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青岛:中国最早海战——吴齐海战发生在琅琊台

2012-11-13 10:23   来源: 半岛网-城市信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文种



  在当今的世界格局中,海军实力已经成为检验一国军事实力的重要指标,确保制海权也是作战的重要一环,但这在我国的古代是难以想象的。由于古人向来有着重陆地而轻海洋的传统,以至于到晚清时期,我国才组建起一支专门的海军(之前的水上作战力量主要是内河上的水师),从此之后海军的建设才算走上正轨。

  正因为上述原因,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场海战才显得具有特殊意义,它就是吴齐海战。这场有确切文字记载的中国最早海战发生于公元前485年,交战的地点恰巧位于青岛胶南琅琊台附近海域,作战的一方是春秋时期东方大国齐国,一方是地盘虽小但国力雄厚的吴国,那么这场海战因何而起,又是如何惨烈?海战最终谁胜谁负?本期《发现青岛》就来为您揭秘。

      齐国:内乱不断让人盯上了

  要想讲明白这场有文字记载的最早海战的来龙去脉,交战双方的背景必须得好好说道说道 ,咱们不妨先从齐国说起。

  齐国,相信大家都知道 ,其统辖范围大概就是现在山东的大部分地区。这个东方大国的创建者乃是大名鼎鼎的太公望姜尚(姜子牙),因为他建国有功,周王室让他管辖了东方疆土。齐国地域广阔,民风淳朴,再加上地近大海 ,矿产丰富,有着盐铁之利,建国不久就在诸国之中崭露头角。直到齐桓公时期,凭借管仲的深谋远虑,齐国多次会盟诸侯,打着尊王攘夷(即尊崇周王,抵御夷狄)的旗号,终于坐上了春秋霸主的头号交椅。

  然而月满则亏,盛极而衰,齐国也没能逃脱这一法则。国力的不断增长并没有让统治者居安思危,却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的内乱。看看《史记》的《齐太公世家》大家就能发现,几乎每一任国君离世总要引发一场诸子夺位的骚乱,连贤明如春秋五霸的齐桓公也是一样,他死之后,诸子打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尸体停放在王宫之中的床上六十七天都无人问津,尸虫爬得满地都是 ,齐国内乱的程度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到了齐景公时期,这种内乱有增无减,先前不过是诸子夺位,现在又加上了大夫夺权,真是乱成了一团。景公对于立储问题一直抱着一种逃避的态度,他最喜欢小儿子公子荼,可小儿子的生母芮姬地位比较低,估计说出来大家不会同意,于是景公干脆能拖就拖,直到临死的时候才把这个决定告诉臣下国惠子、高昭子。结果可想而知,公子荼年纪轻轻,王位没坐几天,又内乱了。

  这次内乱的主谋是田乞,参与者是大夫鲍牧。田乞先是散播谣言,说什么国惠子、高昭子不是好人,一旦主政会把别的大夫赶尽杀绝;接着联合鲍牧跟其他大夫带兵进宫,杀死高昭子,赶跑国惠子,自己当了老大。田乞很有做坏人的风范,要做就做绝,主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之前景公的儿子公子阳生从鲁国接回来,然后召集群臣在自家大摆宴席,准备另立新王。

  接下来的故事就有点喜剧色彩了。田乞在酒席前把公子阳生装进一个大口袋里,摆在宴席中央,等到大家喝得差不多了,打开口袋,现场表演了“大变活人”,然后说“这就是齐国的新国君”。别的大臣一看这势头不大对,赶紧趴在地上山呼万岁。田乞估计不愿意一个人承担另立新君的风险,看见鲍牧喝醉了,于是接着说:“我跟鲍牧打算共立阳生为新君。”谁料人家鲍牧酒是喝多了,可压根没醉,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原则性很强,一听田乞拉自己下水,赶紧撇清关系:“谁跟你一伙的?你忘了景公的遗命了吗?”这下子别的大臣又尴尬了,看样子新君是谁还不一定呢,一个个又想反悔。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直坐口袋里的阳生恼了:“能立我就立,不能立我就拉倒!”鲍牧害怕引火烧身,于是话头一转:“都是景公的儿子,哪有什么不能立的。”于是,大家共同盟誓,阳生被推选为新君主,他就是齐悼公,悼公即位不久就杀害了自己的那个小弟弟公子荼。

  齐悼公即位引发的这场内乱在齐国诸多内乱中不过是家常便饭,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有深远的影响:第一,田氏从此渐渐羽翼丰满,为日后田氏代齐埋下伏笔;第二,和本文相关的,这场内乱可以说是日后吴齐海战的一个导火索。

      吴国:两代人成就王霸之志

  就在齐国的内斗不亦乐乎的时候,它南方的吴国却养精蓄锐,渐有称霸中原之志。

  太史公司马迁说得好 ,“余读《春秋》古文,乃知中国之虞与荆蛮句吴兄弟也。”吴国虽然地处化外,但它的开国者太伯却是中原人士。当时的苏杭一带不像现在这样经济发达,老百姓还都过着相对落后的日子,拿吴国来说 ,一直被中原各国看做异类,称为“南蛮”。

  虽然经济不发达,文化不昌盛,但这并不代表着作战能力不强,吴国民风彪悍,加上没日没夜地跟南方的越国、楚国争地盘,兵士的作战能力早就锻炼出来了。到了吴王阖闾在位的时候,文有伍子胥,武有孙武,凭着这两位不世出的英才辅佐,竟然一度攻破了南方大国楚国的郢都(位于今湖北省荆州)。

  在给楚国以毁灭性打击之后,吴国又把矛头对准了老对头越国。公元前496年,吴越在现在的嘉兴对阵 ,这次越国挑选了敢死之士,仗还没打,这些死士站成三行,先是挑战,接着大叫 ,最后集体自刎。吴国士兵虽然仗打了不少 ,可谁也没见过这种阵势,纷纷目瞪口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越国发起冲锋,把吴军打得大败,吴王阖闾也因为战伤而得病身亡。据说阖闾临死前曾对自己的儿子夫差说:“你会忘掉越王勾践杀害你爹的行为吗?”夫差答道:“不敢忘。”

  夫差果真没有忘记父亲的遗言,他奋发图强,终于在公元前494年再度讨伐越国,并大获全胜。到最后,越王勾践被打得只剩下五千甲兵,龟缩在会稽(今绍兴)一隅。但是 ,历史就在这个当口发生了转折,吴王夫差心慈手软了。

      越国:求和示弱转移了战争焦点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想必都知道了,越王勾践委曲求全,他的大夫文种去见了吴王夫差。

  第一次谈判很不顺利,文种跪着移动到夫差跟前,低着头说:“亡国之君勾践使陪臣文种来见大王:勾践请求为臣,妻请求为妾。”吴王夫差刚想答应,伍子胥在一旁对夫差说:“这是老天爷把越国拱手给吴国的大好时机,不可心慈手软 ,不能答应。”谈判崩了。

  第二次谈判就顺利了许多,因为有了内应。文种得知吴国的太宰伯嚭(音痞)性贪,事先准备了珍宝美女,据说里面就有西施,伯嚭自然当仁不让地都收下了,然后他引荐文种再次见到了夫差。文种还跟上次一样,膝行顿首说:“希望大王赦免勾践的罪过,没收他的所有资产。如果大王不能赦免,勾践将会杀掉自己的妻子,烧毁所有宝器,带领五千人拼死一战,这样的话,大王也会损失掉很多东西。”伯嚭在一旁帮腔:“越国心服口服,甘愿为臣,这是国家的福分呐。”吴王夫差这次又想答应,伍子胥赶紧制止:“现在不灭了越国,日后必定后悔,勾践是贤君,范蠡、文种是良臣,放虎归山留后患啊!”这次夫差没有听伍子胥的话,他点头同意了。

  吴王夫差点头后的四年,发生了以下几件事:第一,勾践卧薪尝胆,准备东山再起 ;第二:夫差南征北战,准备实现自己的王霸之志;第三:齐国发生内乱,前文说过,因为齐悼公即位,大臣们你砍我我砍你,局势动荡不安。摆在吴王夫差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及时发现越国的小动作,把越国的复兴态势掐灭在萌芽状态;要么装大哥,挥师北上,打着给齐国平乱的名义去和齐国一争高下。很不幸,夫差选择了第二条道路,进攻齐国。

  据说吴王夫差决意进攻齐国前伍子胥很不高兴,他曾对吴王夫差说:“越国是心腹之患,齐国远在北边,打了地盘就像拿了硬石头,没什么用。越王勾践不是个善茬,此人不除,必为后患。”可吴王根本听不进去。等到伍子胥说得多了,夫差也渐渐听烦了,最后干脆派人送给伍子胥一把剑,让他自刎闭嘴。伍子胥临死前曾说:“在我的坟上种些梓树,以后吴国亡了可以给别人当棺材板用。把我的眼珠子挖出来放在吴国东门,让我看看越国是怎么灭了吴国的。”

  伍子胥这话没说错,可他首先看到的不是越国怎么灭了吴国,而是在一场发生在琅琊台附近的海战中,齐国是怎么打败吴国的。

  记者 田野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编辑: 林永丽]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