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被"冷落"的旧货市场与"燥热"的共享大潮

2018-01-16 06:44   来源: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1月6日,平安路旧货市场里冷冷清清少有顾客。



  

小郭向记者展示他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发布的商品。



  

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琳琅满目的商品。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景毅

  无法按时去锻炼又不可退订的健身卡,不一定扔进垃圾箱,拍个照片发在“58同城”上,会有许多白领一族抢着买;看上一款奢侈品包包,不一定要到店里狠下血本,上“闲鱼”或许能捡个大便宜……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整个社会的闲置物品都在增多。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二手物品交易是多数家庭常用的消费模式。而在中国,闲置资源因传统观念的影响,其价值一直处在被低估的状态。不过随着共享经济大热,闲置物品背后的二手经济正搭乘共享的快车迅速进入消费者的视野,国内的线上“二手经济”呈现爆发式增长的态势。

  然而与之相对的,曾一直没有被互联网之光照耀到的旧货交易市场如今却是愈发冷清,坚守还是放弃成了从业者们不得不面对的抉择。

  ■冷清

  “今年还没开过张”


  “美女你真能闹,你这价都不够运费的。”1月6日中午,平安路旧货市场里,34岁的李松林一边卖力地清理着一台刚收回来的空调,一边招呼上门的顾客。李松林是山东济阳人,14年前来到青岛,起先在一家旧货店铺当小工,后来自己租下门头干起了旧货生意。李松林平时出去上门收购旧货,妻子则在店里照顾生意。

  “好几天没出门了,收不到合适的,收了也卖不掉,今年(2018年)还没开张呢。”李松林苦笑道。

  在李松林印象里,旧货交易行情最好的时候是2005年前后,那时候每天来市场送货买货的人络绎不绝。较低的门槛也吸引了不少人从事这个行当。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来买旧货的人明显变少了,旧货的利润也越来越薄。过去一台柜式空调卖掉后能赚好几百,现在能挣一二百块钱就不错了。“现在卖旧货,赚的就是人工费、清洗费、搬运费,全是辛苦钱。”

  李松林把行情的变化归结为时代发展的结果。“最大变化是,十几年前是80后走上社会的时候,他们背井离乡到城市打拼,租房子住买旧家具家电,旧货市场相当红火;现在是90后走上社会了,明显感觉他们出来打工的少了,但是创业做生意的多了。”李松林说,旧货市场上现在卖得最好的一是办公桌椅,二是货架,买家多数是20来岁的年轻人。

  旧货买卖很多都是夫妻店,也有极个别规模大的,行情好的时候一年能挣二三十万元甚至更多,但大多数年收入都低于十万元,有的就四五万甚至更低。十多年来,李松林成了家,孩子去年也在青岛上了小学,但全家一直租房子住,“买房子?是个梦!”

  与李松林家的店铺一样,半岛记者在探访时发现,偌大的旧货市场里,顾客只有寥寥几人。各家店铺杂乱地堆放着各种旧家电、旧家具,从店铺里铺到外面的过道上。店铺的老板娘们三三两两聚在南墙根晒太阳。

  “就这么个行情,春秋两季最好,那时候租房子的多,来买旧家具家电的也多,夏天买空调风扇的也不少,就数冬天行情差,尤其是春节前这段时间,几天不开张都很正常。”在旧货市场干了18年货运的王伟铭说。

  王伟铭今年60岁,是土生土长的老青岛。据王伟铭回忆,青岛最早的旧货市场在丹东路和青海路一带,后来丹东路的市场先后搬到山东路和徐州路,现在搬到了双山华仁立交桥下面,而青海路改造后也只有零星几家在坚持干,现在青岛市区主要的旧货市场基本只剩下双山和平安路这两家了。

  王伟铭说,平安路旧货市场刚成立的时候,算上他的货车,全市场一共3辆车,当时一天跑个七八趟是常事,生意最火的时候一天能净赚五六百。这几年旧货生意下滑明显,满市场家家都有自己的货车,他自己在车上闲一天也是常事。

  与王伟铭一样,49岁的李效雷也是靠在旧货市场干货运,只不过他的工具更“原始”:一辆骑了十来年的三轮车。半岛记者采访时,李效雷正准备去宁化路送一个旧衣柜和床头柜。“一趟三十五十的吧,看距离远近,如果客户需要也可以搬上楼,但是要多加钱,太高的楼层没电梯也不搬。”李效雷说,市场的事自己不懂,就会出个笨力气。

  尽管互联网早已普及了多年,尽管各种新技术不断升级,但近二十年来,李效雷和他的三轮车却始终没有被淘汰,仿佛被时间遗忘了一样。“小活、近活开货车的不愿干,私家车又拉不了,总得需要个人送过去,所以少了我们也不行啊。”李效雷知足地笑道。

  ■无奈

  旧货市场卖新货


  26岁的郭金路算是旧货市场上最年轻的摊主了,对于自己的生意,他更喜欢称其为“闲置物品交易”而不是“旧货买卖”。“这不仅是一个挣钱糊口的生意,更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公益事业。”小郭越说越自信。他认为,现在属于个人物品过剩的时代,市民家里的家具、家电、手机、电脑,不等用坏就淘汰了,扔了可惜还污染环境,送人也拿不出手,怎么处理成了麻烦事。另一边,外地来的打工青年、刚毕业的学生,经济条件有限,新的买不起也没必要,质量合格的二手货成了最佳选择。而小郭他们的生意正是架起这供需两端的桥梁,几方各取所需,达成共赢。

  与他的邻居们相比,小郭的买卖做得也更活泛。除了每天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商品照片,他还坚持在58同城等交易网站发布供求信息,这给他的业务带来很大助力。“大约三分之一是网上卖的,估计以后会越来越多。”

  在双山附近一名王姓老板的旧货店铺里,见记者打量一个电脑桌,老板主动搭话:“200块,是全新家具”。记者这才注意到,他的店铺里将近一半的家具都带着塑料薄膜,露出的部分也光洁如新。而像王老板家的这种情况在旧货市场居然非常普遍,除了新家具,新空调、洗衣机等新家电也在搭售。

  旧货市场怎么会卖新商品?王老板坦言,这个行当门槛低,入行的人越来越多,货源难找。他的铺面租金一年3万,收不到货,场地空着也是浪费,倒不如进一些新家具放在店里搭售。“新家具不比旧家具贵多少。”王老板告诉记者,同样是板材的电脑桌,一些二手货要卖到180元,买家对比价格后,也有可能选择新家具。

  另一位店铺老板向记者透露,旧货市场上的新家具,很多都是从厂家进的积压库存,因为来旧货市场买东西顾客对款式一般不太在意,价格是他们最关心的因素,所以很多家具工厂都会把长年卖不掉的货拉到旧货市场搭售,结果往往是厂家、销售商、消费者多赢。

  除了货源难找,旧物主人出售的价格过高,也会让双方交易“打水漂”。王老板在平安路旧货市场里有一间店铺,他同时在二手交易网站上发布回收二手家具的信息,每天都能接到电话,请他上门收购二手家具家电,但一些卖家开价太高。王老板说,一件商品买来当天再出手就是二手货了,少说也得打8折,别说是用了几年的东西,但是很多消费者都不了解行情,还跟当初购买的价格做比较,导致很多买卖谈不成。

  高昂的运费也会让旧货老板收货时有所顾忌。在王老板的旧货店里,一张1.5米的实木二手床,床架标价300元,加床垫需多加100元。王老板告诉记者,这张床收购价是150元,但搬运回店里,就花了近百元,再扣除房租成本,他可赚的利润空间不大。

  王老板说,因为运费贵,有时找车运旧家具,一个来回要300元,所以通常他会“攒”客户:一条线路上的旧家具攒够了一车,才一次性运回来。这也让他的货源紧张。因为运输成本过高,若卖家一次只卖一张二手床,或者一个旧柜子,他基本不会上门收货。

  旧货若卖不出去,店老板们也面临处理难题。记者注意到,平安路旧货市场里很多店铺的家电都堆到了过道里,有些已经锈迹斑斑明显没法用的也依旧摆在那里。据一名店铺老板介绍,现在收废品的都非常挑剔,像废铁废铝的根本不值钱,除非倒贴钱,不然根本不会上门来拉。更多的时候,为了腾地方,几个店铺会把卖不掉的货凑在一起,免费送到废品站清理。

  管理难、安全隐患大也是实体市场的一个通病。位于重庆路附近的一家旧货市场就曾多次发生火灾事故,所幸扑救及时未造成人员伤亡。记者在平安旧货市场看到,每家店铺门前醒目位置都摆放着至少两个灭火器。“办公室要求很严格,没有这个不让干。”一位摊主说。但即便如此,住在附近的居民仍有些担心。“到处是家居板材,里面路又窄,一旦发生事故,消防车都不好进。”

  

1月6日,平安路旧货市场里,49岁的李效雷正准备去送货。



  ■反差

  线上二手平台上演“三国杀”


  比起线下的不温不火、勉强维持,线上二手交易却越来越火爆。

  “定期清理闲置物品,是最快提高生活质量的方法之一。”无意间在网络上看到这句话,让90后姑娘宋晓瑜如醍醐灌顶,“几百万买来的房子,随便一个旧行李箱就占去几万块,这怎么能行?”

  她从未去过旧货市场,也压根不知道旧货市场在哪。跟生活中其他事情一样,互联网成了她首先想到的渠道。果不其然,网上不仅有大量用来处理闲置物品的平台,更有一大群跟她同好的网友。双11、双12刚“剁完手”就不太喜欢的衣物、八九成新的小家电、淘汰不用的手机……拍了照挂在网上,很快就有人问。

  根据商务部《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冰箱、洗衣机、空调、电视、电脑产量近10亿台,仅有17%得到了合理回收;2016年我国衣着类纺织品消费量达到2480万吨,仅有10.9%得到了合理回收。这无疑给了二手交易平台很大的市场空间。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发布《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6年中国闲置市场的规模达到4000亿元,未来两年将会翻倍,2018年将达到近万亿规模。

  正是看中这一市场的潜力,阿里系闲鱼、腾讯系转转、京东系拍拍等线上二手交易平台不断壮大。

  2017年12月19日,阿里巴巴旗下闲鱼宣布信用速卖服务正式上线,闲鱼接入回收宝、估吗、有得卖、有闲有品、爱回收、乐人乐器等数十个专业回收机构,支持手机、3C数码、住宅家具/办公家具、大家电、乐器五类物品的快速回收,启动无闲置社会行动,向闲置浪费说不。

  两天后的12月21日,京东则召开“拍拍二手”品牌发布会,称其已经默默耕耘二手市场一年有余,从京东优品起步到“复活”已关闭的C2C业务“拍拍”品牌,京东希望将以平台化的运营思路,整合回收、检测、再加工、销售等逆向供应链资源,竖起“品质二手”的大旗。而京东也表示,他们先从回收业务做量,同时开启优品销售和个人闲置交易业务。

  “二手市场非常庞大,完全容得下巨头玩家”,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表示,在消费升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高品质闲置商品出现。二手交易正在成为刚性需求,二手市场也随之迅速扩大。

  58赶集集团CEO姚劲波曾表示,凭借转转可以把58赶集此前局限于提供信息层面的二手服务,深入到交易环节,实现货币化、闭环。在转转成立一周年之际,姚劲波表示,未来转转的用户量将超越58,并希望转转能够在58同城发展的下一个十年中接力增长。

  ■隐忧

  二手电商成假货集中营?


  伴随着中国二手市场潜力将达万亿元之巨的同时,缺乏标准、缺乏信任、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开始在二手电商中泛起。

  “总害怕卖掉手机的同时,卖掉自己没有删干净的隐私。”“我在美国花2万买的包,你直接往500块砍价?小姐姐,500块在哪能买到,给我也来一打。”“1000块买的九成新iphone 6S,开机后显示是安卓界面。”

  这些看似搞笑段子却是当下二手电商灰暗面的真实写照。

  网友琪琪在闲鱼上挂出了一款限量版娃娃玩偶,很快就拍出去了,一个新注册闲鱼买家看到后非要加钱再买一个,琪琪就把朋友的限量娃娃拿来了卖给他,当天就发货了。然而次日买家却说收的是空包裹,琪琪赶紧联系快递员,对方表示送货时包裹完好无损。就这样,一个简单的交易变成了一场“罗生门”。

  由于这种二手交易平台买卖双方都是个人,一些网友竟然借机骚扰卖家,甚至提出一些过分的诉求。

  岛城女网友“初一”在同事的影响下经常逛二手平台,也偶尔把成色较好的个人物品挂在上面卖,结果竟招来一些奇葩的买家。“我在网上挂出一件不穿的礼服,结果有个男性买家天天问我有没有丝袜、内衣……”

  “初一”说,自此以后她再也没敢在二手平台上卖过东西。

  有用户在知乎上反映,曾经在闲鱼上购买过服装,收到的产品和此前看到的展示图片有很大出入,图片明显是经过处理的。另外,对于一些轻奢类商品,懂行的人可能一眼就可以看出真伪,但对于行外的人,如果卖家不在描述中注明就很难分辨。

  中国青年报此前曾发布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在使用二手交易平台的过程中,56%的受访者认为最大的顾虑是产品质量难保证。此外,对可能遇到欺诈骗钱和物品掉包情况存在顾虑的受访者比例分别为45.6%和43.3%。

  记者调查发现,相比于新品繁琐的卖家认证,在二手平台注册成为卖家简单快捷,其交易是最典型的C2C交易,个人定价、谈价,商品新旧难定以及监管存在困难为假货滋生提供了便利条件。

  通过几名消费者提供的信息,记者在平台查询发现,确有假货商家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在二手平台售假。其深谙二手交易规则,注册大量账号伪装成个人卖家,商品价格是原价的5~7折。在与买家沟通时,他们会表示自己也是二手购得,可用图片验货。每售出一件商品便迅速下架,多个账号循环使用……

  此前,京东就曾在关闭C2C平台拍拍网时表示,C2C模式由于个人卖家不被要求在工商登记备案,导致工商部门无法进行有效监管,售假者违法成本几近为零。在二手物品交易中,双方均为个体消费者,假货水货难以鉴别。

  尽管各二手平台都通过数据手段监测用户的交易行为,也建立了客服介入机制,但每天海量的交易信息却让数据监控部门无从下手,新型售假者得以浑水摸鱼。某二手交易平台客服在公开采访中表示,每天都会接到消费者投诉,买卖双方各执一词,每笔交易的双方都是个人,客服也要由人来处理,压力非常大。

  ■规范

  如何破解二手经济的信用困局


  闲鱼的创始人谌伟业曾表示,闲鱼每天成交量很大,确实存在恶劣用户甚至诈骗集团欺骗消费者。阿里巴巴的“神盾局”、安全团队一直在跟这些人做斗争。闲鱼目前基于阿里巴巴的大数据,引入芝麻、淘宝用户等级以及新浪微博等社交媒体的信息,形成用户的信用评判系统。这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部分简单粗暴的店铺型卖家,但对于乔装的“个人卖家”仍难以阻拦。

  “二手市场缺乏标准,鱼龙混杂,劣币驱逐良币俨然已成为阻碍行业健康稳健发展的绊脚石。”京东集团副总裁、3C文旅事业部总裁胡胜利表示,二手交易平台中充斥着的虚假与欺骗,令用户感到后怕与心累。卖方与买方都希望有一个便捷放心的交易平台来解决这样的困扰。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知名IT律师赵占领向半岛记者介绍,网购7天无理由退货制度除了特别标注的品类外,不论是一手商品还是二手商品全都适用,这方面没有障碍。但如果交易双方提前达成约定,也可能支持交易不适用无理由退货,这也是当前出现纠纷后存在较大争议的地方。另外,在二手商品交易过程中,可能因为买卖双方在沟通上不全面,造成买方对商品的认知偏差,类似的情形也容易产生交易纠纷。据了解,对二手交易行为的规范管理,目前更多依赖于平台自制。

  在拍拍二手上线的前两天,闲鱼推出了信用速卖服务。闲鱼通过接入芝麻信用,针对芝麻信用分超过600的用户,可以“先收钱,再发货”。目前,信用速卖已接入回收宝等数十个专业回收机构,支持3C、家具、家电、乐器等品类的快速回收。

  再看拍拍二手,其主打“品质二手”。刘强东也多次表示京东是“品质电商”,由此可见拍拍二手身上的“京东基因”。

  半岛记者了解到,刚刚起步的拍拍二手计划走的第一条路是与专业回收机构合作。目前,拍拍二手已经与爱回收、佳准实验室、有闲有品等专业回收机构结成“循环发展产业联盟”。

  另外,拍拍二手总经理王永良表示:“回收、油品销售、个人闲置交易是目前拍拍二手的核心业务。”整个拍拍二手平台的运营流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商品获取、逆向物流、检测分级、再加工。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半岛记者,拍拍二手除了需要面对二手电商普遍的商品质量以及客户服务的问题之外,还需面对行业内的竞争,闲鱼以及转转都已在二手市场打拼多年,发展得较为成熟。而拍拍二手现在需要解决如何在一个相对成熟的市场中,抢占用户资源的问题。(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松林为化名)

   [编辑: 张珍珍]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旧货市场 共享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