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职工二孩家庭怕放假 家有俩宝如何"安置"?

2018-08-09 15:37   来源: 济南日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简直是一部史诗级的灾难片!”

  对于刚刚过半的暑假,二孩妈妈王丽感觉过得尤其艰难,她家的“俩宝”都是男孩,“要是没人看着他们,他俩能把房顶给掀了!”王丽说,她和丈夫是双职工,双方父母年龄都大了,尤其是看两个调皮的男孩,体力和精力都达不到,所以他们最怕幼儿园放假……放假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事儿,但对于双职工家庭来讲,如何安置孩子成为家长们纠结的一个问题。特别是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对于双职工二孩家庭来说,双倍的压力成为最大的考验。

  大宝送去托管小宝老人照顾

  2日下午5点多,在燕子山小区附近的一家培训班门口,5岁的娇娇在等待妈妈来接。她背着一把尤克里里,眼睛看着远处的一个路口,说,“妈妈来接我就走这条路!”

  在与娇娇的交流中,记者得知今年秋季她就要上幼儿园大班了,家里还有一个不到1岁的弟弟,由奶奶照看,因为父母平时上班顾不上她,暑假她几乎天天“泡”在培训班里,最大的愿望是父母能带自己出去玩一次。大概过了10分钟,一辆红色的轿车出现在路口,娇娇兴奋地说,“那是妈妈的车!”

  尤女士告诉记者,自从有了二宝,她每天的生活就像打游击,上班前将大宝送到托管班,下午下班再来接大宝,然后马不停蹄地回家喂二宝,因为二宝还不到1岁,她每天还有1个小时的哺乳假,为了方便接大宝,她将中午的哺乳时间推到了下午,这样,她就可以提前1小时去接大宝。

  “我和她爸爸平时都上班,奶奶一个人又看不了两个孩子,所以暑假就把大宝送托管班了。”尤女士说,暑假里她除了给大宝报了一个月的托管班,周末还穿插着英语、美术、轮滑兴趣班,一个暑假就花费了将近2万元。最近,她又给孩子报了一个幼小衔接班,开始提前熟悉小学课程。

  孩子还没幼儿园毕业,为什么就给她报幼小衔接班?对于记者的疑惑,尤女士说,“实在没办法啊,平时我们没法陪孩子,也不能让她‘放羊’啊,就只能希望孩子多学点东西了。”

  无奈带娃上班一人一个“小跟班”

  与尤女士的做法不同,王丽和丈夫商量后决定带娃上班。

  “两个男孩,小的4岁,大的6岁,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在一起,抢玩具、打架是难免的。一会看管不到,他俩都能上房揭瓦!”王丽说,如果把这两个调皮的男孩交给双方父母,他们的身体和精力根本达不到,再把他们累出个好歹又是一个大问题。同时,他们也不想给孩子过多的课业负担,送他们去学这学那,因此,他们只有带孩子上班这一条路了。

  于是,从7月份放暑假起,上班时,王丽和丈夫身边就各多了一个“小跟班”。“大的跟我,小的跟他爸。”王丽说,在带孩子上班前,她和丈夫还专门为两个孩子上了一堂课,交代一些纪律要求,比如不能在爸爸妈妈办公地方乱跑或大声喧哗等,但即使这样,还是担心孩子会打扰到其他同事。王丽说,单位里像她这种情况的还有几位,也都是带娃上班,乖一点的孩子就坐在旁边看书、写作业,而活泼一点的孩子则到处闲逛。

  照看孩子不影响工作吗?“肯定会受影响,我也一直在寻求照看孩子和工作时间的平衡。”王丽说,每天带孩子来单位,她都会给孩子带上画画本或课外书,在她忙于工作的时候,让孩子画画或阅读,“带孩子上班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吧,但这也不是长法,无奈之举吧。”

  记者采访时发现,暑假里,像王丽一样带孩子上班的家长不在少数,但这些家长的工作时间相对灵活。也有一些二孩家长表示,自己的工作节奏很快,虽然也想带孩子上班,但自己有心无力。

  无人照看成拦路虎很多家庭不敢生二孩

  “暑假把孩子送托管班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孩子放暑假前就开始关注托管班了,因为官方渠道没有相关信息,他只能从网上或者通过小区张贴的托管班宣传单搜集信息,然后进行实地考察,在正式报名前,他一共考察了四五家,主要看托管机构提供的食宿条件及环境。

  “一孩托管都成问题,二孩想都不敢想了!”一提生二孩,家住燕子山小区的刘女士就直摇头,最让她对二孩望而却步的正是托育问题。刘女士说,因为双方父母身体不好无法帮忙照看孩子,她生完孩子就辞职在家看孩子,直到孩子上幼儿园她才上班,这样的日子她不再想重复第二遍。

  像刘女士一样因为孩子托管等现实压力打消生二孩想法的不在少数。有调查显示,城镇家庭中3岁以下儿童入托儿所或亲子园的比例仅为0.9%,这导致不少女职工生完孩子后要在家照料,直到孩子上幼儿园。同时,某地做的另一份调查显示,由于0-3岁儿童的托育问题得不到解决,很多育龄妇女不敢生育二孩。

  即使是已经生二孩的父母,也都表达了对幼儿托管服务的迫切需求。“不得不说,有了小宝后,我们的压力更大了,有时候真的是焦头烂额。”在一家医院上班的二孩妈妈小萌,小宝刚1岁多,大宝4岁,大宝放暑假后,她干脆将他送回了老家。一天晚上将近11点,她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个黑夜开车的小视频,并配上了文字:“为了见儿子,下了班就往老家赶,为人父母,容易吗?”

  “托管”市场良莠不齐日托几十到上百元不等

  既想让孩子开心过假期,又苦于无人陪伴,除了让老人帮忙看孩子外,报托管兴趣班也成了不少家长的无奈之选。这些分散于写字楼、居民楼里的托管班真的靠谱吗?

  “我是全职妈妈,可以有精力带1-2个孩子,有需要的可以联系。”在暑假前夕,在济南一个同城贴吧内,一位全职妈妈发出了这样一个帖子。有需求就会有市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孩子无人看管成为很多家庭面临的难题,很多家庭式托管应运而生。记者以宝妈身份走访了几家家庭托管班发现,它们多隐藏在小区居民楼内,有些是平时经营着小饭桌,暑假开设托管班,有些则专做学龄前儿童托管,但很难出示资质证明。

  除了家庭托管班,很多培训机构也加入进来。

  在甸柳社区,一家专注于孩子全脑开发的培训机构今年就开设了暑期托管班。该培训机构工作人员介绍,今年他们零零散散招收了10个孩子左右,年龄在3-5岁不等,托管费如果按天交则稍贵,平均一天100元左右,如果按月交则相对便宜,每月为2380元,餐费则另算。而在提供的服务方面,该工作人员坦言,除了午休及两餐,托管班开设的课程相对简单,一般由老师带着孩子进行绘本阅读、游戏等。

  记者调查发现,暑期托管班价格从每天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餐费一般单算。在就餐方面,家庭式托管班多自主烹饪午餐,培训机构除个别有烹调设备的自己制作外,普遍以订外卖或配餐方式解决;午休条件也不一,有的托管班购置了儿童床铺,有的则是地上铺厚垫子合宿。

  业内人士分析,“托管班”在监管上存在盲点,因其性质特殊,和教育、卫计、消防、工商多个部门交叉相关,所以发生纠纷之后,一般都没有明确的处理依据。

  破解职工子女托管难题“北上广”已开始行动

  伴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普及,职工养育子女的压力进一步增大,孩子无人看管现象较为普遍。而在解决职工子女托管难这个问题上,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已经开始了有益探索,深受广大职工欢迎。

  北京工会牵头多部门协作

  暑期托管服务解后顾之忧


  自2015年起,北京市总工会开始实施职工子女暑期托管服务项目,以“职工单位(或街道社区)工会运作、市总工会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的方式运行,社会组织负责托管班的日常运行管理,并提供辅导类、兴趣类、活动类等具体教育培训服务,为小学1至6年级的职工子女提供暑期托管服务。

  据悉,职工单位(或街道社区)工会是托管班的主办单位,提供场地和一定的资金支持,履行直接管理责任,与第三方机构签订托管协议;第三方机构负责托管班的日常运行,并提供具体教学服务;区(开发区)总工会,局、集团、公司、高等院校工会实行统一管理并申报资金补助;市总工会根据各区(开发区)总工会,各局、集团、公司、高等院校工会的申报及项目实施情况给予适当的资金补助。据了解,在北京市总工会支持下,今年该市开设了120多个暑期托管班,深受广大职工欢迎。

  上海推广亲子工作室

  让职场妈妈带孩子上班


  2013年,上海工会启动爱心妈咪小屋项目,为哺乳期女职工提供私密、安全、卫生的哺乳场所,目前小屋数量已达2500余家,覆盖机关事业单位、国企、外企、民企等各种所有制企业。

  2017年,上海市总工会推出爱心妈咪小屋升级版—上海工会“职工亲子工作室”。上海工会还出台了《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职工亲子工作室是由机关、企事业单位或园区、开发区具有管理职能的公司举办,单位或园区、开发区工会配合,为本单位或本园区、开发区内企业职工子女提供公益性托管服务的阵地,明确了举办单位上级工会的职责,同时完善了对餐饮服务、看护机构、看护人员的审核要求。据统计,今年该市有72家单位举办了职工亲子工作室,预计可帮助3000余职工家庭解决子女暑期托管问题。上海市总工会按照托管人数和时间给予资金补贴。

  广州打造职工亲子之家

  开展职工子女公益性托管


  为解除职工子女托管的后顾之忧,助力企业留住人才,去年,广州工会试点升级了部分有条件的“爱心妈妈小屋”服务,以“职工亲子之家”模式开展职工子女公益性托管工作。

  去年8月27日,广州市总工会还发文向社会公开招募“职工亲子之家”项目合作方,计划由区域性、行业性、基层工会牵头,为本区域、行业、单位的职工子女提供公益性托管服务的设施和场所。功能主要是看护职工子女,有条件的也可提供学业辅导等服务。同时要求做到“五个有”,即有安全措施、有基本师资、有托管协议、有意外保险、有应急预案。

  转自:新锐大众

   [编辑: 刘晓明]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双职工 二孩家庭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