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铁骑:为逮非法游艇从二浴一路追到竹岔岛

2017-07-03 07:22   来源: 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在青岛,素有“海上铁骑”美誉的市公安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已成立15年了,今年39岁的市公安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大队长刘增祥在巡逻艇上已度过了15个年头,15年来,一代代船艇官兵换了一批又一批,刘增祥一直坚守在巡逻艇上,通过海上治安维护,出海船舶例行检查、抢险救援、新学员培训等方式,守卫着这片蔚蓝色的海疆,守护着岛城沿海一线的平安,他培养的船艇兵,更是走出青岛,前往利比里亚和湄公河执行任务。半岛记者近日从边防部门了解到,随着青岛边防支队首艘318B型巡逻艇已经完工下水,刘增祥和他带领的战友们,又踏上了新的征程……

  

刘增祥和战友们正在海上进行执法检查。



  晕得感觉胆汁都要吐出来

  近期,在青岛某港口,市公安边防支队船艇大队的官兵们要出海执勤了。刘增祥像往常一样,和艇员们一道驾驶着巡逻艇出海执行海上安保任务。登上巡逻艇后,腥咸的海水夹裹着阵阵凉风,让人暂时忘记了夏天固有的潮湿、闷热。在与刘增祥攀谈中得知,青岛边防支队船艇大队成立于2002年。在船上几乎日日吹着海风,夜夜枕着波涛,吃喝拉撒都在船艇上,这是船艇大队官兵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

  由于海上风大浪大,巡逻艇在海面上只要一停下,就上下颠簸得很厉害,记者在艇上呆了半个小时就已晕头转向,但是刘增祥却能与船员们谈笑风生,并且还能在颠簸的船上如同在平地上走路一样。经过交流记者了解到,刘增祥是天津人,在交谈过程中,口音中带着浓厚的天津味儿,说起刚开始在海上执行任务时,刘增祥说也是有些不堪回首:“我上学的时候学的是船舶驾驶专业,虽然有一定基础,也在船上实习过,但实习时间很短,真正开始在海上工作的时候还是很不适应,晕船晕得很厉害,感觉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吐到整个脑子都麻木了,但是时间长了之后,还是努力克服了这些困难。现在很多新战士进来也是晕船,发烧,我也会把当年我的经历告诉他们,教他们怎么克服这些困难,比如吃一些晕船药,或者到甲板上透透气等等,一般经过一段时间适应之后就会慢慢变好,有时候一出海就是一两个月,因此克服晕船是海上执法的基础。”

  

刘增祥望着他和战友们守护的这片海。



  ■执法故事

  “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


  在这15年间,刘增祥和战士们执行了数不胜数的任务,海上治安维护,出海进行船舶例行检查、抢险救援、海上比武练兵、新学员培训等等。“我们的坚守就是为了岛城沿海一线的海上安全,再苦再累心也甜。”市公安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大队长刘增祥说。仅在2016年,光边防船艇大队共救助遇险游客70余人,出航200余天,航程近500海里,航时近1000小时,处理海上治安案件100余件。

  据了解,公安边防官兵在岛城沿海是“逢船必检”的,虽然大多数船只都是配合执法的,但由于执法区域是在海上,在执法过程中有着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尤其是海上风浪很大,一些渔船的船主也会借着自己‘水性好’,在执法过程中并不是很配合,甚至还有抱着侥幸心理,抗拒执法后逃逸的情况出现。这就需要边防官兵们与这些非法船只进行斗智斗勇。

  在出海的时候,海情、浪情、风情、船情都要考虑在内,这一船人的安危都在我的掌控当中,在船上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除了开船,还要负责船只的维护、补给,还有船员的精神状态也要掌握,因为在海上漂的时间长了,船员们的孤独、疲惫也很容易影响驾船技术,出一次海,要综合考虑的因素太多了。还是那句老话‘小心驶得万年船’,说得一点也不假。在船上的任何决策,都要对这船和人负责,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刘增祥说起这么多年的海上经历,对于这句经典老话深有体会。

  

刘增祥(中)在巡逻艇上指挥海上执法。



  小艇为躲避检查加油狂奔

  刘增祥说起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执法,是在2016年4月份,当时在青岛二浴附近海域查处涉嫌非法经营的游艇时,一艘小艇见了公安边防部门的巡逻艇不但不停船接受检查,见到边防官兵即将登船检查的时候,就驾船掉头逃跑,在海上玩命飞奔。“对方开得很快,从二浴跑到栈桥附近,然后又往黄岛方向跑,我们的巡逻艇一直追着,而且在巡逻艇上清楚地看见,他们在小艇上加了一桶油,随后继续跑。”

  面对这种情况,刘增祥驾驶着他的巡逻艇也是一路紧追不舍,经过一天的围追堵截,凭借着对海上地形的熟练掌握,最终将这艘非法船只逼入了竹岔岛附近海域的一处礁石区,那个时候已经到了晚上,经过多次喊话,对方依然专门穿行在渔网、养殖箱、礁石区之间,依然抱着侥幸心理试图与边防巡逻艇“躲猫猫”。

  为了避免触礁,边防官兵调来三艘摩托艇协助追击,并打开喊话器和爆闪灯,经过一天的斗智斗勇,最终将对方逼入海边的一处死角,对方被逼入绝境,边防官兵终于登船检查,经查,这是一艘新游艇,没有办理船舶户口簿,驾船男子也没有船民证,这艘快艇虽然喷涂了船舷号,但边防部门的数据库里却查无此船。最终相关部门依法对其作出了处罚。“当时在船上的压力真的很大,抓住那艘船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海上风浪很大,船在礁石区附近也不能乱跑,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触礁遇险。”说起那次海上执法,刘增祥还是心有余悸。

  海上搜船真如“大海捞针”

  在茫茫大海上,由于不可控因素太多,往往会有船只因为恶劣天气或者机械故障导致无法靠岸,这个时候就需要边防船艇大队的官兵们出马了:“在2007年的时候,一艘船在海上给我们发出求救信号,他们说在海上遭遇大雾,并且船只出现了机械故障,只好向我们求助……”刘增祥说,当时求救的船员遇到危险之后,就只提供了一个经纬度,而且周围除了茫茫大雾和大海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参照物,也无法抛锚固定船只,只能通过手机进行联系,情况十分危急。

  面对这种情况,刘增祥依然带着他的巡逻艇出海,并且在海上发出各种信号与对方取得联系:“海上搜救和陆上搜救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在陆上当你告知求助者不要再动的时候,他们就只需要原地等待就行了。但是在海上还有风浪,船还会随着风浪漂荡,并不是一个固定的点。海上的求助者提供的参照物信息往往就是一片茫茫大海,海上的信号也很差,很多时候救援难度比在陆上大多了。当时就根据对方提供的信息推算出大概的位置,雾很大,我们也只能慢慢地开,然后用特殊的灯光、喊话器以及警笛等不停地发出信号,在迷雾当中寻找,让对方在海上看到我们发出的灯光之后再跟我们联系,对方的手机电量有限,只留下一个手机开机,以轮流使用延长通讯时间,只留一个能确定位置的就行了。

  最后经过一整天的寻找,对方终于在电话当中说听到了我们的警笛声,我们靠近他们之后终于找到了迷路的船员,还算是有惊无险,那几个船员身体并无大碍,最后用拖船顺利把他们拖了回来。”

  荣光

  “徒弟”至今还在护航湄公河


  在执勤期间,刘增祥也开始注重对于新船员的培养,很多船艇都交给新船员来驾驶:“现在的船舶技术发展得很快,我们课本上学到的知识到了实际应用当中往往已经不太一样了,所以也要求我们要不停地学习充电,然后再来培养新人,而且每艘船的性能也是不一样,包括新旧程度、维护难易度、发动机类型还有船员水平等等都有差异,这些都需要进行培训。压力最大的时候,是在大约十年之前的奥帆测试赛,当时要负责赛场周边海域的治安维护工作,那时我还算新手,在海上搞这么大的赛事,之前没有任何经验,三个多月没有上岸,一直在船上坚守,生怕出现险情,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现在的海上治安体系也是越来越成熟。”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巡逻艇上的艇员换了一代又一代,而刘增祥还一直坚守在艇上。据了解,刘增祥之前带过的船艇兵,个个都是好样的。

  除了守护奥帆赛场之外,船艇战士金浩圆满执行赴利比里亚维和防暴队的光荣任务凯旋,因为素质过硬,2016年又光荣地成为了公安部常备维和警队的一员,续写着自己的蓝盔维和梦想。

  船艇战士宫汝迪因为素质过硬抽调到云南边防总队,一直到现在还在执行湄公河护航任务,考上军校、立功受奖、退伍回到地方建功立业的更是多得记不清楚有多少了。讲到这里,洋溢在刘增祥脸上的满是自豪与荣光:“很多时候,管理也是一门学问,在海上,既要保持船员们的纪律性,也要关心他们的日常生活,还要积极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要这些因素之间维持平衡,现在艇员培养的体系也是越来越成熟,根据我们内部的培训体系,差不多3个月就可以培养出一个新艇员”。

  半岛记者近日从边防部门了解到,目前青岛边防支队首艘318B型巡逻艇已经完工下水,更加注重实战化,刘增祥正在对相关船员进行传帮带的培训,踏上了新的征程,构筑起海防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

  提醒

  出海垂钓,这些事项要注意


  在执勤结束返回港口后,所有的艇员都已经下船,但是刘增祥还留在巡逻艇上,对巡逻艇上的各种设备进行检查,刘增祥说,每次出海执行完任务之后,这是必须要做的工作,因为出了海之后如果船出现问题,往往会追悔莫及,所以要做到防患于未然。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市民也越来越热衷于驾船出海垂钓。对于出海垂钓应该注意的事项,刘增祥提醒广大垂钓爱好者,乘船出海前一定要注意天气和海况,海上作业要穿着救生衣携带导航通讯装置,尽量避免安全隐患,确保生命财产安全。如果发现情况不对,要在第一时间确认自己的位置,同时保持通讯畅通,方便救援人员联络救援。除此之外,还要携带船民证和船舶户口簿,如果没有的话,后果也将挺严重。

  记者从公安边防部门了解到,根据2011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山东省沿海船舶边防治安管理条例》,任何出海船舶都要有出海船舶户口簿,船上所有的人都必须办理出海船民证并且随身携带,在办这些证之前,需要先到渔政部门办理船舶所有权证等其他相关手续。去年9月1日至今年5月1日,光市南边防大队就一共查获了130艘没有携带船舶户口簿的船舶,二百多名没有携带船民证的人员依法接受了处罚。

  刘增祥说,跟平时开车需要驾驶证一样,开船同样也需要相关证件,正常情况下,钓鱼船办理船舶户口簿前,船长都要培训,相关的船舶和游艇也要定期进行安全检查,另外还有对船舶行驶的海域进行报备,只要是手续齐全的话,出海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乘坐没有办理船舶户口簿的“黑船”去海钓,未经培训的船长不仅技术存在隐患,还可能把船开到巨轮的航道上,很容易被撞翻。

   [编辑: 张珍珍]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