱艳认为,我国海上丝路的划分大概归为两条比较重要的线路:一条是东海航线,也叫“东方海上丝路”,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在胶东半岛开辟的“循海岸水行”直通辽东半岛、朝鲜半岛、日本列岛直至东南亚的黄金通道;另一条是南海航线,也称“南海丝路”,是西汉时始发于广东徐闻港到东南亚各国后延续到西亚直至欧洲的海上贸易黄金通道。

  朝鲜留学生崔致远在大珠山过冬

  如果说日本名僧圆仁见证了青岛海上航道的繁华,而朝鲜汉文学家崔致远,则又是一个与东方古海上丝绸之路有着密切联系的关键海外历史人物。早在晚唐时期,朝鲜半岛新罗人崔致远,因入唐求学为官和回国等原因,曾经乘船往来于密州板桥镇(今胶州)、大珠山港湾与新罗之间。公元884年农历十月,入唐求学为官16年的崔致远,以唐朝出使新罗国使节的身份,踏上了回国之路。崔致远从扬州乘船沿运河北上出海后,于同年11月来到了著名的大珠山港湾。崔致远准备在这里度过冬季到春暖花开时节,再乘坐远航新罗的大型海船回国。

  崔致远在大珠山港湾停留期间,曾经写过许多优美的诗作。他在诗的自注中说:唐僖宗“中和甲辰年冬十月,奉使东泛。泊舟于大珠山下,凡所入目,命为篇名……”在崔致远的诗作中,有描写大珠山港湾一带山海美景的《石峰》、《海边春望》、《海边闲步》、《杜鹃》、《红叶树》、《海鸥》等名篇。

  崔致远在《杜鹃》诗中写了大珠山中盛开的杜鹃花:“石罅根危叶易乾,风霜偏觉见摧残。已饶野菊夸秋艳,应羡岩松保岁寒。可惜含芳临碧海,谁能移植到朱栏。与凡草木还殊品,只恐樵夫一例看。”通过此诗,除了让后人了解唐代时期的大珠山港湾附近,已经有漫山遍野的野杜鹃花以外,还可以品味出作者渴望在大唐盛世实现人生价值的感慨。东渡新罗的海船从大珠山港湾扬帆起航数日后,在巉山口岸(今即墨市田横巉山湾)停泊,崔致远在这里又写下了著名诗作《将归海东巉山春望》。崔致远乘坐的海船离开巉山口岸之后,经乳山沿海东行最后到达已阔别16年的新罗国。

  朝鲜学者见证青岛海上丝路

  朱艳介绍说,新罗留学生中王室子弟都是官派的,此外还有自费的留学生,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朝鲜文学的开山鼻祖崔致远。他出身于一个封建的知识分子家庭,社会地位相对较低。崔致远12岁来唐求学,18岁考中进士,在唐朝生活的16年中担任了很多官职,并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

  崔致远来唐的年代,已是晚唐,虽无盛唐的气宇恢弘,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盛世的余荫犹在。少年崔致远进入国子监学习,虽有数百名来自同一国度的同学一起学习,可排遣思乡之苦,但激烈的竞争局面,却难遣灵魂深处的孤独之感。公元874年,崔致远参加科举考试,一举及第。金榜题名的崔致远终于学有所成,可以稍稍卸下多年的重负,回报故国父老的殷殷厚望。

  登科进第的崔致远,没有就此衣锦还乡,荣归故里,而是选择继续留在大唐发展。按大唐律法,及第两年后通过吏部的遴选,方能获得进仕资格,崔致远因留学身份的结束而失去政府的资助,由此丧失了原本就微薄的经济来源。他开始走上文学创作道路,自谋生路。崔致远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四处游历、漂泊无着的生涯。在中国,崔致远广交文友,结识了一批有识之士,彼此间唱和酬答,诗文互进。

  在林玉海的案头,放着几本关于崔致远的文史书籍,这位外国诗人在中国10多年写有大量诗文,如今多数失传,只有诗文集《桂苑笔耕集》被收在《四库全书》中。汉诗《秋夜雨中》、《江南女》等颇具盛唐、晚唐纯熟诗风,其中关于青岛的诗句,也被后人传颂。崔致远被朝鲜历代公认为汉文学奠基人,为中朝两国的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中国《新唐书·艺文志》有其传,《全唐诗》及中国清末刊行的《唐宋百名家集》和《唐人五十家小集》中都收有他的作品。崔致远与青岛结缘,也成为青岛古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者。

半岛客户端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