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企业和中储粮发生纠纷 万吨储备粮变质

2017-05-09 06:52   来源: 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将近7年啦,中储粮才想起来把存在我们仓库里的16000多吨粮食拉走。如今这些粮食已经坏了,连猪都不能吃。”近日,河南新野县金硕粮油有限公司负责人向记者反映。

  

已经变质的小麦。



  拖欠粮库租金引发诉讼

  2010年6月1日,中央储备粮南阳向东直属库光武分库与新野县金硕粮油有限公司签订《仓储设施租赁合同》,用于储存中央储备粮。合同约定租仓费为50元/吨,支付时间是每季末7个工作日内。

  合同同时约定,中储粮光武分库应及时足额支付金硕公司租仓费,违约责任按日计算,迟延一日支付金硕公司租仓费的0.3%。

  据此,金硕公司的仓库被称为中央储备粮南阳向东直属库光武分库新野张华楼库点。是年,中储粮在此储存小麦17092吨。后因自然灾害,张华楼库点储存小麦数量减少到16291吨。

  中储粮河南分公司质检中心2010年10月30日出具的小麦质量检测报告单显示,该批小麦入库时的质量等级为2级,色泽气味正常。

  新野县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中储粮南阳向东直属库光武分库自2010年9月底开始存在拖欠支付新野金硕粮油公司仓储费用,并由此引发纠纷。该笔拖欠的费用截至2016年3月31日已达194万元。

  新野县金硕公司负责人张春庆表示,按照双方签订的仓储设施租赁合同,中储粮光武分库每迟一天支付租赁费,须处罚金0.3%。如果照此计算,中储粮拖欠金额远远高于目前法院判决的194万元。

  巨额保管金去向不明?

  2010年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中明确指出,中央财政根据中储粮总公司上报的最低收购价利息费用补贴的申请报告,按季度将保管费、贷款利息及质检、监管等日常费用拨付给中储粮总公司。中储粮总公司及其分公司要将保管费用按每市斤3.5分钱/年(相当于每吨70元/年)标准及时足额拨付到存库点。该预案同时强调,中储粮总公司要规范储粮行为,对已经确定的委托收储库点不得租仓储粮,也不得变相租仓降低保管费用补贴标准,以保证安全储粮的需要。

  2011年,财政部将中储粮在河南等地储粮保管费提高到每市斤4.3分/年(相当于每吨/86元/年)。从上述文件不难看出,尽管中储粮光武分库拖欠金硕公司仓储费,国家却没有少付过中储粮一分钱。

  据了解,新野县金硕粮油有限公司与中储粮光武分库之间签订的合同标题上明明白白写着《仓储设施租赁合同》,但中储粮光武分库通过法院判决将该合同性质认定为“保管合同”。

  “抛开合同的性质不谈,仅就金硕公司粮库储存的16291吨小麦而言,中储粮每年就可以从国家财政套取差额资金五六十万元,7年间中储粮光武分库仅利用金硕公司一家企业就套取国家粮食保管费总额达450多万元。”张春庆说。张春庆告诉记者,据他了解,新野向新粮油公司、博达粮油公司和他的金硕粮油公司替中储粮光武分库储存粮食4万吨,7年间中储粮光武分库借此套取中央财政拔付储粮专项资金上千万元。在新野类似向新、博达和金硕这样替中储粮储存粮食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还有7家。

  

中储粮光武分库正在组织车辆将已经变质的小麦运走。



  求证 记者采访中储粮河南三级管理部门未果

  新野县金硕粮油公司职工向记者反映,自2010年6月金硕公司替中储粮光武分库储存的小麦入库以后,中储粮光武分库就好像把这事忘了,始终不派人对这批粮食进行管理。

  张春庆告诉记者,最初因担心粮食坏掉,他参照中储粮标准主动安排人员对库存粮食进行通风、杀虫等作业,但当他向中储粮索要这批作业费时,中储粮光武分库根本不予理会。几年下来企业赔进去上百万元,难以为继。

  “眼看着粮食一天天坏掉,我心急如焚。在这中间我不断向中储粮光武分库反映储存在金硕公司粮库的小麦如再不安排人员管理,粮食就会坏掉。光武分库好像没事人一样,始终不理。”

  2016年5月,新野县粮食局在一份《关于河南粮食库存检查结果的情况反映》中部分的证实了张春庆的说法。

  该情况反映写道:“中储粮南阳向东直属库光武分库:……南阳粮食局于2016年4月28日,把省检查组在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反馈新野粮食局,主要是你库在我县封存的粮食存在以下问题:1、粮面不平整,无法丈量核定数量。2、存在安全隐患,有发热、结露、挂壁、霉变、高温现象。仓内有虫。”

  “这批粮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由二等品变为等外品。直到最近,由于我的举报,中储粮光武分库才匆匆忙忙组织车辆将粮食拉走,以期消灭罪证。”张春庆对记者说。

  据金硕公司职工反映,中储粮光武分库曾就储存在金硕粮库的小麦质量问题通过新野粮食局找到金硕公司进行协调,中储粮光武分库的意见是按照每吨86元/年标准,给金硕公司补齐粮食保管费,由金硕公司承担粮食变质的责任,但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新野粮食局副局长李景伟向记者证实,中储粮光武分库确实通过新野粮食局就储存在金硕公司粮库的小麦进行过数次协调。但李副局长不愿透露具体协调的内容。

  国家耗费巨额资金从农民手中收购的粮食,又花费巨额资金委托中储粮光武分库保管的粮食坏掉了,中储粮河南的相关机构对此有何解释呢?记者致电中储粮向东直属库光武分库负责人吴国文,吴以须经中储粮南阳向东直属库或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批准为由婉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在中储粮南阳向东直属库大门口,记者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后,该直属库相关工作人员专程跑到大门外对记者说,没有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的批准,直属库不接受记者采访,并称“这是我们的规定”。

  几天前记者来到位于郑州东区的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很客气地记录了记者准备采访问题,并表示很快会给记者答复。

  几天后,记者催问何时安排何人接受采访,最初接待记者的韩瑞英女士回复微信称,您要求提供的问题,法院已查明事实,详见法院判决书。有不明情况烦请您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此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不再提安排相关人员接受记者采访的事,也不回答记者提出的任何问题,甚至连记者的电话也不接了。

  据中新、澎湃等综合整理

  中储粮回应:

  金硕公司因利益

  原因拒不出库


  5月8日晚,中储粮官方微博发布声明:有部分媒体报道“万吨小麦被忘7年变质,中储粮河南三级粮官噤声”之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立即了解有关情况,现声明如下。

  一、报道中所提长期未出库的1.62万吨最低收购价小麦,于2010年由河南分公司所属南阳向东直属库光武分库委托金硕公司收购。由于2010年个别地区灾情较重,收购的部分小麦品质不符合国家要求。根据国家有关部门部署,实行统一封存,统一组织定向销售给饲料及工业酒精加工企业。2014年6月,该批小麦经国家有关部门组织定向拍卖销售后,金硕公司因自身利益未得到满足,拒不出库。

  二、作为委托方的中储粮南阳向东直属库为尽早完成这部分已拍卖粮食出库工作,在多方协调未果的情况下,于2015年9月向新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2016年9月经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判决南阳向东直属库胜诉。在直属库履行法院判决义务的情况下,金硕公司仍然不配合出库。为此,直属库申请法院于2017年4月8日依法实施强制执行。

  三、中储粮河南分公司将督促所属企业,坚决执行二审法院的生效判决,排除干扰,加快处置进度,完成出库任务,维护中央事权粮食安全。

  四、中储粮总公司派出的专门工作组已抵达河南南阳。

   [编辑: 张珍珍]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中储粮 纠纷 储备粮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