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89岁抗美援朝老兵:10个伤口都是迎面子弹打的

2017-03-21 07:49   来源: 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半岛全媒体记者 周茂平 通讯员 张文智

  19岁参军入伍,先后参加了渡江战役、解放上海、抗美援朝等,1951年在朝鲜战场荣立三等功并身负重伤。胶州市胶莱镇南王珠村宁祥勋脖子上的8个弹孔向我们讲述了那段血与火的战争记忆。近日,胶州市人武部、胶莱镇党委、政府领导和某部官兵带着“五圣山阻击模范连”锦旗和慰问品来到南王珠村看望抗美援朝老兵宁祥勋。已经89岁高龄的宁祥勋除眼伤、耳朵有点背外,身体健康,头脑清醒,口齿伶俐,说起当兵时的经历仍慷慨激昂。宁祥勋还有一个心愿: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见到在朝鲜五圣山战斗过的尖刀班战友。

  

宁祥勋珍藏着纪念章和证书。



  造炸药桶守阵地立功

  据介绍,1947年12月,19岁的宁祥勋光荣参加人民解放军。1949年4月,他参加了渡江战役,紧接着参加了解放上海战役。1950年10月,宁祥勋所在部队从每个连队选派一个尖刀班奔赴朝鲜前线参战,他被编在某团尖刀班,任班长。“什么是尖刀班?!尖刀班就攻坚的。”宁祥勋介绍道,尖刀班成员都是党员,全部使用冲锋枪,当别的部队攻不下来时,就由尖刀班突击。

  入朝第一仗,宁祥勋全连就险些覆没。当时,一连驻扎在一个无名的小山头,遭遇敌人疯狂进攻。连队的子弹很快就打光了,阵地危在旦夕。宁祥勋注意到阵地上有煤油桶,就先在煤油桶里装些石头,再装上五斤炸药,再装些石头,制造炸药桶。作战时把炸药桶滚向敌群,炸死一大片。敌人看到这个武器威力巨大,再也不敢进攻,这样守住了阵地,宁祥勋也因此荣立三等功。

  手指抠出弹头坚持战斗

  后来,宁祥勋全班负责防守五圣山上的一段坑道。“当时和对面的敌人距离还不到200米。”宁祥勋介绍道,为防止对方打冷枪,一班人吃喝拉撒都在坑道里,对峙时间长了,高密籍新兵小王熬不住,偷偷出去找吃的,被敌人发现后火力压制在坑道外。宁祥勋躲在一棵小树后,掩护小王撤回坑道。敌人一波扫射,子弹穿过小树打中宁祥勋的脖子。他用手指把弹头抠出来,简单包扎后继续组织战斗。

  战斗间隙,一名战友给宁祥勋班送来一碗米饭。“13个人就送了一碗饭,我知道是来命令了。”宁祥勋介绍道,扒开米饭,里面找出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有人在,有山在”。看着这短短6个字的命令,宁祥勋知道一场硬仗就要来了。“当时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宁祥勋说,“阵地上就我们一个班,电话也不通,没有支援。一个新战士问他:守不住怎么办?宁祥勋告诉他:“守不住就死在这儿。”

  宁祥勋晚上组织大家趁天黑到敌溃区找武器弹药。13个人分成三个小组,每个小组坚守一个山头。作战前,一个小组抬了半麻袋子弹,打到天亮居然又向其他小组要子弹。宁祥勋回忆道:“敌人打我一枪,我就瞄准敌人射击喷出的火光打他三枪。我在机枪窝子里打了三天三夜,光弹壳就打出两篓。五圣山战斗非常惨烈,地面都被炸成焦土,下山走路时能铲倒人!”副班长牺牲,全班顽强抗击,终于等来增援的兄弟部队换防。

  “伤都是迎面子弹打的”

  就在要撤出战斗时,宁祥勋为了掩护战友,被一颗子弹打中眼眶,陷入昏迷。“我醒来后用手一摸,感觉半边脸都没了。”宁祥勋说,他摸着腰里的两颗“光荣弹”,想着干脆别给战友添负担。正当他准备抠开手榴弹后盖时,被赶来的副营长发现并制止,战友们把他送往后方医院治疗。多次转院后,宁祥勋被送往长沙一家医院进行手术。“我一直想着赶紧治好了回去。”宁祥勋说,每次想到副班长牺牲、自己受伤,班里还有几个新兵战斗经验不足,心里总是放不下。可由于伤势严重,他在医院一住就是近两年。

  “脖子上8个弹孔,脸上两个,还有一颗子弹贴着脸擦过去。”几十年过去了,每一处伤宁祥勋都能说清来历,且颇为自豪,“我的伤都在脖子以上,而且都是迎面的子弹打的,证明咱没藏没躲更没向后转。”1952年宁祥勋从长沙出院,回乡学习,1954年4月到蒙阴县粮所任所长,1962年2月辞职回家务农。宁祥勋被评为二等乙级(六级)伤残军人,他珍藏着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纪念章各一枚,1950年抗美援朝纪念章两枚,三等功证书一本。现在老人的心愿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见到在五圣山战斗过的尖刀班战友。

   [编辑: 张珍珍]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