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童装小镇崛起 致力于树立童装标准(图)

2017-10-30 08:09   来源: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童之乐功能区鸟瞰效果图。



  

先进的TSS缝纫生产线。



  



  

臧师傅正在指导徒弟进行布料的裁片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金震 葛欣鹏

  图/中国·童装小镇提供

  即墨素有“中国针织名城”的美誉,2016年,又被中国服装协会授予“中国童装名城”的称号,两大国字号服装行业的称号加身,诠释着即墨在服装行业中的位置。

  记者近日走进即墨探访童装产业,就童装织造的“蝶变”一探究竟。这座中国童装名城,正以中国·童装小镇的建设为契机,进一步融入青岛建设宜居幸福创新型国际城市的步伐。首届中国·童装小镇七彩节暨七彩年会,11月5日将在即墨通济新经济区正式拉开帷幕。届时,中国·童装小镇将以更为靓丽的风采展现在世人眼前。

  童装“织造”走向品牌化

  “以前,即墨童装除了内衣,大部分从外地进货。”如今再说起即墨童装,规范化的企业越来越多,高质量的品牌产品涌上市场,即墨童装的名头,在山东乃至全国如雷贯耳。

  来料加工、代工的模式,显然不能满足长远发展的需求。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思索从品牌化上寻找风口。恰好中国·童装小镇的建设,可谓是为企业腾飞插上了翅膀。

  中国·童装小镇的入驻企业中,咪呢皮特拥有2500余平方米空间,从设计、生产、成品库到展厅、营销,一应俱全。在企业的掌舵人黄云峰看来,崛起的童装小镇,满足了他对企业总部的所有想象。

  在童装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咪呢皮特成长为知名的童装品牌,实际也映照出即墨童装的品牌化之路。黄云峰介绍,他们是较早尝试品牌化的企业,最初是从服装加工起跑的。

  那时,他看好童装行业的前景,带着和妻子积攒十多年的资金,买下了一批二手设备,并在城阳区租了厂房,打算在童装的商海中淘一把金。但起初业务以接二手订单为生,忙活一通下来,利润微薄。刨除租金、工资等开支,结余不足以支撑企业扩大规模。

  黄云峰梦想着拥有自主品牌,但来料加工的薄利,着实让人感到了骨感。黄云峰盘算着转型,从外贸转到童装批发做文章。经常到即墨购买面料的他发现,即墨服装纺织产业链齐全,对企业的良性运营有着巨大帮助,于是决定将厂房搬迁到即墨。

  转头主打自产自销,黄云峰又发现,童装的样式难免被人模仿,再加上企业长期发展的急迫,他意识到,应该尽早建立自主品牌。随后受邀到上海参加大型展销会,这个想法就更加明确了。真正的品牌不是在批发市场做的,应该在产业链的终端上做文章,直接与童装的消费者发生关联。

  2016年元旦,咪呢皮特拥有了第一家直营店,不到一年,身影走出山东,走到了合肥、沈阳、郑州等城市,各大商场也纷至沓来,“争抢”咪呢皮特的进驻。如今,咪呢皮特九成店面设在商场。

  咪呢皮特仅是童装发展的缩影。目前,即墨拥有童装生产企业5000余家。入驻到童装小镇的企业尝鲜政策红利,坐拥童装产业发展的产业基础和前景,享受铁路交通、公路交通、空港等交通优势,在通济新经济区港连世界打造自己的品牌梦。

  从拼价格到创意的跨越

  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品牌化是它们的生命力所在,也越来越注重在创新上面下功夫。事实证明,品牌正在成为消费者的一种直觉线索,诱发着消费者最简单的冲动。

  采访中,一位童装行业多年从业者开玩笑称,现在和服装企业老总谈生意,有的底气十足地说:“我是世界知名品牌,最低3000元”。有的却低声说:“我的品牌不行,便宜货,只卖三四百元”。三四百元的服装品质就一定不如三千元的吗?那倒未必,这恰好证明了品牌建设的重要性。

  由国家品牌经济网联合中国(深圳)国际品牌服装服饰交易会组委会完成的一份针对国内400多家服装企业所作调查显示,有超过七成的企业表示需要完善自己的品牌建设与品牌推广体系。

  “即墨素来以服装加工和批发著称,面料好品质没得说,价格压得又低,销量自然没有问题”,拉姆达服饰总经理方锦虹和丈夫已经在童装行业深耕数十年,“然而这种仅靠价格和销量的比拼其实是畸形的”。

  要降低价格势必要节省成本,只能在设计和创新上打折扣,“这也是即墨至今全国知名童装品牌依然寥寥的原因”。尤其近几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价格不再是购买力的唯一考虑因素,甚至变得不再重要。追求生活品质的人们更看重服装的美感和设计,“那些缺少设计和创意、看起来土里土气的衣服将彻底失去市场”。

  意识到这一点后,方锦虹带着他们的服装开始“变形”。先是花重金聘请专业高水平设计师,经过“名手”的点缀,童装的风格渐渐生动起来,混搭潮流、个性十足。

  为了推广自己的品牌,方锦虹想过很多的方法,他们曾经和世界知名童装品牌小熊Teenie Weenie合作,加入自己的创业和设计理念,开发了小熊品牌的拉姆达系列。目的是可以借助这个平台,先让更多的消费者认识自己。

  当然任重道远,要真让自己的服装品牌走出即墨、走出山东乃至走向世界,“单纯的模仿和复制还远远不够,要打破对即墨服装的一些刻板印象,需要不断在品牌设计和推广上面下功夫。”方锦虹说。

  即墨童装企业开始内涵化锻造。黄云峰告诉记者,在批发市场做品牌的时候,客户关注最多的还只是价格,童装产品的附加值比较低。但品牌化的产品就不同了,容易与低端产品拉开距离,成为高端客户青睐的对象。他也在品牌化之路上聘请设计师,通过全品类的童装产品满足市场需求,更组建起了健全的营销团队和服务团队。

  树童装标准,满足个性化

  服装生产,作为一种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不断上涨的成本是企业发展的瓶颈。从原材料的采购、裁片、缝纫,一直到衣服成型、检查、清洗、上架,任何一个步骤都检验着经营者的智慧。

  今年50岁的鄢敬光是青岛金娃娃恒顺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在童装行业打拼了近30年。父母农闲时用缝纫机做出的裤子拿到中山路、即墨路的市场去卖,是他对服装行业的最初印象。

  如今的服装生产车间早已“焕然一新”,从裁片到缝纫全是电脑程序操控,精确度大大提升。相比于成年服装,童装面积小,裁片难度更大,2014年,鄢敬光“狠心”买了几台自动裁床,十几平方米的布料拉进来,由电脑描出裁剪图样,由自动裁床进行切割,不仅精确度提升,且大大提高了效率。原本一个熟练工人两小时完成的工作量在自动裁床上只需要20分钟,人力成本也大大降低。

  缝纫设备也在革新。“原来的三针五线缝纫机,布料的缝合处缝隙较大,现在换成了四针六线设备,可以实现无缝锁边,衣服的接口处里外都没有鼓出,因此也叫做无鼓设备”,鄢敬光介绍。

  凭借设备的革新,即墨童装的制衣水平不断提升,并且能够节省出更多的经历从事设计和品牌推广。但是由于这些高新设备价值不菲,据鄢敬光介绍,如今即墨的童装企业中,拥有自动裁床设备的可能不足三十家。

  更多的童装企业将希望寄托了童装小镇的发展之上,纷纷把生产线和设计研发中心都搬到了小镇。而在中国·童装小镇规划中,正是要促成即墨童装行业的产业集聚和提级换挡,打造工业4.0,通过自身的吸引力为小镇入驻企业争取更多的资源。

  童装小镇内将利用先进的数字化智能制造技术,以最快的速度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提高用户的满意度及企业的可持续竞争力,聚力打造童产业集群发展标杆。打造童装质量追溯体系,全力打造童装标准。

  规划

  小镇核心区设五个功能片区


  众所周知,即墨素有中国针织名城、中国童装名城美誉,是中国北方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如今拥有童装生产企业5000余家。从去年交出的完美答卷来看,产值达到200亿元,童装电商企业1.2万家,网络销售年产值突破260亿元。这一组数据诠释着即墨人的踏实肯干和贴近时代的性格。

  即墨砥砺在童装产业的集聚发展和产业升级,立足通济新经济区原有的童装产业基础,在通济新经济区打造童装小镇。童装小镇总占地面积为3.2平方公里,核心区占地0.89平方公里,总体规划以七彩虹为元素,打造“一心一带三轴七组团”的空间结构。

  小镇核心区块为童之窗、童之乐、童之艺、童之业、童之野五个功能片区,拥有会展中心、科创中心、城堡酒店、风情商业街等重点景观功能建筑群。其中会展中心作为小镇核心地标建筑,承载着各种大型展销活动和小镇管委会两大功能,未来各类儿童产品展销、童装品牌发布、儿童T台秀、童装高峰论坛等大型活动都将在这里举办。小镇还配有大型幼儿园和学前教育中心,为小镇及周边儿童提供系统完善的教育资源以及各类少儿才艺培训服务。

  根据即墨通济新经济区发布的规划,中国·童装小镇作为中国童产业创新基地、中国童装品牌创意设计中心、中国纺织服装创意设计示范园区,将以童装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为基础,以IP小镇为特色,打造以童装品牌培育、童装电商集聚、儿童教育、休闲娱乐、童产品生产基地为主的五大特色为一体的产城旅融合的中国特色小镇。

  一系列规划让从业者信心倍增。如火如荼建设中的童装小镇,让他们看到未来。一座针织名城、童装名城,正敞开怀抱迎接更大的市场,更融入到青岛奔向宜居幸福创新型国际城市的步调。中国·童装小镇举止投足间瞄准现代化、国际化舞台,引领起更多纺织人的淘金梦、发展梦。

  人物

  农活丢给丈夫,她来赚钱养家


  一家童装企业裁剪生产线上,41岁的臧师傅正在指导他的徒弟进行布料的裁片,一块硕大的布料要被飞速运动的锋利刀片切成大小不等的小片。

  从19岁入行,臧师傅做过裁剪工、缝纫工,如今已经成了一家服装加工厂的厂长。20多年来,他目睹了即墨服装行业的变迁发展,虽然他并不太懂设计,但是却明确感受到了“人们对服装要求越来越挑剔,尤其是小孩子衣服,成了每个家庭相当重要的支出”。

  他一遍遍跟工人嘱咐,“一定要紧抓质量、紧抓质量,保证生产”。“之前有人夸张地说,即墨家家户户开工厂”,虽然是一句玩笑话,带有夸张的成分,但确实有很多当地人因为服装致富,紧跟着服装行业的呼吸与脉搏。

  对于服装行业,他充满了感恩,“我从19岁入行,当然希望它变得更好,现在政府要办童装小镇,虽然不知道具体内容,但一定是为即墨好、为服装行业好、为咱老百姓好”。

  在入驻童装小镇的一家企业里,记者还见到了生产线上的马女士,正与工友们检验工厂发来的童装。一千余件即将进入实体店的童装,要在两天内检查完毕,确定无残次品流通入市场。

  在闲聊间,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赶上纺织发展的红利,摇身一变,从土地脱离出来成企业工人,忙活一年能收入三四万元。这在她看来是种地不能比的。如今,农活丢给了丈夫打理,马女士则安心赚钱养家。

  她着实感到了即墨童装产业的变化,每天到岗看到中国·童装小镇的日新月异,也让她对纺织企业的未来更加憧憬。她告诉记者,最初进入纺织企业时,生产设备还是相对落后的。机器无法自动断线,因此童装线头格外多,得靠手工来剪线头。作为制衣关键工序的打倒针,当时也必须手调完成。而今,企业的设备变了模样,也让企业工人感到了便利。

   [编辑: 刘晓明]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即墨 童装小镇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